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4th Mar 2019 | 趣味談 Hobbies & Fun | (141 Reads)

Picture

唉,一見到糖尿病金仔、腦殘小學平就好頭痛。狂人侵點解唔趁無鏡頭對住時,打鑊呢兩條死白痴呢,呢兩條福佳為禍人間多年,上天用一個雷劈瓜佢地好唔好呢。聽講北韓有反對勢力,組織緊作出有規模反抗,聽住先啦。

中國、俄羅斯、土耳其……令我想起二戰軸心國日本、意大利、德國,現代版要加入伊朗北韓等流氓國家。既然中國國家主席都公開講左:不要司法獨立,但又要下面既擦鞋仔天天幫手宣傳中國點勁點威依法治國喎。咪即係爛仔囉,又要扮正義扮守法。我地中國有將來嗎?香港有希望嗎?可是香港有大量港奸港豬仲係自我感覺良好。實況是連政府都無法無天,就算是大律師公會或是法學專家多番勸諫,政府仍然是一意孤行,我們需要的不是法律法治,我們需要的是力量,強大的正義力量,清理這堆牛鬼蛇神。大家可以相信加拿大是法治國家,中國呢,中國現在被非法政權把持著予取予攜囉,講道理既效果係 = 零。

今天中國在一帶一路國家已投資一段時間,出口過剩產能,也同時將粗放發展模式的禍害帶到當地。一些中國企業在當地賄賂政客、剝削勞工、破壞環境……那些落後國家也是一樣,無信用、無人性,最後也是出賣佢地既人民,出賣佢地既國家……我們以往以為大陸沒有司法獨立和公平審訊是一種缺陷,現在變成不融入這種憲制新秩序才是缺陷。

我在此重複,有人將我打成反共份子,如同將議會中反對惡法惡政的民選議員打成為反而反、反中亂港份子一般。你阿媽點解要生你呢種低能仔呢?為禍社會呢?你老婆畀人老強唔好去報警囉,怕差佬反告你搞事,咪將受害者打成犯事者囉,快快打鑊你老婆好唔好?道理是一樣。所謂針唔吉到肉就會口不擇言,四處亂在人家頭上安個罪名,這不是中共條狗又是什麼,不過,可能只是精神病發作而已連狗也不如。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發表《財政預算案》,提出撥款200億元購置60個物業,作社福設施之用。然而,政府目前尚有大量空置校舍、政府宿舍閒置多年未用。有社區人士質疑,政府宜先發展現有空置用地,購入私人物業應為最後手段,「明明你自己有(地方)又唔用,變相谷高樓市」。好撚簡單,私相授受囉。

早於2015年,審計署就曾批評港府未有善用全港234所空置校舍。根據規劃署2017年的數字顯示,本港最少有183間荒廢校舍可供申請使用。目前市區有不少廢棄校舍用地,周邊配套完善。深水埗就有兩、三個廢棄校舍,但地區人士多年來曾爭取該等校舍作社福用地卻未果。以聖方濟愛德小學舊校舍為例,他們曾向局方申請改變用途作多層式社福設施,惟最後局方卻以「團體需要整棟大樓承接」為由拒絕申請。政府應靈活利用現有的閒置用地,供更多有需要的社福團體運用。而且通常呢種用地已經係成幢樓,一個鋪仔又邊有得比,仲有就是有空地作停車用途,明顯地係好適合搞唔同既社區服務。

Picture

《不生病的活法》的作者──新谷弘實,是享譽世界的日本醫學專家,更是世界首例以大腸內視鏡取代開腹手術,成功切除息肉的醫生,實施超過30萬例胃腸內視鏡檢查。他表示,過度吃肉,缺乏膳食纖維,會嚴重危害腸道。有人也許會想,多吃蔬菜不就解決了問題嗎?可是新谷卻不這樣認為。因為這涉及有機還是無機蔬果的問題。

記得網上曾流傳一位日本蘋果爺爺的真實故事,他堅守有機無農藥全天然栽培法,居然種出不會腐爛、有著仙果般生命力的蘋果。難怪日本食養家若杉友子不僅長壽,從未看過醫生,八十多歲了還滿頭秀髮,牙齒堅實,且能在日本到處講學。原來她常年自己種菜,反對吃化肥和農藥種植的無機蔬果。她告訴大家,有機的東西,不放入冰箱,即使變乾、變黃也不易腐爛;化肥種的,即使放在冰箱,一段時間後就開始腐爛,不僅生命力極弱,養分極低,還可能含有農藥的毒素,就算少吃肉,仍會招致癌症和各種病變。

報章曾刊登一篇名為〈日本農夫花11年種出的蘋果,只要一口全身細胞都感動〉的報導,記錄一位日本傳奇人物木村秋則Akinori Kimura的事蹟。他從1978年開始,便嘗試以「不用農藥、不施化肥」的天然方式栽培蘋果,八年後才初見成效。種出的蘋果,切開後放兩年都不會腐爛。其驚人的生命力,仙果般的美味,轟動全世界。聯合國更以他的名字命名其農栽法。

人們可能無法想像,蘋果從開花到結果,居然要噴灑十幾次的農藥才能長成,不用化肥農藥根本無法存活,更不用說開花結果。吃進這樣的蘋果,誰能想像身體會產生什麼變化。

那麼,如果我們毫無防備地天天吃使用農藥化肥種植的蔬菜,十幾年、幾十年後,會不會患上癌症呢?想必大家都會不寒而慄。

據說,農作物一旦用過化肥,噴過農藥,便很難再回到原先的種植方式,也失去了原本的免疫力和生命力。大自然的生態食物鏈被破壞,蟲子沒有鳥類和昆蟲來吃,蔬菜或樹葉就會被害蟲啃光,人類自己毀掉了非常有序的自然環境,只能繼續靠農藥殺蟲子。

其實很多人嘗試過無農藥、肥料栽種蘋果,都在四至五年後宣告失敗。毫無收入的付出,看不到希望的等待,誰也堅持不下去。只有木村,即使全家靠賣家當度日,也不放棄。他的蘋果樹頭幾年因長滿蟲子幾乎枯死、病死,一片果園毫無生機,他堅持尋找天然生態法改善土壤,直到第八年才開出七朵花,結了兩個蘋果,第九年才滿園開花結果,蘋果樹也變成能自己解決病害,免疫力極強。

報導中這樣形容:「當人們來到木村的果園,眼前出現的是雜草叢林中,蝗蟲唯我獨尊地跳來跳去、蜜蜂飛舞、青蛙扯開嗓子高鳴、還有野鼠、兔子奔竄,人們必須雙手用力撥開雜草,才能走到蘋果樹旁。為什麼這麼荒蕪?因為這裡沒有灑農藥,這裡還原了生態系統,回歸到真正的大自然。從1978年開始,木村就不曾在這8,800平方公尺的果園內使用過一滴農藥、一撮化肥。最後木村的蘋果被切成兩半、放了兩年都不會爛,只會像枯萎般越縮越小,最後變成帶有淡淡紅色的乾果,散發出像水果乾般甜蜜的香味。」

