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18th Oct 2014 | Cream 觀點, 政改風雲 Political Reform | (1262 Reads)

Cream觀點:我唔介意人地政見不同,我唔介意人地支持政府。可是,自從學生「佔鐘」後,我在網上讀到既,聽到身邊人講既,在電視上睇到既,全部是偏見歪理,而不是純粹觀點不同。你班自以為是的高人,如果唔明我鬧緊你地乜野,今期TVB新聞部大佬就做左一個好好既示範,他搏乜,我真係唔撚知囉。你班友為乜咁撚低能,我都真係唔知囉。如果我地仍然有奴隸制度幾好,我就一定揀做自己的主人,你地呢?咪做奴隸囉。 

儒家思想遺禍中國千萬年!什麼是思想迂腐?無知就是美德!看事情只有片面,反而自吹是顧全大局!以自身出發,自私自利,反而大呼是為其他人好!我不是鬧反佔中的人,我不是叫大家去佔中。我係講緊覺得共產黨無問題既人,我係指責緊撐這個沒有認受性的政府的人!這個政府做假諮詢呀!蠢材!這個政府貪污呀!那是違法呀!中央不擇手段包庇完一個又一個衰人!不公平、不公義的社會,你地居然視而不見!不要以為影響不到你們,你今時今日的生活,不是你不努力,不是你做錯了什麼得出的結果,那是有強權無公理的結果,死蠢!你地只怕煩到自己,態度姑息!你地一班無知蟻民、無恥之徒繼續苟且偷生吧!你地枉為中國人,你們的氣節去了哪裡?!

我們不是要在大陸搞民主,不是要立刻推倒中共政權,不是要讓泛民中人奪取治權,不是勾結外國人被人利用,不是要搞亂香港、不是要令其他人搵唔到食……

我們是要指出,香港特區政府及人大常委會,一起欺騙香港人!政府現在企硬要維護的所謂不能改變的政改框架,並不是一個平等方案,亦不是什麼法律,更甚它是完全缺乏憲制基礎的!

讓親中以外的香港人有被選舉的權利,只是一個小島的行政首長,香港就會亂?這是本末倒置!事實上,今時今日的亂局正是政府硬來,莫視民意,扼殺了不同聲音、其他不埋堆的市民的被選舉權而來!

香港有了真普選,大家就會搵唔到食?廢話!極無知!超低能!回歸十幾年,政府做左幾多壞事?包庇了多少高官?我都是受害者,我身邊各行各業的朋友也是受害者,大家只是暗啞底唔撚講咋!

成日怕亂,成日嘈搵唔到食!所謂冤有頭,債有主,你班井底蛙什麼也不知道,閉門扮高人,亂局是政府造出來,懵炳!政府無聽過民意,亦唔會少數服從多數。睜大雙眼,看一看周融幫政府做緊乜野?小朋友也可以簽名!外國遊客也可以簽名!大陸一車車收左維穩費既大陸同胞也簽名!幾百個、幾千個簽名街站,毫無核對可能的系統,鼓勵重複再重複的簽名,是為了什麼?就係製造全世界、人類史上最荒謬的民意!那些思想迂腐、態度姑息、生活苟且、自欺欺人、時常強調文革有多可怕的蠢人照單全收的假民意!我沒有經過暴亂嗎?我沒有挨窮嗎?我如果是有屋企人養,或者上了岸的富人,即係既得利益者,仲會咁柒痴線,日日寫博講道理?

這個大是大非的問題,不是誰人做我們的特首,而是中央除了自己欽點的人,全部其他人,六百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個香港人,也無可能可以做特首!原則上,提委會的人是不可能支持多於一個候選人,你地又知唔知什麼是公司票、團體票?我諗我都係算罷,火星來的外星人,我明白你們認為反對派搞亂香港,你地繼續咁諗啦。正如你老婆被人強姦,你就遷怒你老婆,話佢淫蕩不守婦道,仲要捉佢浸豬籠,轉頭就去討好強姦犯,買佢怕!這就是迂腐的中國人!

梁匪振英之亂持續上映,我城法治文明,辛辛苦苦四十年,一朝回到文革前。

日前愛字頭土共傭兵連續多晚以大巴運兵到將軍澳壹傳媒門口通宵生事,牠們當中既有狼狽混雜,也有黑社會、大陸職業流氓、愛字頭、見利忘義的無知愚民……爛頭卒應有盡有,這批生物甚至當眾撕毀高等法院簽發給壹傳媒的緊急禁制令。

