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12th Jun 2019 | 趣味談 Hobbies & Fun | (150 Reads)

一層樓有三十幾四十伙,真係政府先做得到……咁鳩低水平。每次仲要幾十倍申請去搶,明顯地政府咪當申請人係乞衣囉。廁所對住大門……唉,唔好提,咁低能都得。

新一期居屋六個屋苑、共4,871個單位下周四(上月30日)起接受申請,至下月12日(即今日)截止。房委會昨起派發申請表格及銷售須知,項目圖則曝光,其中將軍澳雍明苑B座一層「劏開」38個單位,密集程度屬近年居屋樓盤罕見,但每層僅四部升降機到達。沙田旭禾苑亦創「奇則」,有單位門口旁設有一個五角形、不設窗戶的「黑房」儲物室。雖然如此,有申請者明言「但求有個竇」,三尖八角也無問題;有公屋團體估計,今期居屋至少超額申請40倍。

今期居屋六個屋苑,包括何文田冠德苑、長沙灣凱德苑、葵涌尚文苑、將軍澳雍明苑、馬鞍山錦暉苑及沙田旭禾苑,提供4,871個單位,實用面積介乎276至568平方呎,以市價59折出售,售價156萬至529萬元,其中冠德苑料最早於今年9月底落成。房委會昨在樂富居屋中心派發項目簡介及申請表,截至昨午5時,中心派出約3.3萬份申請表,包括1.3萬份綠表和2萬份白表,累計1.4萬人次到訪中心。

居屋中心設有單位及樓盤模型和銷售資料,圖則昨曝光。屬豪宅地段的何文田冠德苑提供603個單位,面積445至568平方呎,售325至529萬元,有三幢樓,每幢每層僅七個或八個單位,屬每層密度最低項目,最大568平方呎單位設有兩個廁所,料可間成三間房間,項目內有人工斜坡,業主或需負擔維修保養費用。各項目中以將軍澳雍明苑每層單位密度最高,1,395個單位面積介乎282至568平方呎,其中A座每層有30個單位,B座則一層多達38個單位,比2016年時推售的天水圍屏欣苑一層34伙更誇張,今次每層只有四部升降機到達,推算平均9.5個單位共用一部升降機。

錦暉苑減音露台盛惠31萬

提供830個單位的沙田旭禾苑則創出「奇則」,項目樓高47層,屬今次層數最多的「摩天公屋」,每層19個單位中,有五個平面形狀不規則的單位,玄關旁設有五角形、不設窗戶的「黑房」儲物室。該屋苑有一成單位面積僅294平方呎,單位設減音露台,露台面積29平方呎,即佔單位面積一成。屋苑對出的火炭村及遠處禾寮坑均有零散山墳,較遠位置亦有認可殯葬區,項目被工業大廈包圍,附近設單車徑。

馬鞍山錦暉苑735個單位中,亦有175個設41平方呎減音露台,計入實用面積,按單位面積415至426平方呎、樓價248萬至325萬元推算,露台最貴值約31萬元。項目每層有21個單位,每層僅兩部升降機到達。長沙灣凱德苑則提供814個單位,每層有21個單位,僅兩部升降機到達;葵涌尚文苑則提供494個單位,樓高42層。

房委會委員、公屋聯會總幹事招國偉指是次樓盤位處市區或擴展市區,交通便利,料反應熱烈,保守估計申請不少於20萬份,即至少超額40倍。就有項目一層設38伙,他指印象中以往居屋伙數「咁誇張」,居民於上下班時間或需時等候升降機。

今日大家看看一則日本新聞。

住在那霸學校宿舍的17歲高中生崎元颯馬,上月24日乘電車前往那霸機場,準備到與那國島參加伯父的葬禮,不過在抵達那霸機場總站後卻發現遺失銀包。同車的68歲醫生豬野屋博見到崎元抱著頭一臉苦惱,且沒有下車,於是上前查問,得知情況後即時拿出6萬日圓給他。碰巧列車響起即將離站的響鈴,豬野屋便叫崎元趕緊下車,雙方並沒有留下聯絡方法。

崎元出席伯父的葬禮後,聯絡沖繩報社刊登有自己照片的尋人啟事,希望親口向善心人道謝並還錢。而他丟失的銀包原來被人拾獲,交由其他車站保管,他接獲通知取回銀包後,發現裡面的6萬日圓還在。

住在埼玉縣的豬野屋當日是完成沖繩工作返回東京,他曾將事情經過告訴同事,大家都認為他受騙,直至本月10日,同事在網上看到尋人啟事通知他,讓他非常高興,「看到崎元的尋人啟事,開心得快要哭出來」。

兩人過去周三於沖繩重逢,崎元還錢後說:「能當面道謝覺得鬆了一口氣,希望自己也能協助遇上困難的人。」

日本《朝日新聞》

Picture

Picture

我在此認真奉勸大家,千祈千祈千祈唔好畀呢D咁撚恐怖兼核突既相片細蚊仔睇到。一係會嚇到訓唔到覺,嚴重者會大哭到天明,大家都唔想架。一係大個左變成呢D出賣自己人,禍國殃民既廢物、渣滓。唉。我想吐!真係成隻怪物咁。

影片:華為反敗為勝的轉機!歐盟通牒的沙盤推演;貿易戰下學習長征精神,應由延安鴉片經濟說起

中美貿易戰正從關稅戰向科技戰蔓延,美國不斷新增中國科技公司的制裁名單,但中國所謂不怕打貿易戰、更要打贏輿論戰,基本上是靠打嘴炮反擊,而且是靠復辟毛澤東年代的鬥爭理論和鬥爭手法。最突出的是,習近平重提中共統治的「階級基礎」,香港也成為「階級鬥爭、一抓就靈」的新典範。

美國將華為列入出口管制實體名單後,昨日又宣佈對13個中國企業、個人實施制裁,還準備制裁海康威視、大華股份等五家監控技術及設備企業,而英國、日本、台灣等地的電訊商、晶片商則加入圍剿華為的陣營。中國四面楚歌,亟需戰略夥伴俄羅斯援手,但俄總統發言人就中美貿易戰公開表示:「這不是我們的戰爭。」

中共在以牙還牙無力、統一戰線失靈後,復辟毛澤東時代鬥蘇修鬥美帝的口號、行動越來越密集。其一,央視在黃金時段播出抗美援朝的舊電影《英雄兒女》、《上甘嶺》、《奇襲》等,試圖以此鼓舞士氣。當年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因此「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毛澤東可以吹東風、擂戰鼓。但如今,中共權貴家族把親友、財產轉移到美國的不計其數,就算人民不怕美帝,權貴能不怕嗎?