原來,有機食物才是健康長壽的祕訣,才是賦予我們強大生命力、能從根本上抵禦疾病的妙藥。原來,古人的生活,可以不需要冰箱!我們以今天的生活想像古人,根本對不上號。

估計40、50歲的人都有一個說不出的感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我們的生活因科學便利了,物質豐富了,卻再也找不到蔬果的天然味道。東西沒味,蔬菜變苦,人們的免疫力也越來越弱,得了各種常年離不開藥的現代病,無論如何防治,如何鍛鍊,如何小心翼翼地多吃蔬菜,癌症等可怕的疾病還是找上門。而孩子也不愛吃蔬菜了,媽媽為了讓孩子多吃蔬菜,絞盡腦汁,勤學烹調法,疲累不堪,也不能從根本上改變孩子的習慣。儘管知道肉食多吃無益,孩子就是喜愛肉食、零食和商業飲料,流感一來便無法抵禦,大家都束手無策,全然沒有意識到,根本原因與無機蔬果有關。孩子不知道蔬果原有的味道,養分攝取不足,身體得不到滿足,就會尋找零食來填補這種空虛感。最後導致越吃身體越壞,越壞越要吃零食的惡性循環。

在現代的健康恐慌中,從來沒有人告訴我們蔬果的味道變了,意味著那已經不是人吃的食物,而是徒具其形、不能養人、含有毒素的東西。如果不是日本爺爺種出的奇蹟蘋果,人們恐怕還處於無可奈何的狀態中。

曾偶遇一位86歲的日本農家婆婆,她告訴我,她的蔬菜從不用塑膠大棚,也不用化肥和農藥,外表雖不美觀,但很結實,味道好,還讓我掂量看看。拿起來試試,果然很有分量,摸摸菜葉,很厚實。買回家用油鹽簡單炒熟,從不愛吃蔬菜的兒子居然吃得津津有味,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問我:「為什麼以前沒吃過這麼鮮美的蔬菜?」

近來「國進民退」成為中國的熱門話題,中共要加強共產黨對企業的監控。去年至今,已經有123間香港上市公司透過修改章程,引入共產黨委員會,給予權力和利益,部分更訂明,一旦出現利益衝突,黨的利益須凌駕股東利益。

中共近來要求國企、央企「改姓黨」,推動民企的管理必須「加強黨的領導」,有公司甚至明訂黨委經費要佔員工薪酬總額的1%;且黨委若發現公司不符黨路線,還可向上級黨組織報告。

有香港媒體發現,近一年半以來,已有123間在香港上市的國企、央企更改公司章程,確立黨委地位,佔香港2,262間上市公司的5.43%。其中八家為藍籌股,包括中石油(0857)、中石化(0386)、工商銀行(1398)、中國銀行(3988)、交通銀行(3328)、中信股份(0267)、中國神華(1088)、及建設銀行(0939)。在修改公司章程後,以往的潛規則都要放到檯面上。以交通銀行為例,即要確立有「中國共產黨交通銀行委員會」,不過黨委委員數目每家不同,其中如四川成渝高速公路,則有明確註明要設9至11名黨委委員。而這些做法,被民間解讀為「黨要沒收私產」。中國網友認為,「這是又要回到毛澤東時代,打著為工人階級爭取權利的旗幟,以『公私合營』的名義,沒收私產的前奏啊!」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中國浙江有一位民營企業家透露,許多台商已經感覺到中國政府對民營企業政策的變化,台商正在取消在浙江的投資項目。該企業家說,台灣人沒有安全感,開始把錢往台灣回流,現在歷史的車頭已在轉向。

影片:周星馳的演技如何?老兒不導演王晶說他是香港最強number ONE變化多端,演韋小寶周遠勝朝偉

影片:香港政府無恥地說需要納稅人花五千至一萬億建人造島,仲要等廿年,大灣區面積佔全廣東省的三成,香港被融入大灣區,卻要大幅填海?

當樓價高企,有一半以上的人買不起時,無論香港興建多少單位,政府出多少辣招,填出多少地,這些新建的單位也是沒我們的份兒。只有收入增加搵到食,樓價慢慢調整再調整(有秩序下降!哈哈),住屋問題先可以慢慢解決。否則,地產項目只是政府和發展商骨水的招數。

香港人既住屋狀況如何呢?一個細單位,客廳即係飯廳,飯廳即係睡房,睡房即係廚房,好彩有個獨立廁所,入面有個象徵式既浴缸,最頂癮是加個大過浴室既露台。賣多少錢?三百幾四百萬囉,管理費呢?哈哈,唔通收你一兩蚊咩。我地不能怪發展商,商人是奸的嘛,你有權唔撚買,係唔係?但政府一邊重複呢個大話:要起多d樓,讓市民可以上車。咁點解地價定到咁高?按揭成數限到咁低?

最弊是大家包括「學者」齊齊將我地唔夠樓住既大話,每日講點止一千次。唔夠錢買,唔夠收入供樓,係相等於缺乏供應咩。

影片:啤啤熊講解特金會破局。中國無信用?北韓咪一樣,美國佬唔會似宜家既德國咁易呃啦

影片:牢牢掌握意識形態,不再高舉農民起義?《陳涉世家》、《得道多助》、《石壕吏》被刪的文章是講什麼的?

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昨日舉行第二次會議,中共高官、香港特首都說香港社會對大灣區的熱情前所未有、已形成踴躍參與的氛圍,漠視不少港人擔憂香港被規劃失去高度自治,漠視美國再三警告香港自治地位受損將拖累香港在國際商界地位。中共一邊要香港發揮優勢,協助大灣區發展,另一邊藉打港獨剝奪香港的自治權,不斷收窄香港政治空間,削弱香港優勢,看似精神錯亂,但對比其揚言把台灣打個稀巴爛再重建的思維,不難看到其真實目的是要奪取台港管治權、政經利益,國家主權是虛的,奪取和使用龐大儲備的權利才是真的。

香港作為獨立關稅區,無論對本港的工商界,還是對中國拓展與美歐政經交流,其重要性都不言而喻。中國副總理韓正去年接掌港澳事務之初提出的「韓四點」,強調港澳政策要尊重「兩制」、要考慮中港澳分屬三個關稅區的差異、要按照市場化機制和規則推進三地合作項目,不失為清醒的認知。

但近一年來,中共的所做所為與這一認知背道而馳,除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所指的「三個不幸事件」(取締一個政治組織、拒絕外國記者入境、因政見取消不同人士參選權利)之外,近期更變本加厲,修訂《逃犯條例》、出台大灣區規劃綱要、發公函要求特首交報告,令一國兩制的分界不復存在,更與《中國製造2025》一樣,以政府文件直接授人以柄。

