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1st Oct 2014 | 趣味談 Hobbies & Fun | (143 Reads)

Sorry,我將無趣的內容放於《趣味談》之下。只希望大家關心一下香港。

「埋單計數,撤回課程,佔領政總」是香港學生組織學民思潮在2012年8月30日發起的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升級行動。該次行動在香港島添馬艦政府總部東翼迴旋處(又稱公民廣場)進行,多名學民思潮成員及義工在現場紮營,通宵留守,並有大量市民支持行動。最高峰當晚(9月7日)更有12萬人集會,是香港回歸後最大型的非政治事件集會,亦是回歸後除七一大遊行及維園六四燭光晚會以外,第二大規模的社會運動之一,與2013年港視不獲發牌風波並列,僅次於2014年雨傘運動。其中3名學民思潮成員更絕食56小時,後由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成員接力絕食,當中教協理事韓連山絕食時間長達171小時。行動持續進行至9月9日凌晨,由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宣布結束。

Picture

香港免費電視牌照爭議源於2009年香港政府計劃增加免費電視牌照,至2013年10月香港政府公布結果後觸發的一場爭議。

2009年年底,香港3間電訊商向廣播事務管理局申請免費電視牌照,其中一位申請者城市電訊主席王維基表現相對積極,於2012年成立香港電視網絡,大肆招兵買馬,又拍攝好十數齣電視劇,幾近萬事俱備,引起不少觀眾的關注及期待。至2013年10月15日,行政會議完成審批程序,原則上同意批發免費電視牌照予奇妙電視和香港電視娛樂,而大致完成準備的香港電視網絡則不獲接納。由於香港政府事前沒有聲明會有三選二的情況,又無拒絕批發免費電視照牌予香港電視網絡的原因,種種事件令人難以明白而惹起爭議性。在公眾及輿論壓力下,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和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先後表示,基於行政會議的保密原則,不能夠公開交代原因,僅指出涉及「一籃子」因素。惟公眾對此解釋不接納,事件激發香港社會強烈迴響,引發12萬人遊行及包圍香港政府總部的事件。

Picture

重奪「公民廣場」行動是指2014年9月26日晚上,由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和學民思潮發起衝入政府總部東翼迴旋處(坊間稱之為「公民廣場」)的公民不服從行動。在這之前,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和學民思潮已經發動2014年香港學界大罷課,進而要求實施真普選。其中罷課學生反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提交的政治改革報告,爭取201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的「公民提名」、廢除香港立法會功能組別,並且要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撤回8月31日就2016年及2017年香港政治制度改革的決議。在罷課集會結束後不久,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突然號召學生衝入「公民廣場」,與此同時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事先部署的成員亦展開突襲行動。

集會人士隨即兵分兩路分別推開香港立法會停車場出入口大門,或者經由立法會綜合大樓旁的通道,攀越3公尺高的圍欄進入已經被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封鎖的「公民廣場」。與此同時,抗議學生除了重申先前的罷課訴求外,亦宣布對於行政署突然興建鐵欄以圍封政府總部「公民廣場」的不滿,要求重新開放「公民廣場」予以公眾集會。儘管有約百名學生和市民越過政府總部圍欄再次佔領「公民廣場」,不過在這過程中黃之鋒等13名參與行動人士則遭到警方逮捕。儘管警方多次使用胡椒噴霧嘗試驅離現場示威人士,大量原先參與罷課集會的市民保護廣場內的學生,試圖反包圍現場警方並且阻絕增援警力進入。

同時大量聲援民眾也陸陸續續聚集在「公民廣場」以支援學生,最終警方決定部署防暴警察進駐政府總部。9月27日下午1時20分,警方實施清場行動而總共拘捕74人,年齡則介在16歲至58歲之間。不過隨後香港專上學生聯會與學民思潮仍號召民眾在當天晚上8時至11時發起集會,要求釋放遭到逮捕的學生。對此警方則在政府總部附近封鎖海富中心和中信大廈人行天橋與多條道路以阻攔市民聲援,並以妨礙公務為由使用胡椒噴霧驅離人行天橋上的市民。不過仍然有大批市民留守在添美道、龍匯道、立法會停車場和中信大廈附近與警方對峙,許多參與集會的民眾市民亦自行準備保護措施,避免受到警方胡椒噴霧的攻擊。

當天晚上,大臺表示不包含反包圍警方的群眾,總共有超過50,000人參與集會;後來因為場外反包圍警察人數眾多,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宣布修正參與人數至80,000人。在集會結束後仍然有許多示威群眾留守而未散去,爾後同樣爭取普遍選舉的大型政治抗爭運動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提早在9月28日凌晨1時40分宣布正式啟動。稍後9·28催淚彈驅離行動引發大量民眾不滿,導致佔領規模擴大至銅鑼灣、旺角等其他地區,進而演變成雨傘革命。不過由於公民不服從行動在重奪「公民廣場」行動中已經展開,因此也有傳播媒體把這行動歸入雨傘革命內。

