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22nd Mar 2019 | 趣味談 Hobbies & Fun | (111 Reads)

瑞聲科技既號碼係2018!!!佢響2018年就威,升破150蚊。(歷史高位為182.90)佢仲係恆生指數成份股。但係宜家跌到50蚊都無。我無查過佢比重幾多,但係大家應該會發現,我地既指數係由一堆咩股票組成,我個人唔覺恆指能夠真正反映香港經濟,有都好少好少了。

有d被認為是莊家股既股仔,可能都無跌到咁鬼樣。

Picture

港鐵周一(18日)發生通車40年來首次列車相撞事件,荃灣線兩輛列車於測試新訊號系統的後備系統期間相撞,事發後列車嚴重損毀脫軌,荃灣線中環至金鐘的列車服務一度暫停,意外發生後消防及港鐵職員連日進行搶修,43小時後終於昨晚(19日)成功將列車扶正。

港鐵工會指出,過去未曾出現過列車偏離路軌如此嚴重的情況,職員未曾有過經驗及訓練處理如此嚴重的列車移位,對維修同事很大考驗。

Picture

港鐵既大股東係政府,搞到今日咁,真係唔會只係一套新系統唔掂既問題,而係政府有問題!!!過去97年前,我地香港開埠百幾年來一樣未出現過宜家咁差既狀況。就算英國佬對華人不是咁好,英國佬一樣好似打劫我地咁,起碼香港係慢慢變好,政府同埋市民都出左力,但宜家就人人搵著數,做野求撚其,我用殺雞取卵來形容也不太過。

香港段高鐵通車將近半年,客量仍未如預期,更苦了一批新界居民。元朗牛潭尾村及圍仔村,自高鐵去年試車開始,生活達到真正「高鐵零距離」,高鐵行車隧道建於兩村地底,每當列車駛過,居民「有得震,冇得瞓」。居民雖曾多次向負責管理高鐵的港鐵公司投訴,但問題未有改善,向政府申訴又苦無回音,批評港府作為高鐵業主失職失責。

投訴???你傻的嗎?你地無聽過政府講咩:唔立即興建呢樣果樣,香港就會落後他人,如果無左呢d聲稱回報高甚有經濟效益既大白象工程,香港就會經濟大衰退,好多工人無工開,香港人既生活會好撚慘!!!你班村民明唔明白?

有鐵路就會有火車,火車越先進就越勁越快,越快就越危險,一撞就死撚晒……sorry,我意思係越勁就越震。因此,有乜好投訴,搬啦,契弟!!!無錢搬咩?咪賠畀你囉,d廢柴個個出糧都以千萬計架啦,你即管開聲,一千萬夠唔夠?唔夠再加碼!收左錢就唔該同我滾!滾上大陸住,中山呀,肛門呀,肇慶呀,畏州呀,講州呀……地方大到你住唔晒。我婆你阿毛!嘈生晒!

影片:家有十四隻靚貓的靚女,佢自己都係一隻貓

二零一六年大年初二旺角發生騷亂,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及「美國隊長」容偉業等人被控暴動罪受審。陪審團經過5日4夜約43小時的退庭商議後,已就其中6項控罪達成有效裁決,其中以7比2裁定梁天琦面對的暴動罪名不成立而面對共7項控罪的容偉業,則被裁定兩項暴動及一項襲警罪成,惟非法集結罪,則陪審團只能達成5比4的無效裁決。案中另兩被告面對的一項暴動罪亦罪名不成立,兩人開心得掩面流淚。法官定於4月4日判刑,期間容偉業須還柙候判,控方表示屆時會向法庭透露如何處理仍未有裁決的第2項控罪。有辯方大狀在散庭後擊掌慶祝。

有d野真係笑唔出。非法政權先竊國,後英國佬將香港送進虎口,呢班蠻族對港人千般欺凌、萬般蹂躪,宜家就如爭一步玩死你,放左你一馬就笑?好,慢慢睇下點。始終都係咁講,香港係屬於香港人,中國係屬於中國人,國家並不屬於一個黨,政府不守法,人民有權推翻,講撚完。國家不能出賣,但邪惡政權可滅之。