民見聯初級黨員兼人大袋錶阿陳勇第一個企出來,用唔似廣東話但又唔係國語既唔知咩鄉下話,說,「你同我聽住,快快跟全中國人民道歉!」呢條茂里點可能係知識份子,佢個身份證點黎架?佢真係精神有問題!中共一億黨員都罹患同一個絕症:超嚴重妄想症。第一無人需要向你道歉,要道歉的話,阿陳勇,你向全宇宙道歉好唔好?第二唔該中共唔好再以為自己可以代表全中國,你只可以代表你自己,將來仆街就只有共產黨,唔好連累人民。

美朝第二次峰會破局後,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美方並不急於就核問題達成協議,「只想達成正確的協議」。他更將矛頭對準中國,宣稱他從不害怕放棄協議(walk away from a deal),如果中國不配合的話,他也會這樣做。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更向國會表示,即使中美達成協議,美國也需要在未來數年繼續保持對中國輸美商品加徵關稅的威脅。

在中美貿易戰開打、戰略衝突長期存在的背景下,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也再度受到關注,美方的質疑與中方的期待都在提升。而香港能否維持這個地位,絕不是親共政客所吹噓的是《基本法》所賦予,反而是能否恪守《基本法》所規定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原則。

中共不知道近一年對香港的頤指氣使對香港國際地位的損害嗎?明知美國去年已質疑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還要如此蠻幹,中共豈不是要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其實,中共這些舉措看來有悖常理,但並未違背中共的傳統和現實,是其對台思維在香港問題上的折射。

「把台灣打個稀巴爛再重建,也要維護國家主權」、「寧叫台灣不長草,也要解放台灣島」,這不只是解放軍鷹派的恐嚇,更是中共權貴急於攫取台灣利益的心聲。所謂台灣、香港的主權問題,只不過是藉口。維持台海兩岸平等交往、維持香港高度自治,顯然最符合中國的利益,但就不符合中共權貴家族的利益,不能讓他們隨心所欲地掠奪台灣、香港的政經利益。

如果不把香港的價值觀、司法獨立、行政中立等打個稀巴爛,怎麼可能實現中港高度融合?怎麼建設把香港、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大灣區?怎麼掌握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對香港的土地資金予取予求?而中美貿易戰引爆中國政經亂象,更讓中共權貴擔心來日無多,豈能等待五十年大限後再慢慢壓榨?因此,中共權貴明知是殺雞取卵也在所不惜,寧可把香港打個稀巴爛,只求自己大權在握時賺個盤滿缽滿,哪管日後洪水滔天。至於大灣區規劃會強化一國兩制?我怎樣想象也沒辦法將兩件相反的事情聯繫起來。

好明顯香港的預算案不是為香港人服務,而是為中共規劃政策服務。

根據《基本法》106條,香港特區保持財政獨立,財政收入全部用於自身需要,不上繳中央政府;而中央政府亦不會在香港徵稅。然而,本年度的政府財政預算案提到「大灣區」廿次、「一帶一路」十一次;用作大灣區以及支持中央國策的預算,包括設立大灣區辦公室、資助研究基金、大灣區金融中心、中國的實驗室、技術中心的香港分中心等,已達455億元;反之用作支援市民的額外福利措施,則只減到剩得429億元。這種傀儡殖民政府主動配合的非上繳撥款,居然由一區之首林鄭月娥說成是香港主動融入國家發展戰略從而獲得好處的自身需要。所謂《基本法》實在有如笑話,因為無論中國如何違反,因解釋權在其手上,永遠都可以自圓其說,事後釋法又釋法再釋法,你吹咩。

陳茂波更把前財爺844億元用作建公屋的「房屋儲備金」,分四年回撥政府當收入!!!甚至要把2,200億元的未來基金,由賺錢去儲備應付人口老化的衝擊,也改作「創科」用途,令人質疑會否再將基金改變用途用作發展大灣區!!!

連保皇黨經民聯的梁美芬也質疑,用60億元去發展海濱長廊等設施,卻不去改善水質,就有如「靚女有臭狐」。然而問題又豈止於此?以60億元「美化」海濱,卻在香港醫療人手短缺,早前有28歲護士懷疑工作「追更」過勞在家死亡的時候,卻只增撥七億元改善醫護津貼與薪酬???以上述議員的比喻,有如「有錢去整容,沒錢醫性病」!!!完全是本末倒置!!!

一如杏林覺醒的黃任匡所指,香港的醫療開支只佔香港的GDP 2.83%,遠低於其他發達國家地區,佔其GDP 7%-10%。連前特首董建華任主席的團結香港基金於2018年2月發表的研究報告,都指香港目前只有1.4萬個醫生,佔人口比例極低,平均每一千人只有1.9個醫生,遠低於新加坡的2.3、美國的3.3、英國的3.7、德國的5.8個醫生的比率。以新加坡的比例推算,香港即要增加3,000個醫生;以美英的比例推算,香港要再多一萬多個醫生;以德國的比例推算,香港需要增加兩萬幾個醫生!同樣地,香港護士數字遠低於發達國家的標準,這只是計算香港境內人口的基本需求,還沒有計算境外人口的「需求」!!!

然而,權貴眼中卻只有錢——前醫管局主席胡定旭早年說過「香港發展醫療產業市場商機無限」,於是把我們自身短缺的醫護資源,當成是所謂「四大產業」或「六項優勢產業政策」,更向鄰近地區,主要為中國大陸,推銷來港醫療旅遊,說可以帶動賣探病用的鮮花、禮物與卡。結果原本已短缺的醫生與護士,因新增的私營需求,改去服務醫療遊客,令公院人手進一步流失,所犧牲香港病人的代價,要賣多少束鮮花才回本?

即使要對大灣區照單全收逆來順受,最起碼要知道把錢放在本地最重要最短缺的服務——如大幅增加醫生、護士學位,大幅增加其開支,追回以往的缺口。可是,中共殖民政權最下流的就是不但對今日市民的慘況無動於衷,甚至要再加挖牆腳!!!政府最近甚至放風,要派更多香港的醫生護士改去服務大灣區,以放血去治失血,「荒你唔死」。

影片:中國人吃草也能捱下去!餓死數千萬人的「三年自然災害」時期人們吃些什麼?讀高華《在歷史的風陵渡口》有感而發(這是第一集)

影片:趙老師對於絕望的香港社會和失敗施政的最後建議:全面禁煙、高新科技、教育出路、醫療改革等等

影片:張堅庭頻道談林作的學歷勢利觀,看扁別人但自己又不成功

去年理工大學民主牆出現「港獨」字眼,愛國愛黨的校方萬分緊張,馬上用紅紙把民主牆遮蓋,更高調聲明反「港獨」。之後劇情都是例牌菜:血氣方剛的學生氣沖沖地找大學高層理論,高層hea答,令憤青更加憤怒,忍不住出言不遜,甚至發生肢體碰撞,事後什麼校長、校董便一窩蜂出來批評學生「非法禁錮」,「似黑社會」──但今次有一隻新彩蛋,那位指學生「好似黑社會『刮友』」的理大校董劉炳章,原來曾出席著名的「小桃園飯局」,跟江湖人士同枱食飯,難怪那麼清楚黑社會如何「刮友」了。