其二,習近平到江西向紅軍長征出發紀念碑獻花籃,宣示要像毛澤東當年突破國民黨圍堵那樣,突破美國對中國的圍堵,同時號召群眾發揚「革命理想高於天」的長征精神,跟隨中共開始新長征。可笑的是,2010年中組部擬斥一億元培訓四萬名幹部、安排他們重走長征路時,網民回應不可謂不熱烈,但不是支持新長征,而是表示要不計報酬、自願扮演國軍,保證讓共幹一個也到不了陜西。

其三,《人民日報》從5月14日至22日,連續九日發表署名「鐘聲」的評論,標題是九個「可以休矣」,包括中國退步論、對華文明衝突論、中國盜竊知識產權論、中國技術有害論、中國強制技術轉讓論、美國重建中國論、中國出爾反爾論、加徵關稅有利論、美國吃虧論可以休矣。九評中美貿易戰的聲勢恍若1960年代《人民日報》、《紅旗》雜誌發表「九評蘇共」社論,把當年鬥蘇修手法用在今日鬥美帝。

習救命稻草 重抓階級鬥爭

其四,5月13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竟然要求「不斷鞏固黨執政的階級基礎和群眾基礎」。中共自稱是工人階級的先鋒隊,建政後一直「以階級鬥爭為綱」,直到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才放棄,開始改革開放。習近平重提中共統治的階級基礎,既顯示中共黨內外鬥爭的激烈,又發出中國可能煞停改革開放、恢復階級鬥爭的危險訊號。

中美貿易戰讓習近平內外交困、苦無出路,因此視重抓毛澤東的「階級鬥爭、一抓就靈」為救命稻草,把中共黨內權鬥、中美衝突簡化為階級鬥爭,方便劃分敵我陣營、豎起箭靶,以動員同一階級及組建統一戰線加入鬥爭。

在香港,林鄭月娥聲稱,外部勢力令《逃犯條例》修訂議題提升至一國兩制層面;中聯辦連連吹雞,號召親共陣營支持送中條例。這無非是「階級鬥爭、一抓就靈」在香港的表現。但支持修例的香港資本家們不要忘記,你們現在加入中共修例戰線,不會成為日後階級鬥爭升級時的免死金牌。習近平下令6月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教育運動,中共的初心是甚麼?就是消滅資產階級、建立無產階級專政,這何異於預告中共將重演建政後社會主義改造和階級鬥爭的歷史?

請待我總結一下所謂的美中貿易戰。當中國得到美帝幫助加入世貿組織時,承諾了什麼?現在整個協議其實係圍繞:「3零2停1允許」。「3零」就是「尋求零關稅、零非關稅壁壘、零補貼」,「2停」就是「停止盜竊知識產權和技術轉移」,「1允許」就是「允許美國人在中國擁有自己的企業」。中國(中共)可能口頭上答應左,唔偷野同埋大家開放市場大家都唔收對方關稅係好合理,而且係好簡單,絕不是美國怕你中國強大,或者怕左華為,呢個係公平交易。好可惜,匪就係匪,到埋門一腳時,佢地私自刪晒最重要既字眼。

影片:陶傑多番猜測,修訂引渡條例可能不是中央意思

林鄭TVB專訪

嘩嘩嘩,好撚感動呀!林鄭月鵝條福佳在訪問中大談自己是幾多個小朋友之母,又話響香港長大,幾愛(出賣)香港等等等等,又扮喊呀,你老母!我挑,乜妳聽到全地球人問候妳令壽堂的嗎,乜妳都知妳可憐既老公暗諷妳為名為利為權,將靈魂賣左畀中共(不是賣身畀香港),一次又一次出賣香港!

阿777,妳好朋友梁X詩響MTR被捕獲,在古代,一早被吊起來打,話之妳老人家,妳兩兜友堪稱賣港雙絕!見妳後面,想打妳前面;見到妳地個衰樣真係想嘔!婆里阿麼!

黃台仰、李東昇披露得到德國難民身份,顯然是德國政府默許,也顯示德國高調關注香港情況。當越來越多香港人定居德國,甚至入籍成為德國公民時,德國並不會對香港人權退化狀況坐視不理。

在2004年之前,德國是香港人留學或移民的冷門地點。2008年開始,亦即香港人開始討論BNO居歐權的時候,就多香港人在德國定居,香港漸漸成為德國其中一個移民來源地,德港關係日趨密切,近年德國駐港領事館也改變態度,在facebook上不時就香港時事抽水。

德國政府並不是美國那種世界警察,但如果某些移民來源國家人權狀況惡化,甚至到影響德國僑居當地國民的安危,德國一定不會坐視不理。像二次大戰後,土耳其成為德國在中東最重要盟國,兼且也是相當數目德國移民來源。近年德土關係惡化,就是因為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上台後打壓人權,無理拘捕或扣留不少德土雙重國籍的異見人士或記者,甚至有部份沒有土耳其國籍或血統的德國記者都不放過,埃爾多安還要向德國境內的土耳其人拉票,宣傳他那套根本是打壓民主的理念。因此,德國亦不再支持土耳其加入歐盟的申請。

