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10th Jun 2018 | 瀛寰搜奇 Amazing Facts | (191 Reads)

心中充滿怨恨的人,又怎麼會快樂呢?心中充滿怨恨,無時無刻在找尋別人的「痛腳」加以攻擊和報復,結果是茶飯不思、寢食難安,天天活在惶恐、焦慮中,如此下去,怎會不折壽呢?此類人以為報復令「敵人」受傷、受害,但為什麼仍是不快樂呢?因為每次「出手」時,只會把心中原有的怨恨提升。

日本不可隨「特朗普衝擊」起舞 by 大前研一

我個人認為,若特朗普執意走現行路線,他的總統之路很快就會「壽終正寢」。

但我們不可因此而大意,還是要未雨綢繆,保護自己的市場不受到特朗普政令的傷害。

接下來我們來看看特朗普執行政令,將對日本產生何種影響。

醜話先說在前頭,日本最好不要太把特朗普的話當一回事。日本外交部一向對美國言聽計從,現在可不能這樣了。

特朗普已簽署行政命令,正式退出《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此外,他不斷邀請日本進行協商,為什麼呢?因為他想為美國爭取利益。

日本在1970年代到1990年代中期,曾和美國協商了將近30年,打了一場「日美貿易戰爭」。

一開始日本先和美國在1971年締結了「纖維協定」。當時美國認為日本的纖維產業過於強大,要求日本修正這不公平的狀況。初期是由宮澤喜一首相負責交涉,經過長期的談判後才終於有了結果。諷刺的是,好不容易談出結果,日本的纖維產業卻在這時沒了競爭力。纖維產業重心逐漸從日本移向韓國、台灣,再移到印尼、中國。正當美國忙著除掉日本這口眼中釘時,新對手也如雨後春筍般冒出。至於這份協議的內容,現在應該已經沒有人記得了吧。簡單來說,當時日本聽從美國訂了協議,美國非但沒有感謝日本,也沒有因為該協議而獲利。當然,美國的纖維產業也並未因此而起死回生。

鋼鐵也是一樣,日本照美國說的去做,美國鋼鐵業卻愈來愈蕭條,協商毫無效果,更別提電視了。

只要美國找日本協商,永遠都是日本吃虧。日本原本就不擅長與美國談判,再加上政治人物大多不懂商務,官僚又一個比一個急著拍美國馬屁,不是依循世界貿易組織(WTO),就是《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現今政治人物對經濟不甚了解,官僚也都只想做好表面功夫,在這樣的情況下,日本怎麼可能有勝算呢?最後一定是被美國打趴。

然而,日本吃虧就代表美國占便宜嗎?那可不一定。看上述纖維的例子就知道,日美貿易談判,美國贏的通常不是利益,而是協商結果。

日本在汽車產業方面也吃了美國不少虧,但就結果而言,日本車商在美國賣出了660萬輛汽車。為什麼呢?因為日本車實在太出色了!這660萬輛之中,有五百萬輛是在美國境內生產,其餘則是從日本進口。

美國認為,美國車銷路不佳都是日本的錯,所以要求日本車必須有五成附加價值都在美國境內製造,才能符合「美國製」的資格。於是,日本車帶著零件公司一同進駐美國。這麼一來,美國車商也可向日本車商調度汽車零件,間接幫助 美國底特律 3大汽車集團(福特、佳士拿、通用)東山再起。

Picture

日本車在美國約有四成市占率,但並非獨占鰲頭,美國車商也從日本車商身上獲取了不少「力量」,兩者之間和平共處。

特朗普根本不知道這30年來,日本為美國汽車市場付出了多少努力,劈頭就說日本車商占了美國的便宜,這根本不是事實。我想,他大概是聽信了小威廉.福特(William Clay Ford Jr.)的遊說吧。畢竟福特汽車2016年才退出日本市場,很可能對日本懷恨在心。

政治人物、官僚對這段「日美談判史」一無所知。事實上,美國車在日本銷路不好,並非日本的錯,日本也沒有耍什麼手段,而是美國車自己的問題。

可能是因為日本人不喜歡美國車,又或是方向盤太大,不適合日本的道路,也有可能是因為外型不好看,又或是車商沒做好市場調查。然而也有不少日本人對美國車情有獨鍾,像是吉普車(Jeep)就相當受歡迎,我有段時間也開通用的龐蒂克火鳥(Pontiac Firebird)。

相對地,德國3大車廠——奧迪(Audi)、BMW、賓士在日本已各創出5到7萬輛的銷售佳績。既然德國車能賣,自然沒有日本刻意刁難進口車的問題。特朗普老是說日本在操控匯率,但德國車賣得呱呱叫,美國車卻乏人問津,怎麼不說這是美國車自己的問題呢?

