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5th May 2019 | 趣味談 Hobbies & Fun | (146 Reads)

位於大埔的慈山寺佔地約4.7公頃,相等於5個香港大球場。

注意慈山寺的業權名義上由香海正覺蓮社持有,實際運作卻由「慈山寺有限公司」操控,公司董事是李嘉誠家族成員及多名長實高層,被外界質疑是「富豪佛堂」。慈山寺承建商俊和建築後來亦因工程問題與長實鬧上法庭,最終獲賠償9,700萬元工程費。

Picture

Picture

慈山寺位於大埔洞梓山,背靠八仙嶺,面向船灣海,是玄學家形容為本港十大風水名穴之一的「海螺吐肉」,屬頂級風水寶地,在該處禪修對自身健康及後人有利;將先人安葬於此,後人將丁財兩旺。

項目最早在2003年由已故覺光法師創辦的正覺蓮社提出,當時對外宣稱是推廣佛教,為善信提供靜修環境,但遭環保團體及區內居民強烈反對。2006年,城規會在爭議聲中通過項目,政府在兩年後以7,121萬元低價批地予正覺蓮社,為期50年。

正覺蓮社的名譽顧問李嘉誠其後資助逾17億元興建項目,再與長子李澤鉅成立私人公司「慈山寺有限公司」,除了在財政上支援寺廟運作,也負責管理人事任命,章程指明董事局成員毋須是僧侶。根據寺方最新的新聞稿顯示,李嘉誠至今捐款逾30億。

查冊顯示,該公司現時的12名董事,除了正覺蓮社社長釋宏明、釋果德及香港大學前副校長李焯芬外,還包括李嘉誠、長子李澤鉅、次子李澤楷、長孫女李思德、表弟莊學山,以及區小燕、鍾慎強、沈惠儀、霍建寧妻子霍何綺華等一眾長實高層或相關人士。

涉事工程合約由長實「御用」建築商之一俊和建築中標,2011年開始動工。不過,俊和後來就工程問題入稟法庭,向長實旗下的善慧有限公司索償,最終獲賠9,700萬元。

法官的判詞披露長實有份主導慈山寺工程,一直派人監督,並提出過份苛刻要求;又為了令俊和加快進度,扣起工程款項,俊和則將工人撤走,以圖迫長實找數。法官又相信李嘉誠在工程項目中有利益,寺中的宿舍亦是跟從李的要求建造;長實一方的證人卻盡力淡化李嘉誠的角色。法官最後判俊和可討回逾億元工程費,長實則就工程沒依時完工及多項瑕疵向俊和反申索,折扣後仍須向俊和賠償9,700萬元。

慈山寺過去出現不少爭議,早年被揭發寺內用料刁鑽奢華,設有防彈、防爆的高設防私人禪修室,盛傳是李嘉誠入住時使用。《蘋果》亦在2015年揭發寺方一邊以停車場太小為由,禁止已預約參觀的市民入內泊車;另一邊卻將全層停車場改裝作演講廳,涉嫌違反地契。

承建商俊和建築在2013年入稟追討工程費,令建築圖則及設計曝光。根據俊和的入稟狀,慈山寺西邊設有3座宿舍,2號及3號屋供男女僧侶居住;位置更隱蔽的1號屋沒有明示用途,但內裡設備另有乾坤。

入稟狀指,1號屋整個範圍以圍牆及電網包圍。全棟雖只得兩層,卻設有升降機,門窗也裝上防彈玻璃,內櫳特設三間安全房,天花板、地板及四面牆均鑲上20毫米厚鋼板,確保可抵受爆炸衝擊力,保安設備媲美李嘉誠深水灣道大宅的高設防小屋。

入稟狀又指,長實一度要求2、3號屋也要安裝防彈窗的窗鉸,令外人難以察覺1號屋有特別保護設備;但俊和按要求安裝後,長實又指窗鉸運作不良,要求改回普通窗鉸。另外,長實本來要求在2、3號屋安裝電子門鎖;後來因僧侶反對,改回用傳統門鎖,俊和因此要更換所有大門。