同樣道理,有部份在德國入籍的香港人,或者他們的子女,有可能會回到香港,若果他們言論上得罪中國政府,有可能被引渡到中國,甚至在實為納粹集中營翻版的再教育營中死去。出現這種情況,德國內部定必譁然,政府必然被責難,尤其在西部人口密集,但人均收入較高的地區,像魯爾,就更明顯。

《逃犯條例》修訂備受關注

德國內政部之前錯誤遣返維吾爾難民回中國,有關難民在中國不知所終,令德國內政部受公眾嚴重批評。現在香港面對《逃犯條例》修訂,德國人由於仍然有對東德共產黨的記憶,而中國對維吾爾人的那種殘暴,亦太有納粹色彩,所以香港的《逃犯條例》令德國十分有危機感,恐怕將對未來有德國身份的香港人,或在香港進行採訪、研究等工作的任何族裔德國公民安全構成重大威脅。德國政府因此決定高調行事,比英國還要早採取行動,公開收留受壓迫的香港人。誰擔起了歐洲以至世界領袖的重責,十分清楚。

其實德國早已表態。較早前德國的車廠一律不入標向香港警方出售警車,令警方要改用在香港表現不太好的意大利警車,便反映德國人並不想成為共產黨鎮壓異己幫兇的態度。今日的香港,有當年東德人,特別是東柏林人抵抗暴政的身影。所以,黃台仰獲政治庇護,德國的取態並不奇怪。

黃台仰曾在德國出席六四座談會,座談會組織者通常被稱為綠黨,其全名是Bündnis 90/Die Grünen(九十聯盟/綠黨),Bündnis 90是八九六四後,東德民主運動下其中一個新興民運政黨,也是唯一前東德政黨在與西德政黨合併後保留原稱。1989年的事,其實德國人還牢牢記著,德國人是謹記歷史教訓的民族,可不像某些人,可以忘記歷史和篡改歷史如家常便飯。六四、德國、《逃犯條例》甚至本土運動,最終是連結在一起,而黃台仰的流亡,便是歷史眾多不同事件匯流下的產物。如中共強行修訂《逃犯條例》,德國如何對香港和中國,不問可知。

黃世澤
居德時事評論員

六四30年,中共仍活在後六四的陰影中,連帶香港也無法逃脫。

30年前那場民主運動不只是北京學生運動,是遍及全國的群眾運動。當時中共政權已經危如累卵,所以王震、鄧小平才有殺人保政權之舉。但解放軍不能解決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問題,於是中共進入了後六四維穩模式,主要體現在三方面。首先經濟上走向權貴資本主義,透過產權改革,共黨精英集團瓜分了屬於人民的資產。這些集體企業所有權不清,幹部利用職權出售資產予自己友。今天海航集團股權結構不清的故事,就是權貴資本主義病的產物。中共望以高層精英發大財,維持利益集團治國共識。六四後鄧小平、陳雲等第二個決定是紅色江山要牢牢掌握在紅色家族手上,於是習近平、薄熙來等高幹子弟獲重點培養。第三個決定是持續政治高壓,消滅一切動亂於萌芽狀態。

這個後六四模式成功穩住了中共江山,尤其是中共自吹自擂的「中國模式」,其本質就是利益集團以竭澤而漁的方法,刮走了本屬於人民的龐大經濟利益。肖建華、郭文貴之流全國多的是,他們成為官員家族的「掌櫃」。曾出掌水電部的李鵬,家族成了電力王國,江澤民家族成了晶片製造集團、周永康成為石油集團,還有大量變身金融精英的紅二、三代,不少早就移居香港。這其實是「中共模式」,不是「中國模式」。

中共模式的瘋狂掠奪

中共模式根本是蘇共模式的翻版,葉利欽在蘇共倒台後,以激進改革將國家資產股份化出售,形成了前共黨利益集團瓜分了整個國家,千億富豪充斥克里姆林宮。中共的權貴資本主義比俄羅斯嚴重百倍,因為89前中共已經進行了改革開放十年,除了央企外還有大量地方政府的集體企業。同一時間,六四後的高壓手段鎮壓的是敢於挑戰共黨利益集團的人民,大家批評貪腐就立即變成反革命、尋釁滋事,權貴集團更加瘋狂掠奪。至於「陽光司法」更不知從何說起,因為司法作為共黨壓制社會的專政工具從來沒有改變。

這種權貴資本主義經過30年的培養及自身繁殖,產生了激烈的利益爭奪,首先是大家「咁高咁大」,應該由誰坐江山?於是爆發了薄熙來陰謀政變集團。其次是累積30年的紅色家族吸盡國民資源,但同時也令共黨新掌權者面臨國庫空虛的困境,於是出現了習近平反貪腐運動,仿效普京逼寡頭集團交還侵佔的國家資產。在這背景下,香港自然成為「逃犯」大本營,中共反腐的「漏洞」。六四是中共的歷史轉捩點,此後30年走上了俄羅斯的權貴資本主義舊路,鎮壓六四告別了中國開始萌芽的政治現代化、社會自由化及輿論公民監督,走上了中共獨裁專政下的市場經濟秩序,而由此衍生的問題,30年來從來沒有得到解決,只有繼續鎮壓。今天更極端的方式,就是運用人面識別系統、大數據等資訊科技監控全國。

30年來,香港人向世界表明,我們從來不接受「中共模式」,中間是沒有妥協的餘地,因為六四爭取的正是我們香港人的核心價值。

在幾乎全世界都反對、說不出任何團體支持的情況下,「送中三人組」林鄭、鄭若驊、李家超的辯解就是所有外國政府、議員、駐港領事和香港法律界、新聞界對送中條例「不了解」「被誤導」「過慮」。

假定他們的說法是真的,修例如此難以了解,連大律師公會十二位前任和現任主席都不了解,連上訴庭前副庭長都不明白的話,那麼三人組說送中有法庭把關,那些不明白條例的法官又如何把關?

