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17th Jan 2019 | 趣味談 Hobbies & Fun | (180 Reads)

羅致光金句: 

羅致光指20年前的新聞報道會用「半百老翁、老婦」等描述,但時至今日已少有看到,又反問議員:「仲有冇人講『人生七十古來稀』?」羅稱政府自1971年推出綜援計劃至今,男女的平均預期壽命已分別由68和75歲,上升至今日的82和88歲,預料2066年能達87和93歲,認為「長者定義遲早要改」。羅又回應各議員對年齡的「迷思」,指不少議員發言時均以70或80多歲的長者為例,認為以此回應60至64歲的長者議題會產生誤會,又指勞動與勞損有分別,鼓勵勞動不代表會加重長者勞損情況,甚至邀請議員區諾軒、梁繼昌、鄭泳舜等一同參加渡海泳,認為只要努力,無論甚麼年齡均有能力參加渡海泳,呼籲議員不要將年齡和運動能力掛鈎。

香港有條死八婆,經常做埋d陰質野,宜家仲笑笑口得戚到呢……佢咪林鄭月娥囉。 

林鄭鼠輩橫行,我不只想頂佢個肺,呢條死仆街中的死仆街,先吊起,再供市民免費鞭打,打得狠打得夠不人道有獎賞!

人人也有父母,絕不會是石頭爆出來。邊個唔希望父母安享晚年,有困難者得政府相助自然稱頌,相反身為公僕吃的著的住的皆自納稅人既血汗,居然推如此惡政,可能大大討好共匪波士,但亦有可能連「進化」左既中共都望塵莫及:嘩,咁辣咁殘忍都出到手,我地都係走下資,偷下錢,都未至於向父母輩公然出手。小學平都自嘆不如啦。

Picture

政府不理全城炮轟收緊長者綜援門檻。東方報業集團旗下《on.cc東網》時事評論節目《毓民特區》,主持人黃毓民指摘政府「死不悔改」,拋出「六十歲中年論」及六十歲仍有工作能力的說法是偷換概念、顛倒是非。黃又狠批政府寧願倒錢落海,花數百億元力推填海及大白象工程,卻為了節省小量公帑而堅持虐老政策,簡直是垃圾政府。

政府早前公布在下月一日起,長者綜援申請年齡由六十歲調高至六十五歲。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先後解畫,竟拋出「六十歲中年論」及六十歲仍然有工作能力的說法。

高官沆瀣一氣 解畫顛倒是非

黃毓民直斥特首林鄭月娥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沆瀣一氣、狼狽為奸,堅持侮辱及虐待長者的政策,又炮轟羅致光是垃圾官員。黃又狠批六十歲仍有工作能力的說法偷換概念,指長者福利是人權,而退休年齡則屬人力政策,稱六十歲要找工作不容易,反指「如果六十歲有工作,都唔會申請綜援啦」。

目前政府坐擁逾萬億元財政儲備,每年均錄得巨額盈餘,黃不認同保留目前門檻會對政府構成沉重財政負擔,指新門檻「一年最多慳兩、三億元」,但政府寧願力推填海工程,僅是買填海用的沙,費用或需幾百億元,再加上過往的大白象工程,根本就是倒錢落海,但政府卻為了節省小量公帑去侮辱老人。

黃又提到林鄭月娥早前回應議員質詢,竟嘲笑議員有份通過去年的財政預算案,即有份支持收緊門檻,如同對支持預算案的建制派「過咗一戙」。黃表示,建制派今次被林鄭「屈」,雙方關係變得惡劣,即使日後建制派仍然必須要支持政府施政,但屆時心不甘情不願,黃認為事件在政治層面肯定餘波未了。

「放生黎智英、不告梁振英」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民望早已「墊司底」及「墊官底」,今次爆出收緊長者綜援申請門檻風波,黃認為林鄭月娥和羅致光的民望將大幅滑落,又批評現時政府是「不仁者而居高位」,權力不受約制,結果政府部門橫行無忌,甚至逞口舌之快去出賣建制派,而香港人卻無能為力,任由長者不斷被政府侮辱,直言香港已淪落至「壽則多辱,老則該死」的局面。

