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19th Mar 2014 | 瑣碎生活 No Subject | (616 Reads)

「上樑不正下樑歪」或者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是出自晉‧楊泉《物理論》:「上不正,下參差。」

現代既講法指上面既人行事不端正,下面的人也隨著做不好的事情,有樣學樣。

不過我地應該這樣理解:房屋的上面不正,是因為下面地基參差不平。從這個解釋,其實下者就是高層、話事的人及主持公道的人,上面才是指下面的人。

Picture

社會點先得到公義?第一當然是大家做好自己,做好榜樣,良好既風氣才會形成;第二就是有良好的法制,即係法治不是根據個人喜好來管治;第三當然是政府要公平公正同埋廉潔。

我地小市民畀人蝦,去政府度求助,點知入面係成班衰人,咁點算好?直選既意義是,當佢做錯事或者亂來,下次就無人再選佢,或者永不錄用。但委任就好唔同,你地唔喜歡都無用,皇上話用邊個就邊個,你地吹咩,如果皇上畀份優差我做,個個月幾十萬,你估我睇皇上面色做人,定做我既公僕呢?主持公道?你都傻,我有人包庇,你吹我唔脹喎,你咪告我囉,你告得入至算啦。

曾蔭權助財團搶民產,降低強拍門檻,害苦小市民

煲呔未做香港村村長之前,我都有少少喜歡佢,但佢一上場,我就估算呢條友會貪污。佢令我諗起跛豪既時代,果d警察係點樣。曾村長家族做乜大家都知,真係想郁佢都幾難。其實若果佢有現兜兜收人地錢,大家都無法得知,宜家想查都唔知點查陳年舊事,頂多成班狗官狗咬狗骨。

澳門初級法院上周五裁定華人置業前主席劉鑾雄及南華足球隊足主兼商人羅傑承行賄及清洗黑錢案罪成,兩人各判囚五年三個月。惟案件疑點重重至今未解,被指涉行賄的二千萬元支票,「細劉」劉鑾鴻亦有份簽署卻未被起訴;前特首「貪曾」曾蔭權爵士在任時應已知悉案情,卻於案件調查期間公然與「細劉」等富商豪遊澳門,更一同參觀涉案「御海.南灣」地盤;不少重要情節在港發生,本港拱手將案件交由澳門廉署接手。直至昨日才傳出案件有突破性發展,指本港廉署及警方眼見巨貪案在澳門接近落幕,再啟動調查劉羅二人涉嫌行賄的工作,兩個部門更已進行聯合偵查會議,討論調查方向及分工,並由廉署出面向澳門法院索取歐案的文件及紀錄,巨貪案勢必在港掀起新一輪風波,未曝光的涉貪人士隨時「落鑊」!

本港廉署於○六年發現銀行有不尋常巨額交易和慣常用作洗黑錢的「太空戶口」,其後揭發戶口由歐文龍持有,清洗黑錢的情節大部分在香港進行,甚至涉及五個超級富豪,廉署見案情嚴重,即時向時任特首曾蔭權匯報事件,貪曾眼見隨時可能燒到自己及其利益集團身上,未幾便找來「自己人」湯顯明,於○七年接替辭職的羅范椒芬出任廉政專員,之後歐文龍案便全由澳門處理。

而掌握巨貪案詳情的曾蔭權,對捲入案件的香港富商理應一清二楚,居然未有避嫌,於一一年公然與「細劉」一同參觀涉案的「御海.南灣」地盤。翌年二月,又被本報踢爆貪曾與「細劉」劉鑾鴻出席澳門賭場的「江湖飯局」,乘富豪遊艇豪遊澳門。

案件即使開審,亦遭一拖再拖。案件原定於一二年九月十七日開審,卻因合議庭主席法官高麗斯因患病不能出庭,被告劉鑾雄亦聲稱抱恙,令案件押後至一三年一月七日。不過因劉鑾雄其後一再稱病拒絕赴澳應訊,澳門方面亦甚為配合,多次為其押後審訊,令巨貪案拖至去年六月才正式開審。

在貪曾年代,這宗涉及港人、清洗黑錢情節又在港進行的巨貪案,調查未見有任何進展。知情人士表示,其實廉署一直有密切留意案件進展,並扮演積極的角色。○六年歐文龍在澳門被捕後,時任香港廉政專員羅范椒芬及時任澳門廉署專員張裕承認兩地廉政公署有緊密合作,香港廉署曾參與聯合偵察行動。張裕其後更表示在香港廉署協助下,追回歐文龍贓款共四億港元。