相信之後特朗普應該會提出具體的數字,要求日本進口多少輛美國車(20萬輛之類的),日本實在沒必要照他說的做。

面對美國不合理的要求,日本為什麼不出聲反擊呢?「美國車在歐洲賣得好嗎?在歐洲銷路也很差吧?為什麼只針對日本,強迫日本進口美國車呢?」可惜的是,如今日本並沒有敢提出這種質疑的有識之士。

美國資本不斷進入日本市場,有段時間佳士拿因在製造銷售上贏不過三菱汽車,便收購了20%的三菱汽車股份;福特曾和萬事得展開資本合作,前任福特執行長兼營運長菲爾德斯曾擔任萬事得的社長;通用汽車則和五十鈴(Isuzu)、鈴木(Suzuki)、富士(Subaru)等公司進行資本合作。

然而,這些美國汽車公司只要經營不善,就立刻與日本汽車公司分道揚鑣,像是佳士拿賣掉三菱,福特賣掉萬事得。日本都願意開放資本了,美國卻選擇自己放手。

看到這裡,也許你們會心想:「美國車賣不好、資本也搞不好,憑什麼對日本說三道四?」最可怕的是,當今日本沒人敢說這種話。現今日本政府對美國言聽計從,生怕一得罪美國,日本就會失去安保條約的庇護。這種想法實在非常荒唐,對日本國民而言根本就是變相的犯罪。

豐田汽車之所以說要在美國增資、在印第安納州重開工廠,應該是顧及到彭斯副總統的感受。印第安納州是彭斯的故鄉,豐田應該是想要彭斯在特朗普面前美言幾句。

這20年來,豐田帶著旗下的零件工廠進駐美國,不但為美國創造了許多就業機會,也為底特律汽車產業帶來了極大的利益。

如今日本汽車工廠遍及全美,豐田在印第安納、肯德基等8個州共設立了10座工廠,每年生產超過200萬輛汽車;日產也從田納西州的士麥那(Smyrna)出發,擴張至美國各地。

也因為這個原因,美國議會支持日本車商的人,比支持底特律車商的人多。日本汽車工廠遍及美國各州,發揮了極大的影響力,在議會也凝聚了相當的勢力。我實在覺得奇怪,為什麼日本政治家、官僚不從這一點下手跟美國談判呢?

我曾見證長達30年的日美貿易戰爭,也為許多企業提供了各種意見。就我來看,日本政府若任由特朗普予取予求,將造成非常嚴重的後果。我們從日美貿易戰爭中已經學到夠多教訓了,是時候該硬起來奮戰到底了!

再怎麼說,日本比特朗普多做了30年功課,千萬不可隨他起舞。日美企業高層每天都很擔心特朗普又在Twitter上丟出什麼炸彈,若任由特朗普這個搞不清楚重點、只會亂簽行政命令的人穩坐總統大位,美國真該讓出世界龍頭的寶座了。

以前曾有媒體問我,如果是我主事,會怎麼跟美國談日美通商?老實說,我是不會接受這種委託的,因為這只是在浪費我的時間。

為什麼我會這麼說呢?因為若手上沒握有「全權」,是無法談出什麼結果的。日本有太多扯後腿的人了,像是手上操有人事大權的政客、官僚……不勝枚舉。在這樣的情況下,怎麼可能做出成果呢?(這個日本仔思想很獨裁,相信他對日皇應該沒什麼意見)

比方說,日美有段時間曾進行半導體協議,當時摩托羅拉(Motorola)的董事長高爾文(Robert Galvin)、半導體製造公司美光科技(Micron Technology)等公司開始在美國進行政治遊說,日本方則派出了通產省(相當於台灣經濟部)的黑田審議官,和索尼(Sony)董事長盛田昭夫,和美國在夏威夷進行了密談。

