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9th Jul 2018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175 Reads)

世人要佩服中國,更要佩服香港。佩服中國的是,夠無恥。佩服香港的是,青出於藍而大勝於藍,好似踢足球咁,十比零,贏晒。

第二日我地偉大既大歪區仲犀撚利,一定歎為觀止。

首先,我估計呢個不是我「國」專有的發明。但係一定全球當中最流行。非常之著數既:零團費旅行團。唔知有無零消費超市呢?即係唔使錢,讓大家走入去,所有貨品可免費拎走。

泰國香左42人,大家都從新聞得知。去旅行點解時常演變成悲劇?開開心心搞成咁,真係令人費解。泰國政府話,因為中國人辦既零團費旅行團不理會當局的天氣警告出海。算罷,真係無野好講。

砌幾舊弱波石搞到咁大件事;明明違憲的一地兩檢,整個三步走,搞撚掂;不顧月台有機會倒塌,靜靜雞剪鋼筋;好了,立法會自己不准調查,多謝建制派啦;正如地下共產黨員收五千萬,都唔畀查,宜家果間野又有份;樓價租金再咁落去,好多升斗市民同埋小老闆會好慘,又睇下政府點搞!!!

到處點火,環球貿易恐崩潰

幾個月前當美國總統特朗普威嚇要對中國出口貨徵收懲罰性關稅時,大部分市場人士都覺得他只是在「拋浪頭」、在bluffing,用以迫使中國讓步。其後美國公佈懲罰性關稅清單又定出七月六日為實行的「死線」,各方面仍然不大相信關稅會落實,認為理性的人都不會打這種規模的貿易戰。市場還有傳聞說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七月初將會出使美國,處理好習近平智囊劉鶴剩下的爛攤子,跟美國達成化解貿易戰的協議。

可是,等了又等,盼了又盼仍不見王岐山出發。七月六日美國東岸時間凌晨,美國正式對340億美元中國貨品徵收25%關稅,本月稍後將有另外160億美元中國貨面對新增關稅,再加上中國向500億美元美國貨加徵關稅的報復措施,中美這場貿易戰不但打起來,而且是全面對戰,不知如何及何時收科。

貿易戰跟貨幣戰不同,貨幣戰決勝在幾天之間,「戰敗」的國家金融體系風雨飄搖,經濟幾乎停擺,要找IMF或其他國家相救渡過難關,還要過一段時間的緊日子,失去貨幣與財政政策自主權。貿易戰不一樣,它像一次大戰的坑道戰壕持久戰,短時間內難分勝負,但雙方不斷消耗彼此的資源,形成一個陰乾的局面,真正是沒有贏家的「戰爭」。

在「貿易戰」下,原本為供應美國市場打造的生產線及供應鏈將需要作重大調整,部分工廠、工序要搬回美國或其他跟美國沒有貿易戰的地方,當中既有重大的投資損失,也有工人因工廠遷移而失業的苦痛;倚賴出口工業的城鎮也可能變成了無生氣的「活死人社區」,代價實在相當沉重。

此外,由於全球貿易前景不明朗,不管是中國、美國或其他跨國企業都會放慢投資步伐,停止新投資及嚴格管理存貨量,希望熬過貿易戰的打擊。結果是,國際貿易量、新增投資都會下降,全球經濟增長在未來一、兩年內肯定大幅放緩。另一個可慮的問題是通脹。美國及中國新增的關稅有部分可能由生產商、出入口商吸收,但消費者不可能完全避過。也就是說,新關稅將會反映在貨品的零售價上,順理成章地推高整體物價,形成重大通脹壓力。事實上,美國通脹經過多年聯儲局放水及經濟復蘇已開始升溫,近期一再觸及聯儲局2%通脹率的指標,未來仍有上升壓力。

在貿易戰下,中國入口貨品價格上升,短期內不易找到替代品,意味著美國整體物價升勢加快,情況猶如七十年代初石油禁運令通脹率快速上升。壓抑通脹是聯儲局首要任務,一旦通脹升溫,聯儲局絕不會袖手旁觀,極可能會加快加息。除今年加息四次外,明年也可能同樣加四次息甚至更多。這也意味著銀根收縮加快,對匯價、資產價格都會有直接及負面影響。過去十年全球習慣了超低息環境,現在卻忽然踏入高息年代,震盪肯定非同小可。