影片:林忌評論 之 權力與腐化

以市價42折推售的長沙灣東京街麗翠苑綠置居項目,合資格中籤者下周四(28日)起揀樓。麗翠苑2,545個單位的價單及售樓說明書昨出爐,售價最貴為第1座高層一個實用面積450呎的兩房單位,市價42折後,售306.21萬元,呎價達6,805元。今期綠置居有7個單位的售價低於100萬元,由93.25至99.43萬元不等,即毋須5萬元首期就可做業主。不過,該批單位全部在低層1、2樓,部份更面向籃球場及公用遊樂區,隨時受噪音滋擾。

呢個價令我略有所思,就係一般二手樓下跌七成,港人就不用咁苦,做生意的也不用付貴租。咁手持物業的業主咪好慘?邊個叫你四百幾五百蚊去追買騰訊。同理,二萬蚊呎買納米樓,責任自負。可惜係政府無真正從民生方面為港人設想,大陸資金買我地既樓脫離中國,政府做的是繼續高價賣地,仲用公帑幫拖協助佢地走貨。大家唔同意都無咩好講。

影片:林忌話廢官只識永續加費,同埋評紐西蘭槍擊案

那位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終於願意跟對修改移交逃犯條例有憂慮的團體直接溝通。星期二他與香港總商會與商界代表會面,解釋政府的立場及聽取商界的憂慮。總商會主席夏雅朗會後發表聲明,指社會對引渡罪行較輕犯人存在很大疑慮,又認為特區政府的保障措施仍有不足;他要求政府若真的落實修例該從具民意基礎的罪行開始著手。

究竟李家超在閉門會議上有沒有提出甚麼有力的解釋外界不得而知,但他不敢再龜縮,正面面對社會及商界對修例存在的憂慮,顯見他及特區政府也知道今次突然修改移交逃犯條例已觸動社會的神經,令各界人士惴惴不安。商界及國際社會對誤墮法網成為逃犯的憂慮當然真切,但修例對全港市民基本權利與自由,對一國兩制及香港作為獨立司法管轄區的打擊其實更為深遠及嚴重。可是李家超及特區政府只願跟商界團體會面,始終不肯作全港性諮詢,也不願搞公開聽證會面對公眾的質疑,這不僅是在搞分化,更是對公眾利益及安全視若無睹。

正如我們一再指出,修改逃犯條例把移交範圍擴闊到內地、台灣及澳門暗藏禍根,容易造成巨大的司法不公義,影響每位香港市民及在香港居住及生活的人。內地法制跟香港截然不同,濫用法律手段對付政治異見者及涉及經濟糾紛的商人是司空見慣的事,連代表被告的律師也隨時變成被告,被失蹤被認罪然後重判入獄幾年,連公開申辯的機會也沒有。

由於香港的法制跟內地分隔,沒有從屬關係,加上沒有移交逃犯安排,港人、港商及在港投資外商便不用擔心無辜墮入法網,受內地的專權法律及法制懲處。現在特區政府卻硬要修例打開這個缺口,讓內地可以用個案方式要求香港移交他們口中的逃犯,這意味香港的法律保護網失效,任何在港人士都有可能因被北京列為逃犯而面對被移交到內地的命運。商界、市民對此怎能不大感憂慮!

更糟的是,打開這個缺口以後還會帶來兩個重大的後遺症,禍及一代又一代港人。其一是令二十三條立法的殺傷力更大、更可怕。《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當中涉及的罪名本已具有濃厚的內地政治色彩,基本上是把內地的政治犯罪概念引入香港,以此加強對香港的政治控制。當年《基本法》制訂過程中由於港人強烈反對,總算避免把內地(針對)相關罪行(的內地法律)直接引入香港,改由香港自行立法,讓這些充滿政治色彩的「罪行」按普通法、香港法制的概念及程序處理,盡力減低它的壞影響。

可是在政府成功修改移交逃犯條例後,內地執法部門就可以援引甚麼顛覆國家政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等罪名,要求特區法院把港人按逃犯移交安排交到內地。不管是參加悼念維園六四燭光晚會的人,在網上發文批評習近平或中央政府政策的網民,辦研討會討論中國民主化進程的學者記者都會因觸犯內地相關法律成為「刑事犯」,再按移交機制一個個被送到內地,本地法院根本難以阻止或否定,到時候香港將會滿街都是等候被移交的「逃犯」!