世界上任何學問,除了自然科學尖端理論之外,一般哲學、社會科學知識,包括法律條文,如果不能夠用一般人都明白的語言表達,讓普通人明白,實際上很可能是提出有關知識或條文的人自己都不清楚不明白。文明社會審案設陪審員制度,就是相信普通人用普通常識都能夠對複雜案件作判決。

事實上,真正不了解修例的,就是「送中三人組」。他們只知道中共迫不及待的逼特區政府提出修例,卻不知道中共的真正目的。林鄭拿台灣過橋,這說法已經破產。說甚麼補「漏洞」,甚麼健全法治,都是硬銷的歪理。既要健全法治,何以拒絕大律師公會到立法會討論?何以拒絕同陳景生大狀討論?既說法律界不了解何以又拒絕向他們解釋?

三人組說不出一點稍具說服力的道理,官員與建制派已顯示前所未見的蠻不講理,他們只想霸王硬上弓,盡快依仗多數暴力強行通過。

現在社會有各種猜測,有說因為中共缺錢,發窮惡,想把大陸權貴「走資」到香港的錢,藉送中例強劫回去;有從張建宗指「修訂已涉地緣政治」、「涉國際政治因素」,而猜測與孟晚舟案、中美貿易戰有關,是利用香港反制美國:你抓我的人,我以後也會抓你在香港活動的記者、商人。中共基於甚麼動機,無人確實得知。

真正了解送中例的,是具有正常認知的法律界、新聞界及一般市民。中國如何「依法治國」已經有太多例子了。

香港和世界文明地區的法庭判決,或判有罪或判無罪,但在中國法庭,基本上是沒有判無罪的。在實行普通法地區,無罪判決率一般在20%左右。中國最高法院的工作報告顯示,2015年全國無罪判決率為0.084%,即每萬名被告人中,約有八人判無罪。如果排除了民事案件的無罪裁決,只限刑事案件,那麼中國的無罪判決率就趨近於零。「逃犯」送中的結果,就是100%會定罪。

鄭若驊說,相關人士在大陸若覺得司法不公,可以提出申訴。鄭若驊可以在大陸近70年的法庭案件中,舉出一個上訴成功脫罪的例子嗎?我的印象是沒有。但上訴卻遭發回重審反而被重判的例子倒有現成一個,就是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留後,今年1月加拿大公民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就走私冰毒上訴,法庭將去年判15年的刑期,改判死刑。美國法學教授Donald Clarke說,「我以前也見過在我看來不公正的案件,但想不起來任何一個案件如此明顯與被告的有罪或無罪無關。」

這就是香港一般市民都了解的中國司法,以及為甚麼特府要訂送中條例——就是直接將大陸的政治代替司法的暴政架到香港700萬市民頭上。它跟法律沒有半毛錢的關係,就像Schellenberg案的重判與有罪無罪無關一樣。這是徹頭徹尾的政治事件。

蘋果日報記者在上水街頭訪問中學生,問他們是否知道六四。很多人一聽,馬上彈開,更有學生反問:「乜可以講嘅咩?」有人跟同伴商量後答道:「呢度上水呀!唔好喇呢啲地方。」語畢離開。這種反應,以前只會在大陸出現。

要刪史,必先禁言;要禁言,必先恐嚇。相比起不知六四為何物,這句「呢度上水呀」就更令人難過了。在上水,這位同學到底接受了什麼「思想教育」?

上星期各校校友發起聯署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教育局長楊潤雄回應,老師「該專心做好教育工作」,若學生對社會議題有疑問,「老師要持平解說,唔係將個人政治睇法擺喺裏面」。我同意。以「送中法」為例,老師只要持平解說,即使不加個人立場,智力正常的學生都能判斷是非。

持平的老師可告訴學生三點事實:一是林鄭月娥當初說,修例是為了堵塞漏洞,引渡殺人犯到台灣受審;二是台灣已表明反對港府修例,修例亦無法引渡;三是林鄭月娥不管殺人犯能否引渡,仍繼續推行修例方案。現在問:林鄭有沒有講大話?

又例如保安局長拍心口保證,跟大陸簽署逃犯移交協定,會加入「無罪假定、公開審訊、有律師代表等要求」,若國家不履行協議,「特區政府可以交涉」。如何交涉?持平的老師可舉去年Now TV攝影師的例子解說:攝影師在北京工作,採訪證被公安無故沒收,他沒碰公安,卻被控「搶證」,然後遭公安當眾叉頸壓地,被鎖上手銬押走,要簽悔過書才獲釋。暴力場面被拍下,全世界看得一清二楚,但林鄭不但沒有「交涉」,反教訓香港記者「一處鄉村一處例」,採訪也要「尊重當地法規」。

三十年前的事你忘了,難道連去年也不記得嗎?特區政府「最好打」的官員,原來是這樣跟國家交涉的。你說資訊自由和歷史有多重要。送中條例通過後,很多事大家都不想再提了,不因為你犯法,只因為你恐懼。在歷史和真相被徹底遺忘前,我們的年輕人都會說:「呢度香港呀!唔好喇呢啲地方。」

馮睎乾

影片:吳明德清楚地說,送中條例只會為中港添煩添亂,香港難以承受美國撤資的後果

好坦白好坦白,中共與港府若是理智,中國人、香港人、華人今日就唔會身處呢種惡劣環境。

陶傑:反逃犯條例領事 到底有咩驅使佢突然轉軚(撐修例的國家,後來被揭包括新畿內亞,並無西方國家)

影片:林鄭接受CCTVB專訪流下鱷魚淚 接住警方就「大開殺戒」!!!

鄭月娥為何怯於辯論?