講到民望和支持度,宜家大家都睇到羅既真面目,我係好奇怪呢個人竟然曾是泛民一員?從前聽佢既言論已覺得佢好蠱惑,與其說佢變節,可能一早就係臥底細作搞破壞,仲有支持度嗎?負支持度就有。而鄭司長,有既支持度係唔係訪問左佢屋企人?一屋蛇鼠,香港無運行啦。

羅致光60歲中年論被洗版 邵家臻:想法匪夷所思

究竟係唔係人工太奀,所以穿櫃桶底,七年偷四千萬,濕濕碎啦。

連鎖美容用品專賣店卓悅化粧品的前人力資源及行政部女主管,涉嫌聯同在同一部門任職助理經理的兒子,利用職權及公司發薪制度,將虛假資料輸入系統,指示銀行向35名現職員工、前員工甚至街外人發薪,實情將薪金存入母子及丈夫三人的銀行戶口。7年間,一家三口共騙取卓悅逾4,000萬元,直至有員工內部調職時始揭發事件。事隔5年,涉案一家三口被控兩項欺詐及三項洗黑錢罪,今於高等法院受審。卓悅主席兼行政總裁葉俊亨將於本案中作供。

三名被告依次為現年64歲喬美齡、41歲夏定邦及70歲夏偉成。喬與夏偉成為夫婦,夏定邦為二人之子。喬被控一項欺詐罪,另與兒子共被控一項欺詐和一項洗黑錢罪,又與丈夫同被控兩項洗黑錢罪。案發於2004至2011年間,欺詐牽涉金額逾4,049萬元,而洗黑錢金額則近3,770萬元。

首被告喬美齡於2004年5月入職卓悅,擔任人力資源部經理,月薪連勤工1.5萬元;至2011年3月,喬的月薪升至2.51萬元。而次被告夏定邦亦於2004年8月加入公司,在同一部門任職文員,月薪6,500元,另加500元勤工連加班費;到2011年,他獲晉升至助理經理。至於第三被告夏偉成則任職保安,並非卓悅員工,亦與卓悅沒有生意來往。

控方開案陳詞指,卓悅化粧品批發中心有限公司會透過兩套電腦軟件,由人力資源及行政部計算員工發薪資料,然後輸入電腦系統,再經會計部批核出糧總數後,銀行便會按照指示,於指定日期由公司戶口轉帳到相關員工戶口以出糧。

控方指,被告母子雖在卓悅工作,可獲發薪,惟按二人案發時的銀行資料顯示,他們獲得的收入遠較實際人工為多。其中夏定邦於案發期間,實際上應獲支薪不多於90萬元,但他竟共獲超過1,150萬元。至於其父,銀行資料更顯示他名下兩個戶口於案發期間,獲卓悅存入超過2,600萬元「薪金」。

控方另指,被告母子在電腦上載資料時「做手腳」,促使銀行將不同數額的款項存入一些戶口,當中涉及35名「員工」的名字,但其實當中部份人並非卓悅員工,不應該獲卓悅發薪。有關款項大部份存入三名被告於不同銀行開設的戶口,例如首被告於2009年7月某日,一天之內獲存入兩筆「薪金」,合共超過7萬元;次被告則於2004年11月的同一日,獲兩次存入款項,合共1.54萬元,但他當時薪金仍只是7,000元。

控方指,直到2011年3月22日,其中一名人力資源部員工轉職美容部,上司發現她的人工甚高,因而起疑,卓悅查數下揭發事件。兩母子同日被解僱,警方於2016年11月上門拘捕涉案一家三口。

如果,我只係話如果,一家及時辭工走路,咪追唔到條數囉。不過,宜家d錢去左邊都未知。

政府企硬將長者綜援申請資格收緊至65歲,被跨黨派聯手反對。

立法會今日討論社福界邵家臻提出的檢討綜援議案,跨黨派都將焦點放在政府收緊長者綜援安排,場外有一批長者示威抗議,擊鼓鳴冤。邵家臻重提現任勞福局局長羅致光20年前擔任立法會議員,面臨削減綜援問題時,曾狠批政府成功塑造綜援養懶人論述,更要求高官親身與領取綜援的單親家庭孩子接觸,邵直言「天意弄人」,羅20年後擔任局長,再次面對同樣問題,卻選擇「站在雞蛋另一邊」,質疑羅致光今次有沒有親身接觸55至64歲長者,了解其實際需要。

