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23rd Feb 2019 | 趣味談 Hobbies & Fun | (163 Reads)

快餐店無家者人數又創新高!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去年底在全港各區廿四小時快餐店發現四百四十八名無家者,較二○一七年的調查增加逾一成六,更較一三年同類調查飆升近七倍,其中女性無家者佔一成六,亦較五年前同類調查增加逾四倍。社協指,無家者輪候公屋困難,劏房租金昂貴又環境惡劣,政府宿舍宿位不足,建議財政預算案撥款一百億元作房屋基金,以發展社會房屋及增加女性宿位等。

社協於去年底一個凌晨,走訪全港一百零九間廿四小時快餐店,統計出四百四十八名無家者,其中逾四成來自九龍西區,以往較少發現無家者的新界東及西區亦有急增趨勢。調查人員成功訪問其中一百零四人,發現無家者偶爾會租板間房及劏房等,惟因環境惡劣或租金昂貴等問題,最終重返街頭,其中逾五成四人曾有再露宿經驗,平均再露宿次數達四點一六次。調查亦指女性露宿者普遍傾向借宿快餐店,因感比較安全,故相關數字不斷增加。

呢d社會問題係唔需要任何人評論,大家都知道咁既現象出於咩原因。分別只是你地是否上心。

Picture

現任香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前機電工程署署長

阿陳局長好做得野,經驗豐富而且機智過人,為香港人解決左好多大問題,化解了一個又一個既工程上既危機。當然以上既描述不是事實,只是我們自己幻想出黎用來自我安慰。畀三十幾萬一個月佢,大家就一定希望佢奉獻一些貢獻畀社會。可惜事與願違,呢種人只係蠶食緊社會,唔好話三十萬、三萬、三千蚊啦,三舊水都唔值啦。人類文明進步,但最唔文明卻是香港政府,最損害公眾利益,最破壞社會既人渣居然係收緊最多薪水既人。

Picture

XXXXXXXX主席在紙幣上的頭像

呢件野,唉,唔想再提,相信佢既人最後都要枉死,就係因為佢,中國少左過億人口。

Picture

江青和戰友康生

呢兩件就一定唔係好人,不過都是些蝦毛。

Picture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和迪士尼可愛卡通人物小熊維尼

我好蠢,唔知點解一個領導個樣似一個可愛既卡通人物會係唔妥當,熊仔出現得早過你,之後你阿媽生你舊叉燒出黎本身又有咩唔妥,唔明。另外最唔明就係人民提一下就要坐監?整個國家都不能容納呢隻熊,要趕盡殺絕。中國係有幾千年歷史既大國,點解國家資源會用響對付一隻卡通熊,而不是幫助社會上既弱勢社群。呢班人咁無聊,真係不能怪佢地做乜野都不合標準,連食物都有毒,唯有連飲支益力多都要長途跋涉來香港搶。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出爐後,粵港澳三地政府昨早在海洋公園萬豪酒店舉行宣講會。雖然不少人關注香港「被規劃」,甚至破壞一國兩制,但特首林鄭月娥致辭時堅稱,大灣區發展不會導致兩制界限模糊,也不會令香港單獨關稅區地位弱化,更不會讓香港被內地同化。有民主派議員認為,林鄭只是採取鴕鳥心態,「總之乜都話冇事」,質疑香港在中共規劃下,一國兩制將提早變成一國一制。

以事論事,大灣區有乜問題?無問題。融入大灣區又有乜問題?都無問題。問題係響共產黨身上嘛。佢地係唔守法的。又如果,香港有得話事,就乜問題都無啦。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澳門特首崔世安及廣東省長馬興瑞等人,昨早均出席宣講會並發表演講,但三人不論會上或會後,均沒有回應任何提問。林鄭離開時被問到會如何具體落實綱要時亦不回應,只在保安護送下快步上車離開。

林鄭會上致辭時稱,香港在大灣區的角色須由聯繫人變成積極參與者,以令全港市民受惠,又指中央領導多次表明,推進大灣區過程必定會堅守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等方針,相信有助保障港澳長期繁榮穩定,堅稱大灣區發展不會導致兩制界限模糊,也不會令香港單獨關稅區地位弱化,更不會讓香港被內地同化。