日前大學公佈要嚴懲涉事學生,有位何同學更被勒令退學。根據他向傳媒展示的校方通知書,何同學的第一大罪名是「誹謗」(defamation)。他當時曾出言譴責副校長沈岐平和學務長莫志明:「你哋收共產黨錢收得咁過癮,舐共舐得你哋咁開心呀啦,屎忽鬼。」我一頭霧水,這是誹謗嗎?先談談「收共產黨錢」這五個字。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收錢,但學生收學校的錢,叫獎學金,代表學生得到校方器重,那麼教授收國家的錢,自然表示他們得到國家器重,是光榮啊。假如沈岐平、莫志明沒收過共產黨的錢,而何同學則指他們有,兩位教授應該坦白說清楚:「何同學,你太誇獎了!黨從來沒把我們放在眼內,哪有錢?」

中共不容香港獨立,是鐵一般事實,理大對國家指示亦步亦趨,本來沒什麼大不了。但大學的使命是教育,不是示範臣服。如果校方但求討好中共,不惜用權力操縱民主牆規則,而不是以道理改變學生的想法,那的確就是「舐共」。既是事實,就不能怪責同學「誹謗」。至於兩位教授是否「屎忽鬼」,我是有保留的。屎忽鬼嚟講呢,至少有兩種意思:一是男同性戀者的貶稱(這點要請教邁克先生),二是指鬼鬼祟祟、言行閃縮的人。我看過事件短片,兩位教授的確言辭閃縮,不敢正面回應學生問題,似乎符合「屎忽鬼」第二項定義。我鄭重呼籲教育局頒布「標準香港俗語字詞表」,並附上權威定義,讓全港市民可討論一下:兩位教授是否屎忽鬼?

宜家香港既大學就好似大陸民企,會讓黨委進駐校園,呢d所謂校長副校長等話事人就梗係唔中立,一定係為阿爺辦事。佢地應該說:你哋好有嫌疑早被中國共產黨收編旗下,雖然沒有確實證據,但一般香港人會稱之為屎忽鬼,用辭是否恰當就真係見人見智了。上述言論並不代表在下之立場。

影片:誰是屎忽鬼???哈哈哈哈哈哈哈!辦教育咁高尚?知識份子?領咁高人工?食屎啦。愛國者,港奸也。學生未被社會染污,真愛港愛國。共產黨,匪也。所謂學者,屎忽鬼囉。

呢班大學高層好鳩得意,如果認為收中共錢是侮辱、誹謗、冤枉緊你地,咪即係明示暗示了替中共辦的事情係壞事(無人會用冤枉這類字眼去冤枉人做好事的);又如果覺得奶共不好聽,即係自己都唔認同共產黨啦,而被揭其實為了利益很喜歡奶共,宜家好像想殺晒d學生,殺人滅口皆因心虛囉。

Picture

一九四九年中國共產黨橫掃大陸,到十月中終於「解放」了深圳。對解放軍來說,要跨越深圳河、正式將咫尺之遙的香港「從萬惡的帝國主義中解放出來」,是輕鬆得猶如探囊取物之事;但在那個歷史瞬間,當年的中共領導人沒有揮軍南下,間接換來香港往後五十年的繁榮。今天回望,香港人雖然談不上要感謝毛澤東、周恩來,不過我們絕對要謹記當年決定香港命運的八個大字:長期打算,充分利用。(中共並無維持現狀)

說白一點,這八個字有別於中共立國初期用以治國的「高、大、空」口號,反而是在不帶任何煽動情緒下,充滿機心和計算的策略。周恩來曾在1951年憶述,「我們在全國解放之前已決定不去解放香港」,為的就是要為紅色中國留下一扇與世界聯繫、通商的窗口。事後回望,當中共在建政之初舉傾國之力「志願」參與韓戰,遭受國際禁運,也是要靠香港這一小小窗口來獲得大量重要戰略物資,可見中共早早就享受到這「八字箴言」的好處。

香港傳媒從未停止過探討1967年暴動的因由始末、是非對錯,其遠因除了源自港英政府施政失敗,其近因亦與六七時本地左派對國內燒得正旺的文化大革命作出最強烈的和應,以示對黨對領導的忠誠。那些準備以武力「解放香港」的人,也不可能記得毛、周定下的那些指導思想了。

眼下的香港,暴動雖然早已成為歷史,然而那些手握權力而只懂經常輕言與國內融合之輩,相信也忘記了,就是因為兩地有著根本的不同,當年香港才能倖免於「被解放」!

影片:李嘉誠做左幾十年生意,當習近平上台時已見到中港在小學雞治下,係患了絕症,果斷撤資好正常,爛仔國有乜好愛

陳天庸:我為什麼離開中國

一、尋得桃源好避秦

2018年初,我在從馬來西亞回上海過農曆春節的飛機上,用手機寫了《大洪水會再來嗎?——我的諾亞方舟》一文,百度上還能搜到。當時還沒有修憲,也還沒有貿易戰,後來的局勢發展印證了我的擔憂。貿易戰只是冰山一角,在經濟層面中美會達成暫時的和解,但天朝利益集團與普世價值觀及國際通行規則的衝突,仍將持續,根源不在一人一事,而在於權力來源於(且至今仍依賴)暴力的必然結果。

三十多年改革開放積蓄了某些制度堅決不改的本錢,後發劣勢積重難返,蘇東模式窗口期已過。西班牙智利台灣社會能夠和平轉型,重要條件是其社會財富私有制占主體,公權力的含金量並不很高,民眾意識覺醒後其戀棧代價超過棄棧。中國公有制仍占主體,且還在「做大做強」,公權力能夠支配全民財富肆意妄為,毒性極強使人上癮欲罷不能。因此除非奇跡出現,今後中國局勢必繼續惡化。多數人混混噩噩,部分人看得清但心存僥倖,所謂歷史教訓,就是很少人能真正從中吸取到教訓。

我天性不羈,僥倖有機會選擇,危牆不立亂邦不居,今天我選擇離開中國,到馬爾他共和國居留學習一段時間,順便拿一張可在歐洲漫遊的永久通行證。許多朋友問我為何作此選擇,現在我在飛機上,再用手機寫幾行字,作為回復,也算臨別感言。

二、中國經濟滑坡已難逆轉

事關國運的首要問題還是經濟。經濟事關每一個人福祉,惰政、蠢政與惡政的不良後果,最終會通過經濟問題顯現出來。中美貿易戰雖茲事體大,但美國民眾日用品主要依賴發展中國家,目前大部分仍靠中國提供,近年內難被完全替代,美國政府得罪不起選民,中國政府目前內憂外患,手中本無多少籌碼,因此貿易戰雙方必會見好就收(關於中美貿易戰結局的分析,可參閱陳天庸、謝作詩2018年3月寫的《中美貿易戰:原因、性質及中國的應對措施》)。中國政府被迫降點關稅,相當於給本國民眾減點稅刺激消費,對國家財政影響並不大。更大麻煩在於,貿易戰平息後的中國經濟,趨勢極不樂觀。網上我還沒看到很詳細的中國未來經濟預判分析文章,在此說說我的看法。