邵又指,政府要60至64歲長者日後領取健全成人綜援金,但兩份綜援金額相差三分一,健全成人綜援金本來已不足應付基本生活需要,新政策徒令長者生活質素變得更差。他指現時香港依然沒有年齡歧視法、沒有標準工時、沒有聘用長者的稅務優惠,政府亦沒有帶頭聘用長者,卻收緊長者申領資格,是本末倒置。街工梁耀忠亦批評政府的做法等同強迫長者就業,任由他們在低技術行業受剝削,形容收緊安排並不是鼓勵長者工作,而是懲罰,長者無法自由選擇工作。

因贊成預算案而被林鄭指支持收緊門檻的民建聯,黨員之一梁志祥發言時強調,申請綜援需要經過審查,合資格者都是社會最弱勢社群,批評政府不但沒有盡力提供協助,反而削減福利,「向窮人開刀」,直斥政府犯下三大錯,包括漠視社會反對聲音、對議會多次要求擱置的聲音視而不見,更在欠缺周詳配套下硬上馬。梁表明會支持邵的原議案以及其他修正案,促請政府三思,擱置安排。

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認為,政府新安排下首當其衝的是貧窮長者,尤其是基層和教育程度不高的長者,他們在職場上難以找到工作,若官員認為這批長者毋須照料,實在「離地」。楊岳橋指,當特區政府協助其他國家應對天災人禍時,捐錢表現慷慨,但卻對自己地方的長者卻過份冷漠,做法說不過去。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更加提醒政府在今次長者綜援門檻一事上,不要視建制派議員的支持為理所當然,警告政府在今次事件上要拆彈,否則只會禍連其他政策;若政府置之不理,日後政府政策有爭議就「有排嘆」,今次的長者綜援門檻的「火球」將會擲回給政府,政府最終自食其果。

羅致光日前於電台節目稱,長者定義「遲早都要改」,更指「當大家都120歲,60歲嘅人係啱啱中年」,言論引起全城嘩然,亦成為政黨倡議政策的「萬能key」。民建聯蔣麗芸今日於立法會大會提出口頭質詢,指政府2008年成立、為10至16歲的基層兒童設立的「兒童發展基金」受惠人數太少,建議為全港初生嬰兒設立儲蓄計劃,又引述羅致光「60歲中年論」,批評後生仔面對就業、住屋問題,「活到60歲先係中年,攞唔到長者綜援,點捱到120歲呀?」政府有必要協助下一代從小開始儲蓄,實現人生規劃。

立法會議員鄭松泰質疑,如政府以人口結構改變為由,要延後「長者」年齡定義而收緊長者綜援申請資格,所謂「兒童」發展基金亦應當擴大服務對象年齡。羅致光回應指,發展基金用意為協助在學的基層兒童儲蓄,令他們成長機會更平等。學員只要每月儲200元,便可獲政府和慈善團體一比一的配對捐款和獎勵,每月合共儲蓄600元,累積兩年後可提取14,400元用於個人發展計劃,「過咗16歲通常都已經出來做嘢」,暫無意擴展計劃。

有時都唔好話民主、一人一票唔可以當飯食,畀我地提名及投票,睇怕唔會選d咁乞衣既人卦。

長者綜援提高門檻綑綁去年預算案
林鄭稱議員支持 泛民轟老屈 建制斥陰濕

政府下月起將長者綜援申請門檻由60歲提高至65歲,早已遭長者及社福界批評,特首林鄭月娥昨早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時,民主、建制議員均要求林鄭收回決定,但她突爆出有關決定早已綑綁去年財政預算案《撥款條例草案》內,更聲稱已獲立會支持,等同批准政府改變政策。去年曾投票支持預算案的建制派發現「中伏」,狠批林鄭「賴皮」、「陰濕」,反對預算案的民主派鬧爆林鄭「老屈」議員。

林鄭前日回應社署下月1日收緊長者綜援申請門檻時,指很多60歲以上的市民都在工作,又稱自己超過60歲,「仲係每日10多個鐘頭咁做嘢」,已遭各界炮轟涼薄。民主派昨於社福界議員邵家臻號召下,在答問大會前率先「招呼」林鄭,展示「欺貧怕富無天理 林鄭何不食肉糜」標語抗議,林鄭到場時全程「黑面」,在多名保安護送下步入會議廳。

