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6th Sep 2018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200 Reads)

狂做運動反而影響心情?美國一項研究發現經常有運動的人,每月感到不開心的日子,比無運動習慣的人少約1.5日,抑鬱症患者勤做運動,更有明顯改善情緒的效果。惟運動做太多或太長時間的人,則心情會較差。研究建議每星期做3至5次、每次約45分鐘運動,參加集體運動、踩單車或做gym效果較理想。

做運動究竟為了什麼?如果是保持動力和健康,不用專家教,也會明白何為適量,而且會自律,保持好習慣。

可是,有人為了減肥,或者為了show腹肌而走向偏激。肥胖者應先看醫生,對症下藥,開始做運動前也應放點時間學習,不要忠言逆耳。後者為了外觀卻不知,人體保持某程度體脂才能維持健康。

Picture

民主黨深水埗區議員袁海文自2016年上任至今一直沒有議員辦事處,深水埗區議會昨日下午開會,他提出動議「民選議員設立議辦被無理拖延,民政事務總署及民政專員責無旁貸」,爭取在區內開設辦事處。經民聯前當區區議員李祺逢「吹雞」帶同二十多名居民到場抗議及叫罵,多次擾亂議會進行,更指貨櫃議辦會搞冧樓價。唔係far???

在荔枝角中選區,區內有四個私人屋苑包括泓景臺、昇悦居、宇晴天及一號•西九龍,商場店舖的租金高昂。袁海文2016年6月曾向地政總署申請短期租約,爭取在昇悦居一街之隔,即西九龍走廊的天橋底以改裝貨櫃作議員辦事處。民政署在同年7月至8月進行地區諮詢,收集1,563份意見,包括558份支持,1,001份反對;反對意見認為該地點人流較多,如興建貨櫃議辦會影響景觀和綠化空間。

民政署其後在2017年9月進行第二次地區諮詢,今次收到3,000份意見,分別約800多份支持及2,100份反對;反對意見認為應設立特色休憩處,而不是議員辦事處。袁海文強調,意見的質量重要過數量,又認為反對的理由並不合理。不過,民政署始終是要以較多數的意見為依歸辦事。

在會議上,袁海文表示,從沒有想過要在區議會大會上討論議員辦事處。他指民政署協助議員尋覓辦事處是天經地義,但在過程中不感到被協助,反而是拖後腿。深水埗民政事務專員李國雄回應時表示,曾聯絡地產代理尋找十個空置單位,並親身走訪。袁海文表示,相關單位每月的租金高達4萬元,並且不在選區內,故難以承租。李國雄表示,民政署十分重視公眾諮詢中的反對聲音,所以必須理順後才能繼續開展計劃,「唔處理好,好難俾到你(袁海文)想要嘅結果。」

在2015年區議會選舉,李祺逢以124票之差不敵袁海文,未能連任;他曾經發動居民在公眾諮詢中反對貨櫃議辦。李祺逢要求在會上發言,對記者指原本打算租借旅遊巴運送居民前往,但奈何區議會的旁聽坐位有限。他帶來的二十多名「五小龍」居民在會上大叫及高舉「貨櫃影響市容,易成犯罪溫床」和「自我反省,天大地大為何無人肯租」等牌,更多次破口大罵民主派議員,影響會議進行。

區議會副主席、民建聯陳偉明表示理解袁海文的困境,但又稱對情況感到疑惑,指專員的努力超乎自己的想像。他表示,兩次公眾諮詢的反對和支持的意見都是三份二對三份一,民政署不得不考慮。

經民聯在泓景臺商場泓景匯設有辦事處,經民聯梁文廣稱,袁的文件中「選舉落敗的對手」的說法不合理,指李祺逢在參與選舉前已設有辦事處,更表示租約是長達十年。梁文廣更主動替李祺逢出頭,指袁海文今次的做法是擺區議會上枱。