致辭的嘉賓會上則大多談及一國兩制,其中國家發改委地區經濟司司長郭蘭峰提及,大灣區規劃是豐富一國兩制的實踐,強調港澳有突出地位及獨有優勢,仍然可以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發改委副主任、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林念修則指,推進大灣區發展除了有利推動港澳與內地雙向開放,「優勢互補,強強聯合」,亦有利於破解粵港澳三地發展面臨的樽頸問題。

廣東省省長馬興瑞也指廣東省會「舉全省之力」推動建設,已成立由省委書記李希領導的小組跟進。有份出席會議的港區人大代表陳勇會後稱,與大灣區融合並不等於同化,市民有權選擇參與,但不參與都不應「反枱」,打爛別人飯碗。

民主派議員毛孟靜認為林鄭說法只是採取鴕鳥心態,「總之乜都話冇事,乜都聽唔見、睇唔見、唔講出口,佢係不誠實」,指任何一個港人都知道政府做法是想香港納入大灣區,日後肯定與深圳加速同城化,「完全係將香港同內地,尤其深圳嘅邊界101%模糊化,香港將不再存在」。毛又指港人介意香港融入大陸十分正常,「因為我哋知道,我哋嘅體系實在同佢哋(大陸)唔同,一開始之所以有一國兩制,就是如此」,質疑香港在中共規劃下,一國兩制將提早變成一國一制。

不用講得太複雜,即係等不到2047年,心照啦。

前基本法草委李柱銘及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一同出席港大《一國兩制的過去:未完的法律討論》論壇回顧起草《基本法》及其落實至今種種爭議,兩人認為港府最近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將會對一國兩制帶來嚴重影響。

李柱銘在論壇開場時戲稱香港現況正如論壇題目,「一國兩制已經過去咗啦,仲未完就係仲有蘇州屎」。李柱銘回憶起草《基本法》時,前港澳辦主任魯平曾贈他一本中國憲法,「其實中國憲法一定適用喺香港,但香港嘅法律係基於《基本法》同普通法,憲法執行嘅嘢已經寫咗落《基本法》,宜家就話聯合聲明冇用,但唔可以一收番香港就話聯合聲明完咗」。

談到近20年極具爭議性的人大釋法事件,陳文敏提及人大曾就前特首曾蔭權任期長短釋法,「呢次釋法其實只係影響咗一個人,人大就要釋法,其實人大行使權力時係咪應該要有限制或者原則呢?」而當提及近年DQ事件時,李柱銘直斥「離晒譜」,他指梁、游被DQ尚算依據《基本法》第104條,但在參選時DQ候選人卻沒法律依據,「點可以法律未改就DQ?選舉事務處無權咁做,出個新聞稿就可以當改咗條法例咁牙煙?離晒譜」。論壇後二人談到近期修訂《逃犯條例》事宜時,陳指修訂會令人擔憂兩制分野越來越模糊,「國際間對香港嘅認可係來自對另一套司法制度嘅信任,如果將兩個制度嘅界線變得模糊,會影響國際間對香港嘅信心」。李柱銘則認為修例一旦成功,對於一國兩制的影響嚴重,「可能已經同特區簽咗約嘅國家會重新考慮,擔心香港會唔會將某個國家嘅犯交比內地,呢個係一個大問題」。

阿Martin兄,呢d咪叫拳頭在近囉。我地無軍事力量,佢地共匪只當你是隻螞蟻,唔質死你你已經偷笑。你唔係真係以為講普通話的怪物是人類嘛?

毛澤東為什麼會變成魔鬼?

文章來源: http://www.caochangqing.com/ 曹長青網站

共產黨講一大爛堆野,唯一既價值就係畀人學下中文。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日前出台,深圳市委書記王偉中指出,在落實政策時,會全力推動深港合作。發改委主管的研究機構就指,香港的教育及醫療發展較快,應同其他大灣區城市分享成果。

因為某地發展較快,便要與其他人分享。但可惜是,政府搵到錢較多,卻沒有與市民分享。

中央發布的規劃綱要,為大灣區各城市的分工及發展定下方向,不過具體如何落實仍有待探討。發改委主管的研究機構建議,香港的大學在大灣區開設分校,加快內地教育發展,以及為大灣區居民到香港就醫,提供便利。

點撚解???大陸人來港就醫,我地要提供便利???

