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無知、弱智、無聊、惡毒、凄慘的自以為衰政府護法的傻人

我講緊乜?咪黃之峰囉。傻人唔係黃之峰,傻人係針對黃之峰既人。

無端端做乜講條靚仔?唔係我想講,係有些封建到不能再封建、思想腐化到像死屍蟲既白痴仔,針對一個學生哥,曲線為政府護法,盲目攻擊所有反對政府既人。

反對這個無能政府,就好似殺左呢d白痴既父母咁,人地阿公都無出過聲,佢就自動波,天天找錯處,把一些雞毛蒜皮既小事,轉化成人地好似係通番賣港既大壞蛋既證據。

黃之峰話佢母親係比較激果班人,後被人問及佢父母係唔係社民連成員,佢答:「唔係,佢地係公民黨既。」

黃之峰既答案可以有很多意思:

1) 佢父母係公民黨成員
2) 佢父母同公民黨好熟
3) 佢父母好支持公民黨

我諗,以上任何一項都唔會產生咩問題掛。我知你班立心不良既人想講乜,你地想話黃之峰講過自己不屬任何政黨,亦無任何政黨支持,宜家咪講大話囉!(父母既支持都係支持)

講大話既人咪信唔過囉。因此,講大話既人去反國教、反假普選就是別有用心。唔該大家用下個腦,呢個邏輯係唔係邏輯!講既人有問題,並不一定代表佢講既野都有問題。

佢一時講錯又好,講大話又好,甚至乎佢只不過話因為自己搞學運,同班大狀混熟左,父母亦一起同佢地混熟左又好,公民黨已經澄清左,佢地不是黨員。如果大家唔信既話,咪去翻查佢地既記錄囉。最壞既情況就係:公民黨講大話。(幫講大話既黃之峰講大話)

公民黨講大話即係點?我地咪以後唔信公民黨、唔信黃之峰囉。

但唔代表唔去反國教、唔要真普選。

土共既邏輯就係咁屎。真係好凄慘。

等我舉一個例子:煲呔曾涉嫌貪污,我地只想搵到證據拉佢坐監,並不是要把整個政府放火燒左佢,亦不是把貪曾講過既每一句說話當作假話。

我舉多個例子:有名歌手賣淫,你可以話佢不知自愛,你可以選擇唔再聽佢既歌,但唔代表佢唱既歌唔好聽(如果唔好聽,就賣唔賣淫都唔好聽啦)。

至於人地入左香港公開大學讀書,呢班白痴又踩人地間學校,同時踩黃之峰係讀書不成。讀書成績又會同政府既誠信反比掛勾?即係反政府既人讀書越差,政府既政策就越公平?相反,黃之峰成為狀元,咁就代表呢個政府一定有問題?

無知即係無知。

香港公開大學係一所特別既大學,方便一些無法在傳統大學進修既人去讀的。如果我無記錯,佢地有函授,同埋可以攤長少少來讀的。

我自己在很多年前,為了讀夠科,有一科都係函授的。當時我好開心,我收到教材,自己聽帶,再做好功課,連同我想問既問題,寄回去。老師好好心機改功課同答問題。真係同上堂有得比。

我認識好多好多人響香港公開大學畢業。

好吧,繼續鬧人!死白痴,你知唔知你侮辱緊人地間學校、校長、老師同學生,人地有乜野得罪你?你就係為左做獨裁政府既支持者,就不顧一切,胡言亂語!

好心啦,成日話人係現代既紅衛兵,你既行為出賣左你啦,羅織罪名迫害好人,你先係紅衛兵!

Picture

 

emotion

古美門「袋住先」神級字幕與廣東話配音 from sankalahaha on Vimeo 

呢條片最應棍就係「楊光獲頒大紫荊勳章」,反佔中?破壞香港繁榮?只是睇下係自己人做,定反對一黨專政既人做吧。

 

大陸同胞無得買愛瘋,也沒有真普選

「iPhone6首發為什麼只有香港有份,大陸沒有份?」

「蘋果公司暴露了香港想獨立的野心……」

「中國大陸無緣iphone6首發係被蘋果歧視?」

 

近日,香港既蘋果迷可以搶先預訂兩款iPhone6既同時,中國連第二輪的預售也未見蹤影,不少內地網民隨即在網上討論區投訴。看到這個現象,眉頭一皺,難怪中共否決香港的真普選。

試想像一下,一旦香港落實真普選,容許不同政見人士能夠自由地參與特首選舉,甚至有機會當選成為特首,香港就有可能出現一個不是聽命於中共的特首,這樣便會在中國內地引發牽連大波。

民主、普選、被選權等等就好像iphone6一樣,對中國人來說,都是西方先進國家傳過來的產物,如果是好東西的話,當然不能夠只讓香港人獨佔,內地人也要有份。

「香港不是中國的一部份嗎?」大部份內地人都抱有這樣的想法。

當香港人能夠一人一票投票選中自己的地方首長,內地人不禁會問:「普選,為什麼只有香港有而沒有大陸份?是不是歧視?抑或是暴露了香港想獨立的野心……」

當香港人有了普選之後,總會為內地帶來不可小看的示範作用,不論內地人有沒有說出口、有沒有以行動來爭取,內地人也會開始在心裡面問自己:為何大陸沒有普選,而香港人卻有。就算沒有香港式的普選,也要山寨模仿一下。難怪中共那麼擔心。

一部爛的iphone,香港人會不會袋住先呢?當然不會。政改方案亦若是。假如香港人接受了一個假的普選,不單只會禍及香港人,還會成為中國的民主罪人,充當著「有中國特式的普選」的示範單位。在往後的日子,中共就算在內地進行「民主」改革,也可以強迫內地人接受假普選,合理化一個篩走異見人士的選舉,還能聲稱這是「民主」。最終,中共繼續執政,人民成為了投票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