據說,當年梁山伯、祝英台一牀兩寢,祝英台請木匠打涼牀,「涼牀要打丈二長,中間好放籠和箱」:那籠、箱隔斷男女情欲,就如現行《逃犯條例》隔離香港、大陸兩個司法體系。但梁山伯見祝英台嫵媚,可以不動心;中共見香港還帶點西方司法獨立的秀色,可就欲火難熬,否則鄭月娥政府怎會這樣著急修改《逃犯條例》,務求中共得以越界蹂躪香港這個「逃犯」。

鄭政府以台灣潘曉穎命案作倉卒改例的藉口,至今已經騙不了人,連律師會都說:「香港有必要修改《逃犯條例》嗎?過去二十多年,香港與中國(或台灣)並無引渡安排,引渡上卻未見有甚麼障礙,為甚麼現在要改例,政府未能合理解釋,甚至完全沒有解釋。」

而鄭政府所謂「保證疑犯引渡之後可獲公平審訊」,更應連小學生都騙不了。例如律政司長鄭若驊說:「疑犯不獲公平審訊,可依當地司法程序,提出行政訴訟。」這等於叫被姦者向強姦者求公道。政務司長張建宗所言,同樣離奇:「內地假如違反公平審訊的引渡協議,陽光之下,不可能瞞騙,以後再求引渡,香港政府會怎樣處理,大家心知肚明。」按大陸審訊之公平,天下無雙,犯人往往會主動上電視認罪,主動不許家人探訪、代聘律師等,那都是「陽光之下,不可能瞞騙」的事實。然則香港當局有沒有理由拒絕中共下達的引渡命令,大家「心知肚明」:這是中共入人以罪的常用語,連證據都不必講,張建宗顯然已深得其中三昧。

鄭政府在大律師公會、律師會、選舉委員會所有法律界成員以至立法會法律顧問等質疑之下,根本無法為改例辯護,只有不斷推說「很多人不了解《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包括法律界朋友」。不過,立法會民主派代表涂謹申律師邀鄭月娥上電視辯論,鄭月娥斷然拒絕;法律界選舉委員代表陳景生大律師也邀她會面,公開商討,她同樣斷然拒絕。既然「很多人不了解《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包括法律界朋友」,鄭月娥為甚麼不藉公開辯論機會,解釋清楚,消除疑慮?

宋神宗年間,王安石初任參知政事,銳意推行新法,批評反對者無知:「君輩坐(因為)不讀書耳。」同任參知政事的趙抃反駁說:「君言失矣。如皋、夔、稷、契(遠古四位名臣)之時,有何書可讀?」王安石無言以對(《邵氏聞見後錄》卷二十)。譏人無知容易,但辯論自見高低,難怪鄭月娥不敢與涂謹申、陳景生一辯,反正她不在乎民望,也無懼民憤。悍然拂逆民意者,向來最得中共賞識,這一點鄭月娥非常明白。

誰是Carrie?前下屬、對手和支持者眼中的林鄭月娥(2017年特首選戰期間的訪問,必看!)

林鄭政治豪賭終致敗局 

昨天下午烈日當空,相信有不少市民本來都想窩在家中,又或是到商場逛街看戲吹冷氣,悠閒地度過三天連假的最後一日。奈何特區政府及中共倒行逆施,罔顧民意反對強推《逃犯條例》修訂,逼得上百萬香港市民不得不再一次犧牲寶貴的休假時間走上街頭,齊聲向專政惡法說不。

香港人過去一直予人「經濟動物」的印象,甚少關心政治,只顧埋首賺錢。而事實上這種描述也並非無中生有,除了有特大議題,香港人平常的確不太關心政治,討論的人少、投票的人少、會參與遊行示威的人更少。以統治者的角度看,這樣的民眾是最容易「駕馭」的,只要給予足夠安穩的生活和一定程度的安全保障,統治集團便可安心從社會中抽取利益,大部份百姓不會置喙。事實上,這亦是港英殖民政府一直以來的運作模式。

自七十年代起,港府管治改善、香港經濟起飛,大型的社會運動便變得稀有。能夠觸發香港數十萬乃至上百萬人參與的特大政治事件,只有八九民運、03年23條立法、14年政改和近日的《逃犯條例》修訂,而不論是回歸前還是回歸後,這些事件無一例外地都涉及中共專政之手的延伸。能夠屢次讓一向政治冷感的香港人走上街頭,這也算是另類的「厲害了,我的黨」吧?

能驅使百萬「經濟動物」因為政治走上街頭,正正就說明了,在中共專政的威脅之下,香港人感覺到連最基本的生活安穩和安全保障也難以保證,連「港豬式」的生活也過得不安樂,因此逼不得已要發出怒吼,89年如是,昨日也如是。而諷刺的是,這樣一個能令到百萬港人感到如此不安的政權,還有面目聲稱自己「獲得大部份港人支持和肯定」。

將港人僅存舒適區抹去

《逃犯條例》修訂獲得如此壓倒性反對的原因,正是因為此修訂將香港人僅存的舒適區也要抹去。不少政治冷感的港人可以忍受被閹割的民主、可以忍受碌碌無能的政府,卻不能接受一個沒有法治的社會。因為法治一向是港人性命財產安全的最大保障,在法治穩固的基礎之下,香港人才可安心埋首賺錢。而《逃犯條例》修訂正是要將香港的法治社會向中共的黨治社會接軌、過渡,此舉觸碰了香港人的底線。

莫說甚麼政治犯、異見人士,在中共黨治社會,即使是循規蹈矩的百姓也會受法治缺失所害。明明是毒奶粉、假疫苗、豆腐渣工程的受害人,也會因為維護合法權益而鋃鐺入獄,而真正犯法的加害者卻得而風流快活、逍遙法外。面對要進入一個這樣懲善獎惡的社會,再政治冷感的人也不會過得安樂吧?又怎可能不奮力反抗?

因此,當昨日有百萬港人和平地走上街頭,力抗《逃犯條例》修訂,正是在向中共及特區政府宣示,切勿再侵犯我們生活安全保障的底線。而當昨晚,政府僅以「遊行人數雖然很多,條例將如期周三恢復二讀辯論」作為對百萬人怒吼的回應,你猜面對安穩生活終將被打破的港人,會選擇任由底線失守,還是轉而支持更激烈的反抗手段?能將順民如此逼上梁山,真是「厲害了,我的黨」!