此外,引入這類個案式的移交安排只是第一步,只是為了打開缺口。不到幾年,特區政府肯定會以安排有「漏洞」、不完善、不方便為名要求再修例,把中港按個別案件移交逃犯變成正式的移交逃犯協議,甚至是全面司法互助安排,令香港的執法、司法機關跟內地公檢法部門全面接軌,為他們服務,從調查到檢控到犯人移交一條龍合作,中港之間的法制防火牆將因此灰飛煙滅。

一想到修例暗藏的禍根,我們怎能不對政府打破法律安全網的陰謀說不呢!

影片:MTR港鐵新系統又收皮!零件邊到造大家真係心照!

薯片、杯麵、可樂對健康無益是眾所周知;炸雞脾、碗仔翅、炸大腸……提起了那麼多美食,我們都知道,很多好吃可口之食物其實對身體無益,甚至會引致癡肥、心臟病等。不過單單看到這些字我地已經有點流口水,而且很可能已忍唔住take action去買來吃。簡而言之,這些能讓我們既快樂但快樂過後又充滿罪惡感的事物,我們統稱之為 guilty pleasures。

影片:香港本來有乜問題?有都係97年後出現。大灣區惠及香港?一個無法治的地方搵鬼去住。習小平親自諗出來……既靠害規劃

進入自媒體時代,中國的公眾事件往往在社交媒體平台爆發和發酵,隨後倒逼官方表態和調查。今年一系列公共危機事件中,政府的處置能力一路拉拽著公信力疾馳而下。近期中國四川一所學校「示範食堂」的食物醜聞應急處理再次將地方政府岌岌可危的公信力呈現在公眾面前。

自3月12日開始,中國社交媒體上關於四川省學費昂貴的私立學校成都七中實驗學校的「過期食品」文章和圖片迅速傳播,攪動民間輿論場。一時間,憤怒和疑惑情緒充斥互聯網。人們在社交網絡奔走相告,想要真相和說法。

官方和其所嚴控的傳統媒體保持沉默數日。此後官方宣佈的調查結果廣受質疑,政府公信力再次遭受打擊。學者稱,當地政府陷入「塔西佗陷阱」。

「塔西佗陷阱」(Tacitus Trap)是當代學者引申、演繹出的概念,指當政府部門或某一組織失去公信力時,無論說真話還是假話,做好事還是壞事,都會被認為是說假話、做壞事。

影片:成都七中毒食品案——道德淪喪的表現

影片:習怕低級紅與高級黑,人心背向太難測

兩會前夕,中共中央發文《關於加強黨的政治建設》,指要用正確的認識和方式維護黨的統一領導和習近平的核心地位,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級紅」、「高級黑」,不允許對黨中央「陽奉陰違做兩面人、搞兩面派、搞偽忠誠」。所謂「低級紅」、「高級黑」,就是中國的馬屁政治,例如兩會前流行於網絡、由雲南雙柏縣委書記李長平作詞的歌曲《習總書記的恩情永不忘》,類似的頌習歌曲之前還有《要嫁就嫁習大大這樣的人》、《跟著你就是跟著那太陽》等。

上述歌曲大概屬於「低級紅」,指的是動機良好,但方式盲目、低劣、肉麻,可能造成反面效果,屬於愚忠;而「高級黑」指的是偽忠,即動機不良的陰奉陽為,明吹暗諷,將領袖「放在炭火上烤」。動機如何確定?當然由黨一錘定音,老百姓無從置喙,當事人亦不可辯白。

按該文件的說法,「低級紅、高級黑」是沒有正確地去維護習核心。其實,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十八大後,習近平推進個人崇拜,指出「對黨絕對忠誠要害在絕對兩個字,就是唯一的、徹底的、無條件的、不摻任何雜質的、沒有任何水份的忠誠」。習核心正是在與「低級紅、高級黑」的互動中得以形成和鞏固。

於是就有了新疆書記陳全國下令家家戶戶懸掛習近平肖像,北京書記蔡奇頌習「不愧為英明領袖,不愧為新時代總設計師」,天津書記李鴻忠推許習是「核心之核心,關鍵之關鍵,根本之根本」,廣東書記李希稱習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精神北斗」。如今看來,這些忠臣們都進入了「低級紅、高級黑」隊伍。難怪有媒體分析,習近平對過於吹捧自己的人開始心生戒意。

