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28th Jun 2018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275 Reads)

我讀過很多報導及睇過很多視頻,我諗佢地都有很多誤解。

我並不是聰明過人,不過,我讀過很多長篇大論的文章,對案件既認知係好貧乏。

首先,大家集中談論法律上既規定係無意思的。因為,涉事既疑犯及其家人都有其律師的。對於如此簡單的遺產案,點會唔識搞。

阿婆去左,留下祖屋予八子女。照道理是,八人平分賣樓所得扣除使費。咁出了什麼問題呢?

第一、直至大家姐去世,祖屋還沒套現。第二、之後,遺產執行人,四舅父,曾說,大子是養子,在法律上可能無得分。

以上的都不是重點。

疑犯指責長輩無好好照顧患病的母親,甚至指控他們是兇手。點解佢咁講?從新聞資料所知,大家姐有無錢我就唔知,但其餘兄弟姊妹算係富有(起碼是中產人士)。即係,「你地咁有錢,都唔出錢醫好阿媽?」

呢d都不是重點。

因為祖屋還未賣出,大家自然不會有錢分。這就是疑犯不滿四舅父的原因,佢話舅父有心拖延執行遺囑(有無遺囑,大家都唔知)。

Picture

究竟,疑犯大概會分到幾多?

假設大舅父有得分。即係先分八份。

疑犯有一大佬(阿哥),即係佢會分到16份之一。一點也不複雜。

如果賣樓淨得益是800萬,疑犯會分到50萬。如果上調至1000萬,會分到六十二萬五千。

至於留言上的700幾萬成交是什麼意思?而630萬的建議價並不是那些留言或律師嘉賓所講,係四舅父想用低估價食價的叫價,那反而是疑犯急於出售而建議的叫價才對。

四舅父想善價而沽,因此拖慢了出售,這是很平常。他以樓下788萬成交價作參考,叫價隨時會高5至10個巴仙。假設佢想加9%,樓價便會是860萬。

問題來了。那是一間遺產物業,買家係會知道,一般來說,除非係非買不可,在有其他選擇之下,在當時來說,如果願意出價788萬,業主方已經偷笑。

一方想賤賣(都好無理,好心急,低得滯),另一方則想賺多d多d多d,而後者是執行人,雙方便開始爭拗。我推斷,疑犯兄長係站響長輩們一方的!

好了,阿Ada點解要開槍呢?我地唔知點解咁偏激,有乜事情唔訴諸法律(有使費,大家都明)。案發日佢地傾乜呢?

其實,先不要說替母復仇,如果係,就暗殺佢地啦。明顯地,開槍係傾唔掂數。

Ada想對方承諾盡快售樓,並定下底價。換著我,都會咁。係好簡單好簡單。

對方好可能話,「樓市仲升緊,我地叫高少少,或者暫時封盤,遲d再算。」

我諗如果一班舅父一早講Ada無得分,佢一早開左槍了。從新聞報導中,也有提及律師(哪位律師?代表誰?不清楚啦),都有講Ada係有得分。

結論是,唔賣樓就開槍?長輩們是否真係好唔公平?Ada又不似好手緊。住公屋係好廉宜的,若不是,香港人都唔會大排長龍,天天叫苦連天。

要解決好簡單:七兄弟姊妹夾錢六十三萬,畀左Ada,再叫佢在律師樓簽紙,未來售樓所得與她無關,當然,就算是「蝕讓」亦不會追討Ada。

事情是否如我推斷咁簡單?肯定不是。因為,六十三萬除開七份,只是九萬蚊而已。

誰是誰非,沒有人說得準。不過肯定是,就算不講錢,兩代人相處已經不融洽。現在突然要均分一千萬,對一些香港人來說,突然就會變成很有道理,甚至佢講的就是真理,又點會理會其他人的利益。千算萬算,佢就係睇死妳要依佢安排,又點會知道後生女原來會開槍殺長輩,早就打算坐監來了斷。要逃走的話,又點會走入商廈。

最後,點解九成既留言,都幫疑兇說話呢?因為,如果一早將遺產平分予Ada兩兄妹,就算有其他爭拗,也不會去取人性命。理由是四舅父是執行人,基本上錢銀既野某程度上,被他操控了。單位八年來都沒賣出,大家就知是咩一回事。就算最近出售左,應該都未分錢,一個拖字,將兩方之間怨恨加深。賣樓不賣樓,遺產之金錢資產都在舅父手上,如果他只分予弟妹,Ada便唯有打官司了。可是,舅父阿姨們的實力遠在她之上。

我在此對死者家人及疑犯真心講聲sorry。

我幾時都話:世上無好政府!尤其是特區政府,真係衰到……浪費納稅人既錢賣廣告,搞洗腦!什麼是:「如果買唔到樓,可以響海灘露營」?

