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27th Nov 2018 | 趣味談 Hobbies & Fun | (250 Reads)

下?陳凱欣懷孕?咁都係好事,除了贏左立法會補選,生多件都好,又唔係養唔起,不似香港好多人,連自己顧自己都無能力,政府話知你死,一於填海,廿年後都死晒啦呢班窮人,我都可能不在,真係要多謝三條七喎。

邱文華從前響市建局做,宜家又幫發展商做野,老婆話無黨派,但又有建制一方支持。說來說去,都係既得利益者。如果話會為普羅大眾爭取什麼,哈哈,爭取有飯食(確保香港有米賣),同埋有空氣畀你地呼吸囉。

阿陳小姐41歲?唔似囉,看上去似51多一點。點會再生育架???哦,搞錯左,原來係陳凱琳。兩者除了姓名相似,做事作風都好似,講一套做一套,其實講大話吹水呢家野,係我地呢種蠢人先會有道德包袱,唔會吹得就吹。

陳凱欣擊敗李卓人,於九龍西立法會補選獲勝。泛民主派一直宣稱這是專制與民主的對決,強調議席「一個都不能少」,但堂皇的口號掩蓋不了一個關鍵的事實──在現行議會制度下,泛民的影響力微乎其微,建制派、政府一直坐擁大權,全面執政。這次補選,只不過是將這現實進一步袒露人前。敗選過後,泛民主派固須尋找出路;建制派、政府亦須認識到,他們已然全面執政,「反對派」幾乎沒有任何阻緩政策通過的能力。如果官員不改變政治理念上的偏差、執行上的無能,終有一天,建制派的支持者難免倒戈相向。

上述評論不是出自我手筆。如果用中共統治大陸既歷史來看,有朝一日,立法會應該係一把反對或者中立既聲音都唔會存在,真係不用為港府擔心,即係你地擔心賣港的高官唔知點使自己d錢,不如先顧掂自己先啦。真係太傻太天真。

民建聯昨晚舉行兩年一次的籌款晚會,特首林鄭月娥、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中聯辦副主任何靖、多名司局長出席撐場,相當熱鬧。民記主席李慧琼致辭時話,早前係九西補選投票日,大家嘅選票順利將陳凱欣送入立法會,希望今晚各位善長人翁繼續投票,「唔係投下選票,而係鈔票」,引來全場大笑。

民記兩年前搞籌款晚會,時任中聯辦主任、現任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捐出一幅字畫,籌得天價1800多萬,今次張主任為「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郵票珍藏冊題詞,底價只係50萬,最終由榮華慈善基金創辦人楊榮華以220萬投得。已故國學大師饒宗頣墨寶「量寛福厚」,經過幾口叫價後,由全國政協常委許榮茂以1000萬元投得。

籌款晚會亦有唔少表演環節,李慧琼開金口獨唱一曲《中國夢》,籌得300多萬;三位前高官蘇錦樑、譚志源同高永文更化身韓國組合大跳hip hop ,連日為陳凱欣拉票的高永文雖然有啲甩beat,但勝在誠意撘夠,同戴上假髮跳舞的譚志源施展渾身解數,搏得全場掌聲。

咩叫意氣風發、不可一世?莫非陳凱欣是民建聯地下黨員?黨魁仲暗示投下鈔票……明了,例如爛鬼福袋,又係幾有效喎。泛民點都要輸架啦。四個非建制蠢人對一個制建人,加上九西既選民好明顯係勁消極,點玩呢?除非……建制派四個代表,泛民只有一個人,加上百份百投票,咁咪贏到開巷囉。其實,在港人普遍不滿政府之下,建制派節節獲勝係好畸形。仲有係中港兩地政府在國際上,可謂聲名狼藉……唉,算罷,李卓人好,任何仁好,輸左係你既福份,贏左之後唔畀人搞住就奇,李生個樣似70,其實只有61,再入立法會會好快報到,同天父飲下午茶。

題目講唐之死,意指佢登上首長之位的白日夢夢碎,被某人言論整死也。

新聞重溫:賣妻求榮!唐英年死不退選!

