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11th Sep 2018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914 Reads)

「你呢把劍削鐵如泥,好劍!你呢把矛,長六呎六……好矛……」笑左。

一諗起美國毒資產,包裝成金融高息產品賣全球,真係好茅……十年桃花依舊笑春風,唉。

十年前,擁有158年歷史的美國第四大投資銀行「雷曼兄弟」突然倒閉,引發金融海嘯。不少學者分析事件的始末,有經濟專家認為,當年政府有能力出手卻任由雷曼破產,沒有阻止危機爆發,相關官員難辭其咎,但有分析反駁,如果政府干預將會破壞金融市場規矩,後果比雷曼破產更嚴重。我是同意後者的。

「雷曼兄弟」的運作與其他投資銀行相似,都是以低息借入短期貨款,再高息借出貨款或投資,從中賺取差額利潤。回顧2008年8月31日(即「雷曼」破產前兩周)的資料,當時銀行擁有約6,000億美元(4.7萬億港元)資產,同時負債5,720億美元(4.5萬億港元),將資產總值扣除負債後的股東權益,僅為280億美元(2,184億港元)。

從上述數據看,只要總資產稍跌5%,即300億美元(約2354億港元),便會抵銷全部股東權益,一旦銀行無法獲得短期低息貸款,股價便會大跌,可見「雷曼」的財務狀況並不穩健。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經濟學者Laurence Ball曾出書剖析大局,他認為如果當時美國政府及聯儲局借出短期貸款,則可令「雷曼」繼續運作,避免出現破產的慘劇。

呢位仁兄講劇簡潔,聽完都好欷歔,股市好似成了香港每一個人生活一部分,乜人都參與這個大賭局。

續……不過,有分析就反駁他的理論。在「雷曼」倒台前,美國曾出手打救貝爾斯登Bear Stearns,又接管兩房,即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但仍然無法化解危機,因為這次金融危機的主因是多年來銀行寬鬆放貸而造成的結果。

事實上,當「雷曼」面臨破產時,美國政府曾嘗試為「雷曼」找「白武士」打救,可惜當局與美國銀行及巴克萊銀行的談判都破裂,沒有買家願意接手「雷曼」。當時如果聯邦政府要營救「雷曼」便須要根據《聯邦儲備法》第13章第3條「在不尋常和緊的情況」借貸,時任美國財政部長保爾森(Henry Paulson)認為,政府雖有放債的自由,卻不能無條件放債,而是需要考慮回報率,而「雷曼」並不是一間前景樂觀的公司,因此決定不出手,「雷曼兄弟」最終因周轉不靈破產。咁係無可厚非的。

有評論指出,當時美國及官員直接讓「雷曼」破產的做法並非不智,而是作出了兩害取其輕的決擇,因他們有責任保護金融市場的監管制度。保爾森的決定讓外界明白到,金融市場沒有「大到不能倒」的企業,監管條例非虛有其表,而且政府投入公帑干預並非必然,最後只有失民心。

今年是雷曼兄弟爆煲十周年,當年雷曼破產案影響波及美國、台灣、香港等地,大量投資者蒙受嚴重損失。哥倫比亞大學客座教授西富恩特斯(Arturo Cifuentes)認為,事件雖然已經過去十年,但不論評級機構還是作出投資決策的高層,至今仍未受到應有的教訓。

一) 評級機構利益衝突

2010年美國參議院公佈雷曼事件的調查結果指,穆迪和標普兩個評級機構的運作出現利益衝突,向一些空殼金融產品給予最高級的AAA級。標普2015年與司法部門和解,承認其評級過程曾違規,最終要支付十四億美元(約109億港元)的賠償金額。

兩間評級機構在雷曼事件之後名譽掃地,卻仍然充當全球債市的監管角色,它們的評級更會影響利息的升降,擁有巨大影響力。真係有無搞錯。

二) 投資舵手未落鑊

海嘯前市場出現的複雜性金融衍生產品,目標應該是有經驗的機構投資者,而非散戶,但那些作出決定的資深投資人員,多年來並未有受到任何的懲罰。不過,所謂機構投資者也是拿你我小戶的錢去冒險。