多名建制派亦接力唱反調,紛紛稱自己辦事處不在選區內。經民聯林家輝稱其辦事處一直都不在自己的選區,認為沒有任何影響,因為和街坊關係好便可以。民建聯劉佩玉同稱,辦事處曾不在選區內,認為議員要在自己選區設立辦事處並不容易。她表示不能違背民意,認為很難在議會上作表決。

民協覃德誠反撃指,看不到有任何政府部門有反對的理由,建議民政署應舉辦公投,收集更多意見。他的發言多次遭背後的居民滋擾和打斷,他拍枱抗議。會議一度休會。

和李祺逢同屬經民聯的陳國偉亦伺機發難,表示沒想過民政專員的服務如此周到,稱自己在2016年上任後一直沒有辦事處,不點名斥民協前區議員秦寶山霸住辦事處,「我都要拍枱囉。」

民主派議員不滿建制派大講風涼說話,公民黨伍月蘭發言炮轟,指議員的薪酬及津貼有上限,難以負擔高達四萬元的租金。她又狠批李祺逢發動的居民是「預知一大堆事,作一大堆野」。民協楊彧批評居民的反對理由不合理,指美孚橋底同樣建有仁愛堂美孚鄰舍活動中心,「葵涌貨櫃碼頭又係罪惡溫床呀?你要討論,都要有充分和合理的理由吧。」

在休會時,李祺逢發言稱民政署已進行兩次諮詢,認為再討論都是浪費時間及資源,更指區議會已通過在橋底興建雕刻。袁海文回應時強調現時的地址只是聯絡處,不是辦事處,認為在橋底建天橋正正是善用閒置土地火又舉例美孚天橋底的「漂書樹」是靈活運用空間,「講到我好似丁蟹咁,可以隊冧樓價咁犀利」。張永森表示正考慮在美孚天橋底興建三個辦事處,「我自己都俾緊兩萬四租。」

民協衛煥南稱既然已通過成為雕刻,便應將袁海文的辦事處以雕刻的方式設立。他更斥道,五小龍的居民應是「文質彬彬,道貌岸然,風度翩翩」,而不是「好似你班人咁」,言論令在場居民不滿。甄啟榮則稱除了考慮民意,公眾利益同樣重要。

張永森總結時認為民政事務專員已做了很多事情,看不到民政署有任何失職。在投票表決時,甄啟榮再次投下支持票,最後在12票支持及11票反對下通過。

在會議後,袁海文對記者表示早前已向申訴專員公署投訴,預計在三個月至半年內有回覆,指區議會今次通過動議,可見意見已十分清晰。李祺逢則稱,將議員辦事處放在會上討論是浪費資源,重申泓景臺的辦事處只是梁美芬的立法會議員辦事處。他批評袁海文的做法激化民意的對立,「好心你(袁海文)搞咗兩年就收手啦。」

建制派之所以叫建制派是因為佢地係為政府,即獨裁政權,利益辦事。呢個政府係與民為敵,下面班狗又點會當其他區議員係同事,袁海文想為區民做點事,但連聯絡處都無,呢班建制狗有點良知,應該幫下人手,不過大家可以發下白日夢,佢地想袁聽日就死就最好就真。

Picture

有些事情,不是過去左就可以側側膊。

一句律政司覺得無 case,何君堯虛報履歷就可以無事,而且繼續在立法會拍照,柯創盛和葛珮帆虛報學歷亦拖到無疾而終,周浩頂串通 689 涉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又可當無件事。

泛民一派議員在宣誓就任時加入內容或以形式表達對現政權的不滿,過去數屆都相安無事,到了這一屆就忽然犯例。不是政權認可的參選人,DQ 主任手起刀落,便取消其資格兼無得上訴。

許智峯為抗議行政機關用「狗仔隊」監視立法會議員在議會內的一言一行,取去「狗仔隊」一員的手機,警方迅速拘捕搜證,並擬以涉嫌「普通襲擊」、「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妨礙公職人員執行職務」及「刑事毀壞」四罪同告。行政機關涉嫌違反《基本法》有關在立法會的職能,當然是無人追究,「狗仔隊」仍然在立法會內橫行無忌。

香港現在行的不是嚴刑峻法,因為若是嚴刑峻法,法律面前還可人人平等,但家陣香港行的是選擇性執法、法外有法甚至是貪贓枉法。

鼓吹民主者,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都是嚴刑峻法;依附政權者,法律面前,敵我分明,只為貪贓枉法。

小學平,貿易戰是你的戰略錯誤,開打一個多月已顯現出對中國經濟的巨大傷害,股市狂跌、貨幣貶值、樓市岌岌可危。如果繼續下去,定會帶來災難性後果。怎麼辦呢?