港奸係想一而再,再而三,話畀買唔起樓既香港人聽,你地「買唔到樓」,係因為無地起樓。

我婆你阿摩!!!我現在在此屌鳩林鄭月娥!!!死臭八婆!!!樓價每呎五千蚊,個人月入四萬蚊,四人家庭兩人工作,搵八萬蚊,你仲會唔會話香港人「買唔到樓」?仲有無人要租分間房?呢個係貧富懸殊既問題,亦係產業單一化既問題,亦是政府不守法既結果,仲有內地來港移民政策問題!高地價問題!共匪無知既問題!絕對不是無地起樓既問題!

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中美貿易戰一副非打不可的格局,彭博分析為「懦夫博弈,誰都不願先退讓」。

上月我應美國傳統基金會邀請到華盛頓演說,適逢中美貿易戰如箭在弦,我約晤美國一些商界和朝野政界人士,綜合所得的印象是,特朗普總統開戰的立場鮮明,並非一男子獨斷獨行,而是在野在朝都有相當共識。商界基於保護自身利益,認為是時候挫一挫中國銳氣;國會眾議院兩黨共同支持制裁中興,向中國施下馬威。這場貿易戰就是要「糾正」克林頓總統時期對中國的一廂情願,誤以為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後,會跟從既定的遊戲規則,但十幾年下來,事與願違,中國不單止被指控無遵守世貿成員國之間的明規則與潛規則;反而,在中共十九大三中全會與十三屆人大建立帝制,要向全世界推銷「中國模式」,取代西方自由民主模式的核心價值和制度。

習近平主席稱帝,完全推翻鄧小平推動包括黨政分家和主席任期制等重大憲政改革,明顯向專政獨裁大步倒退,也就給了特朗普一個大好時機或藉口,落一個結論:中國只會越走越遠,而在新侏羅紀的新暴龍尚未完全不受控之前,美國必須及早出狠招牽制。

中美貿易戰,隨時連累香港。中國2001年加入世貿,香港卻是早在世貿1995年成立時的創始成員,兩位成員在世貿互不從屬,香港既然是自由貿易港,獨立關稅區,而美國與香港貿易順差達300億美元,美國即使對中國作出任何警誡或懲罰措施,無理由殃及香港這個良好貿易夥伴。

上月訪美期間,察覺香港必須加把勁取信國際社會,香港是有別於中國大陸的經濟體,只因為面談人士中,有些直指香港只不過是中國城市之一,是中國的白手套,例證是香港前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涉嫌替中國能源公司行賄非洲國家。

大灣區亦令到香港面目模糊,特首林鄭月娥日前訪問法國,推銷大灣區,回程忽然加插到北京,向專責香港事務的國務院副總理韓正領旨,將香港融入大灣區。這種趨勢相當令人焦慮不安,在外國貿易夥伴眼中,當香港與大灣區甚至與中國大陸越來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至不辨你我的地步,香港就再難說服美國給予香港有別於中國大陸的待遇。

並不是說中港兩地不應合作。只要集中在人流、物流、資金流「三流」打通任督二脈,絕對無問題,而且可以互補長短;惟獨兩地法治與憲政必須再三強調一國兩制,一定要嚴守《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可是,現在的發展勢頭好像要全面全方位融合,效果是香港在各方面將會失去自己,變成只是大灣區一員,這樣就非常大鑊!