高盛於2007年出售名為Abacus的按揭掛鈎證券,同年次按危機蔓延,一位名為「IKB」的德國投資者捐失1.5億美元(11.7億港元),最終高盛被證券交易委員會罰款5億美元(39億港元),卻從來無人過問作出投資決定的高層是誰。

回溯資料,當年次按市場指標的ABX指數首季下跌三分之一,IKB事先應理解投資「Abacus」存有巨大風險,卻仍然作出投資決定,令人質疑這些舵手是否已盡受委託的責任。而這班人至今仍不用負上任何責任。

三) 新規管條例不夠周詳

以歐盟規管保險公司產品的《償付能力二》(Solvency II)為例,措施原意是防止如2008年美國國際集團(AIG)崩潰事件再次發生,卻忽略了AIG本身不是家單純的保險公司,而是一高槓桿投機基金,風險比傳統的人壽與傷亡保險公司高得多。

《償付能力二》主要依賴短期利率變動作為計算指標,與保險公司要面對的風險並不相符。如果要規管的話,應要做的是評估資金短缺的風險,而非衡量短期的資產變動。

四) 經濟學家不肯承認錯誤

雷曼事件爆發以來,從沒有經濟專家出來承擔過錯。例如諾貝爾經濟學奬得主美國經濟學家克魯明(Paul Krugman)與史丹福大學經濟學教授羅默(Paul Romer),雖然充分認知經濟危機前出現的徵狀,卻沒有跟社會大眾解釋經濟的基本功能。

總結來說,西富恩特斯認為雷曼事件當中仍存有很多疑問,長遠來說當局需要提出更好的宏觀經濟模型,預測下一波危機;中短期則需改革目前的保險監管制度;而最迫切的,是要改革仍被穆迪和標普獨佔鰲頭的信用評級市場。不能同意更多了。

英國有份簽訂中英聯合聲明,當然有話語權,而且還可參與「調解」,不過英國還是只限於發發聲明,並無實質影響。馬雲不是真的退下。玩網上遊戲要具名登記,打下機都要抽重稅?(請點擊看片)

傳聞中國電商巨頭阿里巴巴創辦人、董事局主席馬雲將於10日自己54歲生日當天退休。對此阿里巴巴8日上午先是否認,但當天晚間隨即證實,馬雲將於10日宣布「傳承計畫」,於明年9月10日交棒卸任。(明年馬雲55歲)

馬雲日前接受旗下香港英文《南華早報》(SCMP)訪問時表示:「我與我們的高層十年前坐下來,問如果阿里巴巴沒有了我該怎麼辦?我很驕傲阿里巴巴現在的治理制度、企業文化和源源不斷的人才梯隊,允許我走開而不至於帶來破壞。」

不過馬雲否認這個時間點宣布傳承計畫與中國經商環境變化有關,他強調這是一個系統性規劃,希望自己有更多時間投入教育、環境和公益等領域。

二零一三年5月10日,在淘寶十周年慶典的舞台上,馬雲正式將阿里巴巴集團CEO一職交給陸兆禧,自己專任董事局主席,當時他就表示他未來將從事環保和教育事業。隨後阿里巴巴集團架構調整,成立二十五個事業部,由集團戰略執行委員會代表集團分管相關聯的事業部。

二零一五年5月7日,阿里巴巴集團宣布張勇接任CEO,原CEO陸兆禧出任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副主席。

二零一七年7月11日,阿里巴巴宣布成立「五新執行委員會」,螞蟻金服CEO井賢棟出任「五新」執行委員會副主席,其他成員包括:童文紅、邵曉鋒、王帥、張建鋒、趙穎、倪行軍、吳澤明、蔣凡、萬霖、靖捷等人。

目前阿里巴巴集團CEO仍為張勇,核心業務線由諸多高層分管,包括淘寶總裁蔣凡、阿里雲總裁胡曉明、B2B事業群總裁兼集團法人代表戴珊、文化娛樂集團輪值總裁兼阿里音樂CEO楊偉東。