美方要求日本開放半導體市場、購買美國產品,經過雙方協調後,最後秘密決定日本每年必須進口15%的半導體產品,並由美國貿易代表署(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USTR)每年調查進口比例。

不過,美國生產的是軍用半導體,而非日本使用的民生半導體,為此,日本只得將技術傳授給韓國的三星(Samsung)、LG,再從韓國進口半導體,以達到美國要求的15%比例。這麼一來,受益者便成了韓國,美國根本沒有因此而賺到錢。(看!韓國一直落後,近年已脫胎換骨)

因為進口15%是件大事,所以日本跟美國簽署了文件,卻沒有明文規定從哪個國家進口。這個做法其實非常「官僚」,因為美國一直以為日本會向自己進口,實則不然。

官僚的工作就是如此,從不正視問題的本質。事實上,日本大可老實告訴美國:「我很想跟你們進口,但美國沒有生產我們要的東西。」然而,官僚卻因為害怕得罪美國,而擬定了這種粉飾太平的合約,這對日美雙方都沒有好處。

就某層意義而言,這場交涉根本就是一場犯罪。日本將半導體的生產機器、人才送到韓國,並傳授他們生產技術,最後被韓國反將一軍,陷入一片蕭條之中。進入1990年代後,韓國半導體發展速度勢如破竹,把日本打趴在地。

日本應美國要求開放了牛肉市場,然而,民眾冷待美國牛,他們更喜歡吃澳洲牛。

美國前總統卡特(Jimmy Carter)家裡是種花生的,他要求日本開放花生市場,然而中國花生進來了,美國花生卻沒進來。日本也開放了櫻桃市場,但民眾還是繼續吃山形縣產的佐藤錦櫻桃,銷售量完全沒有受到美國櫻桃的影響。

這30年來,美國不斷逼迫日本開放市場,卻都是徒勞無功。官僚都換人了,卻還是不斷重蹈覆轍,沒人從歷史中學到教訓。就我看來,這只是在浪費時間,一點意義也沒有。日本為了進口美國車,甚至放寬汽車排氣規範,最後他們還是退出了市場;就連企業資本都開放給美商購買,美商卻說賣就賣。這樣毫無成效的協議,到底有什麼價值?

這30年來的事件我記得非常清楚,各種事實歷歷在目。不過,這大多都是1980年代末期的事了,現在的官僚年齡層大約在50歲左右,應該沒有經歷到這段歷史,也對這些事情毫無印象。

最近我和一群記者聊到這件事,他們聽完後,表示自己對這段歷史完全不知情,並勸我上節目公布這段「史實」。但我礙於自己本身也在經營電視台,不能上其他電視台的節目。現今日本的評論家,應該沒人能聊這件事吧。

日美貿易戰爭打得正火熱時,兩國曾利用衛星電視辦了一場辯論會,日方代表有索尼的盛田昭夫、Seiko Epson的第一任社長服部一郎,還有我。

這些人都已經離開人世,清楚這段歷史的人已所剩無幾。如今眼見日本又要走回老路,若任憑這些胸無大志的政治家、只想粉飾太平的官僚重蹈覆轍,未來實在堪憂。我們不能讓無意義的歷史再次輪迴,就這一點而言,研讀歷史是非常重要的。

特朗普雖反對全球化,卻打造特朗普品牌進軍俄羅斯、菲律賓、沙烏地阿拉伯,在世界各地建造特朗普大廈,他的女兒伊凡卡所經營的公司也在中國開了生產線。既然他自己都在享受全球化的恩惠,憑什麼禁止其他美國企業全球化?

我認為,根本沒有必要跟這種前言不對後語的人來往。我們必須做好心理準備,咬牙忍耐,用井井有條的邏輯思維反駁他的言論。

本文摘錄自《世界經濟的新解答:面對貿易戰爭與金融動盪,如何在劇變來臨前站穩腳步?》

大家如果喜歡林忌先生既評論,就要珍惜收聽既機會。佢開咪講左好多有用既野,在YouTube上的影片,我不知由誰擁有,也不知中共幾時會留意到,我表達咩意思,大家懂的。

Picture

~~ 美國底特律汽車篇 emo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