不過,在這場貿易戰中中國受的衝擊肯定比美國大得多。一方面,雙方經濟體積及發展程度有相當距離,抗震能力已有高下之分。更重要的是,出口向來是中國保持經濟較快增長的重要引擎,而美國則是中國最主要的出口市場,貿易戰下這個市場將會大大萎縮,大量出口加工工廠特別是中小企業未必能熬過今次打擊,之後引發的經濟及社會動盪不言而喻。中國能不能走出困局更是個大問題。

香港向來在中美貿易鏈擔當重要角色,物流、商業服務、金融服務都跟中美貿易有密切關係。若果中美貿易關係大倒退,香港受影響的程度不會遜於中國,出入口(轉口)貿易額,貨櫃碼頭吞吐量,銀行貿易融資額立時受損,何時可以恢復更是難以預料。

Picture

華人首富李嘉誠退休後又有動作,為幫助董建華成功賣走「祖業」東方海外,恢復公眾持股量至25%水平,長和斥資近25億元,向中遠收購東方海外4.99%股份。李首富都不能不說非常「愛國」。眾所周知李嘉誠與董建華淵源甚深,故事發生早於1992年,東方海外債台高築,董建華為救殘局,向李嘉誠求助解決財困,問他籌旗,出售2250萬美元可贖回可換股優先股,為期四年。當年的協議是,李嘉誠有權在1996年底前,以每股約5.6元,向董家換約6%東方海外股份,或在到期時要求董家還錢贖回優先股。然而直至接近到期日,雖然東方海外股價仍低於5.6元行使價,但李嘉誠仍肯「高價」兌換東方海外股票當其股東。有媒體指,當時北京已傳出消息,欽點董建華出任首屆香港特首。

而本來李嘉誠出資打救東方海外一事,並沒有很多人知道,但由於2003年實施新的《證券及期貨條例》,向公眾申報持股的水平由10%降至5%,長實和黃系所持有9.89%東方海外股權便被曝光,迅速惹起輿論廣泛關注。當時不少輿論更直指像李澤楷免地價拿下數碼港這種事件,董建華有明益「恩人」之嫌。為了避嫌,李嘉誠最終決定悉售有關股份,東方海外也斥資4.6億元買回部份李嘉誠手上股份,讓李嘉誠賺了可觀利潤。

誰料15年過去,李嘉誠仍要繼續執行「國家任務」湊老董,再次買入東方海外股份,而跟上次一樣,李嘉誠只增持至僅僅披露水平以下的4.99%,可能是方便長和日後沽貨。但願今次披露準則不會再改,以免重覆尷尬。

苟富貴,勿相忘,老董這一役賣盤勁賺338億 ,由他成立的團結香港基金「研究」政策自然更起勁。話說去年9月這個智庫就率先倡議,在長洲南填海約2,000公頃興建人工島,用作搬遷現時葵涌貨櫃碼頭及其周邊的物流用地,以騰出位處市區的碼頭地段作住宅發展。寫到這裡,大家應會聯想起近日極力游說公眾支持填海的香港政府,也聯想起李嘉誠旗下公司HIT擁有龐大葵涌貨櫃碼頭地皮。假設,碼頭地皮最終開綠燈改作住宅發展,由李澤鉅執掌的長實,便隨時可以像十多年前的李澤楷一樣,拿到靚地,爽死吧。

大圍新盤麵包貴麵粉6倍!!!

咩叫好人難做?有人話好心做壞事,即係動機良好,但做好心既時候係無法知道後果會好嚴重。做好人會畀人鬧。做好心反而會害左人。

香港既文化演變成,人人冷漠,個個怕事。做阿爸阿媽,唔敢話仔女,佢地會好反叛,離家出去,甚至跳樓。呢個係現實。父母們唯有瞄準「時機」,旁敲側擊,好似好朋友,輕輕帶過或者暗示一番便算。做同事的,寧見死不救,莫拿屎上身。