1、產業外遷最致命

中國外資正以整個產業鏈相關企業群體外遷的規模逃離。廣東膠鞋傢俱等多個行業外資企業大量搬遷出境。三星、富士康、優衣褲、無印良品大幅減少中國工廠,耐克、阿迪達斯此前已將生產工廠轉到越南。內資企業有條件的也在設法外遷。產業外遷的轉折點並非中美貿易戰,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國政府多年來動輒打民族牌,反日反美反西方,2016年韓國薩德事件激發中國大規模排外,都已讓外資企業寒意徹骨。企業從謀劃遷移到實際搬遷,至少需兩三年,因此2019年起的今後三年,企業外遷潮會一年比一年猛,其後果比目前能預想到的將更嚴重。

中美貿易戰基本還只是嘴仗,美方關稅制裁尚未大規模實施,目前並未真正導致中國企業外銷成本大幅上升。川普的貿易戰只是給外資企業離開中國增加了一個理由。別以為貿易戰和解了,要遷移的外企就會留下來。導致企業外遷是因為中國的綜合成本過高,首先是制度成本高,加上中國民族民粹主義泛濫,導致外企對中國未來預期不佳,安全感喪失。近來華為孟任女事件天朝昏招迭出,更增加了外資不安全感,必進一步加速外資逃離。

產業外遷對人口眾多的發展中國家後果是致命的。青壯勞動力無法貯存,人老了就成為社會負擔。中國其他資源稟賦遠不能與阿根廷相比,因此說中國將陷南美式的「中等收入陷阱」,太樂觀了。看看委內瑞拉與辛巴威吧,那才是未來中國的映像:暴政朽而不倒,民眾苦海無邊,年輕一代看不到未來,整個社會看不到改善希望。

香港自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產業外遷,到現在幾乎沒有了製造業,目前香港金融服務業走向衰退,社會便瀰漫絕望氣氛。台灣企業外遷程度比香港稍輕,也已導致台灣工人幾乎二十年沒加工資,年輕人起薪一直停留在台幣22K。台灣每屆候選人都喊拚經濟,都沒有起色。中國大陸與港台差距不可以道里計,世界貿易一體化時代,企業隨時面對國際市場競爭,製造業企業對成本尤其敏感,民主社會政治家要用高福利討好選民,專制政體要強力維穩,制度運行成本都很難降低,因此製造業企業只能不斷地「逐水草而居」,遷到綜合成本更低的地方才可續命。現在東南亞與印度的投資環境不斷改善,綜合成本已顯著低於中國,在中國的外資企業不走就得等死。一些內資企業如果不能轉移到成本更低的地方,也很難熬過今後幾年。

製造業企業搬遷是件傷筋動骨的事,因此產業一旦轉移就不可能回來。中國外資企業產出占中國GDP四分之一以上,加上帶動的相關產業,外資企業影響中國40%GDP,50%左右進出口額(可參照中國商務部《中國外商投資報告》,數據為2017年度統計數據)。再加上內資私營企業也已開始大量停產倒閉,今後三五年內,產業外遷將導致中國增加上億失業人口。其中能夠「回鄉創業」的主要是五十歲以上的農民工,農村無法提供與城市類似的就業、工資與生活環境,青壯農民工大多數不會忍受農村的貧窮枯燥,農民工城裡出生的二代,更是無法接受農村的生活環境。大批青壯農民工與城裡出生的農二代,有城留不下,有村回不去,必成社會動盪之源。

貧窮失業是培養民族與民粹主義的溫床,民粹主義是專制的最得力幫凶,經濟滑坡的後果,絕不只是節衣縮食的問題,首先必引發民粹主義泛濫,不患寡而患不均,中產以上階層都將成為民粹靶子,再次打土豪分田地是必然會發生的事。唯有在經濟未嚴重惡化前立即啟動憲政民主,形成社會多元制約體系,方可制約民粹。中國如不立即開始憲政進程,民粹主義潮流今後幾年內將淹沒中國,義和團將沉渣泛起裹挾社會。

憲政民主轉型需要一定物質條件,餓殍遍野民不聊生時,暴力是暴民唯一懂得的語言,需求層次定律決定了憲政民主制度難以在整個社會普遍貧窮的階段穩定建立與施行。憲政是君子之爭,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如待經濟崩潰,民不聊生,憲政民主便是沙上建塔。

經濟搞不好,中國沒希望。中國經濟能否搞好?取決於2019年中國能不能發生顛覆性的制度改變,大幅降低民營企業綜合成本。

2、中國企業的成本高在哪裡?能否降低?

找準病因才能對症下藥。多數學者說中國企業高成本來自高稅負與過高的社保,因此大力呼籲減稅與降社保繳費比例。其實不然。

中國社保占工資比例近40%,這其實就是所得稅,是企業的沉重負擔。但中國除北上廣深外的大多數地區,通常默許企業只按工人數量的30%左右交社保。

中國稅負確實高,尤其稅收結構很不合理,生產流通環節而非消費環節承擔了主要稅負,極不利於促進企業增加積累擴大投資——對不同環節徵稅的調節效應是不一樣的,稅負從生產環節傳遞分攤到消費環節,是有成本的。

流行的謬誤認為投資、出口與消費是拉動經濟的三架馬車,其實只有私企投資才是拉動經濟的唯一動力,出口與消費是有效投資的結果,而非與投資並列的發展動力。中國高稅收嚴重影響企業增加積累擴大生產,很不利於經濟發展,減稅是必要的。

我自己經營企業,平時與企業家朋友相從較密,我總結民企老闆面臨的外部困難,普遍來說,約20%來自於重稅,20%來自於干預用工自由的勞動法規與社保負擔,還有60%左右,來自於官員以檢查、整頓、罰款、責令整改、環評標準過高、強制限產、責令停業、拆違、趕人、限制經營範圍、限制外來人口子女入學、購房等等各種限制與折騰帶來的麻煩,讓企業動輒得咎。稅收與社保雖不合理,但只要規則清晰,企業還有個明確預期,可以部分規避或提前分散風險負擔。唯有政府官員隨心所欲的權力之手干預企業經營,以及官吏以執法為名的尋租滋事,如蒼蠅防不勝防,最令企業經營者心力交瘁。應對這類騷擾的時間與精力,是企業經營者更大的成本。但由於這種成本難量化、難表述、難避免,學者與主政者常迴避這類問題,視而不見。且政府還需養大批冗員以維穩,腐敗是專制政體運行的潤滑劑,「縱兵劫掠」也是養兵之法。因此官員權力尋租與蠻橫折騰企業帶來的負擔與損失,雖危害更甚於高稅收與高社保,現行體制下要想預防與避免,基本無望。

