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9th Jun 2018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582 Reads)

嶺南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黃淑嫻今日凌晨在facebook貼文,透露本港作家劉以鬯昨日逝世,享年99歲。

黃淑嫻凌晨先後以中英文發貼文,指「我們敬愛的香港作家劉以鬯先生,於2018年6月8日下午2時45分在東華東院逝世」。她回覆《蘋果》查詢時稱,劉離世時安詳,家人都陪伴在側,但她更正指劉在東區醫院逝世。

Picture

劉以鬯曾獲選為香港書展及文學節首屆「年度文學作家」,亦獲得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傑出藝術貢獻獎」;2011年,香港特區政府頒授銅紫荊星章予他,表揚其在本港文壇的成就。

除此以外,劉的編輯工作亦影響深遠,他曾任《香港時報》、《星島晚報》、《快報》等的副刊編輯,曾提拔的作家不計其數,當中包括西西、董橋等。1985年,劉創辦月刊《香港文學》,一直擔任總編輯至 2000 年 6 月。劉在最高峰時,同時負責撰寫十三個專欄。

Picture

很久沒有提及自己工作。我也轉換過不少公司,運作得像這個廢物政府的倒不少,儘管如此,我還是非常尊重老闆的,沒有老闆的財力努力,公司就沒可能生存到今天。不過,發了財不是人人會立品,江山打下來,人會變,打工的高層更不用說。

公司有一些人,頻頻早退及遲到,傻的盲的也看得見。我也在想,背後是什麼因由任她們大膽放肆,和高層存在什麼利益關係,是誰的女兒呢?資深的員工走得很多,業績好的居然被勸退、調職等等。大話精、擦鞋仔、黃馬褂呢幾種人,當然把持著公司。

咁我呢?撈唔掂的人囉。消失風雨中,都係遲早的事情。

大家應該記得,飲鉛水可能可以延年益壽!李波被擄其實係用自己方式回大陸協助調查喎。最新的有,mtr話豆腐渣ok就ok。建制派同政府出盡法寶,令廢人進入議會是為了什麼?服務市民?NO la。監察政府?都NO啦。咁佢地收咁多錢,做左乜野?Nothing囉。禍港殃民卦。佢地既審議法案形式,就係不審議!叫泛民收聲。然後盡快舉手通過。

上述呢d人,竟仲有四成(其實從前只有三成多少少)投票既選民投佢地票的。

假學歷、假社工、知法犯法、唔畀人查高官等,議會內大部分就是垃圾一堆。打死我,我也不會投票畀呢種人渣。

建制狗拉過布,泛民也拉布,乃是合法手段,如果唔滿意,理應由選民決定,下次唔投佢票。而不是像現在由政府出手出口,阻止人家阻止惡法。好明顯,就係保皇黨同衰政府身有屎。我仲未患上老人痴呆!!!

我同大家講,香港拉布之王,就是政府本身!!!承諾左既普選,你地話拉左幾耐布?咩831框架都痴鳩線。

2+2 = 幾多?你地問下林鄭。佢會話問題無聊囉。呢d仆街精過鬼,在阿爺畀出答案前,答「錯」左對777來說會大鑊過香港陸沉。

港鐵既沙中線成為全球有史以來,最貴既鐵路。我笑了。又係苦笑。政府有錢唔改善民生,卻不停倒水唔知去左邊d仆街度了。成條線都唔妥,揭發完一單又一單,沒完沒了。

我地既問責官員有咩特色?呢d就係香港資本主義特式既回答:

「出幾多糧,我知,很清楚!(添)」停一停,抬高頭,張著失焦距的雙目,繼續作答,「鋼筋剪短,唔知,不清楚……下一條問題。」

新界沙田二三線爛鬼殘舊蚊型單位,恆基既河畔花園賣左505萬!!!!仲要係貴絕全沙田,包括一線豪宅、新樓半新樓。沒有最荒謬,只有更更更更更荒謬。

中共、環球時報、港奸走狗最叻係乜?咪駁咀駁舌囉。乜都死都拗翻生。錯左唔認、唔改。將受害者、揭發者重罰!自欺欺人、自我感覺良好、自以為是、自吹自擂、自相矛盾、自暴其短、自圓其說、自我催眠。有乜用呢?全球人類都知,中國是爛仔無賴、是國際笑話。

人治既兄弟是誰?特權囉。犯法,無事。打尖、無問題。收錢,慣晒啦。腐敗到……唉。

我不嬲對越南、泰國、菲律賓呢d比中國大陸更落後更無法治既地方無興趣,昨天今天將來都唔會去,除非係被迫,去左都會拿拿聲走人。

鄧龍威事件,好簡單,被綁架被屈錢囉。

而中國呢?七十年,點都有些進步。第一、打記者,起碼有片出到街。第二、不會扣留十一年先上法庭。第三、先簽悔過書,再被警告,「下次唔好咁笨柒喇。」無屈錢。快快還神啦。

香港宜家係被無法無天既中共「統治」,妳想香港人點?

陳怡小姐,妳針對大陸西其實係一種偏見,我有很多大陸西朋友,佢地都係好友善既好人。不過,我都想好似妳咁,分享一下我既經歷,至於話大陸人唔好,我只能說一半一半啦。(有人說六七成的話,都不太過的)

話說有天我遇上一間新開既迴轉壽司店,好興奮咁同朋友走入去吃翻餐。果d魚呀,乜乜貝呀好新鮮好靚。但出事了!前面坐左幾個大陸遊客……我不是有心強調「大陸」同埋「遊客」的,不過佢地太明顯嗟。

一出新野,尤其我心愛的,佢地會全數搶晒!擺晒響自己前面,甚至占用隔黎人地既空間。

當然,大家都有自由,想食乜就羅乜。問題係:佢地幾乎一碟不留。我想問,妳地不是一舊一舊咁食,一碟一碟咁食架咩?一次過,將相同的壽司,成五六碟咁搶,妳食得晒咩?果然,仆佢個街!食左兩三碟,又可以擺翻一碟上條帶!我挑妳咩!

仲有,隻豉油碟咁細,佢又會落幾包wasabi,再浸滿豉油。喂,好Q危險,妳d泥水隨時整到我!我拿拿聲吃埋最後一碟,埋單走人。

香港好厲害,拍得住大陸。我講的係起樓、鋪路、搭橋。每天都有新工程項目上馬。唔明我講乜,唔該上去大灣區走一轉吧。好大片好大片荒地上,突然出現幾十幢商業大樓。邊個會租、會買入,我真係no ideas。

照現況來看,我地似乎唔只十大基建,應該係一年多建,千零億一件!但件件出問題。真係好撚多錢拿去浪費,拿去培養貪腐文化。

咩沙中線、高鐵、講珠噢大橋……工程出事,不是承建商自己負責嗎?連通脹都要加碼,張合同點寫架?點解要納稅人畀完一次錢又一次錢?如果涉及違規失誤,不是應該封艇拉人嗎?高官下台嗎?賠錢畀我地嗎?可想而知,我地充滿香港特色資本主義既國情就係「以法貪腐」。

 

引用(0) | 話題(語言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