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24th Apr 2019 | 趣味談 Hobbies & Fun | (110 Reads)

影片: 和懷念講再見 Official MV by 吳業坤 - 官方完整版

呢條MV好不錯,可以畀佢九十分!講下人生,輕輕鬆鬆的抒情歌,非常合現時的香港人聽。

美國一名男子身患末期癌症,醫生告訴他只剩3個月壽命。他因緣際會認識一名獸醫並接受他的建議,嘗試服用一種用來醫治狗隻的驅蟲藥!他最終不但奇蹟地康復,而且每周藥費不過5美元(約39港元),即是平均每天約5.6港元。

真係信不信由你。但我時常在問,點解D藥要咁貴?有人會向我解釋:因為R&D花了很多錢,而且能醫重病,是值得。係咩?就算係貓狗既藥,其實都唔平,係不合比例地貴!而聲稱可治重病既藥仲離譜,大家聽住喇……呢D藥根本無法真正醫治病人!病人每個月買十萬蚊藥!但最後呢?一年半載,咁就去左,生前無端端花一百幾十萬。咁即係點?即係未有病的時候,生活要檢點。如果好不幸患了「絕症」,吃清些、多運動、多休息,當然要服藥,但不包括搶人錢、要六個位買來的藥!病,你又醫不到,憑什麼叫人畀十萬蚊(或更多)你洗?

美國男子戰勝末期癌症 「武器」竟是狗用藥物

宜家香港人心惶惶,有可能因信心問題而令到股、樓齊跌。不過,商品的價位的升跌畢竟不是天然現象,大圍經濟、業績、甚至利用統計數字、圖表形態來預測……其實……並不準確!!一切都是人,或者人心,最有影響力,今天的大淡友,可以是明天的大好友,大熊市中的大反彈怎來的?就是有實力者殺淡倉也。我想指出的,就是人操控了市場,不是氣溫或氣壓,這些東西天文台已有一套準確的預測方法。唯獨是人心,就像網球比賽,你站在右邊,他會打向左邊。可是,間唔中,佢又打向你!人家都係睇情況出招,這便是為什麼很多時候,大家一致睇好,出了手,市場很快很快便下跌。

如果掌握不了市場節拍,便不要冒險,安分守己。如果一定要投資,唯有候「低」吸納藍籌股,再持有。Buy and Hold 並不 out的。

為何吃益生菌?連醫師都推薦入門益生菌的六大觀念!(2019更新)

1、先知道益生菌是什麼東西?

益生菌起源甚早,相傳於三千多年前位在今日土耳其的遊牧民族運用羊奶製作而成酸奶使用。日後藉由希臘人傳到歐洲與其他地方,漸漸拓展益生菌使用的地區。

隨著生技醫療技術發展,人們開始研究這些長壽的人喜歡引用的酸奶究竟有何秘辛,遂開始發現益生菌的存在,並且研究數十年下來,發現具體對人類腸胃道、甚至延年益壽的原因。

今天,就讓大家一窺「益生菌」秘密,為何要吃益生菌?醫師強力推薦的益生菌到底有多神奇?

若沒太多時間可以觀看全文,可以到文末,有益生菌挑選的最精華重點整理喔!:)

2、益生菌竟有這些好處

— 建立腸道年輕、健康環境
— 幫助排便、不卡卡
— 有助於食物消化吸收
— 調理體質
— 抵抗感冒
— 抑制壞菌功能
— 減輕肝臟解毒負擔
— 降低膽固醇、降血壓
— 增加抵抗力、減緩過敏反應
— 預防心血管疾病
— 預防腹瀉、便秘
— 抑制致癌物

同時我們可以把腸道想像成一間教室班級。當裡面好學生,益生菌,多的時候,整個班級會每天用功求學,因一早打造了好環境。但如果這間教室好同學變少、壞同學一多,整間教室就變得混亂。也有部分同學被影響,從讀書學生變成搗亂學生。加上,大部分益生菌無法長期久住在人體腸道內,若不每天適當補充,體內環境會逐漸失控。

3、專家所說「菌種、菌數」是什麼意思?

菌種:乳酸菌種會因形狀、特性等差異而歸類。(生物學劃分:種屬科目綱門界)

隨著生物科技發展,人們發現有益人體的乳酸菌也俗稱益生菌已由當初 4 屬發現至今天 13 屬共 273 種。

菌數:一般大家認為益菌多多益善。畢竟,隨著年紀增長,體內益菌自然減少,難以抗衡壞菌的攻勢。

只是,好菌太多其實無益,若超過 400 億甚至 1000 億好菌的話,「定殖菌」便跟著成反比下降。

4、「菌種、菌數」多寡差別很大嗎?