政府官員權力尋租與瞎折騰,比高稅收與社保更傷害企業。紀檢監察顯然解決不了這個問題,官員折騰企業,名義上都有法有據。政府部門高標準立法、選擇性執法,讓企業普遍處於違法狀態,政府官員隨時可上門刁難處罰,這是中國所有民企面臨的常態。企業大油水多,上門刁難敲詐的官員越多。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古謂滅門的知縣,今有隨意封門的胥吏。更糟糕的是民企面對公權力侵害毫無救濟手段,只能束手待宰。

這幾年紀檢監察擴權的結果竟是,企業受到的刁難並未減少,不花錢絕難辦事,但如沒有熟人介紹勾兌,企業願花錢官員也不敢要,故現在找人花錢擺平官員的中間成本,常大於以前直接給官員紅包的支出。另外,財務上如何處理這些用於打點的灰色支出,以防備紀檢監察查處官員時以「涉案人員」為名帶走企業老闆長期羈押,又成為企業的另一麻煩。按刑訴法等規定,殺了人被抓捕24小時後律師便可介入會見,這幾年常有企業主被紀委監察帶走失聯幾個月,企業上下與家屬竟無從查問下落。被中國紀檢監察部門「協助調查」羈押所受的非人折磨,遠甚於監獄,這成為很多中國企業家難擺脫的夢魘。有西律師多年前寫的《中國企業家都在通往監獄的路上》一文,道出了中國企業經營者的辛酸,至今仍不斷被轉發。

中國監察法缺乏程序正義,監察機關公然自謂屬政治機關,而非司法機關,卻可以羈押公民,且不允許律師會見,明顯與現代法治相悖。廠衛濫權絕不可能帶來吏治清明。惡法非法,監察法不改,中國與現代法治逾行逾遠。

官員財產公開與輿論監督,已被全球文明國家證明是最有效的防腐敗手段,大數據時代讓官員財產公開與接受社會監督,極為容易,天朝棄而不用,非要守著糞坑打蒼蠅。當前官員權力尋租又越演越烈,我寫文分析過,茅台酒價格可作為中國腐敗指數,今年茅台漲價竟與監察委擴權幾乎同步。古謂養賊自肥擁匪自重,這微妙關係,誰解其味。

綜上,公權力不受制約導致的官吏尋租與隨意折騰,是中國企業最沉重的負擔。民族與民粹主義增加外資的不安全感,是外資企業的額外成本。

此外政府壟斷土地導致高房價,壟斷上游產業控制基礎原料與燃料等價格,也是中國企業成本上升的重要因素,房價是勞動者的生活成本,也即是用工企業的人工成本,員工工資起碼得能夠維持其衣食住行。稅費水電油氣排污路費紅包上游原材料等,市場各項成本是環環相加傳遞的,成本鏈條上任何一環的成本,也都是另一環的成本。

中國政府對民企管束太緊攫取太多,當前中國民企外有東南亞印度等勞動力成本低廉的競爭對手,內有世界最昂貴政府的盤剝、行政干預與權力尋租,辦企業辛苦還不掙錢,老闆累死累活只是為政府與員工打工,不堪重負之下企業關門大吉將成燎原之勢。即使沒有貿易戰,中國經濟下滑的勢頭也已不可逆轉。

貿易戰如持續下去,將重創中國製造業。當然我認為貿易戰會暫時和解。但如不能由此帶來中國政治制度改良,則中國的發展仍然是他國的威脅,外資企業與外來訂單仍必大量轉移到他國,中國的製造業實際產出將在今後五年內萎縮近半。

(有人認為憑中國內需市場也可以大體維持現有經濟規模,稱中國即使少了對美國的出口,也只影響GDP幾個百分點。無知之論。設想一個村裡沒了外出打工收入,各戶將只能自耕自織自給自足,結果必是百業凋敝,也許只剩下一個水磨坊。打工收入是村裡其他各業興旺的前提與基礎。外貿收入是人民幣發鈔之錨,而且有了穩定的外貿收入,才能帶動配套產業與服務業等百業興旺。現代金融與服務業,通常可將外貿收入通過信用放大與服務業傳遞,將經濟GDP擴張數倍以上,中國經濟目前年80萬多億人民幣的GDP,約一半是靠每年2萬多億美元的外貿收入直接與間接拉動的。外貿收入才是推動中國經濟多米諾的第一張牌。沒有外貿收入,中國有效內需也將大幅減少——付得起錢的需求才是有效需求,沒有基礎收入,哪來有效內需?如果閉關鎖國,中國會逐漸退化回到小農經濟,經濟大幅度萎縮,社會退步,被世界文明社會拋棄。)

要降低中國企業成本,首先必須大幅降低中國制度成本。要維持中國經濟規模,必須維持外貿規模,要維持外貿規模,首先必須留住外資企業。現在中國連內資都留不住,企業家人心惶惶,中國經濟還能繼續發展嗎?退一步,中國經濟還能維持現有規模嗎?

最關鍵是,2019年,中國會有制度方面的重大改變嗎?如果沒有改變,中國經濟衰退及其後果將超過一般人想像。

三、大洪水何時再來?

安邦吳小暉被判處18年有期徒刑,安邦保險等部分被政府接管。明天系肖建華從香港被抓回,至今未獲自由。萬達王健林變賣資產。復星郭廣昌的海外投資折戟。馬雲宣布2019年退任。馬化騰劉強東穿紅軍裝朝拜後公司股價大跌,此前劉強東稱大數據可助二十年內實現共產主義,作為人民大學畢業生他應該知道共產主義就是消滅私有制,也許他內心已預見自己將被共產?無恆產者無恆心,幾個月前強子妻女在側仍酗酒出軌,很像是無恆心者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態使然。

對他們來說,大洪水已經來了。

很多學者與商人已感受到中國政治與經濟的波濤洶湧。

開網店的小店主應也有風雨交加的感覺了。電商法規定要求所有網店都辦理營業執照並納稅,依我看這舉措加強社會管治控制的意圖遠大於收稅,因為向小微企業徵稅,其收益很可能低於徵稅成本。但與幾年來大城市大規模封牆關店一樣,這些任性專橫又愚蠢的管控舉措,斷了升斗小民的生路,底層民眾自謀生路,政府不支持還處處設限,這些管控措施破壞了市場的正常運行,人為加大了市民生活成本與經濟運行成本,批量製造出更多困難群眾。

國家稅務總局2018年11月27日發布的《重大稅收違法失信案件信息公布辦法》,規定欠稅超10萬元就上黑名單,經營者將被阻止出境、買房等(稱「將納稅信用評價結果通報相關部門,建議在經營、投融資、取得政府供應土地、進出口、出入境、註冊新公司、工程招投標、政府採購、獲得榮譽、安全許可、生產許可、從業任職資格、資質審核等方面予以限制或禁止」)。

2019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國人民銀行關於非銀行支付機構開展大額交易報告工作有關要求的通知》當日單筆或者累計交易人民幣5萬元以上,或轉帳人民幣20萬元以上(含20萬元),就將被列入大額可疑交易進行監控。

大數據時代,人人都毫無隱私可言,有產者更如欄中豬羊,政府要清算處罰宰殺,易如反掌,到時誰能倖免?

