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精選話題工具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7th Apr 2013 | 金錢世界 Money World, Cream 觀點 | (260 Reads)

今次工潮當中,其實有工人即時得到加薪的。不過,報導只有幾句,究竟係邊間外判商,同埋確實有幾多工人獲簽新約,已經開翻工,好似都無人關心。如果有呢D資料,咁正在罷工既工友,唔係可作參考,有助加速談判並解決今次訴求。

協助工人的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指,其中百多名工人與一間外判商達成協議,已經復工,他們分兩年獲加薪兩成。李卓人指,目前仍有約三百名工人參與罷工(不是有四百五十名嗎?),當中涉及大部分是吊機操作員及裝卸工人,對碼頭運作影響很大。他呼籲和黃旗下的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公司,盡快處理問題,指工人要求加薪是合理訴求,又批評碼頭公司,將責任推給外判商,言論可恥,沒有想及工人協助本港碼頭業發展。

《now 新聞》

嚴磊輝:職員證寫成功為承辦商是打錯字

嚴磊輝聲明指:嚴磊輝以及集團高層,都不是任何外判公司董事,集團的直屬公司,均不是外判商。

成功和富大兩間公司,均是和記港口信託旗下公司,負責聘請外判商,但他們並非外判商。成功和永豐並非同一公司,強調外判商永豐,與和黃集團沒有任何關係。

對於有周刊指,國際貨櫃碼頭公司說謊。聲明指,報道的內容失實,影響公司聲譽,會作出法律追究。但公司承認,職員證中,寫著員工所屬的成功是承辦商,是有錯誤。

《明報》

香港國際貨櫃碼頭有限公司(HIT)有4間外判商參與[?]今次工潮,但有傳媒發現,其中一間涉事的外判商「永豐」,其工作證並非由永豐發出,反而是印有和黃全資公司「成功碼頭」的名稱,令人質疑HIT與永豐的股東是否有關連。HIT董事總經理嚴磊輝昨公開強烈否認,強調和黃與永豐無任何關連,澄清成功碼頭只負責統籌外判商的服務合約,只因公司「行政失誤」,才未有更改工作證的標示。由於永豐是海外公司登記,其真實股東仍成謎。

外判工卡印和黃子公司 「屬行政錯誤」

碼頭罷工行動涉及4間外判商,包括高寶、聯榮、培記及永豐,嚴磊輝早前一直強調HIT在事件上無身分,應由外判商與工人自行解決。不過,昨日出版的《壹週刊》報道指出,永豐員工的工作證在承辦公司一欄印有「Sakoma」(成功碼頭)的名稱,其股東實為和黃集團的執行董事,質疑永豐與HIT的關係。

HIT昨午發聲明及開記者會澄清,指有關報道失實,會向有關人等作法律追究及提出[追討]賠償。嚴磊輝指出,成功碼頭是和黃的子公司,只負責統籌及與外判商簽署服務合約,更在數年前被換走,今年起由HIT姊妹公司「和記物流」(Hutchison Logistic)代替統籌外判合約的工作,嚴重申和黃與永豐無任何關連。

本報曾在碼頭內詢問高寶、聯榮及培記等工人,發現他們的工作證都只印有外判商名稱,亦無承辦公司一欄,只有永豐工人沿用寫上「成功碼頭」的工作證。對於何以永豐的工作證由成功碼頭發出,嚴磊輝解釋,過往容許外判商使用自發或承辦公司發出的工卡,但承認公司「懶改」致出現「行政失誤」,所以仍未刪走工作證上的「成功碼頭」,更指「一陣就入去跟進」。

他續說,碼頭保安最重要以相片認證,故無保安問題,又指另一被提及的「富大」公司也不是外判商,並稱「事實就是事實,不實就是不實」。

工會促交代HIT承辦商外判商關係

至於永豐的真實股東身分,據公司註冊處紀錄,其股東及董事「Everbest」在英屬處女島註冊,無法透過查冊找出真實董事。本報向數名永豐員工查問,發現其中一張出糧單據,出糧公司只印有「Everbest」公司,合約則被僱主沒收,無從核實。