中央早前公布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藍圖,闡述大灣區內十一個城市長短期合作前景,而香港及深圳對於大灣區發展都具有引領帶動作用。深圳市委書記王偉中表示,會加強深港合作,令兩地關係更鞏固。

深圳市委書記王偉中說︰「深港的溝通、深港的合作,外界期望也高。大灣區綱要裡,也作為重要的三極之一,無疑深港合作是我們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當中,作為深圳來講,要全力來推進的工作,來把深港這一極,能夠做到更強更大。」

極你老母!!!

在醫療方面,綱要提到研究展開非急重病人跨境陸路轉運服務。政府早前解釋,這個服務是針對在大灣區患非急重病的香港人回香港求醫。

由發改委主管的中國國際經濟交流合作中心指出,內地對醫療服務有巨大的市場需求,而香港的醫療水平較內地先進,認為可率先從醫療領域方面合作。

合作???明明係香港人供養佢地,叫合作???搞掂財務安排先再講啦。老馮咩!!!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張曉強指出︰「香港的醫療服務水平還是比較高的,特別是在一些國際的先進藥物的引用和治療方法的研發。那麼將來在便捷流動的情況下,可能有些大灣區居民,到香港去就醫用藥的便利性會進一步提高。」

在教育方面,交流中心建議引入香港的大學制度,在大灣區內建立完整教育體系,培育更多人才。

哈哈哈,咪高薪請埋d老千大陸教授囉。

張曉強稱︰「香港有五所世界著名的大學,那麼深圳只有一個深圳大學。如果通過更有效的引入,至少香港的大學先到內地來更多的合作辦學,我想肯定是可以積極探索。」

學者又認為,如果香港的大學能到內地獨立辦學,將有助促進內地的教育改革。

唉,都話啦,一大爛堆廢話。

中美貿易談判持續,加上國內外市場不明朗因素,內地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中央為金融業發展定下方向。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中央政治局一次集體學習中,提出深化金融改革,包括加強對交易的全程監管,及建立監管問責制等。

唉,又係講問責,中共同埋港府邊撚度會有人問責架!挑,聽到呢d廢話好火滾囉!

中共中央政治局星期五下午就完善金融服務,及防範金融風險舉行集體學習。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指,金融是國家重要的核心競爭力,十八大以來,當局有序推動金融改革開放。

但內地金融業市場結構及創新能力等,仍存在諸多矛盾及問題。習近平表示,金融要以服務實體經濟,及人民生活為本,建設規範、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的資本市場,完善資本市場基礎性制度。加強對交易的全程監管,運用科技手段和支付結算機制,令所有資金流動都在金融監管機構的監督之內。

習近平強調,金融工作的根本性任務,是防範、化解金融風險,特別是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又指要加強教育、監督及管理金融機構及監管部門主要負責人,和高中級管理人員,加大金融領域反腐敗力度,以及建立監管問責制。對監督不力、隱瞞不報、決策失誤等,造成重大風險的要嚴肅追責,並根據國際經濟金融發展形勢變化,和內地發展戰略需要,研究推進新的改革開放措拖。

咪再撚玩啦,大陸會透明咩,會開放咩,仲要反腐,救命呀,收聲啦,講講講,吹吹吹,偷呃搶騙就最叻。無人會再相信你大陸架喇。

通常我都會響中間加插有關股市既野,宜家雖然係安份守己,但始終有貨在手,作為散戶既網友,不能不清楚一個事實,基本分析係重要如果真係做好多功課深入了解,可是現實中散戶係無能為力,而圖表分析都只係一些統計下既推測。大家有無玩鋤大弟?散戶是觀察人家在搞什麼,搭個順風車。有實力者係睇住其他人來食。因此,永遠保持警覺,盡量等,減低入貨成本,嚴守止蝕止賺,賺少些係永遠好過輸。所謂大戶係同政界既人好密切。大家小心三萬點的來臨了。

小妹響新浪呢度講完又講,香港一早無救!麻煩大家聽聽CoCo哥,佢真係講得好清楚,香港有好多人真心支持共產黨的,只要有著數,佢地生活得好happy,因此不用再浪費精力講道理。衰d講一句,一係有本事就移民除非你有力量打倒獨裁政權!明顯後者係好難發生。一係全力反抗,但有香港人願意流血嗎?願意送上性命嗎?而且會禍及家人,唉,算罷。