以往支持政府的建制派,昨日也炮轟有關政策。新民黨議員容海恩發問時開火,指很難將一般綜援長者與特首比較,問特首會否收回安排。民建聯議員柯創盛會上亦指政府有關做法是「全城鬧爆」。不過林鄭回應時未有因建制派提問而留手,反而出招「辣慶」建制派,指有關政策「係各位(議員)批准」,隨即爆出原來有關政策早已寫入《2018年撥款條例草案》中社署開支分目,當中有提到有關政策,議員去年投票通過預算案,等於批准政府把長者綜援申請資格由60歲升至65歲;又稱聽到議員要求撤回政策感到驚訝,強調如今不能剎停。

翻查當日預算案投票,建制派差不多全部支持,民主派大部份投反對票、民主黨投棄權票,而專業議政莫乃光、梁繼昌及李國麟投支持票。曾投票支持預算案、成為林鄭「反嘲」對象的容海恩會後批評,林鄭會上回應是不準確及不負責任,做法「賴皮」、「陰濕」,不滿政府在推出有關修訂前,沒廣泛諮詢和與持份者溝通,也沒提供具體細節和相關執行時間表。

全黨均曾投票支持2018年預算案的民建聯議員,會後對林鄭說法表示非常驚訝和強烈不滿,民建聯黨團召集人陳克勤聲稱,當日支持預算案只因不想政府陷入財政懸崖;該黨議員葛珮帆亦狠批林鄭說法不公平和不公道,「覺得佢屈我哋建制派議員」。

當年無就2018年預算案投票的社福界議員邵家臻和工黨議員張超雄,會後手持「老屈」標語,抗議林鄭說法。張指去年12月12日曾在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提動議,反對社署將會把領取長者綜援的合資格年齡由60歲提高至65歲,並獲委員會通過,所以立法會反對政府收緊長者綜援的立場十分清楚,批評林鄭說法明顯是「老屈」議員。

李國麟:唔係贊成呢樣嘢

邵家臻表明,今日社總、社聯、社協和他辦事處將會去信林鄭,要求林鄭擱置收緊長者綜援申請的建議,周日財政司長諮諮會上,他亦會向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和勞福局局長羅致光提出同樣訴求,下周三更會提動議要求檢討綜援政策,向政府施壓。(請到文末既報導)

當日曾投票2018年預算案的三名民主派議員中,只有衞生服務界李國麟昨早有參與民主派示威,抗議林鄭收緊綜援申請。李昨接受查詢時表示,當日投票支持預算案,是因為預算案的確回應了很多業界訴求,「我唔係贊成佢呢樣嘢(削減長者綜援)」。莫乃光回覆查詢時指,立會各黨派早前已在福利事務委員會表明反對政府收緊長者申請綜援門檻,故林鄭說法明顯是「講大話」,又指「唔可以由件事燒完就算,佢(林鄭)必須出嚟清楚交代同向各黨派承認不實表述」。

中共叫暴政,香港特區政府叫虐政也不太過。執行的都是一大爛堆惡政、苛政。

孔子過泰山側 ,有婦人哭於墓而哀,夫子式而聽之,使子路問之,曰:「子之哭也,一似重有憂者。」而曰:「然。昔者吾舅死於虎,吾夫又死焉,今吾子又死焉。」夫子曰:「何爲不去也?」曰:「無苛政。」夫子曰:「小子識之,苛政猛於虎也。」

特首林鄭月娥昨振振有辭地稱,收緊申領長者綜援年齡安排獲立會議員去年審議預算案時一併通過,但事實是有關政策內容遭政府「收藏」於逾1,100多頁部門開支中,並只用23字交代;政府落實前,議員更多次促政府擱置建議,但政府一直不聞不問,難怪民主、建制派均大罵林鄭無賴。

嘩,諗起都覺我地香港人慘,我講咩?買砂,係,無錯,砂,一粒粒好細粒既砂,仲係幫大陸買,隨處可挖的砂?用幾百億一次??再倒落海!!!嘩,有無九兩菜呀?林鄭,妳帶頭出錢先,好唔好?