對於永豐背景,嚴磊輝只重申該外判商不屬和黃體系集團,又指事件已進入司法程序,毋須交代承辦公司與外判商簽署的文件。

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反駁稱,即使目前由「和記物流」負責統籌外判商,仍有「判上判」之嫌,必須向外交代HIT與承辦商、承辦商與外判商之間的合約。

《新報》

工會晚上發出聲明,指前日已去信香港國際貨櫃碼頭作最後交涉,要求追回2003年前所有待遇,包括加班補水1.5倍等,並要求與公司談判,惟資方拒絕有關訴求,工會對此感到憤慨並予以譴責。工會指近日公司處理罷工工潮,要求員工加班共度時艱,但對員工的訴求卻充耳不聞,令工友不滿。 另外,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公司雖然每日損失500萬元,但卻明言不會,亦不應插手事件,讓外判商和工人自己解決。有周刊昨日報道,指所謂外判公司「永豐」,根本是和黃旗下公司Sakoma「成功」持有。

根據公司註冊處的資料,Sakoma香港成功碼頭有限公司,5名董事之中,香港國際貨櫃碼頭董事總經理嚴磊輝是其中一位。他同時是另一間外判公司,富大集運有限公司的董事。

參與罷工的碼頭工人其中有逾300人來自永豐,主要是船上和岸上理貨員,工友指,一直都是永豐支薪給他們,工作證上亦列明,僱主是承辦商Sakoma。

李卓人說,罷工基金連日來共籌得140萬元,有關法院頒佈禁制令聆訊的法援已經獲批,已經向工人派發其中約30萬元,稍後會再派發20萬元。他形容籌得的款項數目創罷工歷史新高,反映市民支持工人,是一種鼓舞。工會亦正與法律顧問研究,決定會否向相關監管機構舉報事件。

香港碼頭職工會總幹事何偉航表示,公司老闆在這十多年來不斷欺騙工人,工人相信工會能為他們主持公道,因此談判時要有工會列席是工人的底線。他指出,工人的意志越來越堅定,如果現時放棄返回工作崗位,就會跟之前無異,反而擔心被老闆秋後算帳。有工人對此感到憤怒,指工人讀書少,不知道證上公司英文名與永豐的關係,批評嚴磊輝過去幾日的言論是講大話。

《壹周刊》《主場新聞》

富大集運的股東分別為 Floata Holdings Limited 及 Colonial Nominees Limited,前者持股99.5%。Floata Holdings Limited 由 BVI公司 Five Continents Investments 持有99.96%股權,其餘極少量股份,同樣由 Colonial Nominees Limited 持有。根據HIT母公司和記港口上市時的招股書,HIT董事總經理嚴磊輝和董事葉承智,都是 Five Continents Investments 的董事,有理由相信,Five Continents Investments 其實是和記港口或HIT控制的公司,加上 Colonial Nominees Limited 其實是和黃旗下公司,所以富大集運的全部權益,應該都是由和黃/HIT控制。

永豐

在今次工潮中,最先發動罷工的是碼頭「揸紙」(橋邊理貨員)及「姑爺」(船上苦力),其承判商是「永豐」,但《壹週刊》記者發現,他們的工作證上的承辦公司名稱一欄,寫的是「Sakoma」,即「香港成功碼頭有限公司」,嚴磊輝是成功的董事。而「成功」的大股東則是「亞洲港口聯運」(APS),而「亞洲港口聯運」與HIT,均是和黃旗下「和記港口」的全資公司。此外,「成功」的小股東也有 Colonial Nominees Limited,此公司的股東就是陸法蘭及和黃旗下的 Hutchison International Limited。

《主場新聞》翻查公司註冊處資料,顯示成功碼頭的董事名單,與富大完全一樣,都是嚴磊輝、陸法蘭、葉承智、周彥邦和張世偉5人,意味和黃/HIT高層全面控制這家外判商。

對於作為上述兩間公司董事一事,嚴磊輝本人則迴避《壹週刊》記者的提問,聞問題更立即黑面,急步上車。

高寶

另外,有部分「機手」則隸屬另一承判「高寶」,即「高寶貨運服務有限公司」,此公司的3名股東分別為高鴻輝、李炳輝、劉國安,《壹週刊》指3人都是HIT的前高層,1996年退休後成立「高寶」,承接外判生意。

