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27th Aug 2018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353 Reads)

大陸不嬲都係落後兼無法治既鬼地方,也難怪國安在沒有拘捕令下,只需up句「有人舉報你在大陸搞事」,就可以禁錮人家。

咦,我地都可以依樣畫葫蘆,「sorry,梁振英先生,有人舉報你殺人、放火、強姦、賣港搞事,麻煩你跟我走」。

首先帶六八九到我地馳名中外既劏房,仲一定要係陳謬波經營既劏房,再要求佢坐上安裝有手銬及腳鐐的「拷問椅」,戴上由中國制造2018既「測謊機」。跟住就梗係要佢認罪。如果佢玩野,就要脅佢:「如你不配合,我地有排搞,搞你三兩年都有可能」,哈哈哈。

Picture

屈穎奴說不明白怎會有人想自己的國家死。

這問題很簡單,我來答。因為,「中國不是自己的國家。」明未?

不守法、不守信的獨裁政權入侵我土,強迫港人做同胞,我們真是同胞嗎?文化不相同,言語也不相同,血統更加肯定是不相同。同什麼胞?

港人當然不是想中國死,是想中國賣國賊黨,中國共產黨,快d死。

屈穎奴,請不要再將妳的無知通過廢文表現出來。妳是港奸、中共奴、神經病人,快吃藥啦。

如果妳說:中國被世界看不起太久,而妳居然不知道原因,我解釋妳聽,華人裡頭就是太多妳這類媚共的廢物,中國被人看不起,有乜出奇。

早前庭上披露機管局於今年4月已修改保安規則,刪走同行同檢條文。記者上月到機場實測,發現無論保安抑或前線員工均不知條文已改,有機管局職員更稱「從來冇改過例」。有議員批評機管局鬼祟改例是「搬龍門」,目的只為令權貴濫權合法化。

哈,講撚完啦。

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今日向會員匯報近半年的工作進度,在信件中提到原本與其他公會成員於今年6月上旬到北京大學出席一個由公會向北京大學學生提供的課程但被拒。據悉其中2名成員分別是資深大律師潘熙與及大律師張耀良。潘熙以往曾替不少社運人士進行司法覆核,而張耀良則是亞洲人權委員會的委員,也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創會成員,大律師公會認為安排不合理,故決定不再合辦課程。負責籌辦有關課程的北大法學院教授強世功就否認有關指控,僅指畢業典禮形式簡單化,故決定取消畢業禮。

綜合各方消息指,是次事件是大律師公會原本安排4位大律師到北京授課,分別為潘熙、張耀良,以及為特首選委的葉海琅及黃宇逸,惟全部均遭北大拒絕而未有說明不接受授課原因,大律師公會最初建議由戴啟思及陳文敏取代潘熙、張耀良二人,惟北大仍拒絕安排。

消息透露,連戴啟思本想出席畢業禮也被拒。戴在工作進度中提及,5月初要求大學發出邀請信,令他可以申請簽證赴京,邀請信其後送達大律師公會秘書處,但情況突然有變:「一兩日後,北京大學來電,說我一定不可以來(北京大學),對於這個徹底的轉變,(北大)沒有提供任何原因。」其後在經過討論後雖然只有潘熙和張耀良不能到北大教書,但大律師公會內部認為,不能接受北大的無理拒絕,最終4位本來上京授課的大律師,及原獲邀出席畢業禮的戴啟思也無上京。

戴啟思在工作進度信件中提及,北大的課程已舉辦好幾年,過往多屆的大律師公會和北京大學也覺得此課程是成功,不覺得今年例外。他指此課程是教授公法,每一年也是由公會部分成員自願到北京教授:「在他們起行前不久,一位大學的職員致電說他們反對兩位被點名的會員教授此課程,但沒有提供任何反對的原因。」

他指大律師公會認為,他和兩位原本到北京大學授課的會員被拒到北大,是不能接受。他又指,公會決定相關的普通法課程要無限期停止,公會亦決定請他向大學發信,對有關事件表達失望,與及此課程將會停辦。

戴啟思在今次匯報工作的信件中指出,他下月上旬將會率團,到廣州出席一個由律政司和貿發局舉辦的論壇,屆時大律師公會的會員也會出席,就香港在大灣區的發展中如何擔任一個法律資源中心,與及香港在東南亞擔任調解中心的重要性發表演講。

對於戴啟思被拒到北京大學,負責籌辦有關課程的北大法學院教授強世功接受港台訪問時指,今年課程並沒有舉辦畢業禮,不存在拒絕戴啟思等人到北京。強世功稱,過去8年與公會合作開辦普通法、公法和國際仲裁碩士課程,公會上周去信北大法學院,提出終止合辦課程,他對公會在沒有溝通前就作決定,感到奇怪和遺憾,將來能否延續合作,要取決公會的態度。他說待9月開學後,會與法學院院長開會,並就事件正式回覆公會。

哦,明白了,將個波交左畀公會,宜家姓賴啦。

如果大家有跟進中共既惡行,只需睇睇佢地最新既傑作,不難分析,一地兩檢,就算係違憲、就算有港人會有危險,都不打緊,因為其實中共在「領土」內,任何地方,任何時間,對任何人都可作出野蠻既行為,而最後錯不在佢,係人民搞事、抵死。就等於你怕新衫既胸口有污漬,但當整件衫都污鳩糟晒時,淨係留翻胸口乾淨有乜用?