自從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添馬艦的新政府總部落成,取代原本位於中環、被稱為「政府山」的舊政府總部,政府總部東翼迴旋處成為香港多次大型集會示威的空間。而時任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曾蔭權在啟用時曾經表示政府總部的建築概念為「門常開」,寓意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秉持開放態度並且積極廣納民意。2012年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行動期間,學民思潮便在迴旋處發起「埋單計數,撤回課程,佔領政總」佔領及絕食行動,並開始稱呼該迴旋處為「公民廣場」,以後這個名稱獲得香港市民廣泛接受。而同年較早時間的七一大遊行和「全民行動,反對洗腦,7月29日,萬人大遊行」活動,以及2013年香港電視網絡未獲免費電視牌照引發的爭議,均以該處作為遊行終點。而2014年年初《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遭砍致重傷,香港記者協會亦以該處為「反暴力,緝真兇,保法治大遊行」的活動起點。

在經歷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成員發起的一系列包圍立法會綜合大樓的示威活動後,行政署於2014年7月17日清晨宣布為了加強政府總部大樓的保安措施以抵禦潛在威脅,決定依照政府總部西翼保安基礎設施的標準,沿著添美道、東翼迴旋處與立法會綜合大樓交界設立圍欄。同時表示即日起以鐵板封閉政府總部東翼迴旋處,進行加裝圍欄工程直至8月底,期間相關的公眾集會活動則改至添美道進行。同時警方在與行政署協商並且經過風險評估後,也一度在清晨派遣警察機動部隊前往政府總部,並且在連接政府總部東翼和中信大廈的人行天橋上以鐵馬分隔出「警方通道」及「公眾通道」,直至當天傍晚取消。

隨後行政署以部分工程受到天氣影響為由,建築署的承辦商需要額外的時間才能夠完成剩餘進度,因此宣布延遲至9月10日才完成工程。儘管8月12日至8月13日的連續多起暴雨,導致香港天文台在17個小時內三度發出紅色暴雨警告信號;不過議會工作人員協會在Facebook上表示行政署在8月22日才確認工程能夠如期完成,並且批評該工程對香港立法會職員構成不便。對此泛民主派香港立法會議員毛孟靜質疑延誤的實際理由並非那2日的連續多起大雨,而是由於先前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在和泛民主派展開會議,並且決定在8月31日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辦公室舉辦集會後導致改變時程。同時這項工程則由於違背原先的「門常開」建築理念而引來部分批評,其中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秘書長周永康認為封閉「公民廣場」反映政府趨向封閉,而公民黨香港立法會議員梁家傑認為封閉廣場的決定如同政府朝向「門常鎖」的態度,不過民建聯議員譚耀宗認為政府基於可能是遭衝擊的對象因素而得以理解。

儘管根據城市規劃委員會的文件東翼迴旋處列為開放的公共空間,而如民主黨議員何俊仁等人要求行政署立即撤回決定;不過行政署在與要求停止工程的泛民主派議員會面後,則表示該地屬於官署用地。而在9月10日重新開放後,行政署嚴格執行使用東翼迴旋處的規定,嚴禁一般人士在晚上11時至翌日早上6時進入,而連接政府總部的天橋、通往「公民廣場」的電動扶梯入口也都加強保安措施。新規定使得示威人士不能持續在「公民廣場」通宵留守,並只允許在星期日和公眾假期申請作為公眾集會場地使用。而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之後申請9月23日至10月1日使用「公民廣場」集會的申請亦遭拒絕,不過該場地的特殊性使得後來的重奪「公民廣場」行動具有重大象徵意義。

大家睇到啦,每個月吃幾十萬元的狗餅的保皇狗,係點撚樣亂吠!

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英語:Occupy Central with Love and Peace,縮寫OCLP),簡稱和平佔中、佔領中環、佔中,中國官方貶稱非法佔中,是由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及基督教新教牧師朱耀明於2014年9月28日起在香港發動的一場爭取真普選的政治運動。運動於2013年初開始醞釀,提出以公民抗命為手段,採取佔領香港金融區中環的交通要道的方式,來爭取符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能夠公平實踐「投票權」、「參選權」和「提名權」的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普選。反對人士則擔憂活動受非理性行為影響,導致可能的暴力衝突會嚴重影響香港經濟和市民日常生活。

2014年9月26日晚上,學界罷課集會演變成重奪「公民廣場」行動,為接下來的一連串公民抗命揭開序幕。發動罷課及重奪「公民廣場」行動的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及學民思潮在翌日(9月27日)繼續於添美道集會,而「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因應當晚形勢,於9月28日凌晨1時40分宣布正式啟動醞釀1年8個月的佔領中環,並且以佔領政府總部開始,反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提交給全國人大常委會的201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候選人提名方案,要求全國人大常委撤回8月31日之政改決議,以及香港政府重啟政改諮詢、重交政改報告。啟動佔中後,警察在同日上午開始封鎖政府總部,令示威者無法前往添馬艦支援佔領人士,導致群眾於下午衝出夏慤道等主幹道。鎮暴警察在當日傍晚展開驅散行動,施放大量催淚彈鎮壓,結果激發民憤,導致示威活動在當晚蔓延至旺角及銅鑼灣等人流密集的地區。隨後,更一度擴散至尖沙咀,但僅佔據3日便告失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