臨近年尾,真係好多事情發生……但係應該係資訊發達既關係,所謂資訊爆炸,多到process唔切。好,等我抽一些要聞、趣聞畀大家睇:

港鐵委聘的專家證人、奧雅納(Arup)董事兼合夥人Mike Glover在聆訊中作供,多次批評香港設有太多規則(Rules),妨礙工程界創新及進步,認為部份規則根本沒必要。就剪鋼筋問題,他「相信」工人只會想好好完成工作,不會惡意剪短鋼筋,現時也沒證據顯示有大規模剪鋼筋情況出現,堅稱紅磡站十分安全,應盡快完工通車。

創新?咁多條仲話無大規模剪鋼筋!哦,要一半以上剪左至叫大規模卦。都白痴,根本就應該一條也不能剪!無料扮四條,收左幾多錢?

問到他未來是否需持續監察紅磡站結構,他直指技術上沒有必要,但若考慮社會觀感,就「一定需要」,不過公眾不要預期會得出甚麼數據,也沒人會想每日、每星期檢視監察結果。 下?唔係far,咪同馬時亨講既一樣:我話ok就ok啦。(你識咩野丫)會害死人架,仆街!

區議會換屆選舉年尾舉行,民政事務局今日(17日)向立法會提交文件,建議由明年起調高區議員薪酬,由每月3.2萬元增至近3.4萬元,加幅6%,實報實銷開支增加至每月4.5萬元,以及雜項開支津貼亦會增至7,000多元。另外,政府建議取消區議員兼任行會成員或立法會議員時,須扣減三分一酬金的安排,立法會內的雙料或三料議員將會受惠(雙料議員就有24個,當中16個是建制派議員)。以每名區議員每月最多可多取7,000多元計算,有百多名區議員的民建聯,該黨議員每年最多可多收公帑逾千萬元。咦?咁得意既,呢邊大加人工,另一邊六十歲既老友記就被政府削福利!好波!林鄭,妳去死吧!無其他野同妳講喇。

繼台灣順豐連番被爆禁止寄書到香港後,香港順豐亦首次被揭禁運 ;有紀錄片導演引述一名天主教團體的義工指,香港順豐的接待員以不能代寄「宗教物品」為由,拒絕寄送手製十字架往澳門。事隔一天,順豐回覆《蘋果》查詢時,否認管制託運宗教物品,聲稱只是「運作失誤」,為此致歉,並會加強培訓前線。唉,真係當人傻仔,上面無指引,前線會咁得意,自己作主?

一名隸屬警務處保安部的警司,被指把行動中使用但已荒廢一段時間的安全屋公器私用,帶已婚的高級公務員女伴到安全屋「密會」,二人入屋情況被私家偵探拍下。照片在警界內流傳。警察公共關係科發言人回覆《立場新聞》時指,警方不作評論,強調警方非常重視人員的操守,如證實有人員違規,定必嚴正處理。安全屋是警隊在特別行動中,為保護證人或卧底行動中,操控員會見警員卧底時場所,地點理應非常保密,一般只有行動主管及其上司才知其位置。而租用安全屋的費用,一般在俗稱「蛇蛇 fund 」(特別服務的英文為 Special Service)的「酬金及特別服務」的撥款中支出。根據《財政預算案》的部門詳項,警隊近年在「酬金及特別服務」— 包括線人費、懸紅獎金等開支 — 的支出逐年提升,由 2016/17 年度的開支 8186.6萬元,增至去年經修訂的預算為 8740萬元,而今個財政年度獲准的預算,已接近 1.4 億元,增幅達六成。下?唔係卦,一睇到呢d數字,又會諗起香港d老人家點被林鄭剝削,唉。如果要再舉例子,多到驚人,都係算罷,無謂令大家更不安。所謂冤枉來瘟疫去,我意思係納稅人既錢冤枉去左狗官個袋,瘟疫去指若呢班不知所謂既人犯法而被揭被定罪,就會失去龐大福利,而我唔覺公務員deserve,要我地咁養班廢人。

鐘聲響起歸家的信號
在他生命裡 彷彿帶點唏噓
黑色肌膚給他的意義
是一生奉獻 膚色鬥爭中
年月把擁有變做失去
疲倦的雙眼帶著期望

今天只有殘留的軀殼
迎接光輝歲月
風雨中抱緊自由
一生經過徬徨的掙扎
自信可改變未來
問誰又能做到

可否不分膚色的界限
願這土地裡 不分你我高低
繽紛色彩閃出的美麗
是因它沒有 分開每種色彩
年月把擁有變做失去
疲倦的雙眼帶著期望

今天只有殘留的軀殼
迎接光輝歲月
風雨中抱緊自由
一生經過徬徨的掙扎
自信可改變未來
問誰又能做到

點解真係咁好聽既……

歷史有順流有逆流,急不來的事硬推只能得到反效果,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告台灣同胞書》四十周年講話,強調「台灣問題不能一代一代傳下去,要爭取早日解決……」,聽在台灣人耳內可謂滋味複雜紛陳。對中國而言,台灣或許真是「問題」,但對台灣人而言,哪有問題啊?中國人自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爭取的「自由共和的新中國(中華民國)」在台灣實現了,而且,活得熱鬧非凡,喧囂不已。