菌種:國外的菌種其實並不較適合東方人!因為每個區域型態的生活與飲食完全不同,所以就會形成不同腸道環境。

可以先以亞洲國家如台灣、日本的研發產品為第一考量;尤其以台灣來說,更在益生菌業界表現上可圈可點。

網路上傳言益生菌種太多不好,但太少又不行;通常建議選擇至少四至十種菌種的益生菌產品。因由益生菌入口開始到目的地過程中,要經歷複雜的環境,若沒有多元的菌種是無法抵抗這種艱難環境。

菌數:如果最後無法抵達腸道定殖,即使吃下 3000 億的好菌到最後也等於是零。

醫師建議選擇 20 至 300 億菌數,為最適合的定殖菌數範圍。對定殖菌有合理保障、同時又不會過少。

接下來,如何挑選優質益生菌的方法,有超過 8 成民眾都不知道……

5、傳授四大法則挑選優質益生菌

既然益生菌如此重要,市面上益生菌產品又多如牛毛,究竟如何挑選好的益生菌產品,就待我來與大家分享。

錠劑、膠囊還是粉末較好?

我們先討論錠劑,這種型態的益生菌是經過高熱的加壓而製成錠,製造過程中已經造成益生菌大量死亡。而且,製成錠劑要素可能會加上糖衣或定型劑;雖是方便攜帶,但人體吸收時卻會造成巨大負擔。在進入小腸前的胃必須釋放大量胃酸破壞錠劑益生菌,此時益生菌又會因胃酸影響再次大量死亡。

益生菌通常可以在飯前或飯後食用。若在飯前食用,因為肚子屬於空腹狀態,吞下錠劑時胃開始分泌胃酸。整個胃之間只有錠劑益生菌,胃酸分泌過多而無其他食物,會造成胃酸破壞胃壁,有機會形成胃穿孔,得不償失。

我們再拿膠囊與粉末比較。膠囊也有外面一層包覆方便攜帶,但不同於錠劑的是基本上膠囊採取容易被分解材料製作。諸如動物皮骨與明膠萃取,這兩者屬於葷食。市面上也有採取素食植物性膠囊的益生菌產品。

粉末型態益生菌產品最容易為人體吸收,它不需要太多胃酸侵蝕。而且通常添加過多「人工調味劑」、「蔗糖」、「化學果汁粉」,我們都知道,這些對人體一點幫助都沒有,反而還有害處。不過粉末型態益生菌產品不容易保存,尤其在溼熱天氣。若粉末本身形成黏稠狀,不僅拆封起來困難,吞食過程也是麻煩。部分業者為了讓粉末型態益生菌產品口感更好,也會添加阿巴斯甜或果汁粉來調味。此舉讓消費者誤認了益生菌口感,實際上卻又造成身體不必要負擔。

綜上述所述,膠囊型態益生菌不僅攜帶方便又容易保存,而膠囊種類中又以素食植物性膠囊益生菌產品為佳。

2017年底衛福部食藥署發布草案,將糞腸球菌(Enterococcus faecalis) 和屎腸球菌(Enterococcus faecium)兩款菌種於 2018 年 7 月後不得作為食品原料使用。

糞腸球菌的爭議由來已久,包含是否為合格益生菌、是否會孕育超強細菌、是否為商人湊數用菌???

不管怎麼說,既然今天衛福部已明定益生菌產品不該添加這兩菌種,在挑選益生菌產品時便應多加留心一下。

有添加蔬果酵素的益生菌,可以和益生菌產生加乘作用,並能幫助消化,讓身體與腸胃的運作更流暢!許多專業人士也建議:益生菌應該搭配蔬果酵素配方,更能達成顯著效果。

先找找益生菌有無菌株編號:

大家在挑選益生菌產品時可以多留意菌種是從哪裏來的,有沒有菌株編號,例如植物乳桿菌(Lactobacillus plantarum) LP28,LP28 就是菌株的編號。有菌株編號的益生菌一般是有大量科學研究確定了該菌株的益生功效,並且享有專利,食用起來相對有保障。

例如 LP28 的專利號為 ZL 2009 1 0258587.5,其他像 LRH10、 BL986等都是益生菌菌株編號,可安心購買。

益生菌進入腸胃前,需要有伙伴:

上述益生菌進入腸胃前,會因菌株、菌種、溫度、胃酸、pH值等因素而影響進入腸道定殖數。看似蜀道難的任務,我們在每次食用益生菌產品時,總會希望幫助這些產品多一分搶灘機會。科學家發現,幫助益生菌搶灘成功的好夥伴叫「益生元」。

如同益生菌產品本身,益生元也有好壞之分,也有等級與高低之分。其中又以木寡糖(xylooligosaccharide)的質量是最好的。

若益生元產品有添加以下原料,對益生菌本身也是有加分。

果寡糖、大豆寡糖、半乳糖寡糖、乳果寡糖、異麥芽寡糖、菊糖。

6、傳說益生菌可以抗癌,是真的嗎?

