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22nd Jan 2019 | 趣味談 Hobbies & Fun | (227 Reads)

大帥哥張衛健有金句,我係轉載嗟,金唔金,你地睇左先決定啦:

「就算死都要死得夠型,型到噴汁!」

噴咩汁我就估唔到,天真既可以有趣地幻想係可愛的墨魚,現實中,衰政府激到市民噴血啦!

Picture

「誰大誰惡誰正確!」

呢句我不能同意更多啦,共產黨呀,你估玩泥沙咩,議員都畀佢地打鳩,仲要告翻轉頭,DQ喎,恐嚇呀。

「呢一秒唔放棄,下一秒就會有希望」

我地唔放棄好多年啦。

「命注定,運難卜,三衰六旺好難捉;仙灑脫,凡人俗,犯規和尚食狗肉;陽壽盡,落陰谷,生老病死乃定局。」

有霸權政府,就一定無運行。

「強大,唔係你能夠征服幾多,係你可以承受幾多。」

我唔覺自己強大,雖然已經承受左廿一個寒暑。

「呢個世界係冇公平架!」

No no no,公平係有,大前提係先要有一個守法的政府。我地無。

「每個人,每件事,都逃唔過時間嘅考驗。時間唔會包庇壞人,真壞人唔可怕,可怕嘅係假好人。」

明晒啦,時間既野可能講緊幾百年、幾千年……我等唔到正義既來臨。

「信任就係一把刀,一旦你畀咗人,對方就有兩個選擇,一係就桶你,一係就保護你,你自已揀。」

宜家咁既環境無人信得過架喇,唔好傻啦。

「一個真正愛花嘅人,係唔會不擇手段咁將佢摘落嚟。而係會為佢淋水,畀佢陽光,你冇理由感受唔到。」

中共不愛港,愛香港的錢,港奸也不愛港,也是愛香港的錢。你地冇理由感受唔到。

「魚咁信任水,水就將佢煮熟;樹咁信任風,風就將佢連根拔起。兄弟,點解你變咗?」

好似湯渣、羅X光呢種人,點會變(好),由始至終我地都唔信任佢。

「英雄,我做唔起,亦從來唔稀罕做。」

從來就係做唔起,因為命只有一條。六四係必須平反,點可以讓被政府殺害既學生死得不明不白。過去左?咁唔好再講釣魚台島啦。

「涼風有信,秋月無邊。虧我思嬌嘅情緒,好比度日如年。我雖則唔係玉樹臨風,瀟灑倜儻,但我有廣闊嘅胸襟加強勁嘅臂彎。」

多謝晒Dic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