林海
傳媒工作者

嘩!多人多到……接近二百萬人啦!使乜咁保守

影片:大肥看天下之6月9遊行後感,香港人最敢表達的一次。惡法越解析越多人唔明,深奧過相對論?(第一節)

影片:「反送中」遊行號稱百萬人,6月9日將寫進史冊

影片:林鄭找數下台!可減輕警方壓力(可惜,我唔相信這個天生賤人會自動下台)

為了幫惡法修訂,為了破壞兩制,讓共匪長驅直入,林鄭已經是拼了老命,已將全世界既人講既野當廢話(一個人心虛才鬧人廢話,而不作解釋,或公開辯論),她已狠了心腸要即日即時將香港交到習總手上。大家想想,如果她成功左,做左破壞一國兩制既替死鬼,令2047年提前到臨,不加官進爵才怪!!中共得償所願,卻有港奸負上不義臭名,唔開心死才怪!

國家既宣傳機器已開動,我呢幾日收到無數廢文廢話,當然是一大堆誣告反對派及外國的「小說故事」。學生唔上堂,原則上不對,但係……差人亂開槍,違規是不對,但係……交通被癱瘓,也不對,但係……呢一切都係一件大是大非的事件的枝節,大家不要分心,現在是正邪大決戰,是決定香港生死存亡的一刻,有些原則係要放低,你地……我地……大家最重要最重要,還是不能讓偽政府、林鄭爛班子、保皇港奸通過修例!!其次就係把林鄭射下馬來!!雖然兩者都係很很很很很很很困難,但有賊入屋打劫!!一定要在佢地綁起我地手腳前發難!!

如果不是香港人齊心,有過百萬人上街,繼而有學生及年輕人包圍立法會,二讀便已通過!香港便已淪陷!

請大家向遊行的香港人、大陸來的中國人民、在港工作遊埠的人的支持,以及今日在政總過萬的後生仔致敬!多謝佢地無私的、連日的對抗邪惡政權的偉大付出!

大家都會清楚知道,呢個衰政府一定死心不息,佢地會湊夠人突然投票,強行通過!美國還未出招,到時會有乜行動,大家不用猜測了,因為太難估。正如有虛假消息指,中共會派人來查特首,甚至搵人取代777,千祈唔好太樂觀,所謂信佢共匪一成,雙目失明。至於林鄭如真的撤回修例甚至下台,也不是為港人做好事,共匪會放過我們嗎?這只會代表中共會全面「收回」香港,宣布基本法死亡!明無?

影片:這不是幻想,這是已經發生多年的中國的所謂陽光司法

教聯會條福佳黃X良,原來又係一個唔識講廣東話、由中共安插在保皇建制組織的一條白痴狗。佢地重複又重複同一番廢話大話,主要目的當然係替衰政府講野,即係政府係正義的很好的同埋為民的,而學生呢,係無知的,係被別有用心既人利用的蠢人。

當然,只要訪問其中任何一個遊行人士,或者包圍立會既後生仔,佢地都會問候你老毛!如果你話人家被人利用或煽動,呢個假設係好撚侮辱人家既智慧!今日發生既一切,全部都係自發性的,佢地會簡單話你知,「林鄭係賣港賊!因此要行出來!」背後無人搞事,無人利用學生,亦無人唔明白,一切既亂係因為我地既政府我地既特首要修訂引渡條例,隨時將無辜既港人送往大陸呢個無法治只有人治既鬼地方,接受「法落」!你送人去死,唔刺激到神經才怪,淨係遊行係非常非常文明,宜家唔文明的是林鄭月娥!又話自己會辭職?

借港人在台殺人案過橋的送中條例

……根據香港政府的說法,修改條例是為了堵塞現行法律的漏洞,讓司法機構可以處理香港男子陳同佳,去年在台灣涉嫌謀殺女友後返回香港的案件。陳同佳的案件引起香港和台灣社會高度關注,但由於兩地之間沒有引渡協議,台灣政府無法要求香港代為拘捕陳同佳,把他送回台灣受審。因為根據《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香港目前只有跟 20 個國家有引渡協議與司法互助。另外則是《逃犯條例》,規範潛逃香港的逃犯是否需要移交給他國。然而,這兩個條例分別訂明不適用於中國、台灣和澳門。香港政府因而建議刪除這個限制,同時把審議移交逃犯申請的權利,從立法會轉交香港特首,並由香港法庭作最終決定。這項修法,聽起來似乎符合公平正義,畢竟是為了讓法律漏洞可以填補。但對於香港人來說,問題根本就不是出在陳同佳,而是在於未來的罪犯會移交中國。

道理很簡單,就是在第一階段,只刪除「台灣」的字眼。可是,那又變相承認台灣為一主權國!

……對於香港人而言,當年被英國送還給中國,自己是沒有決定權的……當喪失政治自主權時,醫療、奶粉、尿布、移民配額等等攸關生活的問題都出現了。如果現在連在香港發文批評中國,都有可能被認為是「港獨」,或者是在香港鼓吹自由民主被認為是反黨,過去沒有法律依據可以移交給中國(香港還是講法治的地區),港人尚算安全,但未來(中共)就會有足夠的法源基礎(要求我們的特首)將香港人交給祖國審理。就算(此人)不是政治犯,也不會有人信任中國的司法體制。

美媒比較全球領導人薪酬 林鄭高居第二位

大家明白了啦,點解呢個女人咁賣力出賣我地啦。四十幾萬一個月,仲有其他唔見得光既利益,講句誇張少少,叫佢殺邊個就殺邊個,殺幾多個都無問題啦。殺人放火之嘛。

一些有關六四的好文章:

六四30週年 海內外學者:中共從未改變!一國兩制沒市場 台灣人要有警覺

六四30週年:中國還在展現強大「忘卻」能力

人血雞湯 by 馮睎乾

中共國防部長魏鳳和在新加坡宣稱,六四已有結論:是政治動亂。他驕傲地說,國家近三十年有翻天覆地的改變,全賴中央果斷平亂,可見那是「正確決定」。既然是「正確決定」,彰顯中央英明神武,造福人民,奇怪了,為什麼每年六四國家不熱烈慶祝?