Picture

甘為丈夫「頂罪」的郭妤淺,面對記者談及事件時一度落淚,有妻作擋箭牌的唐英年卻一臉木然。

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劉迺強曾以艾凡為筆名,自1970年代以來在《信報》撰寫專欄,中間曾有間斷,後來亦有用全名署名。不過,到2012年1月19日,該專欄《大陸與港》突然被叫停,雖然《信報》曾稱不時會更換作家,但坊間就有指與他所寫〈朋友,你已受襲了〉一文有關,該文形容新政府總部有退伍軍人症桿菌是生化襲擊,而國家領導人安危不容兒戲,引申到因此《基本法》23條必須盡快立法。其後劉轉移陣地,近年在《灼見名家》、《思考香港》等網站可見他以全名署名文章。

2012年專欄被叫停期間,時值特首選舉,當時網上亦流傳一篇聲稱由支持梁振英的劉所撰寫批評唐營文章,直斥唐英年「勾結境外敵對勢力」,有指文章最早見於時任香港教育學院社會科學系副教授沈旭暉的facebook,題為《劉迺強被和諧未能發表新作:唐英年勾結美英勢力的「財外聯盟」》。該文先指年內特首及立法會選舉,在境外境內惡劣環境下進行,是「過去從未間斷過的中國與美英鬥爭的一輪新較量」,隨即話鋒一轉,指摘唐英年「作為建制中的商界代表」,起用選舉班子「大腦是被『維基解密』揭露為美國「嚴格保護」的民主黨核心分子」。文中又更列出大堆聲稱為唐「收買」人士,企圖在美國庇蔭下夾擊特首選舉,令唐當選後,既得利益者可如常巧取豪奪等等。

據指該文原文題目為《愚民看特首選舉》,原本應刊於《中國評論雜誌》,但因內容過激而被「和諧」,或因有人心有不甘私下將文章在左派圈子中傳閱,才會最終被人公開。由於文章指控嚴重,當年《蘋果》曾查詢劉迺強該文章是否真的出自其手筆,劉先指「我冇呢篇咁嘅題目嘅文章」,但被問到有否撰寫指唐英年勾結外國勢力的文章時,他就回應「對於我冇發表過嘅嘢我唔會評論。」

響香港,不談樓股都真係有點難。先講樓市樓價,升了幾倍的樓價,莫講話叫價減兩三成,就算估價減兩三成,都不是什麼大劈價,即係一蚊變四蚊,再減一蚊,又點會慘?同理,股票既報價,係相等樓既市價,並不一定是成交價。即係點?一些股仔及衍生工具如牛熊證、窩輪,有時成交係接近零,又例如窩輪,做得莊家便要提供流通量,即係做樣叫叫價。好多炒家仲係唔明,莊家並無責任以理論價格掛盤的!咁即係莊家掛1.7而你有貨,並不代表有人會以1.7接你貨,那是莊家的賣盤!而買盤呢?可以是1.6,1.58或更低。所以股仔及一堆衍生工具既報價好多時只是虛有其表。又即係不要以為不止蝕,坐坐就會賺大錢,莊家會拉闊差價,而其他投機者同你一樣,只想走貨,無人會接貨,如果不變廢紙的話,坐到尾等結算,可能會贏,不過輸既多喇。

當我講牛熊證不公平,可能有些投機者覺得我唔識野,而且係針對佢地。事實歸事實,我係看不過眼莊家搵笨,收市前一穿位便收回(不是回收),之後逆向走幾遠都係輸,莊家利用此機制已可玩死散戶,仲妄想有什麼剩餘價值?仲未計及來來回回的使費。都係這句:自己財富自己打理,祝君好運。