二零一八年9月5日,馬雲出席阿里公益日教育論壇並做了演講。他表示因為曾經從事教育行業,讓他在阿里巴巴發展過程中受益匪淺,對於商業,「我本來想玩兩年,但做了廿年」。馬雲當時也宣布,未來會把所有精力和想法放在教育上。

據北京《新京報》報導,馬雲目前仍然擔任法人的公司有21家,但存續運營的只有5家,分別為北京阿里巴巴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杭州坤寶投資諮詢有限公司、浙江阿里巴巴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杭州雲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和杭州雲鉑投資諮詢有限公司。

此外,馬雲擔任高管職務的公司有47家,包括浙江螞蟻小微金融服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華誼兄弟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和支付寶(中國)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等。另外,他還是杭州阿里創業投資有限公司等25家仍在營業公司的股東。

我地好多人都是大白鯊、大姐明(林建明)的粉絲,佢真係好風趣幽默。響香港迷債事件中,佢都係受害人。儘管如此,佢也是個負責任的人,佢覺得銀行有誤導,但自己也要對自己既決定負責任。

大家且看看舊聞:

美國第四大投資銀行雷曼兄弟去年宣布倒閉,不少投資雷曼兄弟迷你債券的藝人中招,十六家銀行上週三推出終極回購方案,不過部分投資超過八百萬的客戶,有可能被界定為「專業投資者」而不獲賠償,當中包括張學友、曾志偉及林建明等。投資損手,令林建明欠下銀行千萬巨債,抑鬱病發。

向上海商業銀行購買一百萬美元(約七百八十萬港元)迷債及二百萬港元雷曼掛鈎投資產品的林建明,上週得知可能不獲賠償,情緒激動,抑鬱病發。連日來頭痛至臥床不起的她,上週六(七月廿五日)到觀塘接受氣功治療。

提到目前的身體狀況時,大姐明表示其腦部出現萎縮。「醫咗咁多年都唔好,我一集中精神就好辛苦,長期頭痛,有時痛到幾日要瞓床,起唔到身;中西醫、神經科、腦外科同政府嘅心理輔導,我都睇過晒,近期開始試用氣功刺激個腦,過程都有啲痛。」

據知,林建明除了投資雷曼,亦有投資累計股票期權,估計合共損手逾二千萬。提到銀行及政府,承認欠下一身債的她再次激動起來。「銀行衰格,政府不知所謂,依家呢啲方案只係政府同銀行之間定出嚟,佢哋將投資八百萬以上嘅界定為專業投資者,點解唔係六百萬,又或者唔定喺千二萬,呢個數到底係點計出嚟?依家係三個party嘅事,但我哋呢班苦主就冇發聲機會。」(應該係參考一百萬美元而來,投資前機構會問投資者,因總金額越八百萬,會幫佢剔專業投資者個格)

注: 專業投資者係有「特別權利」,例如可分配得到有折讓既配股

曾為亞視主持《今日睇真D》創下佳績的林建明,○一年在亞視錄影廠被塌下的布景擊傷頭部,令腦部永久受損,引發抑鬱症,無法再參與幕前演出。今年五月,她聯同鍾慧冰、鄭裕玲及曾華倩接受吳君如主持的《星星同學會》訪問,錄影中途,她亦要閉目休息。「醫生診斷我患上抑鬱症後,我有食藥控制病情,不過好難集中精神,成日突然間『冇電』。」

一場金融海嘯,令大姐明變成苦主。「有病之後,我冇返工,空閒時間好多,我幫襯咗間銀行好多年,睇住啲職員大架,我只係銀行嘅普通存戶,一直冇任何投資,佢哋(銀行職員)知道晒我喺銀行有幾多錢,又知我依家做唔到嘢冇收入,佢哋話好似擺定期咁穩陣,不過息口高少少,當時對佢哋嘅信任係百分百,以後唔會亂信人。」