論六四的神學意義 by 練乙錚

昨日,政府已輸掉一代人 by 林忌

特首林鄭月娥一意孤行,在103萬人上街示威之後,堅持要硬過被稱為「送中條例」的《逃犯條例》修訂,引發香港市民自發全面抗爭。和以往不同的是,民主運動已真正遍地開花,今次一連串的示威抗議、罷課罷工甚至引發暴力衝突,是完全沒有領導;無論是當年提倡佔領中環的戴耀廷等,或佔領公民廣場的黃之鋒,或旺角魚蛋革命的梁天琦,全部都在監獄中服刑;以往親政府方面不斷指控有人煽惑這些抗爭,如今真相不說自明。

民主運動已落地生根

6月9日103萬人大遊行結束後,一批示威者自發包圍立法會,事後幾百人在灣仔被警察圍困,要求所有人必須除掉口罩。和一般抹黑是「金毛、飛仔、黑社會」的說法不同,直播中清楚可見的,被圍困者都是和你我一樣,平凡不過的香港人,除了平均年紀特別輕之外,這些人事後都說「沒有領袖」,其抗爭全屬自發。

昨日朝早大批市民包圍立法會,前學民思潮成員黃子悅在Facebook上表示,目測在場者有八成屬年紀25歲或以下,這和近年示威遊行所見的情況相反──近年民主派內路線的爭議,令遊行示威中的年輕人比較少,今次大家可見,絕大多數是香港年輕一代;或者由於沒有家庭包袱,更能夠挺身而出,但更根本的原因,就是香港年輕一代已沒有退路,既沒有護照,也沒有資產,香港就是他們的全部。

今次的包圍立法會行動,即使有團體申請,但基本是沒有「大台」,也沒有組織,可謂全屬市民自發。然而觀乎年輕一代的討論區與群組,卻紛紛大量自發與發揮創意,由出動車輛去堵路,呼籲市民前往「野餐」,到最後自行升級衝擊警方防線,提出建議的人,不是政客,甚至不是有意從政者,只是和你我都一樣的普通人,由玩遊戲的社群,到交通工具的興趣小組,以至車會的車主,甚至是教會的信眾,也對防暴警唱了一晚的聖詩。市民紛紛自行與相熟朋友組織抗爭活動,這是在香港史上前所未有。

在包圍立法會中一再出現暴力衝突,有人質疑這種行為不是最佳策略,或質疑時間過早,為何沒有人制止?事實就是如今市民對政府的反感,已不是任何政治人物所能夠制止。誰嘗試去呼籲制止暴力,如有個別民主派議員只不過輕輕一提,都已經立即被口誅筆伐。問這些行動派的看法,他們會答你:當2014年用盡一切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佔領運動,政府都不打算聽意見,當6月9日103萬人走了出來,林鄭月娥卻連「早晨特首」董建華都不如,打算一意孤行到底,難道他們甚麼也不做嗎?難道任由香港沉淪嗎?

說這些話的人,不是政客,也不是有意從政者,只是和你我都一樣的普通人;走出來的人比較年輕,只因年輕人比較沒有包袱而已。因此反送中引發的暴力衝突,所揭示的是香港的民主運動已經生了根,是完全的本土運動甚至是「香港民族」運動;特區政府如今已淪為徹頭徹尾的殖民政府,依靠的是佔領軍的效忠,已完全失去統治的正當性(Legitimacy)。

注意2019年的香港不是2014年的佔領中環,而是有如1989年東歐各國人民追求自由一般,是前所未有的意志。誠然控制香港的力量,以至欺壓港人意願的力量,比起當年的蘇聯還要強大,香港人面對的自由路,也許仍十分遙遠,然而林鄭月娥真的永遠都考第一,竟可把政治冷感的香港人逼成如此,實在連董建華與梁振英也要自嘆不如。

Bonus: 「別讓李嘉誠跑了」 洩露的中南海祕密

後記:中共已經表明,記住係官方的聲明,香港既修例並不是中央既指令,即係話呢單野係林鄭一個人諗出來。我地不用討論其真假,總之一切不良後果係由777負責,如果有法律上既個人盲點,只係代表林鄭自己係一個法盲。中共就梗係精過鬼啦,贏左就歸晒中共,輸左就換特首,如果美國想教訓香港,中共又可以交人,又可以同美國佬談判保留香港既稅務優惠。

影片:莫講話中共統治下,中國人無人權,就算幾千年來中國也是行奴隸制度,皇帝做個小動作,大家便叫佢做明君,佢強搶民女呢?佢要斬你頭呢?咪得個驚字,有得震無得訓囉。

影片:倪匡30年前的準確預言

「要毀滅一個大城市,不一定是天災,也可以是人禍,人禍不一定是戰爭,幾個人的幾句話,幾個人的愚昧無知的行動,可以令大城市徹底死亡。

不必摧毀大城市的建築物,不必殺害大城市的任何一個居民,甚至在表面上看來,這個大城市和以前一樣,但只要令城市原來的優點消失,就可以令它毀滅死亡。

人人都知道他們的言行,會使城市毀滅,他們卻不這樣以為。

是,這種事,不必作任何宣告,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來,這座城市的死亡,是逐步逐步的,在它死亡過程,可以離開的人,有誰會留下來?而離開的人越多,死亡過程則越快……」

文章共賞:全國最大的小學生,該下課了 (慎入!此乃禁文!)

中國大地,一直被昏君、奸臣、貪官把持著,只有真改革、教育、民主、法治才能救國。

最近有關《逃犯條例》的事,對讀政治學多年,而又受一定「理性選擇」(rational choice)理論影響的人,實在是很困惑的。太多事不能用理性來解釋了,有時只覺得好笑。

你提出一個法例修改,弄到幾十萬人上街,商會說會考慮撤資,很多主要外國貿易伙伴國家都高調反對(這可是97年以來未出現過的),而你堅持一定要做,那應該是有很重大的利益的了。

但政府一直都不能、沒有告訴香港人,究竟這樣做,對香港和香港人有什麼好處?