原來頂著「土共僱員」光環,便可公然妨礙言論及新聞自由,世上果然有許多比其他人更平等的人,然而閣下以為上述事實已經比小說更離奇?未算。

當時在場有一公安警長竟然當眾告訴那批職業暴徒:「佢哋可以派高院禁制令,你哋都可以唔接」,香港公安不執法,不維護治安,不驅散可疑群眾,也罷了,現在這些掛名還是警察的公安,竟然眾目睽睽之下呼籲土共傭兵不必依法,這不單是知法犯法,簡直是煽動有組織罪案。

這位超良心警長事後還協助土共暴徒違法截停壹傳媒用車,並默許暴徒登車非法搜索車上物件,確定沒有蘋果日報才允許放行,當真不得了,原來隨意搜查他人財物的警權,能夠隨便外判來歷不明的土共傭兵,所謂執法者簡直目無綱紀,愧對身上一套制服,愧對守法的市民了。

在下明白,此城許多「中立人士」,每每把港共傀儡政府亂政歸疚一疊蘋果日報,在這些不擅思考卻時常胡思亂想的天才眼中,香港所有異見和抗爭都源自幾張新聞紙,示威者是被洗腦的被煽動的,不明來歷的物資是被外國勢力策劃的,社會運動一定是被陰謀論被野心家把持的。

或許在場那位所謂警長也是這種非黑即白二元分法的擁躉,因為蘋果日報=壹傳媒=黎智英=中共口中的漢奸=禍港=奸人,所以人人得而誅之,為了一己之狹見,圍剿肥佬黎的人違犯再多的法律也是冇問題,替壹傳媒工作的所有人和事都是仆街冚家鏟,歐賣尬,老實說,區區一個肥佬黎,他除了辦報了得之外,他走到隨便一個佔領區,他指揮得了誰?

那一大批CCTVB云亦云的所謂中立人士,對時局之愚昧,政局的無知,近乎試管嬰兒,所謂中立派以這種罅隙思維去看遮打革命,唉,試問雙學憑什麼去「感召」、「說服」、「拉攏」已是渾身偏頗的他們去支持自己呢?

枉保公安局局長黎棟國和公安頭子曾偉雄天天以「依法執法」做擋箭牌,漠視公眾知情權和譴責,牠們旗下前線爪牙每天都在違法亂法,N重標準,人無信而不立,高等法院批出的有效法律公文,在執法者竭誠維護法紀的日子,尚有效力,然而失去執法者護法守法的加持以後,禁制令在特權暴徒眼中只是給撕爛一地廢紙,香港公安有法不執有令不守,國際級聲色狼藉,是自找的。

公安繼續為梁匪政權倒行逆施,濫用暴力和公權力,你們的狼顧之相必將流通全球,亦沒有被遺忘的權利。

阿印推介,啤啤熊出來講法律,大家一定要睇,文中是否正確,大家慢慢諗了,或者查一查基本法先,唔好再不學無術,大發謬論。

「一國兩制」是前無古人的偉大實踐,如何體現「堅持一國原則,尊重兩制差異,二者不可偏廢」原則,無論中央人民政府、特區政府還是香港社會各黨各派,都有一個在探索中加深認識的過程。

當前,怎樣看待和處理人大常委會於8月31日通過的《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普選問題和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不僅是化解目下香港「佔領運動」社會危機的關鍵,是能否順利實現2017年行政長官普選的關鍵,更是關乎「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針成敗,而且影響台海兩岸「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前景,所以必須以大格局、大智慧重新審視之。

人們注意到,本港「佔領運動」爆發以來,中央報刊對人大常委會「8‧31決定」表態是左一個「不可撼動」,右一個「不容挑戰」;香港個別政要也強調「8‧31決定」無論「收回」、「修改」都「沒有可能」、「機會是零」云云。一時之間,大有「凡是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句句是真理,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也要執行」之勢!

8‧31決定是否句句真理?

人大常委會「8‧31決定」是否「句句是真理」?答案卻是否定的:

第一,從憲制基礎而言,《基本法》附件一第7點明確規定「2007年以後各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在這「三部曲」中,人大常委會職責只是在「第三部曲」負責「批准」或「不批准」,根本不存在「三部曲」之前由人大常委會作「決定」的憲制安排,「8‧31決定」顯然是於法無據的「橫空出世」!

第二,即使人大常委會2004年將「三部曲」演繹為「五部曲」,人大常委會在「第二部曲」的職責也只是對「第一部曲」行政長官提出的政改報告即「要不要改」予以「確定」而已;而人大常委會「8‧31決定」卻超越對「第一部曲」的「確定」,做出一個明確、具體、量化的「怎樣改」的「落三閘」決定,明顯屬於法無據的越俎代庖!