是的,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研究員曾針對嗜酸乳桿菌這種菌種進行了研究。結果發現,嗜酸乳桿菌可以減少基因損傷,明顯降低體內發炎情況。

我們都知道,癌症形成源自於我們自己體內細胞在複製時發生病變。而細胞在複製時均由基因來主導整個複製動作。嗜酸乳桿菌可以減少基因損傷且明顯降低體內發炎,尤其前者;因此可解釋為「降低癌變發生機率」。

如上述,單純食用嗜酸乳桿菌不如連同其他四至十種益生菌一起補充,既可以延長益菌彼此生命週期,也能創造對腸道更好的環境。

綜合上述觀點,一個好的「益生菌」應該符合以下條件:

— 菌數:推薦選擇 100 至 200 億
— 菌種:推薦有優質菌種搭配,如 LP28(植物乳桿菌)、LRH10(鼠李糖乳桿菌)、LPC12(副乾酪乳桿菌)、LA1063(嗜酸乳桿菌)
— 劑型:選擇膠囊,以避免人工調味劑、蔗糖、化學果汁粉
— 有搭配蔬果酵素和益生元的益生菌
— 透明化標示:標明各種菌種與菌數,且不含糞腸球菌
— 具備 SGS 安心檢驗

幾年前,有大陸作者提到發表在1951年10月號《人民文學》上一篇老舍的文章,老舍記述自己在「新社會」的思想轉變:人民群眾在天壇批鬥惡霸,全體高喊「打倒惡霸」,老舍說他自己「也不知不覺地喊出來:『打!』為甚麼不打呢?!……我向來是個文文雅雅的人……假若不是在控訴大會上,我怎肯狂呼『打!打!』呢?人民的憤怒,激動了我,我變成了大家中的一個。他們的仇恨,也是我的仇恨。我不能,不該,『袖手旁觀』。群眾的力量,義憤,感染了我,教我不再文雅,羞澀。說真的,文雅值幾個錢一斤呢?恨仇敵,愛國家,才是有價值的、崇高的感情。」

今天讀這篇文章,相信許多人都會大為驚訝。老舍那年已經52歲,他在我心目中是一流作家,他的《駱駝祥子》、《四世同堂》都是我的至愛。一個留學英國多年的傑出作家,一個睿智的人,怎麼可能會對一個失去抵抗的人喊打喊殺呢?但老舍不是個別例子,中共建政後幾乎所有大陸的知識人都處在這種群體的「恨仇敵,愛國家」的情緒中。發展到文革,這種情緒更陷於狂熱。

我那時和所有左派人士一樣,相信「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也相信毛澤東所說:「群眾是真正的英雄,而我們自己則往往是幼稚可笑的。」文革至六七暴動期間,許多我敬佩的寫作者,在《大公》、《文匯》寫文章,其中金堯如用「管見子」筆名連載的對文革和六七的解釋洋洋灑灑,相信他出自內心感受而不僅是奉命之作。

這種「恨仇敵,愛國家」,反對帝國主義對中國的侵略、反對殖民地壓迫的未經思考的先驗思想,歡呼中共以相信群眾、發動群眾的方式去糾正特權和官僚的錯謬,成為群體的意識,並在不斷重複中加強,讓每一個處身在群體中的原本會獨立思考的人,也如睿智作家老舍那樣,變成情緒性「喊打喊殺」。

多年以後,我讀到19世紀法國社會心理學家勒龐(Gustave Le Bon)的書《烏合之眾》。他在書中說:「不是整個世界比伏爾泰更聰明,而是伏爾泰比整個世界更聰明。」整個世界指群體,伏爾泰指未被群體意識綁架的個人。他認為,群眾永遠比個人愚笨得多。一個睿智的人置身在群眾中,很難保持自己的個體性,而會隨著群體、跟著感官行事。一個孤立的個人,很少會對另一人施暴,但在群情洶湧下,即使溫情、文雅人,也會隨著群眾對無力反抗的人暴打。

妻子說:「甚麼群眾?都是群氓!」她肯定沒有讀過勒龐,但那是她觀察所得的經驗。但我在一大群我曾經佩服的作家、知識人的集體「喊打喊殺」聲中,迷失了。

那時有新華社(中聯辦前身)的領導告訴我一件香港人過大陸海關的事,香港人被問在香港做甚麼工作,他以崔世安式的普通話回答:「做鬥木。」鬥木,廣東話即木工,結果立刻被抓起來審查,因為邊檢人員聽到的是「特務」。正常的思維,如果是做「特務」,他會自己說出來嗎?但在群體的敵情觀念下,正常的思維並不存在。

很難讓現在的清醒的個體去明白置身群氓中的迷失,只能用勒龐的話說:在群氓中的個人,絕對比他個人獨處時愚蠢。現在仍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