一國兩制根本在中共眼中從來不存在,佢地口裡好像對英國佬唯唯諾諾,但內心一早極憎恨鬼佬阻住佢地搵食。香港一到手,就扭盡六壬,搶啦!香港人係膿包,係無能力反抗。什麼是保皇黨?即係舉手機器、讀稿怪,權貴違規做錯事,不得查!異見份子呢?查!而且要砌生豬肉。因此,被DQ既前議員係無乜智慧,既然已經得到選票而進入議會,你地既責任就係監察政府,用手上一票對抗不公。而玩野呢一部分,係應該留畀場外既隊友出手的。夠清晰吧?

中國上市公司人民網連續四天漲停,今年漲幅超過1.1倍。根據此前的業績預告,人民網2018年度淨利潤同比增長120%以上。其盈利重點是公司作為第三方為其他互聯網媒體提供的內容審核風險控制服務,收入猛增166%。

互聯網的內容風險控制問題,並非中國獨有。《紐約時報》去年報道,全球最大的互聯網公司臉書(facebook)有關內容審核的指導文件長達1,400頁,文件下發給全球各地外包公司多達15,000名審核員,以此決定20億用戶言論的自由幅度。儘管如此,臉書仍然要面對來自兩方面的責難:一方面是「放任煽動性言論從而助長社會暴力」,另一方面是權力過大甚至替代了法官,「成為全球言論的有力仲裁者」。

人民網與臉書最大的不同,就是它的黨媒身份。人民網黨委書記兼總裁葉蓁蓁曾在題為〈從黨管媒體到黨管數據〉文章中說到:「媒體是執政資源,媒體更是執政的手段。」他指出,中國體制的媒體,與歐美媒體比較,「是不同的物種」,歐美媒體是企業,而「我們體制的媒體的第一屬性,就是它的政治屬性,我們是黨政機關的自然延伸」。

葉蓁蓁認為,內容風控屬於「政策密集型」業務,人民網作為內容專業審核機構,就像黨和政府行政管理之外的「另一隻手」,可以從訊息源頭把控好政治方向、輿論導向和價值取向。股民追捧人民網,因為他們認為「人民網就是替國家管理和審核所有的互聯網企業和各大門戶網站,然後所有的互聯網和各大門戶網站給人民網繳納費用,這是壟斷性的新行業,獨此一家」。如網民「天河護法」所言:「人民網一夜之間,成了各門戶網站的領導,這也真夠神奇的,還有這種操作。」

交費不代表能規避風險

顯然,人民網在內容風險控制上的神奇優勢,來自它的政治屬性。實際上,中國互聯網的內容風險很大一部份來自政策缺乏正當性和確定性,投資者對人民網在內容風險控制上的期待,來源於它本身就是製造這種政策風險的合謀者。這有點類似黑社會的規則,先形成一個暴力壓迫的環境,然後以化解暴力為名,靠收取保護費獲利。

中國的互聯網審查,一直都在中央網信辦的主導下進行,人民網開展內容風控業務,將原來耗資巨大的互聯網管控變成有利可圖的生意,但各大門戶網站是否因為交了如此保護費,就能規避風險呢?在上周的投資者會議上,有人問「人民網如何控制內容風控業務中存在的審核差錯等問題帶來的風險」,人民網答覆,「人民網作為第三方商業機構不會為商業互聯網平台等客戶兜底風險,出現差錯時平台的主體責任不能轉嫁」,「人民網是專業的風險服務提供者,而不是執法者」。

面對利益,人民網標榜自己的官方身份,以誘導和增強互聯網投資者對其化解政策風險能力的評估;而面對內容審查本身的風險,人民網又強調自己的商業機構性質,拒絕承擔法律責任。同樣是對內容進行審查,臉書需要為自己的審查結果承擔所有法律責任。因為在中國,何謂言論自由,只能由中共界定,沒有嚴格清晰的法律保障,更沒有對互聯網審查者和控制者的違憲審查,導致了政治權力可以為所欲為地對互聯網進行封殺和干預。人民網在這種封殺和干預中創造商機,算是參透了中共無法無天的執政奧秘。