長實一方亦十分講究寺內的建築用料,指定寺內地板要用全球只得瑞典Offerdal礦場獨有的Flammet Stone;但當石板鋪好後,長實高層又認為色澤及紋理不夠一致,要求將1,400塊石板全數鏟起重鋪,其中6成被鏟起的石板不能重用,俊和亦須向瑞典礦場再次訂購,令成本大增。另外,屋頂瓦片亦指定要由日本丸榮陶業株式會社訂做,再由日本技術人員親到香港監督安裝,寺內木製柱身也要採用非洲紫檀木所建,用料極盡奢華刁鑽。

慈山寺2015年4月開始向已預約的市民開放,記者當時曾以市民身份入內視察,發現寺方將上層停車場加裝圍板及座椅,改作演講廳之用;同時又對外宣稱停車場太小,不開放公眾使用。不少駕車到場的市民遂在寺外馬路邊泊車,令路面更加狹窄。

不過,慈山寺地契其實訂明寺方須預留110個私家車位及13個旅遊巴泊車位,供訪客及獲邀人士使用。已故的正覺蓮社創辦人覺光法師早年到大埔區議會游說議員支持建寺,亦曾承諾會預留充足停車位,保證不會阻塞道路,寺方做法明顯違反承諾。

我估大家都感覺到李生係捐錢畀自己公司、家族、高層控制既話名公眾廟宇實質是私人風水地,去起個風水穴墓地及李氏禪修室畀自己。係咁架啦,不用緊張,由得佢啦,如果真的好似維園咁,時刻開放,就會成迫爆旅遊景點,內地遊客又唔知會搞到幾恐怖。二揀一,好易選擇嗟。

林鄭送中犧牲建制派

立法會送中法案委員會選主席風波越來越核突,連一貫中立的秘書處也拖落水,向議員發出通告,指是否接受內會指引DQ涂謹申,會以「書面投票」方式進行,若超過一半委員同意,石禮謙就可代替涂謹申在星期一主持會議。秘書處此舉被泛民指摘越權,風波後立法會內部管理將會更加笠笠亂。目睹香港過去建立的政治制度被一步步打碎,令人心痛。林鄭為了討好中共,究竟可以去到幾盡?

在老董及曾蔭權做特首時,之所以好多中央政治任務無法落實,「非不能也,實不為也」,經過特首、三司、公務員、建制派領袖權衡輕重,認為香港付出政治代價太大,便會向北京反映,表明立場,而中央官員也很少「硬來」。一國兩制就在「一團矛盾」中得過且過。但林鄭月娥上場後,為了取悅中央領導人,於是不惜任何政治代價,將中央任務做到加零一,得到了習近平賜八字真言嘉許「志不求易、事不避難」,此舉猶如尚方寶劍,令她目空一切,獨攬大權,除主席外任何人也不放在眼內。

過去一年她獨裁作風已令特區管治步入危機,首先無端端閉門搞出一個完全不可行的三隧分流方案,還擺出一副臭臉:「嗱,我做咗嘢,宜家你哋要就要,唔要就以後唔好再煩我。」過去幾十年從未見過如此態度的總督、特首,結果兩度上立法會都唔夠票。第二單老人綜援風波更惡劣,靜雞雞在預算案撥款條例暗渡陳倉,建制派已經識做小罵大幫忙,一宗小事以為就此過骨。殊不知在答問大會上口出惡言,寸爆容海恩,意思是:「乜你唔知畀我老點咗咩?哦,真係蠢咯!」結果引發建制派集體發難聲討。

對自己政治盟友如是,對執政團隊也好不到哪裡。她令政策局官員及政務官「奴才化」,自己出身英式文官制度,理應了解AO之訓練是據理力爭,提出反對意見者乃對事不對人,希望執行時不會出亂子。但目前政府施政所以不斷犯錯,是因為即使政府內部討論,大家都唔再出聲。林鄭除了認為自己最叻外,更大鑊是動輒扣人帽子、上綱上線,指摘提出反對意見者別有用心、怕事偷懶、官僚作風,一大串帽子兜頭冚落嚟。