習不如仿效歐盟,去跟美國談零關稅,一切條件仿效歐、美之間的協議,即尊重國際貿易準則。當然要真心誠意的尊重,不能像加入WTO時江、朱的心態:乜都先承諾下來,但根本不打算做。美國人係不會再受騙上當。

其實,如果中共真的想通了,便明白仿效歐盟才能避開眼前的大禍。習帝應該自己親自去跟特朗普談判,如果他們能傾掂零關稅,那便是奇跡了,也是中共奪權後做的一件大好事:真搞市場經濟及尊重知識產權。

貿易戰也顯現出黨內就是存在一群吹牛拍馬之徒,可是由於小學雞自吹自擂,最終沒人敢說實話了。

各國怎樣看中共治下的中國呢?中國模式、一帶一路早已被世界唾棄,中共看似還不知道,卻反過來到處灑錢。國內怨聲載道,國外沒有一個真正的朋友。全民免費醫療,一年要500億,但老習已經灑了上萬億無謂錢,老百姓又怎麼會愛黨愛國?

貿易戰是中國的災難,這是中國不遵守國際貿易準則和盜竊知識產權引發的。中共派了那麼多間諜到美國,但始終不了解美國。美國之所以成為世界領袖,不僅是因為美國有實力,更重要的是美國佔據著民主、道德的頂峰。中共治下的中國,怎麼可能成為世界的領袖?不僅是因為中國沒有實力,更重要的是專制的中國沒有民主,沒有道德,沒有廉恥。

美國是一人一票選總統,引領世界走入現代民主制度。中共的政權,人民選了一次,就是戰爭年代支持中共,然後就沒得選了。沒有了選舉,中共政權就從為人民服務逐漸變成為一黨專制服務,六四之後則變成與民為敵了。

鄧小平把自己的孫子變成美國人,卻不給全體中國人享受美國的民主自由,鄧心裡怎麼想的,路人皆知。小學雞上台之後,由於習老爸是黨內開明派,主張國家主席任期制,保護不同意見,所以人民都寄予厚望,中國會逐步民主化,並把中國這條大船引入世界民主潮流。但實際情況是,大家都眼見小學雞沒有向開明的方向行駛,反而是向保守的方向倒退。

一直以來,要是中共的言行是正確,又有甚麼怕人議論。六四沒有學生被政府屠殺?封殺新聞自由,全面的網絡控制,所謂的維穩也只會勞民傷財,自欺欺人的舉動罷了。

沒人甚麼都懂,這並不奇怪,但是如果中共還是不懂裝懂,對中國人就是災難了。

美國國會兩院高票一致通過的國防授權法案,表明兩黨儘管在其他議題上爭來吵去,但在對華認識上是高度一致的。有人說可以利用兩黨矛盾解決貿易戰的問題,是在忽悠大家,也是自欺欺人的舉動。不過,一切已經太遲,沒救了。

九龍西補選將在11月25日舉行,民主派早已達成共識,由被DQ的劉小麗代表出戰,若劉被拒參選,工黨李卓人將以Plan B身份披甲。剛退出民協的前立法會議員馮檢基昨舉行茶敍,「強烈呼籲」民主派舉行初選,斥由劉小麗「欽點」Plan B人選是「特權主義、威權主義復辟」,又指若劉小麗拒初選,他會「再三考慮自己嘅角色、位置、做法」,未有否認參選。