台灣的民主自由已達多,還要更多、更細緻

套用民國時期著名政論家、民盟大將、文革時期下落不明生死成謎的儲安平之言:「老實說,我們現在爭取自由,在國民黨統治下,這個『自由』還是一個『多』和『少』的問題,假如共產黨執政了,這個『自由』就變成了一個『有』和『無』的問題了。」儲安平發表此言時是國共內戰加劇之際的一九四七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尚未建政。

蔡英文被逼宮 vs 習近平高瞻遠矚

好少講法輪功,請恕我無知,我淨係見過佢地響公園做健身操或者打座之類,最負面的就是佢地既領袖好有錢,有好多物業。提起法輪功,你們可能會說,打壓法輪功都十多年了,我們怎麼會不認識法輪功呢?其實,你所知道的法輪功,是被中共江澤民集團抹黑了的法輪功,而並不是真實的法輪功。

熟悉中國近代史的人都知道,中共自產生之日起,特別是中共建政以後,進行的歷次政治運動,都是靠編造謊言,欺騙世人才得以進行的。當中共要打壓誰時,就先給誰造謠,捏造罪名,然後通過它控制的媒體和政策檔灌輸給世人,煽動人們的仇恨,矇騙人們參與到中共的罪惡中去,這就是中共所說的群眾運動。例如文化大革命時,為了打倒劉少奇,就造謠說劉少奇是叛徒、內奸、工賊。其實是不是呢?根本不是。打壓法輪功也是如此。為了煽動人們對法輪功的仇恨,矇騙人們加入到中共打壓法輪功的運動中去,中共江澤民集團利用其操控的媒體,肆無忌憚的造謠,極盡誹謗、污蔑之能事,編造謊言,進行抹黑宣傳。如所謂的「天安門自焚」、「四二五」、「1400例」等,拙劣的謊言一個又一個,目的就是煽動仇恨,欺騙人們加入到迫害法輪功的罪惡中去,充當中共江澤民集團殘害善良的幫兇和工具。

林鄭月娥這幾天大概心裡憤憤不平,為自己因長者綜援制度改革再次被外界「欺凌」,感到受屈。

對林鄭來說,提高長者綜援申請門檻,絕對合情合理。這除了是因為財政考慮外,也相信與她大力推動退休年齡延遲的政策方向有關。按這個構想,既然60歲或以上的人士仍可自力更生,那麼長者綜援金的需求自然有限,因此把申請年齡提高,並無不妥,而受影響的人的數目也應該不會太多。事實上,側聞政府亦有意檢討長者乘車優惠計劃以至醫療券制度,這看來也與這個邏輯一脈相承。

無視基層殘酷現實

但這種認為高齡人士投入勞動市場純粹是個人選擇的觀點,完全無視基層長者就業困難的殘酷現實。而這種思維,也反映出高官們普遍認同「綜援養懶人」的觀點。對林鄭這種精英來說,假如為這個年齡層的人提供福利援助,只會進一步減低他們投入勞動市場的意欲,助長這班「好食懶飛」的人的依賴心態。

公共決策固然要考慮財政因素和政策連貫性,但亦同時需要處理不同社會階層的需要,以至公眾的觀感。後者說到底是一種政治判斷,政府需要對每個決策的政治代價有一種預判能力,評估需要面對的輿論壓力和反對聲音有多大,自己又是否承擔得起。

決策極具爭議 有沒有人勸諫特首?