第三,基本法第5條莊嚴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然而,人大常委會「8‧31決定」卻將帶有明顯「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印記的「民主集中制」套到資本主義香港的行政長官普選上,從根本上動搖了「一國兩制」的憲制基礎;

第四,從法律規定來看,基本法第45條關於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有「循序漸進」的原則規定。回歸以來四屆五次行政長官候選人產生,都是遵循基本法附件一規定的「八分之一提名」的民主程序。然而人大常委會「8‧31決定」卻一下子將行政長官候選人提名門檻由「八分之一」提高到「過半數」,完全不符合「循序漸進」原則;

第五,基本法第68條關於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有「循序漸進」的原則規定。香港社會普遍希望,2016年立法會選舉應參照2012年立法會選舉「區議會改良方案」模式,在若干功能組別增加直選成分,以便於與行政長官普選之後的立法會普選銜接。然而人大常委會「8‧31決定」卻莫名其妙「下旨」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不作改變」,硬性規定原地踏步,完全不符合「循序漸進」原則;

第六,基本法第45條、第68條提到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時都有「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實際情況」的規定。在港府第一輪政改諮詢時,關於行政長官普選方案五花八門,林林總總,卻沒有任何一個政黨、任何人士(包括建制派的民建聯、工聯會)提出類似「8‧31決定」般「去到盡」保守方案。「落三閘」完全與香港社會訴求「實際情況」脫節,是一座與香港「地質條件」迥然而異的「飛來峰」,完全不符合「根據實際情況」原則;

第七,基本法附件一第4點規定,選委會「每名委員只可提出一名候選人」。然而,人大常委會「8‧31決定」在提出「過半數提名」同時又限定行政長官候選人數目為「2至3人」。假若在1200人的提委會已有601名委員「提出一名候選人」,剩下599名委員又怎能夠票以「過半數」提一至二位候選人?除非又「搬龍門」,否則根本不具可操作性!

第八,人大常委會「8‧31決定」在提名委員會組成上以「均衡參與」否定「少數服從多數」,在提名門檻上反過來以「少數服從多數」否定「均衡參與」,千方百計剝奪泛民主派代表人物普及而平等的行政長官被選舉權,因而存在邏輯上的混亂和自相矛盾!

綜上所述,人大常委會「8‧31決定」以政治凌駕法治,以人治扭曲法律,無論在憲制地位上還是法律規定上,並非無懈可擊,而是漏洞百出;並非「不可撼動」,而是經不起推敲!儘管「佔領運動」程序不公義影響市民生計應予譴責,但在本質上香港社會對「8‧31決定」的質疑、反彈,絕非「挑戰中央」,更非「顏色革命」,無非希望落實即將舉行的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主題「依法治國」方針而已!錯判形勢不當定性只會令「一國兩制」走向盡頭,肯定重犯左的歷史錯誤!

「有錯必糾」的一貫優良作風

歷史的經驗值得注意。1977年2月7日,即打倒「四人幫」後4個月,根據當時最高領導人華國鋒旨意,中央「兩報一刊」社論公開提出:「凡是毛主席作出的決策,我們都堅決擁護,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們都始終不渝地遵循」的指導思想。1978年中,偉大政治家胡耀邦在鄧小平支持下解放思想,衝決羅網,發起了「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大討論,一舉擊潰「凡是派」的僵化思維,為糾正文革錯誤,結束「階級鬥爭為綱」,開啟改革開放奠定思想基礎。值得一提的是,胡耀邦在平反冤假錯案時提出了「兩個不管」的著名論斷:「凡是不正確的結論和處理,不管是什麼時候、什麼情況下搞的,不管是哪一級組織、什麼人定的和批的,都要實事求是改正過來。」可謂振聾發聵!對於今天中央、港府、港人怎樣看待人大常委會「8‧31決定」,有着巨大的啟發作用和指導意義!

人大常委會「8‧31決定」有著不容否認的法律缺陷,是「一左二窄」思維產物,所以不能對它搞「凡是」。常言「解鈴還須繫鈴人」。行政長官梁振英在首階段政改諮詢結束後向人大常委會提交的報告,是否客觀、真實、全面反映香港各政黨、各階層對「雙普選」的訴求,實在頗有疑問。毫無根據罔顧民意提議「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不作改變」就是鐵證,是誤導人大常委會作出「8‧31決定」始作俑者。因此,特首根據香港實際情況和最新事態發展,綜合社會不同意見(包括法律意見),向人大常委會提交補充報告,讓人大常委會重新審視「8‧31決定」,「實事求是改正過來」,是完全必要的,絕不因此損害人大常委會的權威!

實際上,「有錯必糾」是中共作為執政黨一貫倡導的優良作風。毛澤東提出的「階級鬥爭為綱」路線不是結束了嗎?中共八屆八中全會「關於彭德懷反黨集團的決議」不是撤銷了嗎?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關於將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永遠開除出黨」的決議不是也推翻了嗎?中共九大通過的確立林彪為毛澤東接班人的黨章規定不是也刪除了嗎?人大通過的「五四憲法」、「八二憲法」等不是也一改再改嗎?為了化解「佔領運動」反映的深層次矛盾,為了「一國兩制」長治久安,為了落實中央「依法治國」方針,為了兩岸和平統一願景,人大常委會「8‧31決定」應該重新審視!