表面上看,習近平要求的絕對忠誠並不適合一國兩制下的香港,特首和港府高官就職時,並未要求宣誓效忠國家及其憲法。但中國憲法明確規定了共產黨的領導地位,黨國一體,一黨專制的政治權力完全有可能以國家名義和在憲法外衣包裝下侵蝕香港社會。前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就說過,中央有責任監督香港公職人員是否效忠國家。

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曾強調,支持「結束一黨專政」的人士不能參選特首,澳門中聯辦副主任陳斯喜進而說提倡結束一黨專政的人不應出任立會議員。而全國人大常委、民建聯前主席譚耀宗曾稱主張結束一黨專政可能違憲。前特首梁振英心領神會,對中央無比忠誠,他在位時非友即敵、非紅即黑的做法,令香港社會高度撕裂,人神共憤,稱他為香港「低級紅」典範毫不為過。

現特首林鄭月娥貌似理性,也說過愛國不等於愛黨,但對黨國一體的所謂「憲制新秩序」津津樂道,完全有可能明修憲制之棧道、暗渡權力之陳倉。兩會期間知情人士透露,中央認為林鄭應趁熱打鐵在本屆任期內完成《基本法》23條的立法,而目前港府正準備修改《逃犯條例》,考慮如何將被中國認定犯法的香港人士引渡去大陸。在中共對那些「低級紅高級黑」耿耿於懷,惟恐獨裁權力受損的背景下,面臨立法或修例的港人應該保持高度警惕,絕不能讓馬屁政治下的所謂憲制責任和政治忠誠趁虛而入,否則,紅了中共,黑了香港,後悔晚矣。

影片:小學平 與 毛毛主席的極權世界(此乃第一part,慢慢聽下細良兄同av仁講咩)(Part two在下面)

長期被認為是中共對港政策智囊的邵善波,以忠僕之姿,向中共「有關部門」進言規勸,指「五十七歲一女孩」的表演,折射的正是中國在海外的「統戰」工作效果不佳,徒招反感,於是奉勸有關當局三思:「對台工作到底是以自娛自樂、自我感覺良好為先,還是應以讓台灣民眾產生共鳴、讓台灣社會產生認同為要?」

其實對台灣來說,中共的統戰工作做得好不好,現在已經沒有甚麼差別了。幾十年來一面不斷自娛自樂表演,另一面又對台灣不停恫嚇和封殺台灣國際空間,而大陸內部的人權狀況又廣為世人所知,中共即使換一個年輕貌美的演員展現傑出演技,其效果也不會比凌友詩好多少。3月10日,習近平在兩會的福建團會議上說,「像為大陸百姓服務那樣造福台灣同胞」。大陸網民回應:「要是真有這麼一天,我看台灣人寧可棄島而逃,也承受不起貴黨的『服務』!如今大陸,就連對三歲幼兒叫一聲『為人民服務的來了!』,都有停啼止哭之效。貴黨是何等東西,攬鏡自照,也該有自知之明。」

像邵善波這樣向中共進忠言,李怡40多年前就做過不少。以對台宣傳來說,李1977年去北京,中央電台對台廣播的負責人邀他去聽一段對台廣播,內容大致是口號式地歡呼「毛主席對華主席說『你辦事,我放心』,華主席當主席,中國人民放心,台灣同胞也一萬個放心。」李聽了直搖頭,說台灣人根本不知道廣播說甚麼,更遑論會聽進去。中央電台的人聽他這樣說,頻頻點頭。但隨後依然故我。

李怡主編的《七十年代》那時有許多海外有識之士,對毛死後的中國未來抱有希望,提出許多制度性的要害,今天看來仍然非常有建設性,絕非一味貶抑。但現實政治卻是「我本將心托明月,誰知明月照溝渠。」因為專制政權根本沒有明月,只有溝渠。對掌絕對權力者來說,建設性的忠言毫無意義,他們只愛聽附和諂媚之言。