雷曼爆煲近十個月,苦主大聯盟在七‧一亦發起大遊行,林建明當日亦帶病由丈夫曾展章及一名女姓友人陪同到場。「政府批准銀行售賣呢啲咁複雜嘅產品,銀行職員都唔完全了解啲產品就推銷俾我哋,我依家周身債,已經退休,又要醫病,連棺材本都冇埋,佢哋咁搞,真係要逼死我至安樂。」林建明堅持政府要對事件負責。

接受完氣功治療後,林建明應記者要求拍照,只是她不停摷手袋,希望找出梳子整理頭髮,其間更喃喃自語:「死啦,又唔見咗把梳,把梳係阿Do(鄭裕玲)送俾我架,之前已經唔見咗一把,呢把係佢再送俾我架。」

擾攘了大半年,雷曼債券回購方案終於有定案,估計大部分客戶可獲七成回購,但根據有關規定,「經驗投資者」和「專業投資者」都不獲賠償。據了解,曾志偉、張學友等,被界定為此類投資者,投資分分鐘血本無歸。

完。

Picture

終於到了戲肉:

距離廣深港高鐵香港段通車不足兩星期,但疑似工程引發的沉降事件仍然沒完沒了。傳真社報道指,鄰近西九龍站的圓方商場疑受高鐵工程影響,出現局部地方沉降,面向高鐵站的漾日居基座小巴站外路面下陷達到200毫米,建築物內部牆身亦出現多道裂紋。港鐵及路政署回覆該社時未有透露西九龍站工程監測點數量及結果,僅強調圓方商場範圍的沉降數值未有超出需即時停工的指標。

傳真社指,圓方商場與高鐵西九龍站中間新建的一段連翔道,下方有地下隧道開挖工程,屬於高鐵工程的一部分。而面向高鐵站的漾日居對開一段連翔道,路面出現凹凸不平,部分路段經已重鋪,但漾日居基座的公共運輸交匯處,多處仍見沉降痕迹。其中漾日居對出小巴總站外的牆腳,有為數十多塊雲石向下斷裂,部分曾以石屎修補,而因路面下陷形成的地洞,則被塞了不少磚頭,其中一處下陷位置經量度下竟超過200毫米,牆身亦出現多道裂紋。

資深土木工程師倪學仁到場視察後,認為公共運輸交匯處外的雲石斷裂,有機會是路面下陷扯斷雲石塊,「整個路面亦應該重新鋪過,所以當初沉了幾多現在未必看得到」,但推測最少與雲石出現的裂口相若。至於公共運輸交匯處牆身出現打斜的裂紋,倪估計可能是建築物出現差異沉陷,亦有可能是打樁造成的震動,令主結構及外圍結構承受不同程度震幅,有機會扯裂石屎牆。倪續指,震盪及沉降都有可能是附近工程引起,而且該地點位處填海地,震盪會令泥土壓密而下沉,相信通車後產生的震盪亦有可能令問題進一步惡化。

有在圓方店舖工作的職員向傳真社指,員工休息室的地面及牆身三年前已出現裂紋,更曾因裂紋而「落唔到閘」,但現時圓方商場的店舖及走廊牆身均以雲石等裝飾遮蓋,難以查證。

傳真社引述部門回覆,路政署指「有關圓方商場範圍,監測結構沉降的數值並沒有超出相關既定需要即時停工檢視的指標。現時西九龍站挖掘工序已完成,施工期間一直沒有對附近建築物安全構成影響的報告。」屋宇署則稱,自15年以來,並未接獲圓方結構受損舉報。

中美兩國爆發貿易戰,在東莞設廠的港商兼網台時事評論員傑斯指出,美國就算不向中國購入貨物,亞洲區仍有大量選擇,反觀「國內間間廠都是做美國單,無美國單一定死」,斷言「很多廠會過唔到年關」。

而搬廠到不受關稅影響的國家,是其中一個解決貿易戰困境的方法。傑斯正正將廠房一開二,將東莞的負擔慢慢轉移到柬埔寨。但他坦言,搬廠都不是那麼容易,他們都捱了2、3年,「我們當時有很多東西做不到,原因是工人的技術達不到,又要慢慢將機械入去,所以搬廠風險很大,膽量亦要很大」。

