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23rd May 2019 | 趣味談 Hobbies & Fun | (244 Reads)

你班友真係當我地香港人低能的麼?你班仆街,有咁多錢花,都會走去遊埠、叫雞、飲紅酒,邊會咁無聊咁得鳩閒,企響條街求人簽名丫!

政府全資靜靜雞補貼你地,係唔係?好簡單嗟,全世界都唔撐政府,咪自掏荷包,自己撐自己囉。

Picture

嘩!仲有小醜制服!有無更誇張呀?咦?呢個顏色咪係「禮義廉」第一大黨既無恥之色!啋!真係見鬼囉!睇唔到,睇唔到,時運高。

簽名?簽你條毛!

好撚好笑既報導在明報:

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爭議不絕,「保公義撐修例大聯盟」召集人、全國政協黃英豪接受商台節目訪問時稱,已收到約40.7萬份實名聯署支持修例,又稱會有229個社團加入大聯盟作為支持團體。

至於坊間針對內地法制的憂慮,黃英豪呼籲市民不要由於內地司法制度與香港不同,而「妖魔化」內地及「一腳踢開」修例:「我自己在香港土生土長,五代都在這裡。回歸20多年來,我自己都覺得有些奇怪,就是為什麼有些內地大鱷在中環走來走去,住在香港逍遙自在,上面卻不能將他們逮捕回去?」

另外,民陣計劃於6月9日再度舉辦遊行,被問及大聯盟是否也會召集支持群眾上街,黃英豪稱不會,因如果雙方都動員大量市民上街,有機會誘發社會騷亂。不過他強調,如果民陣發起包圍立法會,禁止議員入內投票,大聯盟會有反應。

「保公義撐修例大聯盟」召集人、全國政協黃英豪 <=== 全國政協!大家睇唔睇到?阿黃生,你五代都係黑社會黎架?我都想問點解咁多紅色背景既港奸在中環走來走去。

呢壇野講到尾又係大陸既中國共產黨,又稱共匪,搞出來。所謂重施故技 —— 以法律之名,以法搶錢,實質濫權、違法!欺壓良民,毛魔陰魂不散,無法無天!毛病不改,積惡成習呀。

Picture

宜家香港好唔安全嗎?掃走晒你班共產黨、港奸、狗官,香港就安全過安全!

明明是修例害港!跟假普選、袋住先一撚樣!政府幾十年來無做過一件好事,身為港人,處處為共匪護航,對付香港人!我在此問候你全家!千祈要身體好,唔好入醫院畀醫生劏開肚,但好奇怪醫生會走開幾粒鐘。千萬要睇路,唔好遇上七十變歲仲要開小巴維生既司機。祝你地長命百歲……發夢早D!快快趁地淋啦,人渣!

影片:逃犯條例美國講明有行動,泛民真心地蠢,商界跪低,居然有特赦名單!廠家撤資也不容易,這就是全球最大黑社會國家——中國/中共

林忌評得好,非常清晰,大話精林鄭月娥就係一心一意葬送香港前途,只為中共的個人利益辦事。

影片:林忌:特朗普雙拳揮出華為致命一擊,逃犯條例中共等唔切有原因

大家有無去過深圳既金光華廣場?地鐵上蓋,商場都幾靚,有好多野食,仲有間健身房果度呢。

就係響2010年12月,深圳市規劃國土委公告因金光華集團和南國影聯非法轉讓金光華廣場項目土地,沒收左金光華廣場。後深圳市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被財政部門委託管理金光華廣場。金光華廣場當時估值達60億元左右。金光華集團的持有人李亞鶴當時正因涉及深圳前市長許宗衡貪腐案被起訴。到左2015年初,金光華集團上訴有關被深圳市規土委沒收價值數十億金光華廣場,但最後被福田法院裁定敗訴。

非法轉讓??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講野呀!中共要搶你血汗錢,法院不會幫你平反。明無?