今次貿易戰特朗普出師之名是《特別301報告》,中國被指控無適當保護美國知識產權。97回歸後不久,美國眾議院的考克斯報告已經指控中共利用香港的戰略品貿易竊取美國軍事科技機密。

今次貿易戰特朗普出師之名是《特別301報告》,中國被指控無適當保護美國知識產權。97回歸後不久,美國眾議院的考克斯報告已經指控中共利用香港的戰略品貿易竊取美國軍事科技機密。

儘管外國貿易夥伴包括美國至今仍然信任香港嚴格管制進出口戰略品,不會非法轉運至其他方包括中國大陸,但這份信任並非理所當然地永恒擁有,倘若中共繼續踐踏一國兩制,肆意插手香港內部事務、多幾次人大釋法、多幾宗銅鑼灣書店事件、多幾個何志平,難保有朝一日,香港真的被普遍認定只是中國的代理或間諜,外國貿易夥伴包括美國不再相信香港能夠繼續保有獨立的司法制度和執法部門,以保證實施世貿條款、保護知識產權,因而不再向香港輸送高新科技和戰略品貿易,香港就會玩完,習近平的強國夢亦只會是南柯一夢。

要避免陷入這田地,習近平必須明智地有遠見。對外,摒棄「中國模式」的自以為是和明顯的經濟侵略;對內,回歸《基本法》予香港「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尊重並善用香港的優勢。

中國大陸的知識產權觀念依然薄弱,侵權大行其道,亦有「老翻」控告「二次老翻」的荒謬事情。其實,以中國人的智慧,及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宏願,應及早杜絕旁門左道;中共只要真正貫徹一國兩制,以行動說服國際社會,香港保持一個對外城市的獨特性,維護知識產權,與世界自由民主國家擁抱同一套價值,香港就可以繼續取信於外國貿易夥伴,繼續從外國合法輸入高新科技,在尊重別人原創之上學習、創作,進一步自行研發新產品。

香港創科有成績,中國大陸循正常「三流」合作,必有裨益,相得益彰。確實毋須偷、毋須抄,然後以堂堂正正的實力躋身國際舞台。

港鐵沙中線紅磡站月台有多條鋼筋被人剪短,曾多次發聲明指控有人違例施工的中科興業,其董事總經理潘焯鴻今早在電台節目中表示,曾親眼目睹鋼筋被人剪短,並非「手工做得唔好」,而是行為過失,當中是經過思考後而刻意做出。他懷疑事件主因是工程總承建商禮頓負責的削石屎步驟出錯,其後要由工人補鑊,其餘原因還包括製作連續牆過程出錯、安裝在石屎牆上的螺絲頭方向不正確等。

對於港鐵聲言只收到5次前線匯報有人剪短鋼筋的報告,問題鋼筋總數不超過25支,但立法會鐵路事宜委員會小組主席田北辰引述消息指涉及的鋼筋數目多達5,000支,潘焯鴻回應稱被剪短的鋼筋絕對不只十多支,主持人追問數目會否約幾百至1,000支左右,潘即稱「估算合理」,他又稱相信港鐵工程總監黃唯銘一早已知道有人剪鋼筋。

潘重申,紅磡站的紮鐵工序並非由中科負責,但其餘大部份工程均由中科施工,鑑於剪鋼筋事態嚴重,有機會影響月台層結構安全,若現時不公開,到2、30年後月台出事,公司同樣會受牽連。

潘接受有線新聞訪問時就指,施工期間自己曾在晚間留在工地視察,親見有人剪短鋼筋,強調早前向港鐵會面落口供時有提及,但港鐵向政府呈交的報告卻沒有包括中科的供詞:「有講到數量、有講到邊個Cut(剪短),有講到用咩方法Cut,有講到點樣分辨Cut嗰個人、點解我哋覺得係嗰間公司嘅人員,呢啲都係港鐵具體掌握嘅」,他坦言不明白為何港鐵報告要剔除中科的供詞,認為加入他們的供詞會令報告更完整。

他解釋過半數鋼筋無法扭入螺絲帽的原因,是因為連續牆建好後,以電炮打走表面石屎,很多螺絲帽因而被打爛。被問到為何見到鋼筋有問題,中科仍然落石屎覆蓋,潘解釋工地有來自禮頓的石屎協調員,負責收集已簽名的檢查表決再決定落成屎,「我哋係被通知去落石屎嘅,無得阻止」。

十年後,大家可以留心特區「十大基建」將會出現什麼異常狀況,到時候引致幾多死傷,真係唔知點收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