全名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嘅創新辦,稱得上係娥特嘅baby。身為創新辦總監嘅馮程淑儀,噚日率領三位副總監同埋一班後生嘅前線同事同傳媒茶聚,順便畀大家睇吓相當「創新」嘅創新辦辦公室。政總對正維港,創新辦又位處高層,窗口位梗係留畀領導們。以前中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間房就坐擁維港景。不過創新辦就解放咗間房嚟做茶水間。辦公室幾創新都好,都要政治正確,例如某處書架上放咗三本《大珠三角洲與中國的崛起》,同埋三本《The Greater Pearl River Delta and The Rise of China》。點解同一本書要咁多本?或者因為呢兩本書嘅作者都係利豐研究中心董事總經理張家敏囉,亦即係前排九西補選捐錢畀馮檢基嗰位前全國政協!

大陸網頁一個「2019最精彩短篇小說」:「王林清向領導匯報檔案被偷了。領導不查不問。王林清向社會公開檔案被偷。大領導來查了。查的結果是:王林清在電視公開認罪,說檔案被自己偷了。」

這不是小說,而是大陸發生的現實。現實比小說更荒謬。

王林清,是中國最高法院的法官。事緣於一宗關於陝北一塊估值千億元的煤田歸屬訴訟,案件從2006年起,纏訟10年,最終由最高法院於2017年終審定案。

去年12月,央視前主持人崔永元連續多日發微博稱,「陝西千億礦權案」的卷宗在最高人民法院辦公室「被盜走」、「最高院有賊」。隨後,法官王林清由崔永元協助拍了一段影片,在網上傳播,王在片中表示,自己在準備寫「陝西千億礦權案」判決書前發現原存在自己辦公室的案卷離奇被盜。他向上級程庭長報告,程庭長說去保衞處調取監控錄影,結果回說那一天恰巧監控壞了,沒有再接著查。王林清覺得事有蹊蹺,「我想通過這個視頻,保護自己,免遭不測,留下一些證據」。

曾經宣稱「我後台特別硬,硬到你想不到」的崔永元,因引爆娛樂圈逃稅而使稅局狂抽范冰冰及娛圈多人的稅款,增益庫房,使人相信他來頭確不簡單。他指稱最高法院卷宗失蹤,稱高院有「內鬼」,更直指此案未審先判來自院長周強的指示。1月15日中共召開中央政法工作會議,習近平在會上發言表示,政法機關要敢於刀刃向內,「堅決清除害群之馬」。一時間,大陸許多人都認為崔永元又被餵料而爆料啦,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勢危矣。

誰料到2月22日事情來個大逆轉,中共中央政法委牽頭,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最高檢察院、公安部參加的聯合調查組,公佈調查結果,結論是:「卷宗丟失」事件是王林清故意所為,因其在工作中對單位產生不滿而竊取相關案卷材料;王林清因涉嫌「非法獲取、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犯罪線索」被立案偵查。

隨後,大法官就像許多709被捕律師和桂民海那樣,沒有審判即在電視上認罪。而崔永元就銷聲匿跡。

幕後如何,傳說紛紜。但劇情逆轉,很大可能是最高層級的出爾反爾。有傳說是胡錦濤出面為團派的周強說項,於是習近平放過周強並乘勢將他收攏,「政法機關敢於刀刃向內」的王林清和爆料的崔永元就理所當然兔死狗烹也。當走狗的應引以為戒。

另一個據稱「可靠消息來源」就指,經過政治局討論:反腐不能脫離組織,這種組織內部人員通過網紅爆料的形式,會極大影響社會穩定,必須殺一儆百。

劇本可以寫得出乎意料,但總要合乎情理。說王林清在自己辦公室的抽屜偷自己監管的東西,然後公開說被偷,而在被捕和監禁狀態下又承認是自己偷的,這劇本也寫得太差勁了。網民說:沒問你信不信,就問你服不服。

調查組更確定,最高法院有關陝北千億礦權案的判決是正確的。這說明中國憲法132條的「最高人民法院是最高審判機關」形同虛設,最高法院之上原來還有更高法院,更高法院就是有權認定最高法院的裁決正確與否的調查組。