舊聞:香港人歸隊 13萬市民反惡法

Picture

Sorry,貼錯左,上圖係八掛新聞,跟反送中無關。

Picture

港人自己唔審689,咁好啦,送佢全家去大陸審啦。呀,唔好忘記要沒收充公佢所有財產喎。Thank you 中國共產黨。

Picture

呢班人自稱「萬眾同聲撐修例公義組」,咁有幾公義大家心知肚明,記撚住呢班福佳喇。

召集人兼發言人黃英豪,顧問梁美芬,副召集人及副發言人陳曉峰,副召集人陳勇、吳秋北、陳曼琪、王庭聰、龍子明、曾智明、施榮懷、吳傑莊、樓家強、劉炳章、莫華倫、鄧竟成、蘇長榮、胡劍江、陳勁、陳仲尼、董吳玲玲、梁高美懿、李文俊、楊志紅、鄧清河、馬浩文、楊莉珊、蔡毅、姚志勝、施清流、方方等。

點解無法搵到完整名單?

Picture

講開搞簽名、玩鬥人多,又怎能不提我地既薑茸呢!反對既人多了,就話數字不重要,跟手就搵打手湊簽名。好,就重溫一下當年既「盛世」(獻世):

簽名兒戲 官員失常

【時事雜談】「反佔中簽名運動」組織者為谷「主流民意」不擇手段

范析852│佔中投票VS反佔中簽名
周融真人示範自曝其短

大家記住,如果你有去做電子公投,係拿著身份證的香港成年居民行入去用一早set好的電腦,一個一個的去投,沒有重複的。

……周融的「反佔中」簽名活動,一開始便注定失敗,以致簽名數目再多,也無從挽救。首先,佔中公投的71萬人數,是周融的假想敵,只要簽名人數超過71萬人次,運動便告成功,這是最起碼的,否則簽名運動就沒有誇口可言,最多只能與佔中陣營平分春色。奈何,周融害怕在數字上失利,對反應沒有信心,結果便草率地宣佈「未成年」和「外國人」也可以簽,固然大陸人也可以簽,總之地球上人人都簽得。剎時間,簽名活動的潛在來源,被擴張至全球人士,這樣做,周融要拿夠71萬人的簽名必然沒有困難,只剩的問題便只是「要多久才達標」,一日未達標,簽名仍可繼續,甚至可以將表格安排在大陸簽,13億如此龐大的人口,簽名「想有幾多就幾多」,人數遲早會超越電子公投的數目

但將簽名來源擴大至所有地球人,結果令「佔中」與「反佔中」並非是一個「一對一」的對決,不是 apple to apple 了,因此,以簽名人數的多寡,來判斷佔中是個少數人的運動,肯定是不洽當。更何況,反佔中簽名,因為混雜了小孩、外國人和大陸人,數字的作用就更大打折扣,因為無從作科學判斷,有多少簽名可用來抵銷佔中電子公投陣形,加上重覆簽名者亦不少,自然便無從稽考。(我看過一張cap圖,重複者多得很厲害,身份證號碼更加好笑)

最後,香港有七百多萬人口,所有人都合符資格,可簽名表示反佔中,但簽名即使去到一半人口即三百五十多萬的數目,基於外國人和大陸人也可以簽名,與及簽名重覆的漏洞,數字也不代表「香港的」silent majority 已全出了聲,因為在電子公投佔中和簽名反佔中以外,尚有差不多三百萬人未出聲,這班未出過聲的人,也屬於「幫港出聲」要「幫忙」出聲的一群,但畢竟被周融放棄了,他們是支持佔中、反佔中,還是「烏啫啫」,抑或「冇意見」,無從談起。

事實上,民主不是在「鬥人多」,簡單至誰人多便由誰話事,將一切訴諸於人頭,因為反佔中人士即管再多,也要顧及佔中陣營的强烈立場所代表的政治能量;另外當然是 silent majority 中仍然保持沉默的 silent minority 的看法和基本權利,即剩餘的「沉默少數」,這群人就是什麼也不理,什麽也不知的「關我屁事」的一群。按民主理論,「少數」不表示意見,不代表可隨意被所謂「大多數」來代表,由「大多數」來決定「少數」的命運,變成了「多數壓迫少數」的「多數人暴政」(tyranny of the majority)。這個問題被周融忽視了,事到如今,亦難扭轉,因此,在政治含義上,他這個反佔中簽名行動,是注定失敗的。當然,在中國共產黨的眼中,周融卻是個了不得的功臣,極左陣營發言打手這個銜頭,周融亦當之無愧。

Picture

Picture

最恐怖,而且最戇居的是,義工會將簽名紙拿回家,柴娃娃亂填,填夠數再交出來!仲有係中資機構,強迫下面既真香港人簽名支持政府。另外,連上面大陸人都簽埋一份,好似癲撚左咁囉。