習近平上台高舉反腐大旗,雷厲風行了兩三年,有些傻傻的知識人以為習時代真要反腐啦,他們看到反腐反之不盡,而且像是越反越腐,於是以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何家弘為首,在2015年提出一個方案,就是劃定一條線,特赦貪官,比如定下2015年12月31日為截止日期,在此之前官員們只要申報非法所得,退出贓款贓物並保證永不再犯,就不予追究。隨著特赦,自然就帶來官員財產公示。而財產公示乃真正杜絕貪腐的重要一步。何家弘強調,反腐敗不在於抓出多少貪官,而在於社會還有多少貪官,不僅是查出昨天發生的腐敗,更要預防明天可能發生的腐敗。關鍵要靠制度。「赦免」貪官,不是為他們「洗白」,而是要以赦免來建立一個行之有效的制度,防止新的腐敗發生。

這本是一個解決制度性貪腐的好建議,但特權階層就以「特赦」等於向腐敗投降為由,反對此建議,有關討論也無疾而終。而早在1987年就已經有人提出的「陽光法案」,歷時30多年都無聲息,近年更有人因提出這訴求而獲罪,於是再沒有人公開提出了。

因此,進忠言,對專制政權是沒有意義的。這種政權無法確立任何共同遵守的明規則,而只有一個所有人都遵從服膺的潛規則,就是唯權是尚。

近日,特區政府熱衷於推銷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自2014年雨傘運動後,青年人作為最受政府「關照」的一群,當然被強迫推銷,兩條政府電視宣傳短片之一,便是為青年人而設。政府特意把大灣區描繪成學業、就業、創業的機遇,叮囑青年人機不可失。然而,眾所周知,目前大灣區發展規劃僅處於起步階段,所謂的機遇會否存在絕對是未知數。若香港青年人在如此不明朗的情況下,貿然前往大灣區讀書、找工作,甚至創業,真的能實現夢想嗎?

大灣區規劃詳情不明,特區政府已非常積極地為香港青年人洗腦。在一眾政府高官的口中,似乎在港看不到前景的青年人,只要到大灣區發展,學業、就業、創業,甚至置業的問題,均能迎刃而解。除了政府電視宣傳短片,教育局更針對性地推出粵港澳大灣區探索系列交流團,對象為小四至中六的學生,以增加他們對大灣區的認識,藉此探索到內地和澳門升學就業的機會。

從特區政府對大灣區的重視程度來看,顯然有意將特區所有的發展資源投放在跟大灣區相關的範疇。不過,政府從沒有就大灣區規劃進行任何公眾諮詢,便「硬上馬」逼市民接受。大家都心裡有數,特區作為被規劃的一部份,肯定會存在許多難以估算的不穩定因素,甚至是危機四伏。所以說,一旦特區深陷其中,徹底被納入大灣區後,香港根本無法走回頭路。特區政府卻只懂一味唱好,將其責任及民意完全拋諸腦後。

事實上,回歸後國家曾提出不少規劃,特區政府總是積極響應,早年有開發大西北,較近期的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落馬洲河套地區發展等。這些規劃往往雷聲大、雨點小,非但港人不見得能從中獲得甚麼益處,反而是利用特區投放的資源及人才,來協助內地發展,或是促進當地經濟轉型。

特區政府如今只管一頭熱地響應國家規劃,任由中央政府以規劃之名,對特區予取予求,甚至把香港賴以成功的法治也雙手奉上。如特區政府繼續盲目被規劃下去,我們預視到的特區未來就是為大灣區貢獻資金和人才,讓大灣區發展起飛,卻犧牲掉我們的核心價值——獨立司法制度、各項自由、原有的生活方式,以至社會文化與價值觀。特區失去獨特的另一制,淪為普通的內地城市,絕對是得不償失。

特區政府的治港本份,本應是以維護港人最大利益為所有決策的出發點,審慎考量特區自身發展。為了阻止香港踏上被消失的不歸路,大家一定要強烈要求特區政府先詳細交代,將就大灣區推行的計劃和有關細節,以及如何保障特區不會失去其核心價值與獨特性,並要制訂日後的「脫灣」程序,不能有入無出。然後,更要進行全民公投,表決「香港是否參與大灣區規劃?」,在獲多數港人支持後,才參與規劃,堅拒霸王硬上弓!

最後,我都多嘴講講香港既教育。現今香港既年輕人的確無乜上流既機會,那是一個現實,我亦不打算在此跟大家深入討論研究。我主要係認為求學點都有少少要求分數,亦有為將來職業需要而作準備。可是,揀科並不像以往一樣,講句難聽點選都無用,香港已經不是百花齊放的日子。咁即係點?問政府啦。

 

引用(0) | 話題(股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