層出不窮的一切更荒謬的事,包括毀滅香港一國兩制的修訂「逃犯條例」,包括特區政府任何被確認「正確」,都出自這個荒誕的更高法院。

社評:中國最高法院陝西千億礦權案檔案丟失事件上周末發生大逆轉,官方宣佈舉報檔案丟失的法官王林清監守自盜,與前央視名嘴崔永元曝光事件時點名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涉案相反。民眾大多質疑官方結論,有法學家感嘆終於知道「最高法院之上還有更高法院」。對於早知香港終審法院不能終審的港人來說,這個結果不算意外。要警覺的是,中國官媒坦言要堅持黨對法院的絕對領導,而這種領導顯然不分中港,習近平式依法治國治港的怪事陸續有來,沒有最荒唐,只有更荒唐。

一如香港終審法院自稱「香港法庭制度內的最終上訴法院」一樣,中國最高法院也自稱中國「最高審判機關」。香港主權移交後,全國人大常委會五次釋法,讓港人看清了終審法院非終審的機制和現實,而陝西千億礦權案檔案丟失事件則揭下了最高法院的神秘面紗,也讓中共領導下的法治怪胎無所遁形。

去年12月底,崔永元在微博曝光檔案丟失事件,並點名周強和多名高官涉嫌干預礦權案審判。王林清為求自保,還三次自拍短片,講述檔案丟失經過。但中央政法委接手調查後,得出匪夷所思的結論。王林清還立即上央視認罪:「我拿卷宗(檔案)的目的一個是洩憤,還有一個就是為了阻止別人辦這個案件。」

網民譏諷說,法醫鑑定:王法官先是盜竊了案卷;王法官生怕別人不知道,於是找了網紅崔永元去錄視頻,把這事捅給全國人民知道;王法官再跑到央視認罪,告訴大家是自己偷了案卷;結論:王法官是個精神病!

其實,在多數網民看來,得了精神病的不是王法官,而是中共的法治、中共領導下的最高法院。最高法院不能自查、自證清白,要中央政法委指揮調查,凸顯最高法院徒有最高審判機關之名,中央政法委才是指揮公安、檢察官、法官的權力機關。法學家賀衞方說:「現在知道了,最高法院之上還有更高法院。」

不過,經歷前中央政法書記周永康被控貪腐、判處終身監禁後,被削權的中央政法委已不算是中共司法機構的太上皇,而要受命於「黨」。《人民法院報》就王林清認罪發表題為〈堅持黨對人民法院工作的絕對領導〉的評論,聲稱民眾對調查結論「高度認可信服、非常滿意」,顯示「黨的政治領導力、思想引領力、群眾組織力、社會號召力,都為司法事業的有序健康發展提供了堅強有力的支持和保障」。

的確,只有在黨的領導下、組織下,才可能發生王林清事件的反轉,才可能如此還最高法院「清白」。而這個黨,不是虛幻的,而是由黨的機構、領導人代表。中央政法委之上有中央政治局,政治局之上有政治局常委會,常委之上有總書記。

最高法院誓言要堅持黨對法院的絕對領導、建設讓黨放心的法院隊伍,無異於表態法院一樣姓黨姓習,因此,哪怕再大的涉案嫌疑、再大的醜聞,都可以由黨一手搞掂。

香港終審法院當然還沒有姓黨姓習,但有全國人大常委會這個太上皇,有特首委任法官、律政司負責政治檢控,更有親共輿論叫囂撤換外籍法官,香港的司法獨立還能堅持到幾時?其實,當香港不進行公眾諮詢而修訂逃犯移交條例時,當律政司司長不諮詢獨立法律意見而放生前特首時,當法院依循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審判政治案件而不是循普通法的立法追溯效力時,香港司法已開始走向黨的領導,與最高法院相比,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

蘋論:從英國脫歐預見香港脫灣 —— 李平

李平講下就得,脫灣係一定不會出現。香港人已經睡慣左彈弓床好多年,睡木板?諗都唔好諗。

鍾劍華評論大灣區規劃:中國政府要對整個華南經濟板塊作一個全面的規劃,希望進一步推動經濟及社會發展,這一點本來沒有甚麼出奇。香港作為華南區內的重要一員,假如在這個規劃的操作中不被考慮,把香港完全排除在外,這才會令人覺得驚奇,也根本沒有可能。香港過去的經濟發展,一直都緊扣大陸情勢,與華南地區更是唇齒相依,就算沒有九七的主權移交及一國兩制都是一樣。