從送中條例可見,起初以為可以用台灣殺人事件包裝快刀斬亂麻通過,呢個政治判斷已經大錯特錯,但為何行政會議、建制派頭目以至政府內官員AO,全部冇人出聲反對?點解連保守的陳弘毅都公開表示認為有問題,明顯他事前也沒有被諮詢。到事情越鬧越大,13萬市民上街、外國出聲反對、商界不滿,林鄭就開始扮路人甲,將個波踢去立法會由建制派去頂,建制派自然變成惡形惡相,核突嘢做盡,於是大家將一齊攬炒,當年23條一役曾鈺成慨嘆有辱而無榮,十多年後歷史又重演。因為送中條例牽連甚廣,打擊面大,連中間派及商界也反對,建制派會在地區選舉及明年立法會選舉付出代價。

如果真係為「國家利益」不惜犧牲,至少對自己有交代,但送中修訂根本無重要性,正如送中發言人湯家驊所言,修例是將洗頭艇合法化,既然即使冇送中例,大陸越境執法仍然照做,肖建華之流照樣夾返去,特區政府又唔會出聲,特區政府官員及建制派集體為此「壯烈犧牲」,究竟所為何事?

習總不讓你知道的「帶路」真相 - 林和立

習近平為壓住黨內異己聲音,近月差不多天天高姿態在媒體露面,包括在青島主持海軍閱兵與發表年輕人要「聽黨話、跟黨走」的五四百周年講話。出鏡最頻密當然是4月底舉行的一帶一路高峯會,習與37位國家元首與總理碰杯子,儼然成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守護者。但歌功頌德的大陸媒體沒有讓國人了解到這耗資一萬億美元的跨五洲、跨世紀工程可能會拖垮中國經濟。換句話說,從來沒有經過專家學者驗證的一帶一路在短時間內可以讓習大大往臉上貼金,但埋單的卻是生活水準開始下落的老百姓!

據《金融時報》與《紐約時報》報道,中國大陸無論是銀行、國企與私企對一帶一路的投資自2018開始大滑坡!今年頭三個月,國家開發銀行、工行、建行、中行等巨無霸竟然一分錢也沒有投放在「帶路」。在國外投資基建最多的國家開發銀行在2016到2018年間曾向帶路工程大手筆發債390億美元,今年的零投放顯示中共高層已沒有多餘錢作大撒幣遊戲。同時,私企對帶路那些大白象工程興趣大減。在去年頭六個月,非國營企業的投資只佔所有中方在帶路投資的28%,比2017年同期下跌12個百分點。

據報喜不報憂的官媒介紹,習總在高峯會上宣揚甚麼「高質素」的一帶一路是建基於「共商共建共用原則」;中國奉行多邊主義,「大家的事大家商量著辦」云云。這次大會雖然被美國杯葛,沒有多少個西方國家元首參加,但意大利、葡萄牙、奧地利及瑞士都簽署了大會宣言,且峯會做成了640億美元的生意。但大外宣沒有公開的事實是,這筆錢是意向投資備忘錄(MOU)而已,而且數目比2017年中國跟巴基斯坦訂立發展瓜達爾港與鄰近工業區的500多億美元合同多不了多少!

其實,習近平在備受龐大壓力下向諸國承認中國一直借一帶一路來作全球軟、硬實力的大投放,帶路的主要獲益者是中國,正如歐盟27位駐華大使去年的一份報告指出,89%的帶路工程由中國的央企把持。西方的智庫亦指控帶路的合同沒有通過如公開招標等形式擬定。前幾天華盛頓智庫新美國國家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更透露,帶路工程牽涉嚴重貪腐問題,而且雖然表面上中方銀行「慷慨」包底,但利息遠高於世界銀行的水準,以致包括斯里蘭卡、緬甸、巴基斯坦、厄瓜多爾、瓦努阿圖、吉布提等國債台高築。歐洲的大國,包括德、法、英都對投資在帶路項目極有保留。最令習近平不安的是,北京拚命籠絡的十六個中、東歐國家在總理李克強最近訪歐前一致同意,和中國簽訂的基建合同要先交由歐盟在布魯塞爾總部的官員審閱。

中國債台高築 資金鏈不逮

習近平在國際壓力下同意帶路項目必須「按照普遍接受的國際規則標準進行」,同時避免跟中國合作的國家陷入債務危機,中方同意確保帶路工程在「商業和財政上的可持續性」。但中國大外宣一直高唱入雲的「中國模式」,亦即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政治報告吹噓的「中國智慧與中國方案」去了哪裡?換句話說,習近平繼命令媒體不再提中國製造2025後,亦被迫冷藏「中國模式」這既浮誇亦經不起時間考驗的口號!