多數人將會一直到自己與親友謀生無著、安全有憂時,才恍然發覺,原來自己周邊已是洪水齊肩,無處可逃了。

對2019年短期經濟形勢,許多人持審慎樂觀。我對短期也不樂觀,對長期更悲觀。前幾天央媽降準1%,據稱可釋放出15000億人民幣。經濟滑坡時中國政府必按老套路繼續大規模放水刺激經濟,繼續擴大公共投資以穩就業穩增長,但沒有效益的投資就是消滅財富,許多政府低效項目建成後收益不夠付利息,還須賠巨額運行與維護成本,成為全民負擔。

中國社會缺的不是錢,是掙錢機會。中國民企海外投資渠道被外匯管制政策堵死,國內有利可圖的行業被國企壟斷,民企各項成本太高,普遍不掙錢,這才是中國經濟的病因所在。

不除病因,只靠政府繼續印鈔放水擴大公共投資拉動經濟,相當於進一步將社會財富向政府手中轉移,稀釋民眾手中的財富。這樣做的結果是進一步加強了政府掌控經濟集中度,政府掌控的經濟運行效率顯然遠低於民企效率,現行政策還在不斷降低中國經濟運行效率。這是飲鴆止渴挖肉補瘡,放任中國經濟陷入惡性循環。大印鈔大通脹,是現行政策的最終必然結局。城市房產將成有產者最後保值工具,但同時不動產也將凍結有產者的財富,坐等官府清算盤剝。中國樓市的結局,我在《中國樓市何時跌》一文裡預測過了。現在的中國經濟就是一艘正開往深淵的太平輪。如果沒有根本性改變,船毀人亡的結局誰也逃不過。

四、社會動盪臨界點:維穩者成為被維穩對象

中國目前正處於社會經濟與政治變化轉折臨界點,中國社會穩定與否,首先取決於經濟能否穩步增長,至少不倒退。國際競爭激烈,各國經濟發展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中國經濟失速必使產業大量外遷,導致大量失業,引發社會動盪失序。

問:中國社會全面動盪失序的臨界點在哪?

答:財政養不起龐大的吃公糧群體,大批維穩者成為被維穩對象之時。

當前5600萬退伍軍人已成維穩對象,此前他們曾是維穩者。3000多萬事業編制人員將是第二批被維穩對象,財政已無力長期供養他們,但他們中許多人已喪失自食其力的能力。

待到經濟下滑導致政府財政汲取嚴重不足時,協警與城管等部門中大批臨時工將首先被裁,僥倖保住泥飯碗的,也只能拿微薄工資幹髒活苦活,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從秦朝下級軍官陳勝吳廣到明朝官營驛站下崗驛卒李自成,捕快張獻忠,一直到辛亥革命,社會鼎革首倡者主要是失意的體制內人員。所以一味擴充維穩隊伍很可能是養虎為患,維穩需要政府財力支撐,一旦財政汲取不足,最有可能成為社會動盪主力的,往往正是原來的維穩者。不改良制度,只靠暴力維穩,一定是越維越不穩。

中國資源貧乏人口老化,歷年各種社會矛盾不斷累積,社會原子化,缺乏士紳階層,缺乏宗教信仰,社會一旦亂起來,必如負載過重的大貨車坡道後滑,卻沒有剎車。中國須多少年才能走出亂治循環?大清後期幸有曾國藩左宗棠李鴻章等名將勉力維持,太平天國也亂了十四年,死人一億多,現在體制內持續逆淘汰,恐怕難覓曾左李了。

亂世社會動盪失序,人人都是受害者。興亡皆是百姓苦,別指望社會動盪後一定會出現一個更好的社會。

經濟衰退社會動盪的中國,會回到叢林社會。手中有一點點權力與武力者,都將變本加厲盤剝民眾,敲骨吸髓。同時自己也朝不保夕,時刻可能成為他人獵物。商人成為權力食物鏈的終端食物,各種變相的打土豪分田地政策將明目張膽,甚至獲得大眾歡呼喝彩。目前幾個商界大佬已成籠中獵物。影視明星們粉絲無數,平時看似神通廣大,但近半年來他們面對公權力各種關門打狗式的查稅清算盤剝,噤若寒蟬束手無策,一些民眾還拍手稱快。如輪到你我,誰比商界大佬與影視明星們更有自保能力?

經濟下滑也將導致中國最大的中產階層——幹部階層的生活水平全面下降,靠山吃山,到時候權力尋租現象將更加失控。中國紀委與現監察委,多年來以非法治的嚴厲手段管控幹部,一方面對幹部有相當的威懾作用,一定程度起到了抑制公權力尋租的效果;另一方面污染了法治的源頭——現在幹部是對法治最沒有信仰敬畏的群體,做事消極怠工,對監察委畏而不敬,工作動力全靠高福利與灰色收入撐著。一旦幹部的現有收入與高福利難以為繼,鐵飯碗成為雞肋,那時官員將對紀委監察部門不敬也不畏,而政權維穩還需要他們,其權力尋租必更肆虐,法不責眾,監察部門明知普遍貪腐也只能掙隻眼閉隻眼,且監察人員一樣會利用權力尋租,既敲詐「肥鴨子」幹部,也可能貓鼠合流,合謀敲詐關聯的企業主,共同分贓。

理論上,中國挾其經濟體量與產業鏈完整,閉關鎖國也可象康乾時代一樣自給自足,只是那樣的話,民眾生活品質會退回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其中受影響最大的自然是中產階層——而中國幹部就是當前最大的中產階層,到時必群體性抗命,對上陽逢陰違,對下縱容劫掠。非民選的官僚階層,歷來具有單向棘輪效應:有利於其擴權尋租的政令,如擴大投資、增加行業限制、加強對企業與民眾管治,必變本加厲迅速落實,與此相反的事,必一拖二推三對抗,三令五申,仍難落實。

官僚階層有其自己利益與相對獨立性,當前官僚階層對鄧式「改革開放」有共識,正明裡暗裡頑強抵抗極左派開倒車,在努力將倒開的車子拽住,往胡溫時代的方向推。近來一系列自相矛盾的政策,就是激烈博弈的體現。但他們只是希望中國政局回到胡溫時代,那個較現在相對自由寬容的年代——包括對官員腐敗的寬容。而世界憲政民主潮流已浩蕩向前,中國內外的環境也已發生重大變化,互聯網加速了世界一體化,社會停滯即是倒退。

「保衛改革開放」如被曲解為回到江胡時代,絕對解決不了上文所說的降低企業綜合成本的問題。穩定壓倒一切的維穩思維,解決不了執政黨自身惡性膨脹的問題。中國現在的問題就是這種維穩思維的結果。執政者拿刀砍百姓容易,砍自己就下不了手,所以天朝多年口喊精兵簡政,越減機構越臃腫,已成為中國社會不可承受之重。