香港有好多人好心急,危險過馬路。叫你小心唔係怕你畀人罰錢,而係真係好危險。我自己畀車撞過。你地無聽錯,唔止一次添。好彩我無乜事。一架汽車既衝力真係非同小可,撞斷骨太輕易,要百分之九十好番都不易,點都有d問題,有時甚至跛左無得救。嚴重者,一個腦震盪,即場死亡。

出去食飯,有d人好好酒量,見到家人好友,都飲左兩三樽,勸下佢停好平常。「唔好多事。」「食你既飯啦。」嚴重時會爆血管,酒醉仲會做出好多唔應該做既事。長遠計,極之傷肝。

響公司,有時好心,幫同事搞翻掂d野。有時甚至為公司,捱義氣,搞掂一些不是你工作範圍既野。我奉勸大家,適可宜止。有起事黎,同事或者公司係唔會記得!佢地亦唔會覺得你好有價值。佢地要傷害你的時候,你呢d「功勞」或「貢獻」係起唔到任何作用。我既意思係,你做乜野係無問題,只要你沒有期望就ok。

有d野係只能自己遵守,而無法叫人跟隨。好似做運動,九成七既人唔懂亦不會先做熱身。約左客人,留到最後一分鐘先出門,永遠不能早30分鐘到,佢地認為浪費時間。對外發放既文件,無認真校對便急住send。結果呢?肌肉關節累積了創傷。遲到、遲到再遲到。文件出錯,公司損失。

我地都學會明哲保身,我已經係夠膽出下聲既人。不過,我都係怕事的。

有無聽過:你有壓力,我有壓力。

我勸人唔好在此風高浪急既時期買股票,但係我都有壓力。某某說,銀紙放銀行收太少息,焗我買左少少股票。(再澄清:我頂唔住壓力,唯有買少少)升左少少,有人又嫌少。結果係坐艇。好彩有股息收下。我唔會賴人家,牛唔飲水,係好難撳佢落去。買股票有贏有輸好平常,畢竟我不是什麼高手,有得贏,不用輸突,我已滿足。老土講句:有時食幾多,著幾多,係整定。但也不用自毀長城吧。

呢個特衰政府,建制保皇派及一班狗官,二五仔,係乏善足陳。咁泛民主派呢?我並不欣賞和理非非。可是,我地還有選擇嗎?說句難聽少少,你覺得人家做議員很爽嗎?人工很好嗎?你咪企出來參選囉。你唔做?咁多野講!其實,拉布有乜問題?有疑問,大家就要一起研究一下,搞清楚架啦。但實況係,喂,大佬,人家講幾句,主席話要立即投票喎!唔拉你布又點得。大家明知,拉布本身並不以阻擋惡法通過為目的,因為佢係過硬。但至起碼至起碼,做少少修改,令法案更合理同埋服眾。有咩不對?原裝版本,急急通過的話,真係不如解散立法會,同時宣布一國兩制玩完好過。我是認真的,香港人也是認真的。寧願面對真小人,大家可以狠下決心移民去(若有國家肯收留)。總好過畀偽君子玩死,抱著假希望至死的一天,係唔係?

明報 : 2012-05-13 (星期日) 5:05 AM

【明報專訊】蘇施黃前晚在商台深夜節目《大龍鳳》中直認是攣(同性戀者),感激家人及好友接受。自早前黃耀明在演唱會公開承認是同性戀者後,同性戀話題更受關注,美國總統奧巴馬公開表示支持同性戀婚姻。昨日是國際不再恐同日,黃耀明現身支持《第8屆國際不再恐同日(香港區集會)》,分享感受及獻唱《禁色》。

根據美國著名性學專家金賽(Alfred C.Kinsey)博士於50年代的研究,美國有 4% 總人口是絕對同性戀,絕對異性戀則有 40%, 而介乎兩者之間某程度上是雙性戀者的有 46% 。觀念保守的 50年代數據尚且如此,敢於表態的今天,當然不只此數。

希望大家搞清楚什麼是歧視,什麼是同性戀。你地可以不認同同性戀,不喜歡同性戀,但絕不能因有人是同性戀者,便作出不同對待。至於同性戀婚姻合法化,我相信尚有很多細節需要釐清,當中牽涉很多法律問題,不能看民意或者「中國人傳統」來立法。傳統?真係太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