其實教育程度不高的習近平在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時並沒有估算到在發展中國家大興土木,搞像高鐵、港口、工業園、石油管道等等都是無底深潭的投資。中國全社會負債率已超過GDP的三倍,其中地方政府負債40萬億元(人民幣,下同),而家庭與個人債務亦臻45萬億元。據日本大和證券研究部的最新數字,中國外債規模達3.5萬億美元之譜,而且過半要短期償還。由於資金鏈有所不逮,去年政府與企業在海外投資只有7,380億元,比2017年減少23%。活躍在帶路的國企負債率高企,例如中國高鐵的債務竟達到5.28萬億元的天文數字。當然,習近平不會向國人交代中國經濟的慘況,這位民族主義至上的「21世紀毛澤東」,堅持借一帶一路來挑戰老美在全球的霸權。這種盲目的亮劍方略只會加深中共外憂內困的窘境。

【演員難撈】97壯士斷臂賣二千幾呎西貢豪宅「御用奸人」戴志偉轉行賣保險

戴志偉,名字好易記,與80年代著名日本動漫《足球小將》主角譯名相同。

58歲的戴志偉曾是無線「御用奸人」,在大台工作20年,最後因感到「不受尊重」憤而離開,之後轉投保險業,並創出成績,做了分區高級經理,有空便會幫港台拍劇過戲癮。早前戴志偉在《運輸背後》飾演運輸署助理署長,對於港台節目去年上半年平均收視率僅為0.1點(約6,400名觀眾),他顯然不太介意,反而欣賞幕後人員的付出:「拍攝時間鬆動啲,所有製作人員一流,我覺得好有誠意。不過,有一點高層應該關注,做演藝事業嘅人唔係做義工,嚟到都要畀餐飯佢食,我覺得自己似外判清潔工人(偷笑),飯盒都冇,冇車接去拍攝場地,又唔夠化妝師,人工更加唔使講......而家響香港做演員係好辛苦,我都要為同事打打氣。」

無論何時都是西裝筆挺的戴志偉,黑黑實實,但說話卻很溫柔,他笑言年輕時無想過入娛樂圈:「一直覺得自己好醜,兜風耳點做?!我以前喺政府水務局做抄錶員,有日行街被星探發掘,第一部戲叫《老虎魚蝦蟹》,之後公司執咗,我就變雙失。好彩自己都有幾張刀,拎住結他去民歌餐廳唱歌,收入都唔錯。」

戴志偉好識為未來打算,覺得唱民歌只是快錢,1981年加入無線藝員訓練班,同期有影帝劉德華、梁家輝等猛人,但他演出的奸角同樣令人印象難忘,好似《新紮師兄》的張家明、《鹿鼎記》的鄭克塽、《創世紀》的許文坤等,每個角色都奸到出汁。戴志偉說:「其實我初出道,拍《過山車》已經同黃日華、戚美珍一齊做主角。之後遇到張家明呢個角色,其實睇劇本唔係惡人,係環境逼上不歸路,嗰套戲幾proud,作為一個新人做得唔錯。記得一場我喺天台嘅自殺戲,同梁朝偉做對手,我一個人講六頁紙,兩take,第一take已ok,第二take係備用,由冷靜變失控,將一生對梁朝偉嘅唔滿意講晒出嚟,嗰場戲佢哋(藝訓班同學)拎左嚟考試。」

每個人命運不同,戴志偉即使再好戲,但角色越來越無得發揮,最後被公司要求簽(一年)一騷,他在2011年決定不續約。問到可有羨慕華仔、家輝?戴志偉說:「自己睇得好開,每個人際遇唔同,自己都有弱點,唔識叩門、唔識擦鞋打交道,係蝕底,但問心無愧。」

戴志偉感嘆既然上不到一線,亦不能指望TVB人工「養到你」,90年代已一邊拍劇,一邊開公司做地產。他說:「97金融風暴都有影響,但受得住,好彩唔太貪心……但唔係傾家蕩產。」當年他賣掉自住的西貢二千幾呎豪宅,另有三千呎花園。他苦笑說:「現在係天文數字喇,但我睇得開,從來冇問人借錢,賣咗最心愛嗰層樓,套現過難關,之後樓市跌再買番,負擔得起就可以。」