又係舊聞: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竟然於人民大會堂親自接見周融為首的那個親建制組織「幫港出聲」,這就連部份建制中人也感到意外。

「幫港出聲」與「愛」字頭那幾個團體其實都只可以說是愛國建制陣營中的外圍組織,而且因為言論過火,行為出軌,論證質素薄弱,可以說是親建制陣營中的嘍囉級數派別,有時用作攪局挑機尚且可以,要登大雅之堂一向都沒他們的份兒。傳統左派土共,一方面有時會用得著他們,另一方面也要與他們保持距離,基本策略是由他們做一些dirty jobs,但卻要盡量避免與他們混在一起,不能讓這一類組織的出位行徑影響自己。另一些更精英心態的建制工商專業界別,對這些嘍囉就更是敬而遠之了。到了分政治餅仔之時,例如選舉要協調、或分派一些政治崗位的時候,都不一定會預他們一份。

不過,這次張德江親自高規格接見,顯示了中央治港系統中的鷹派仍然有力主導著北京的對港策略。而且還要透過高規格接待他們,來展示這種鷹派作風。

事實上,這一種以出位言行來吸引主子眼球的建制嘍囉組織,在中國人的歷史上一直都存在。清末的「義和團」便是一個最典型的例子。如果有看過多年前一套電視劇〈走向共和〉的,可能都會記得其中一幕,大清群臣圍聚在一起,觀賞義和團表演刀槍不入的神功。劇中慈禧當時也在場,看過之後還大加讚賞。這一個畫面當然只是藝術上的加工,沒有歷史證據證明慈禧太后曾經親自觀賞過義和拳的表演。也有傳聞說慈禧太后曾經接見義和拳的領袖人物曹福田大師兄,嘉獎其義勇,訓勉有加之外,更派人協同義和團的起義活動。這些說法當然也沒有確鑿的證據。不過,慈禧庇護、縱容及鼓勵拳變卻是不爭的事實。也有文獻記載慈禧太后「高度肯定及贊揚」義和團的「愛國行為」。口吻跟長德江見「愛港之聲」時的說法大同小異。有了太后的支持,義和團那些拳民就更加瘋狂及野蠻。他們所謂的「愛國」,本質上其實是「仇外」。這與今天那些建制嘍囉組別所謂的「愛國愛黨」,骨子裏其實是「反民主反制度文明」,都有著同樣的反智邏輯。

作為國家領導人,垂簾聽政的太后,竟然支持這樣的組織,最後便造成災難性的後果。今天我們讀歷史,特別是國內的教科書,仍然有把義和團事件稱譽為「偉大的反帝愛國運動」。如此看來,人大委員長接見這一類嘍囉組織也不能說是太令人意外,甚至可以說是「有祖宗家法」可緩了。但正因為這一種被閹割了的歷史觀長期被用作國民教育的立足點,因而導致國內不少民眾,一提到八國聯軍入北京,便會咬牙切齒、同仇敵愾,甚至會無視當時清王朝鼓勵下而產生的種種野蠻行為。八國聯軍當然是侵略行為,但導致八國聯軍入京的前提卻不能當沒有存在過。義和團拳變的背景當然也很複雜,但簡單而言,甲午戰爭之後,因為清王朝竟然輸了給一個曾經自己輕視過的東瀛小國,引起國內極端的民族主義情緒反彈。另一方面,慈禧太后欲廢光緒,但不獲列強支持,造成心中不快,仇視列強。因而鼓勵義和團出來顯示國威,教訓不知趣的外國人及信奉西方宗教的教民。

這一情況也與今天香港有著微妙的共通特點。

少數港獨支持者被北京當局視為挑釁中央權威,慣於被奉承的老佛爺於是鼓勵愛國嘍囉組織出來,用他們的方法去教訓不識趣的刁民,要與那些堅持爭取西方式的民主,不肯接受中國特色的鳥籠民主的人爭一日之長短,甚至可以衝擊教訓一下這一類不識國家大局的「西方式民主教民」。

當年的義和團得到了太后支持和讚賞,因而四處宣示國威,奉旨殺人、毀教堂、殺死外國傳教士。他們進入北京城後,更進一步斬殺外國使節、姦淫中國及外國婦女、搶劫財物、被殺死的平民達十多萬,其中被害的「教民」便有幾萬人。當時清王朝國力積弱,列強環伺,當然也是事實。但殺害外國使節,衝擊外國使館,無異也是一種侵略行為。