如果大家響電腦仲係睇唔到蘋果的話,可以去台灣睇:

http://www.appledaily.com.tw/animation/appledaily/446/ 

識廣東話的人,應該聽聽這段錄音。

為了袒護權勢,一名自甘墮落的小人可以如此「義正詞嚴」地訓斥專業盡責的新聞工作者。

袁志偉,香港人會認住你。

(原來的片被刪,我換上了「加大聲」26分鐘版本,再被人刪我都無法喇)

【明報專訊】不能因人廢言。財爺沒有說錯,香港社會的城牆厚,根基深。否則,佔領運動早就變成全民暴亂及血腥鎮壓收場。

正因如此,當電視畫面播着執法者疑似與有勢力人士「合作」,又或者拉著示威者往暗處拳打腳踢,甚至扯開眼罩發射胡椒噴霧等等。我們已經不能用常理,嘗試說服自己說,這只是小部分害群之馬所做,又或者因為當時警力不足所以先忍讓後拘捕云云。

在示威混亂場面的時候,部分人們往往受現場環境帶動,出現非常激烈的反應。這時候,受過專業訓練的執法者就應該按最專業的做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不過,畫面所見,執法者拳打腳踢,所謂專業,敵不過內心對示威者的仇恨。仇恨掩蓋理性,壓抑不了暴力,再加上社會上,撐執法者及反執法者之組織嚴重對立,互相攻訐,氣氛升溫,執法者自己率先沉不住氣,暗黑下私下執法,踐踏法律,輿論大嘩。

自英治始,香港社會之所謂法治,大抵只是停留「守法」。守法者,是指人民守法之時,願意犧牲自身權利,讓執法者代為執法。守法與執法,均有底線,就是依法。但當佔中提出的「公民抗命」之運動後,為了普世價值而惡法抵抗、不怕違法的討論,慢慢在部分青年人之中發酵。像「公民抗命」這類討論,美國法學理論家如Joseph Raz,已經討論了30年,相當成熟。

但這種有關惡法抵抗與法治的討論,與單純的守法或違法的討論,層次不同。執法者關注的只是守法,但政治家或社運人士談的是有關「惡法抵抗、以法達義」的公民抗命的情況,是政治哲學層次的討論。我們不可能要求前線每一個執法者以法達義,這非執法機構的管理原則。如是,難道要他們在揮動警棍,棍打示威者之前,要想起甘地不合作運動背後的政治哲學意義?咪玩啦!

我們要追究的,既是違法濫用私刑的執法者,更要劍指近幾年管治力薄弱,借仇恨及撕裂社會來鞏固自身政權的執政者!

雖然我唔係咁鍾意蕭若元,但佢在7月18號講既野係正確的。我地係被劉慧卿吹到脹的,佢出親黎講野,就一定慷慨激昂、義正辭嚴,但一到了關鍵時刻呢?算罷!廢物。

私煙呀私煙,妳識唔識個醜字點寫架!妳只是一隻建制派養既懵狗,醒下啦

作反了,反佔中猛將李偲嫣也高呼要特首梁振英下台。李昨率領約20名藍絲帶行動成員到港大及中大入口外示威,要求兩校校長處分發起佔中行動的港大戴耀廷及中大陳健文,中大學生高呼「佔中問責 校監下台」,李透過大聲公表明「唔單止校監要落台」和應,殊不知兩大校監就是梁振英,大出洋相。

約20名藍絲帶行動成員昨中午乘旅遊巴抵達港大東閘入口外,要求校長馬斐森處分佔中三子之一的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揚言三日內不回覆會將行動升級,否則「香港大學校長馬『培』森校長,你就係同謀」。其間有學生報以噓聲。現場有港大學生高呼「校監下台」,藍絲帶行動成員拍手和應,並有人稱要追究校監。

一行人半小時後返回旅遊巴前往中大,該校逾100人拿着「佔中問責 校監下台」的紙張,在大埔道入口等候,附近更掛出一幅以簡體字所寫歡迎「偲嫣同志」到訪的橫額。下午1時半旅遊巴抵達時,全場情緒高漲,高呼「偲嫣、偲嫣」,李偲嫣一行人在閘外下車,未有進入校內。

港大、中大及其餘六間資助大學的校監就是梁振英,但李偲嫣等人似乎不知道。她透過大聲公聲稱多謝中大生熱情招待;又似和應現場學生「校監下台」口號,「唔單止校監要落台啊,可能,我首先搵咗校長先」。

全文: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41018/18903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