事實上,本港廉署已掌握多項與歐案有關的罪行文件及紀錄。歐文龍巨貪案第三階段在澳門初級法院審訊期間,大劉代表律師曾披露香港廉署曾傳召大劉問話;而○七年,香港廉署曾以調查歐文龍為由向東區法院取得搜查令,在一律師樓搜查有關歐文龍及一間公司收受利益及處理犯罪得益的罪行文件及紀錄,當中包括銀行及電腦紀錄。而一二年本港廉署曾落案起訴一公司的兩名董事,串謀以二千八百萬港元行賄歐文龍,換取三份共逾十一億元的公共清潔合約。知情人士表示,本港廉署及警方重新啟動調查,有望披露巨貪案更多內情令真相陸續浮面。

無線宜家做緊《張玉貞》,有一個情節講,當時既朝鮮政府要平民納一種稅叫軍布,原來貴族係有特權而不用納這種稅的。我地香港有時都好似朝鮮古代,但係我地既權貴不是不用納某些稅,而係有隱藏特權,你唔去揭發或者追究到底,有d人仲呆下呆下咁,以為果班係好人。

我地香港出左天下無敵既「絕代雙貪」,根本就無佢地辦法。每日都有一班自以為精明既大蠢材,發文或者開記招,幫這個貪腐既政府解話,我地真係聽到厭。用狼狽為奸、助紂為虐、為虎作倀、不知廉恥、多行不義、喪盡天良來形容就最貼切。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

有關王維基既流動電視牌照風波,我覺得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響tvb講清講楚中既意見非常有參考作用。

首先睇睇中移動用開的是CMMB制式,解像度是非常低,手機個mon初初邊有宜家咁大,如果用平板就更加non-watchable。因此,港視就話將會轉而使用DTMB制式,此制式前身是DMBTH制式,T及H是指地面廣播及手提廣播。包括左地面廣播,唔怪得有麻煩啦。即係最初開發出來,就是一個兩用制式。

所以當港視由中移動原本的制式轉去後者,訊號就會有機會經過公共天線入屋,結果是有機會令約200萬戶接收到並觀看到港視的廣播,港視就會受到廣播條例監管,在廣播條例下就是犯法(因為未有免費電視台既牌照)。在現有法例下,王是無得拗的。

方說港視既申請是用64QAM,這點我不太懂,佢話很高power,是會「入屋」的,咁流動電視何需用到這麼勁?原來網絡商通常申請牌照時,會要求用多過一種能量,高低不同能量的發射是作不同用途,方解釋強power不一定是作「入屋」用途,不同的地方會需要不同的power,這點我都不是很明白。

通訊辦建議港視不如用較低power?港視卻堅持要用高power,因為有免費電視台不讓港視繼續租用山上的發射站;若果港視自己現在先興建發射站,通訊辦又還未批准,最快的方法去解決就是把發射站放在大廈天台,而不同地點的發射站所需QAM數又會不同的。所以高power不一定是因為想入屋廣播,而是讓不同發射站互相互聯。這一點我真係全不懂。

不過方話成件事都未發生,不如通訊辦先讓港視作廣播,到時再「執生」。其實重點是,流動電視廣播是否由公共天線被數目超過五千戶接收到。如果利用一個「解碼器」由大氣電波接收到港視既廣播,港視就無違法。大前題是港視並無販賣解碼器。

王維基好似提出過幫公共天線做過濾,不讓電視機直接接收到,但係可能又會過濾左其他原有廣播!

有關轉用DVBH或DVBT2制式,或者任何制式,總之有一日「入到屋」,就係犯法,即係今日入唔到,第二日入到,又係要申請免費電視牌照,而特首都話左唔畀佢,所以王就發難。

最後,方提到把訊號加密作為解決方案,電視機就算接收到,影像會反白,d聲音都唔會聽得清楚。可是,在未來有人發明到一個解碼器解到密的話,港視又會再次變成犯法,即是隨時要停播,王仲點玩呢?不過通訊辦好似話過,將來接收戶自己解到密而不是港視提供解密,就不會是犯法。咁王都怕出事??

方又提到以五千戶作一個界線,在今時今日好似少了一點,因為實在太容易突破到,廣播條例明顯是已經過時。

原來舊有的公共天線,不是什麼數碼台也收到的,情況就是,不斷有新的數碼台出現,用戶就不停改用新的天線去接收新台。

講到尾,方認為政府需要修例。以我理解佢既講法,即係若王申請的是流動電視牌,理應利用電訊條例規管就足夠。提到是否應該合拼兩條條例,去除灰色地帶,方的意見是,規管流動電視的內容實在是較規管在固定地點接收到既人數既限制重要。

有樣野好奇怪,如果不用流動電視既模式或者開一個免費電視台咁大陣仗,而利用互聯網做網絡電視,咁就電腦、手機同smart TV都睇到啦,而王又不用,卻選擇不停燒銀紙。我地經互聯網再用電視盒仔睇,暫時就乜條例都管唔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