香港人是非常務實的,做什麼事你總得講個好處著數出來,有好處的話,有代價也總會有人覺得值得博。你起高鐵總有人相信有經濟效益,你說一地兩檢總有人覺得快咗有著數。但是令全世界都可以向香港申請引渡逃犯,對香港人有什麼好處?

特區政府的「起手式」是台灣潘曉穎案,但一出手就給台灣政府封殺了。自中聯辦和韓正接手拉票工作後,就再沒有提台灣了。現在我們都知道特區政府不會跟台灣的「中央機構」接洽,說修例是為了台灣殺人案,是「講大話」。

起手式被封後,第二招是「填塞漏洞」,張建宗說香港是「逃犯天堂」。

這就好笑了。香港不是一直自詡是「亞洲最安全城市」嗎?因為很安全所以逃犯都跑來?

原來香港政府一直都知道有很多逃犯在香港,不過一直做鴕鳥沒有告訴香港人。

會不會有很多大賊殺人犯貪官污吏逃了來香港一直「大隱隱於市」?我相信應該是有可能的。不過我想到兩件事情。第一,這些人在香港應該一直奉公守法,沒有觸犯香港法律,否則香港警察已經把他們抓了,也就不用引渡。那證明這些人不會影響香港治安,可能還會刺激經濟。我管他是泰國他信還是津巴布韋的穆加貝夫人,他們在又一城或者太古廣場血拼,對香港人應該是沒有壞處的。不要把購物天堂政治化了。第二,這些逃犯如果一直在香港躲起來,你這樣大鑼大鼓搞修例,全世界都知道了。這些人不是應該一早現在已經跑掉了嗎?等你修例後引渡他們,傻的嗎?

這樣想來,合理的推論是,修例要對付的,一定是一些現在還不知道自己會被對付的人、通過了法例還會覺得自己很安全的人,或者跑不掉的人。

前兩類人,正正反駁了政府的宣傳口徑:「唔係逃犯,使乜驚?」真正在香港的逃犯現在都已經跑掉啦,「博拉咩」。現在覺得自己安全的人,其實最危險。第三類「跑不掉的人」即是大部分香港人。那就難怪人人自危了。

或者可能要對付的是外國人,修例是為新冷戰作準備。到時你抓一個孟晚舟,我抓你一個孔早車,大搞人質外交。有這個想像,你就不要說外國領事和商會被人誤導了。

政府講不出修例好處

但是講來講去,這樣搞香港人似乎都是沒有半點好處的,似乎有好處的只是特區高層要效忠的中國政府,但具體會有什麼好處同樣是講不出來。這種「不可告人」的重大利益,其實最可怕。要大部分香港人「為國捐軀」,麻煩特區高官和尊貴的建制派議員你們自己去了。

另一好笑的是,政府說外國領事只是「立場宣示」,聽不到反對的理由。幾個月來,我只聽到政府一味「立場宣示」,講不出修例的好處。然後說反對的都是「廢話」、「被人誤導」,「不理解內容」。但特首高官又不肯出席辯論對話,說服不了反對聲音,最後捧中央出來逼商界和建制議員「硬食」。如果你弄一條法例,律師會和大律師公會都反對,都可能「理解不足」,真的是「此法只應天上有」了。有這麼深奧嗎?將來法庭上可以找誰打官司?

這種嘴臉和手法,似曾相識。找回自己兩年前特首「選舉」期間寫的〈兩種不同的威權想像〉,原來這樣寫過:

「林鄭至今約兩個月的『選舉工程』,最突出的,是差不多完全沒有嘗試爭取反對她的人支持她」……

「表達的方法永遠是一副高高在上政務官腔『我是精英,你就是不懂』的氣焰。」……

「這會是一種自以為是的跋扈威權,政府的決定永遠是對的,你們反對只是你們不理解(就差點沒說你們真的是太笨了)。」

當幾百萬香港人都是低能

無耻的抄了自己一大段稿騙稿費,想說明的是:兩年前大家應該已經可以預示這種作風了。只不過這樣公然的當幾百萬香港人都是低能,只有你們幾個英明神武,在人類社會也是極罕見的,如果你不是高高在上的當權者,你可能已被送進精神病院了。

這兩招外還有一些虛招的,包括一招叫「彰顯公義」。

由特區政府來講彰顯公義,笑死人了。你拉晒啲收5000萬僭建瞞稅不申報利益囤地剪鋼筋,才好和我講彰顯公義。

如果要彰顯公義,但有很多罪行又可以豁免不用引渡,不知是那門子的公義了。什麼時候會一併特赦在香港刑期7年以下的罪犯呢?將香港人交給一些你們連公開評論司法水平都不敢的國家,也不見得公義得哪裏去了。

胡志偉在立法會破口大罵,於是平機會和有些人說他歧視女性,我覺得是「錯重點」了。

用數字罵人,不同人用法不同。但胡志偉罵人「帶畀香港的破壞,超過董建華,勁過梁振英」,實在離譜。試想對任何在特區政府任職的人,還有比這更涼薄刻毒的咒罵嗎?梁振英之前,我們以為「超過董建華」是不可想像的,梁振英之後,我們也以為「勁過梁振英」是不可能的事。可能我們都搞錯了,當日民主派ABC是錯的。

超英踰董,不是難事。因為他們原來都是鴕鳥。至於自己做過副鴕鳥和助理鴕鳥,那應該是不同物種來的,不關事的。

令到幾十萬人今天出來「同行」,令到多年不見的中學小學校友重新「connect」,都應該算是實踐了選舉政綱了。

所以說,識得笑,其實好好笑。

不過,廿多年來,很多香港人已經被你們搞到笑唔出了。

大家好!照例,我既博又係長篇過長篇,大家留意下幾單野:高銀撻訂、共匪利用程式在網上簽名造假、標普可能下調香港評級etc 在此,我希望香港同香港人無事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