今時今日,戴志偉可說生活無憂,找到合適工作,與太太感情恩愛,兩個兒子大學畢業已投身社會。他說:「太太就唔多講喇,向來低調……而家幾舒服,得閒去下旅行、打下golf、跑步、踢足球,仲會同班朋友開演唱會,上年都喺荃灣大會堂搞咗兩場,好享受。」

戴生令好多香港人都好羨慕,不過佢確係一個有本事既人,抵佢咁幸福。

Picture

好有趣喎,不過買既人都要見過大白兔糖在先

人民銀行公布,中國4月外匯儲備為3.095萬億美元,按月減少38.1億美元,結束5連升,並低於市場預期的3.1萬億美元。4月黃金儲備為6,110萬盎司(約一千八百噸),按月增加48萬盎司,連續5連升。截至4月底,黃金儲備報783.49億美元,較3月底的785.25億美元,減少1.76億美元。

在我地來看,三萬億外儲都算不少了(有人指中國吹水,實質都唔知有無咁多,我當然係不清楚),堂堂大國差不多了,不過有下跌再下跌既跡象,就被大做文章,所以中國千祈唔好再跟美國鬥下去,最終不單不會贏,而且會連累人民,宜家嚇怕左外資包括一些台灣佬,人家唔玩,中國就會有大量失業人口,又玩下鄉?唔好咁低B啦。

環球政治環境同埋經濟好似幾時都咁緊張,投資者跟埋一份緊張,一怕手上投資遭殃,但又怕平倉賺少了,心情時常上上落落。哈,我偏偏認識唔做投資既人。即係點?手上無樓無股不買債券不買黃金不做定期!其實都無乜點,唔好以為投資,退休就有著落,好多時畀銀行同基金佬呃鬼,佢地就賺你地d錢,你地就投資失敗。不過如果買樓自住呢種投資又唔同。我可以分享的是,一旦決定買樓就一定要慳要儲蓄,無懸念啦。儲夠首期,工作穩定,就去買啦,就係咁簡單。當然太貴的時候,根本就買唔起,唔會買貴左!自住以外的物業投資就有些分別,貴與不貴自行判斷了。

至於股票當然都盡量不要高追,但有時候,看似買貴了但又唔係!舉個例,你見人家兩蚊入貨,升到四蚊先至去買,明顯係貴,貴多一倍喎。No!四蚊係唔貴的!因為兩蚊係超抵價,低到唔現實的時候,四蚊就唔算貴。看似我講晒,係唔係?咁你地買野前唔睇數據的嗎?非常時期就會係咁,我就見過市區新樓,四五千蚊一呎既時候,有人拒絕入市!其實好簡單,你自己用收入,按揭息口去計計數,根本供樓無壓力,點解唔買。一萬蚊人工的時候,幾千蚊一呎唔買,兩萬幾蚊人工的時候,卻去買三萬蚊一呎既樓??最後咪買左一百呎多少少既樓囉。這就是香港人的愚蠢,香港人的悲哀!

用翻以上既例子,雖然你用(好似)兩倍價買入股票,但每升一倍,兩者差距既比例其實係在縮窄。用銀娛做例子,大家應該會明白。我在此用兩句總結一下,不平不買,不高不沽,兩者間的升跌,一笑置之。好了,多謝仍然來訪的網友,再見!

影片:契弟陳維安踢走涂謹申;貿易戰破局;習近平錯解五四

點止陳維安係契弟,整個特區政府既高官同埋獻世派議員都係仆街,呢班人不特對社會無貢獻,仲天天講大話,時時刻刻奶共,不義之人靠損害港人來搵食也!照這樣發展下去,大家仲唔睇得清中共同港奸既意圖?香港年輕有為一輩要求香港獨立,係有一千萬個充份的理由,就算有幾唔可行,你地仲唔明白當中既因果嗎?唔好扮無知,唔好再話不喜歡政治,乜你地喜歡政府不守法,不斷剝削我地?哦,我明既,暫時對你地無影響的話,做暖水青蛙亦唔錯。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