單獨地看綜援制度是否需要改革,當然可以有各種支持理據。但假如把它放在今天社會貧富差距日益擴大、基層生活愈見困苦,以至香港始終缺乏完善退休保障制度的大局來看,把申請年齡提高的建議,會引起社會輿論的強烈反響,大概是顯而易見。更何况,「欺負長者」的罪名,在任何場景下都是政客用來攻擊政府的一張好牌。

但林鄭似乎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相反,當她在議會面對質疑時,她並不選擇以虛空的官腔去輕輕帶過,反而刻意挑釁對手,不但令公眾嘩然,也為政府帶來一場政治災難。這種臨場反應,大概是林鄭個人性格使然。但我關心的是,在整個決策背後,究竟有沒有人曾經向特首在這個顯然極具爭議的決策上作出勸諫?為什麼看不見政府之前有沒有什麼兩手準備和政治公關輿論配套工夫?

林鄭素來以自己熟悉公共行政運作細節為傲,對在她眼中不太懂政策的人的鄙視,從不掩飾。「唔知道議員有無看過文件,我就全部睇完」這些金句,完全反映她的自我良好感覺。故此作為下屬,要對這個為官近40年、事事親力親為,也自信相當「打得」的特首的主張,提出勸諫、質疑以至反對,並不容易。

但這種情况,並非只因為問責官員的道德勇氣,也關係到中央對林鄭的組閣過程的態度。中央當時的構想,大概是要以民望不俗、能力高強的林鄭為核心去重組政府,以扭轉梁振英留下的殘局。所以林鄭在用人上有頗大自由,出來的班子亦以同是公務員出身、曾共事多年的人物為多數,只保留了少數上任政府的問責官員。

林鄭班子沒有制衡者

但在梁振英的班子構成中,北京卻明顯有不同部署。梁振英出任特首,恐怕並非中央原先計劃;但當年事態發展,令北京只能順勢而行,改變了原來決定。但這種突變,卻惹來特區主要利益集團強烈反應,商界也對梁「求變」、「有為政府」的主張大有戒心。對此中央要有所回應,便安插曾俊華為財政司長,以制衡梁振英,防止政府過分冒進。事實證明,曾俊華在理財哲學上與梁振英大相徑庭,甚至經常公開提出與梁特首相左的意見。梁的支持者亦不斷批評財爺,指恍如有兩個政府在特區運作。到後來,前者意欲更上一層樓時,這種張力便更加明顯。

但觀乎林鄭的班子,並沒有這種作為制衡特首的人物存在。張建宗固然沒有當年林鄭作為政務司長時的聲望,他的為官作風也頗為「滑頭」、「錫身」,難以想像他會和林鄭硬碰。再加上司長換人的傳聞瘋傳之後,他的權威更是所剩無幾。財爺陳茂波為梁振英親信,其個人能力一直未為公眾認同,但他明白自己的生存之道在於全面配合林鄭施政,上任政府將相不和、互拖後腿的場面,不再復見。其餘問責官員,則多曾為林鄭下屬。所以政府內部出現特首一言堂的可能,確實有客觀環境支持。從積極的角度去看,這種「上下同心」的格局,有利於提高施政效率,甚至可以避免董建華當年「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的狀態。但這種以長官個人意志去一錘定音的做法,也有可能導致政府更容易犯錯,更有可能會誤判形勢。

特區政治制度先天畸形,民主制約乏力,議會權限不足,特首也無政黨聯繫督促,決策基本上取決於長官個人判斷。在這種缺乏內外監管的格局下,特首個人能力和性格,往往決定了整個政府的施政方向。林鄭假如以為「保皇黨」給自己支持,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不懂得從政黨角度去考慮政府政策對選票的影響,便注定會和梁振英一樣,施政舉步維艱,政府孤立無援,最終一事無成。

投贊成票促擱置收緊長者綜援 三行會成員帶頭反對政府

政府下月起收緊長者綜援申請年齡,由60歲上調至65歲,引起社會各界反對。立法會昨日繼續辯論,並通過檢討綜援計劃的無約束力議案,包括擱置將領取長者綜援合資格年齡收緊至65歲,以及檢視釐訂援助金額的機制。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重申,該措施是2017年施政報告政策,政府有向立法會報告進展,難以接受有議員指當局「無交野上來」和「忽然改變」。對於有市民計劃就措施提出司法覆核,他回應指,不宜評論案件,但強調,新措施符合《基本法》第145條有信心。議案早上在跨黨派聯手下獲得通過,功能組別有23人贊成、2人反對、3人棄權;地方選區有28人贊成、1人棄權,但議案沒有約束力。

電影《再見王老五》1989年片段。講納米樓啊,大家笑下啦。我明,港人鬱結難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