九西補選尚有兩個多月舉行,馮檢基昨日與傳媒茶敍,強烈呼籲民主派把握最後機會進行初選,由民主方式揀出最有勝算的參選人出戰。他批評目前的做法是「反民主」,若非建制派無視民主精神,將失去市民信任。馮多次被問到會否參與初選或是補選,他未有正面回應,只說若非建制派拒絕初選,會重新考慮自己角色和位置。

我個人覺得馮說的一點也沒有錯。不過,就算無初選又是否一定代表不民主呢?因為各非建制派都可以自己內部研究委派任何黨員出選,補選也不例外。其實,重點是共識罷了。正如普選特首,一人一票是沒有意義,若然提名程序受到限制。今次補選,為了贏,非建制一方,派一人就夠,至於是否公平係內部事務,馮若以此為由參選,就明顯係變節了。大家懂的。

「極權臨近」的對策 by 盧峯

高鐵香港段將於9月23日通車,而今天起,西九龍站B3層的內地口岸區將交付內地運作,不過,當中仍有些細節不清不楚,究竟內地人員的膳食費由哪方支付?

昨天就爆出一單「唔知好嬲定好笑」的新聞。

話說,《經濟日報》與《信報》同時引述消息稱,因西九龍站內地口岸區不設飯堂,所以要為700名駐內地口岸人員預備三餐、每日準備約3,000個飯盒,以飯盒平均價格每個約100元計算,一年開支估計需要1.095億港元!

那麼,兩份報章有否向港鐵求證?不似TVB新聞報道UGL事件般沒有向律政司查詢,原來他們的確有向港鐵求證過,《經濟》就稱「港鐵發言人確認,已就內地口岸區的膳食服務進行招標,強調服務是應內地要求的安排,目的是為口岸值勤人員提供新鮮食物,確保能夠適時送抵和在進食時保持熱度。」而《信報》亦稱「港鐵已完成招標,但仍然感到『頭大』,因運送及處理廚餘等費用不菲。」

不過,報道出街之後,港鐵卻發補充回應,指有關飯盒開支由內地派駐機構承擔。

如此「烏龍」,竟出自兩間「老正報館」?你話「好嬲定好笑」?

《信報》當然不甘心,今天就解釋,原來上周五,記者再以手機短訊,「白紙黑字」向港鐵公關查詢,開首第一個問題便問:「高鐵內地口岸區的餐飲為何要由港鐵負擔費用?」翌日,港鐵發言人透過短訊回覆,只說「為配合高鐵香港段的日後營運,港鐵公司一直進行營運前的規劃,包括展開與營運有關的招標工作」,卻未有否認港鐵須負擔費用之說。

如果要嬲,《經濟》與《信報》是否應該嬲港鐵公關?

如果要笑,港鐵公關頻頻甩漏又是否可笑?

不過,最可笑的其實是議員!

《經濟》作出報道時,就引述過梁美芬意見,當時她認為內地人在西九站工作不見天日,會有工作壓力,內地執勤人員並非視為「優差」,因此提供合理豐厚膳食是無可厚非,提供飯盒以外,還要提供湯水等配套!又引述田北辰認為,內地工作標準是包膳食,由於內地人員是應本港邀請到港執勤,因此原則上支持由本地負責內地人員的膳食支出!不知底蘊之下,總之先撐內地,哪怕驟耳聽下去,由港方支付內地人員膳食其實有點不合理,不過先找些理由撐吧!又包伙食,還要包湯水,這就是政治先行,道理包尾,你話「好嬲定好笑」?

《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前日生效,數百名內地執法人員已進駐西九總站內地口岸區,政府更首度承認部分內地人員在站內通宵執勤,引起疑慮。東網發現,港鐵公司其實早於六、七年前已藉高鐵項目由內地引入一批僱員,參與建造高鐵及營運規劃工作,部分人更落地生根取得香港永久居民身份。

即係點?即係當你香港同香港人無到囉。香港玩完,香港人玩完,大陸人覺得香港好好玩:大家落去玩啦!高鐵好安全,好方便,香港人齊齊上去廣州南玩啦,返工讀書定居啦,記得帶埋林鄭月娥同陳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