香港中小型企業聯合會創會會長佘繼標亦形容「今次真是好大鑊」,他指出,合同無寫新關稅如何解決,若突然下令徵收關稅,即時生效,買賣雙方都不知在海上航行的貨物由誰負責,「生產商畀不起,銷售商畀唔掂」,未來將會非常混亂及產生極多糾紛,就算銷售商肯付錢,貨物價格突然高了25%,也很可能賣不出。他估計,最終銷售商極有可能要求生產商分擔,最終廠商不勝負荷結業。

再去片: 東莞港商俾大陸政府針對仲要俾美國加徵關稅。

按揭專家成功轉型,被炒魷魚後轉行做咗醫生

美國投資銀行「雷曼兄弟」於2008年破產倒閉,不少商業精英失去工作,當中有人棄商從醫,趁著失業的空窗期重返校園。十年過去,這位昔日的金融專家成為一名醫生,他認為幫助病人的滿足感,是金融工作中無法得到的,並希望以醫生為終身職業。

大家都好容易理解,若果有能力做到,做醫生斷估會比做金融佬來得有意義卦。

帕特爾(Bhavin Patel)曾經在「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當了五年半按揭分析師,負責分析公司準備出價購入、然後再以證券方式出售的按揭貸款,就在2008年「雷曼」爆煲前,他突然被革職。

他憶述當年裁員完全沒有先兆:「我如常買早餐回公司,枱頭電話顯示有錄音留言……我便前去上司的辦公室,上司告訴我,公司因要縮減部門而裁員」。他雖然感到驚訝,但很快就收拾心情,於同年9月重返校園讀醫,在雷曼正式破產的時候,他已經展開了新生活。

五年前帕特爾在庫克縣(Cook County)醫院修讀學位時,曾以醫科生的身份接受訪問,他認為從事金融業時的滿足感來自多勞多得,卻遠遠無法跟當醫生的滿足感相比,「當你看著病人的眼睛,你知道你幫到他們、令他們舒服了一點。因為我知道我某程度上幫助了病人,令他們的生活過得好一點,所以我每晚都能安寢」。

事隔十年,帕特爾成為芝加哥列治文大學醫學中心(Richmond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的首席駐院醫生。他認為當年在金融世界打滾的經驗一直受用,因為他學到關於時間管理和溝通等技巧,「醫生的角色不只是治病,還要與病人、家屬、同僚等溝通。」

帕特爾仍然與「雷曼」的舊同事保持聯絡,他指有人與他一樣轉行,有的經營小生意,有人往地產界發展,亦有人仍然留在華爾街。帕特爾稱自己已經脫離金融界,但從舊朋友得知當局加強對投資銀行規管,銀行亦增設內部審查,他認為經過「雷曼」一役後,整個華爾街都上了一課。

帕特爾當分析師時以利益為依歸,工作充滿計算,他形容現時的工作牽涉更多感情,每分每秒都在作出「拯救生命的判斷」,這個轉變恐怕是他自己未及想像的。如果能對十年前自己說話,他會對自己說甚麼?帕特爾表示︰「留意每個機會,並好好把握……在商業社會中有很多人平均轉了三、四次工才找到終身事業,所以每天學習新東西很重要。」

當他被問到是否覺得已經找到終身職業時,帕特爾毫不猶豫回答︰「我絕對希望是。」

世間有些事情係經一事長一智,但白痴仔四周圍點火得罪人係好無腦,樣樣野都有佢份,根本唔識扮識,窒下人度日,可能係精神病患但未完全康復者。人家在市場既贏輸、講真造假,係平常過平常,我作出評論係分享經驗,從無針對他人不似風水白痴仔。我炒股好多網友都知,成績不算好好,但我還是生存至今,十幾年前用三萬蚊,今天已變廿倍本錢以上,是多得市場有人舞高質低,不是我的本事,我只是個靠運氣的Happy Punter。我都曾中招,買了股仔後來「被供股」,結局是先斬掉一半,搏反彈無果,再輸剩一碟飯!有睇我文章的人應該知道。我不喜歡認屎認屁,自己錯左就要改。如果股票會升就代表一定好,咁你地去馬追入啦。到了貪勝不知輸的地步,就會好似昨日的我。