報導最精彩之處,其實係網友留言……

如果你罵李嘉誠是死窮鬼,李家誠不會跟你計較。因為他對自己的財富很自信。但你罵一個乞丐是死窮鬼,乞丐會跟你搏老命,因為他真的是個窮光蛋!

如果你說中國奧運旗手姚明是個矮仔,姚明不會在意。因為他知道自己鶴立雞群。但你說曾志偉是死矮仔,曾志偉心裡會很不爽,因為他真的是個死矮仔。

如果你說美國政府是個流氓政權,說特朗普是個無賴,沒人會找你的麻煩,因為美國對它的制度很自信,特朗普明白他的行為有國民支持。但你如果說中國政腐是個非法政權,說國家領導人是小學雞,馬上就會被逮捕入獄,具體原因,你懂的……

今日新疆,明日香港。共產黨正忙於搞掂新疆維吾爾族人,送百萬人入「再教育營」改造,迫維族女子與漢人結婚,每天向習帝畫像鞠躬後才准進食,更強迫穆斯林吃豬肉,情況有點似日本侵華日軍在南京迫和尚與尼姑性交,以極度羞辱別人宗教為樂。

前大律師公會主席梁家傑認為,北大沒有交代拒絕兩位大律師和戴啟思到北大的原因,故他只能推測北大今次的動機。梁家傑認為,從種種的客觀環境來看,中共正在向大律師公會示威:「佢嘅意思即係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中共正在發出一個信息,任何人有獨立思考,喺尊重、專業嘅嗰個立場嚟到討論問題,喺政治上大逆不道,都係會被諸多阻撓,中共喺佢嘅控制範圍之內,表達一個逆我者亡嘅信息,如果你係忤逆嘅、唔合佢政治上嘅立場嘅,佢咪令到你好艱難囉。」

梁家傑又指,中共是「講一套,做一套」,一方面說想兩地多交流,另一方面骨子裡卻想你放下原則、底線,希望對方以中共的所思、所想、所欲作為,作為行動指標。梁又提到,行內早已流傳,只要律師與中共關係好,生意便會多一些,能承做中資銀行按揭的律師文件:「呢啲係用打經濟牌令你就範,令你唔好立足於專業去立論。」

同樣是前大律師公會主席的余若薇指,若北大未能解釋原因,今次事件只會令人感覺是政治原因:「上面(北京)有啲政治考量……你知上面做嘢,一向都有佢好奇怪嘅考量,唔係一般人可以理解得到。」

真係好厲害!逆周期因子係天下無敵。說到尾即係不讓貨幣匯率自由浮動,不再提匯改,當強國貨幣節節升值,如美元兌人民幣,就讓報價加入因子,反之亦然。亦即升升下就叫停佢,相反,不斷貶值時就托住佢。不需用真金白銀去干預,而是出口術。如果我的解釋正確,即相等於人為操控。

什麼叫「憎人富貴、厭人窮」?好簡單,即係人家有錢,你就眼紅,埋怨:「點解個天咁對我,呢條白痴仔咁好際遇!」但同時睇唔起環境比自己差既人。

人係永遠不能調轉過來的,又有另一種說法:雙重標準。人與人之間既紛爭有時都係咁而來。

我又舉個好切身既例子:打工的幾乎一定話老闆刻薄,但輪到自己做老闆呢?仲更加刻薄!

有「海豚公主」之稱嘅張靚穎,2015年喺演唱會上當眾向男友馮軻求婚,當時張媽媽公開親筆信反對,但張靚穎翌年決喺意大利同馮軻舉行婚禮。今年4月有傳張靚穎同老公馮軻已離婚,內地作詞人文雅朋友圈流出「祝你幸福,你值得更好的。」暗指張靚穎感情結束。有指張靚穎同馮軻去年10月產生嚴重矛盾而分居,至5月再傳出張靚穎與當年任馮軻伴郎嘅陳秋蒔夜麻麻拖手睇戲直落去酒吧談心。好兒戲既婚姻。我地既歌后真坎坷。

香港眾志披露有兩名成員曾在廣州被國安帶走及扣留。2015年被失蹤的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稱,初時略聞事件感擔心,得知兩人被釋放才鬆一口氣。他指當年被帶走後也要坐上犯人椅,即使他仍可揮動手腳,但身體因被扣在椅上不能離開,但做法旨在威嚇多於實際。他又批評建制派不斷宣傳大灣區融合,但原來內地人員可隨意扣留港人!他認為,內地欲製造白色恐怖,透過恐嚇行為作政治打壓,促保安局澄清是否接受此類跨境執法,亦會透過立法會大會、委員會去信當局要求正視問題。當局?即係大陸政府?應該去乜信都是多餘,只不過,可以睇下特區政府會唔會做野嗟。睇怕,佢地會驚無得撈而幫大陸解說,又點會質問共匪咁大膽丫。

74歲的彭伯育有4名子女。91年時,他跟妻子聯名,以約40萬元購入屯門兆邦苑居屋單位。妻子6年前患病去世,彭伯不理子女反對,今年4月,再娶48歲內地女,子女從此反鎖家門,因為他們想守住這個單位。單位不是你的名下,點鎖都無用。

去年尾,幼子曾問父是否欲出售物業,可以給他二百萬,彭伯說:「未計補地價,當時地產經紀指物業市值460至560多萬,子女強迫我賣樓,我唔賣,要留俾自己安老。」賣畀阿仔都係好的,然後繼續住響入面囉。

子女擔心老父會被新老婆騙去居屋物業是可以理解的。最有趣的是,1991年四十萬買回來的屯門居屋,現在有機會以綠表價賣得500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