在殖民地時代,中共對香港的政策是今天眾所周知的「維持現狀、充份利用」。香港的經濟發展與社會轉型,也因應著國內的情況而推展。在中共推行改革開放後香港所扮演的角色,也離不開香港在整個華南經濟板塊中擁有的獨特社會體制及作用,香港的經濟民生也因而得到提升。

到了今天,主權移交近22年,香港社會在政治上已經成為大中華地區的一個更名正言順的組成部份,但為何國際社會及不少香港人,對於剛公佈的大灣區發展綱要抱有如此大的疑慮,甚至對這樣所謂「被規劃」感到抗拒呢?

早幾天在國內跟一些朋友談到大灣區規劃。在他們看來,綱要中對區內不同城市的定位,很多都是對整體經濟發展有利,也對香港有利,甚至認為「擺到明是益香港」。舉例說,香港在推動創科產業中的條件仍然十分薄弱,也不見得可以在未來二、三十就可以解決所有發展樽頸問題而成為區內推動創科產業的樞紐。因此,很多人實在難以明白,為甚麼這麼多香港人總是「不領情」,就是要唱反調。

造成香港人負面地回應大灣區規劃的原因當然很多,也很複雜。簡而言之,首先是因為香港人對經濟發展與社會發展的看法已經跟以前很不一樣。片面強調經濟發展,單把大灣區規劃說成是過了鐘便無艇可搭的大寶船,不足以說服香港人。如果以為這樣就可以把所有政治及社會爭議掃入地毯底,令香港人心更接受與大陸融合,更可以說是對香港情勢的嚴重錯判。

到了今天,很多香港人已經不再只著眼於經濟,而是渴望香港的社會及政治發展,可以趕上香港經濟發展的步伐。也有人希望香港可以對推動國內的社會及政治發展繼續發揮積極的作用。這一種良好的意願,不會因為專政集團的否定而被抹煞。不去應對這些訴求,只片面繼續強調經濟發展,其實已經滿足不了香港人,也滿足不了客觀的發展規律。

大灣區規劃是一個由上向下頒佈的規劃,過程中香港人完全沒有被諮詢過,也完全看不到在規劃的制訂上有個甚麼實質的參與。一方面說是要進一步提升香港及澳門特區的角色,是對港澳地位的重視,另一方面卻只能讓你硬食,一般香港人的意見及疑慮就完全置之不理。況且,在中港融合這個過程中,很多問題已經逐步浮現,矛盾也正在加深。香港及一些國際傳媒擔心香港在這個大灣區發展中會淪為另一個平庸的國內城市,這一個憂慮也不無道理。

站在香港人的角度,近年致力推動香港進一步融入大中華體系,也確實在不斷擠壓香港人的生活空間;香港人自己對未來社會發展的願景,也往往得不到應有的重視。北京當局的施政作風及在國際社會展示的政治品格加上在處理香港事務上的橫蠻,仍然難以爭取香港人對這一種自上而下的規劃予以信任。要香港人無條件地全盤接受這一種形式的規劃,已經完全不符合香港人對公眾事務政策制訂的期望,也解決不了香港目前面對的種種問題與紛爭。

這是香港人及北京當局對公共事務及發展規劃觀點上的嚴重落差,這樣子的所謂明益香港,只會引起進一步的疑慮和反感。這種說了就是,管得你們接受不接受都會鋪開的施政方式,當然總可以得到永遠追隨專政集團指揮棒起舞的投機分子歡呼喝采;作為越來越不憚於扮演北京當局施政僕役的特區管治團隊,自不然也會片面唱好,懶理各方提出的問題及疑慮。但這反而只會招來更大的懷疑與拒抗,最終結果只會是削弱香港人已經如黃台之瓜一樣不堪的信心。

陶傑呢條片同埋留言都咁「精彩」。我既意見是,你可以唔同意陶傑,你可以留言拗頸,但佢絕對唔係咩狗,佢既私生活與評論都無關,呢d留惡言既人其實可以不理,新浪都有件咁既垃圾,垃圾可以點對付呢?咪唔理佢囉,走過拿拿聲向前繼續走,無理由咁臭,仲停低跟佢用粗口互罵,大家同唔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