HIT日前取得臨時禁制令,限制碼頭內的抗爭行動,但工人仍然冒著濕冷天氣留守在碼頭閘口外,以罷工行動爭取合理薪酬。

《星島日報》

香港國際貨櫃碼頭(HIT)本周一在高等法院取得臨時禁制令,禁止參與工潮人士進入碼頭範圍;高等法院昨晚裁定,延長禁制令,但法官認為禁制令條款太闊,決定放寬容許八十人進入碼頭的停車場,進行法律賦予的和平糾察權,以游說其他工人罷工,但不能作出滋擾社會安寧、堵塞出入口和恐嚇等違法行為;訟費亦由工人一方支付。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認為工人是贏了官司。

法官陳美蘭昨頒令,十五名答辯人不得進入、佔用、逗留或非法入侵四、六、七及八號碼頭,以及不得阻止或妨礙兩名原訴人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公司及中遠國際貨櫃碼頭進入上述地點,直至法庭有進一步命令為止,但禁制令不會限制十五名答辯人進入碼頭工作,或安排不多於八十人進入及逗留在碼頭入口旁邊的停車場,進行和平糾察,即和平地勸說他人罷工。

答辯人曾要求法官撤銷臨時禁制令,但遭拒絕,法官陳美蘭認為罷工權必須合理及合法地行使,而法例《職工會條例》第四十三A條豁免工會遭民事起訴,只適用於誘使他人違反僱傭合約及干涉他人業務等等情況,如果是涉及非法入侵私人地方及滋擾等非法行為,工會仍有可能遭民事起訴。

裁決後,代表原訴人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即時申請上訴許可,指工人可進入指定範圍變相是要原訴人放棄部分私有財產權,最後獲法官批准。成為首答辯人的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認為工人是贏了官司,亦是法庭首次裁定工會可進入工作地點行使和平糾察權。

代表三名工會人士的大律師麥高義則指工人有權留在工作地點罷工,在私人地方也有受限制的佔用權,這樣是為了可以向僱主施壓,罷工權才顯得有意義。而昨晨開庭前,有逾百名碼頭工人到高院外聲援,並於中午時份遊行往政府總部示威。

emotion 在昨天的記者會上,嚴磊輝稱持有工作證不等於是員工,及因行政失誤沒有更新工作證資料,因此傳媒報道是失實!可是,貨櫃碼頭是策略性基建,又被HIT視為需要高度保護的私人地方,HIT怎麼可能容許其他公司或外判商發出證件讓閒雜人等隨便進出碼頭呢?它怎麼可能任外判商胡亂使用屬下公司的名義呢?嚴磊輝所謂持有工作證不等於是員工實在毫無說服力。此外,和黃及HIT都是大型及有質素的公司,內部管理嚴謹有序,誰是員工、誰不是員工肯定分得清清楚楚,它們怎會容許在員工證問題上出現行政錯誤,搞亂身份呢?

HIT根本一直以分判的制度營運碼頭。大部份服務合約先由母公司或HIT交予同系附屬公司,再由附屬公司交予跟公司關係密切的承辦商,最後再由承辦商跟真正提供服務的公司簽約,情況就像分成三、四、五、六判的地盤那樣。經過層層分判後,碼頭工人跟HIT便好像沒有甚麼關係。問題是判上判制度是和黃及HIT一手策劃推行的,最終使用工人各項服務的依然是HIT。嚴磊輝指碼頭工人跟HIT無關根本是想用掩眼法推卸責任,而高呼HIT無力影響外判商更是睜眼說謊!

負責勞工事務的局長張建宗連日來不知躲在哪裏,直到昨天才不痛不癢的說了幾句話,仍沒有探望工人或積極介入調停,任由工潮蔓延擴大。究竟是因為和黃及HIT財雄勢大張局長不敢介入還是有別的原因外界當然不知道,但坐視工潮惡化及香港經濟可能受損卻是不能原諒的過失。睇怕最後都是推卸落李卓人同工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