因此有學者提出「告別改革開放」,可以理解,但如何做到?保衛派與告別派的目標並無區別,應該怎麼樣,認識都一致。能夠怎麼樣?不是越激進者就越高尚,不是越激烈就效果越好。動機不重要,行為客觀效果更重要。能夠一步飛躍當然好,如何做到?如不能一步飛躍,那麼日拱一卒,積跬步至千里的漸進改良,不該被嘲諷。真正的改革開放是包括執政階層在內的中國人共同利益所在,需要「咸與維新」。

需明白當前中國只有兩項選擇:或前進過渡到民主憲政,和平轉型;或退回到極權專政,最終走向崩潰。

五、維穩四策

我的許多朋友在國內建言抗爭,知其不可為而為之,我對他們深懷敬意。2019年元旦前,我們近百位朋友以《中國百位公共知識分子「改革開放」四十年感言》為題,各人說了一句話。我只是小商人,不算知識分子,但與他們同氣相求,也忝列其中說了句:有利於私有產權保護與自由市場經濟的才是改革,改革方向應該是增加人的自由

中國如能避免動盪和平轉型,是國人之幸。社會變革要以人為本,興亡皆是百姓苦,什麼主義不重要,民眾福祉為重。從這個角度說,我是堅定的維穩改良派。位卑未敢忘憂國,在此我提出四點施政建議:

1、實行憲政,接受普世價值

2019年內召開政改會議,有序推進憲政民主。憲政即是限權,對政府限權,才能落實政府部門精兵簡政。政府簡政減人,才能對企業與民眾減負。對民企大幅減負,才能穩經濟。

中國實行民主憲政,接受普世價值,才能真正融入世界,中國的發展才不會被視為對文明世界的威脅。中國才能發揮比較優勢,在世界貿易分工體系中保持現有份額。如此執政者才是真正執政為民,造福全體國人。

憲政是人類世界共同文明成果,沒有什麼地域性與特殊國情不能適應問題。二戰後麥克阿瑟將幾個美國年輕人關在一處密室裡九天,完全按美國人思維搗鼓出一部日本憲法,七十多年來一字未改,助日本發展成了國民幸福指數居世界前列的現代國家。

接受憲政首先是接受政治多元,明智的執政者要主動培養溫和的反對派,促進社會和平轉型,這樣才能避免社會血腥衝突。沒有永遠的執政黨,掌權時加於他人身上的,最終都會回到自身或後代身上。種瓜得瓜,與暴力統治相隨的是血酬定律。

思想自由與信仰自由,是憲政民主的基礎。當前封號刪貼壓制言論自由,打壓迫害基督徒與部分少數族群,嚴重侵犯人權,應當立即停止。信仰自由是基本人權,宗教是良善社會的穩定因素。

拒絕普世價值,放著大路不走,非要「艱難探索」,非蠢即壞。如以一己之私綁架整個執政階層一同走向深淵,終會被覺醒者拋棄鏟除。從齊奧塞斯庫薩達姆卡扎菲,獨裁者的下場前車可鑒。中國體制內匯集了中國大部分精英,變革也是他們的迫切需要。有朋友預言,上如不主動改行憲政,二年之內,必有巨變。我不敢如此樂觀,但我知道,現狀絕不可能持續。如無良性巨變,開倒車結果大概率是車毀人亡,那時候所有人,要麼成為施暴者,要麼成為暴力的對象,一些人既是施暴者又是受害者,一切中產者,包括幹部群體、白領與企業主,都將是暴民暴力指向的對象,現在的左中右,其實都屬中產,到時統統玉石俱焚。

實行憲政是兼顧利益受損者,保全既得利益者的萬全之策。

2、放開除軍事工業之外的所有行業壟斷。

全面放開對銀行、石油、通訊、移動、互聯網、電力、鐵路、高速公路、航空、煤、氣、水、礦產、冶金、化工、醫療、教育、保險等所有行業的國有壟斷,能釋放巨大經濟活力。

中國實際有四大徵稅系統:國稅地稅社保已合併,算一家。國企其實是第二徵稅系統,國企壟斷了民眾躲不開的「國計民生」行業,國企壟斷溢價具備稅收特徵:固定、強制、無償。國企低效浪費,只會消滅財富,主政者應也很清楚,但國企是黨產,是利益集團的小金庫,國企虧損相當於徵稅成本,利益集團絕不會輕易交出的。土地財政是政府第三徵稅系統,現在地方政府賣地所得一年達五萬多億,少了土地財政,許多地方政府得停擺。四是可隨意印鈔發債的中央銀行與財政系統。印鈔通脹稀釋民眾存款購買力,掠奪升斗小民財富於無形,印鈔是收鑄幣稅,富人還可通過購房換匯抵禦通脹,通脹最大受害者是窮人。

去產能與環保風暴,去的是民營企業產能,保的是相對低效的國企,嚴重破壞社會生產力。現在面對經濟滑坡,苛政略有緩和,但許多民企已元氣大傷,肆虐不受節制的公權力如達摩克利斯之劍高懸民企頭項,隨時可讓民企老闆人財兩空,何況政府從未承認做錯,很多企業仍永遠處於半違法狀態,戰戰兢兢信心不再。

只要仍堅持做大做強國有經濟,民企就沒有發展空間。裁判員堅持要下場踢球,那麼遊戲就無法繼續。只有放開國企對上游行業的壟斷,讓利於民,中國經濟才能恢復活力。

3、放開對土地利用的過多限制,對土地功能鬆綁。

土地是國民最重要財富,中國土地壟斷為公有,已成為限制土地財富效應發揮的桎梏。土地私有是大方向,目前急需政府首先放鬆對土地利用的過多限制,以市場手段調節土地需求,放開對土地功能、容積率等等的過多限制,允許土地使用權由民企與民眾個人自由交易,這樣便可極大釋放土地作為最重要財富的潛在價值,減少土地閒置浪費,為國民創造更多財富。

2018年12月23日至29日舉行的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七次會議審議通過的《土地管理法》修正案草案,確定集體建設用地可以不經過徵收,直接進入市場。為打破政府土地壟斷開了一個口子。但這必與土地財政產生衝突,地方政府既是利益主體又是裁判員,豈會允許「農民集體」口中奪食?如廢除土地財政,中國大多數地區的地方政府將立即停擺。如何才能讓地方政府對這與己爭利的法律讓步,不會以公權力橫加限制,使該法條規定的權利永遠停留在紙面上??——必須大幅減少地方政府的事權,為地方政府減負。

中國地方政府間的主動競爭,曾是推動經濟發展的重要推力。這前提是土地既然已經被強制公有,那麼通過地方政府間的競爭,競相開發工業區,將農地轉變為工業用途,釋放土地級差收益,客觀上也有助於初步明晰產權,地方政府與官員獲利的同時,也推動了中國經濟快速發展。在這方面各地方政府就是一家家公司,公司間競爭降低了投資者的初始進入成本。中國在基礎設施建設與城市建設方面,「體制優勢」是很明顯的,中國城市建設的效率確實世界第一。但到現在,這個土地公有制基礎上地方政府競爭的特殊紅利,已經窮盡,土地成了政府攫取民眾財富的重要工具。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