唔阻大家咁多時間,講埋中國既創舉:編輯基因!!免受愛滋病感染!!厲害到呢,我國好強囉。但全世界都圍插大陸科學家,包括自己人也插埋一份。因為唔道德喎。但如果其實根本研究無效,咪無道德問題囉?錯。係犯左兩條罪:一就係吹大左;二就係仍然不道德,只是你失敗左。無野講啦。

「這不是我想的中國。」維族女控中國迫害家破兒亡!(香港 Link)

【鐵腕統治】遭男警脫光檢查、綁老虎凳、逼供!維族女無辜成政治犯

中國大陸係痴線的,我講過無數次,係人都怕左佢。真係:死左都唔知因乜事!

今年三月逝世的英國物理學家霍金(Stephen Hawking)遺作提及他對人類未來的憂慮,但出人意表地不是世界末日,而是「超人」。

霍金的遺作《Brief Answers to the Big Questions》中表示,擔心有錢人利用基因改造技術,去改良自己和子女的基因,創造更聰明和長壽的「超級人類」(superhumans)。

《星期日泰晤士報》刊登的節錄中,霍金提到,即使禁止基因工程的法例通過,也會有人不惜犯法去創造超級人類,「總有些人無法抵抗改良人類的誘惑,例如增強記憶、提升免疫力、延長壽命。」他甚至預測現在的人類可能會滅亡,「超級人類一旦出現,未被改良的人類根本無法與之競爭,會導致嚴重的政治問題。原本的人類可能會絕種或變得低微,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新的生物,他們會設計自己的基因和不斷快速改良。」

霍金引用基因編輯技術CRISPR-Cas9支持自己的理論,這項技術讓科學家能修改或移除壞基因,2017年美國已有成功編輯人類胚胎基因的首例。霍金亦在遺作中提到人工智能(AI)的發展,他認為人工智能或在有朝一日可以自我發展,甚至與人類對立,因此他指出應該停止發展自動武器。然而,霍金亦表示,開發超級AI對於人類是好是壞,將取決於如何運用。

另外,不少科學家相信外太空或有智慧生物存在,霍金沒有排除這個可能,但認為人類在探索途中或忽視了對方。他同時提到,世界上並沒有「神」的存在,他相信透過科學定律解釋宇宙起源,而並非「自有主宰」。霍金還指出對地球最大的另幾個威脅,像滅絕恐龍的隕石,撞向地球時,人類將無法抵擋,可列首位。又像氣候變化同樣嚴重威脅人類,因為海水溫度上升會導致冰山融化,並釋放大量二氧化碳,令氣溫升到攝氏250度,環境恍如金星一樣難以生存。

大家一定同意,如可改造基因,不如改掉唐的廢人基因,三條七奸人基因,六八九惡人基因,小學平蠢人基因等等。

我們都老得太快,卻聰明得太遲。

人人一心把錢省下來,等待退休後再去享受,結果退休後,因為年紀大、身體差,行動不方便,哪裡也去不成。錢存下來等養老,結果孩子長大了,要出國留學,要創業做生意,要花錢娶老婆,自己的退休金都被拗走了。

當自己有足夠的能力善待自己時,就立刻去做。老年人有時候是無法做中年人或是青少年人可以做的事,年紀和健康就是一大因素。

小孩子從小就告訴他:養你到高中,大學以後就要自立更生,要留學、創業、娶老婆,自己想辦法!

因此,自己要留多一點錢,不要為了小孩子而活。

在香港,好的父母卻不是這樣想。他們都在樓市升上瘋價時,用養老金替下一代買下新單位。可能,身上的錢遲早也屬兒女的,就留待將來他們自己處理。

我們都老得太快,卻聰明得太遲。

我的學長去年喪妻。這突如其來的事故,實在叫人難以接受。但是,死亡的到來不總是如此。學長說他太太最希望他能送鮮花給他,但是他覺得太浪費,總推說等到下次再買。結果卻是在她死後,用鮮花佈置她的靈堂。

這不是太蠢愚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