事件的結果應該沒有多少人不知道。義和團這一種「流氓無頼方式的愛國行為」為國家造成了高昂的代價,除了血流成河、民不聊生之外,八國聯軍入北京之後,俄羅斯帝國乘機進駐東北三省。「庚子事變議定書」令清王朝要付出4億5千萬兩賠款。加速了清王朝的覆亡都只是後話,當時如果不是被義和團痛罵為「漢奸賣國賊」的兩廣總督李鴻章、湖廣總督張之洞及山東巡撫袁世凱等人拒絕執行慈禧太后的命令,後果可能更不堪設想,中國有可能當時便會被列強徹底瓜分。

近年,很多人從新的歷史角度來評價慈禧,認為她在當時的環境之下,一方要維持清皇室的道統,又要以一個女流之身面對整個社會的保守傾向,她已經算是一個願意推動創新改革的人物。甚至有意見認為要不是慈禧太后,清王朝的命運可能會更早走向盡頭。曾經寫過「毛澤東傳」的張戎,兩年前那本英文著作「慈禧:開啟現代中國的皇太后」,及國內學者隋麗娟所寫的「說慈禧」,都是這種歷史觀的代表作。

不過,在支持義和團這一個嘍囉組織一事上,及因此而造成的嚴重後果,卻沒有人可以為慈禧太后開脫。

今天北京當局面對的當然不是西方列強,要收拾的當然也不是什麼帝國主義。在改革開放之後收回港澳,更要進一步為統一台灣作步署,正是國力鼎盛的時刻。但竟然在一個已經勝利收回的小小香港,還有一小撮不識趣的人士竟然高喊搞港獨,當然是大掃共產黨的興了。但這就是要這麼高調支持這一類嘍囉組織的理由嗎?這等嘍囉組織當然不敢說自己刀槍不入,要對付的對象也不是船堅炮利的西方列強,但他們的無賴特性及嘴臉難免令人聯想到義和團,他們的行為方式也與仗著主子權威來大放厥詞的義和拳沒有本質上的分別。

民國的革命時的人物中,有一位叫鄒容。當然此「鄒容」不同於香港的那個「周融」。當年的民國鄒容,公認是一個革命家,也是建構民國革命理論的先行者。香港的那個周融,言行嘴臉最多只是一個穿著西裝的嘍囉組織頭目而已。

當年那個鄒容在其著作〈革命軍〉中說,革命可以分為「野蠻之革命」及「文明之革命」兩種。他認為「野蠻之革命有破壞、無建設、橫暴恣睢,知足以造成恐怖之時代,如庚子之義和團」。看來今天在共產黨領導下所講的「愛國主義」,也可以分為「野蠻的愛國主義」及「文明之愛國主義」兩種。把「愛國」與「愛黨」畫上等號,以黨來騎劫國家還要求人人不問情由去愛戴,肯定是「野蠻的愛國主義」。因為「首先是個中國人」,因而任何對當權政府的批評或爭取民主人權的訴求,都被視為大逆不道,要被打壓。當權政府甚至要鼓勵授權一些「流氓嘍囉愛國組織」來作「旗幟鮮明的鬥爭」,這不是「野蠻的愛國主義」還會是什麼?

香港的周融當然寫不出民國那鄒容那種書。他以前寫的書,都只是教人如何討好老闆、擦鞋逢迎、爭取機會上位。他領導的這個「幫港出聲」,所表現出來的所謂「愛國」是什麼貨色,香港人看在眼裡,只會對「愛國」一詞漸行漸遠。

今天中央領導竟然會高調接見這一個檔次的愛國團體,水平就跟慈禧太后接見義和團的大師兄一樣。這樣的做法,可以推動更多香港人誠心誠意地熱愛祖國嗎?相信適得其反的可能性會更高。至於他們這個組織受到北京領導人鼓勵和高度讚揚之後,會不會進一步把他們的反智愛國行徑推向另一個更低的境界,能否如張德江委員長所願,「為更多香港沉默的大多數市民發聲」,還是繼續令「愛國愛港」變得更反智低俗,這看來也會是未來一段時間內最有看頭的一個懸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