另外,在此再解釋一下為何紙上談兵和實戰有大差距,因為當市況向下、淡靜,個股交投幾乎是零包括衍生產品for whatever reasons,是沒有人接貨甚至沒買盤掛出來,只有希望高沽的人掛賣盤,這便形成股價上升的錯覺。

在大陸設廠的港商面對中美貿易戰的困境。實際上這批改革開放初期在大陸投資並為中國闖出「世界工廠」名堂的港商,處境轉差不是從貿易戰才開始的,只不過貿易戰可能讓最捨不得放棄中國廠房的港商,恐怕也要考慮放棄了。

最近大陸網頁傳出中央高層的經濟政策,第一條就是:「加大中央集權,盡可能集中資源到國家和國家能控制影響的實體(國企)。然後以國家意志把資源分配到對全球競爭和國家發展有利的行業和企業中。比如先進製造業,通過這些企業建立全球競爭力。」

甚麼是國家意志?不就是掌權者的意志嗎?沒有先進的科學技術,如何發展先進製造業?

然而,由逆淘汰產生的最高掌權者的權威意識主導下,加大中央集權,繼續推進國企、壓榨民企、逼退外企的政策導向已非常鮮明。

廣東是中國貨物出口和外匯流入的第一大省。根據上周廣東省統計局公佈的資料,在國進民退、外企撤離下,今年前7個月廣東出口、製造業利潤、就業人數等,都急劇倒退。有分析認為,如果這種狀態持續,會對中國經濟產生極不利影響,甚至會動搖經濟的基石。

廣東是中國貨物出口第一大省。2017年,廣東省的貨物出口規模佔全國27.5%。更重要的是:廣東是中國外匯儲備流入的第一大省,2017年廣東貨物淨出口(出口減進口)規模為2,461億美元,而同期全國貨物淨出口規模4,225億,廣東掙來的外匯佔全國58.2%!人民幣的幣值是由外匯儲備支撐的,倘若廣東的貨物出口能力和外匯收入急降,那麼中國的經濟基石就會動搖。

我認識不少客人、親朋也有在大陸開廠做生意,我想睇報導好了,不用問人家敏感問題。

數字已顯示,廣東製造業出口能力,正是在急劇下降中。今年1至7月,廣東省貨物淨出口規模是1,022億美元,較2017年同期的1,425億,降幅高達28.3%。出口行業不景氣的原因,主要是國家強行穩定匯率以致重創出口競爭力,中美貿易戰的加增關稅、各項原料成本飆升……。這三大因素直接影響民企、外企的盈利。

廣東出口銳減影響全國的出口。據官方統計,2018年1至7月,中國貨物貿易淨出口規模1,661億,較2017年同期的2,317億,同樣是暴跌28.3%。

廣東的經濟是在外企民企佔絕對優勢之下發展起來的,中共不顧經濟效益,在過去幾年強行實施「國進民退」政策,即使這樣,今年1至7月,廣東民企外企的利潤絕對值仍然是國企的三倍。但在國家政策支持下,國企利潤就上升,增幅是去年的14.6%;民企則陷入萎縮,利潤降幅達5.3%;外企利潤降幅更高達12.2%,這意味著支撐廣東經濟高速發展了30年的外資企業開始全面收縮。

再從就業人數看,國企儘管利潤增加,但今年1至7月就業人數79萬,較去年同期的81萬,依然下降2.4%;民企就業人數666萬,較去年同期減少了11萬人;外企僱工人數更銳減,從去年同期的661萬下降至604萬,減少了57萬人,降幅高達8.6%。

廣東的民企萎縮、外企撤離、製造業大幅下滑,僱用人數大減,以廣東佔全國經濟的比重來看,這難道還不是經濟基石動搖的警號?「打完齋唔要和尚」根本是中共的黨策、中國的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