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17th May 2018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428 Reads)

北京市律師協會昨上午就維權律師謝燕益被投訴召開聽證會,聽證會前發生公安拘捕香港攝影師事件,謝當時曾協助香港記者。在聽證會後,謝及其妻原珊珊被帶到派出所,當晚獲釋。謝是「709事件」被拘捕律師之一,原珊珊向本報指出,聽證會不公平,律協未有告知聽證會結果。

「709事件」遭拘禁律師之一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指出,約中午12時聽證會結束後,謝燕益再被警察帶到派出所,原珊珊下午1時30分到和平里派出所詢問當局為何帶走謝,要求查看傳喚文書,遭當局拒絕,原珊珊其後亦被扣留。兩人於晚上獲釋。原珊珊說,派出所指控她打傷3個民警,警方一度出示民警「皮膚破損」的醫院診斷報告,謝則被指涉嫌阻礙國家機關工作人員依法執行職務。

2015年內地發生「709事件」,大批維權律師遭拘禁,謝燕益於2015年7月12日被帶走,及後當局指他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關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於2017年1月5日取保候審。2017年7月謝為寧夏銀川法輪功練習者謝毅強辯護,被銀川中級法院和檢察院投訴涉及違規行為,北京律協決定昨早9時30分召開聽證會。

公開聽證會改閉門 謝妻質疑非法

昨早的聽證會由公開突然轉為只准代理人及謝燕益入場,原珊珊稱,當局沒有提供任何合理原因為何聽證會閉門舉行,形容聽證會是「非法召開」。她表示,聽證會召開前一天,他們曾要求當局影印資料,但遭拒絕。

響大陸就係咁,如果有人被控告,尤其控方是政府或擁有共同利益者,真係好sorry,這人已經是判硬有罪,連辯護權都被侵犯,辯護律師也成為罪犯。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

Picture

我地不如先看看中國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維基內已有條目。

中國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或稱中國大陸709擴大抓捕維權律師事件,是指2015年7月9日起,上百位中國大陸的律師、民間維權人士、上訪民眾及律師和維權人士之親屬,突然遭到公安當局大規模逮捕、傳喚、刑事拘留的事件,部份人士則下落不明。被刑拘、帶走、失聯、約談、傳喚、或短期限制人身自由,涉及省份多達23個。

2016年1月12日,鋒銳所主任律師周世鋒、律師王全璋、實習律師李姝雲、律師助理趙威被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被逮捕。同月,為總部設在美國的人權衛士緊急救助協會工作的瑞典人彼得·達林,因與鋒銳律師事務所有關而在北京被拘。

在2017年3月舉行的全國兩會上,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最高人民檢察檢察長曹建明在工作報告中,都將「依法起訴、審結周世鋒、胡石根等顛覆國家政權案」作為「堅決維護國家安全,特別是政權安全、制度安全」的重要政績。

我可以很客觀地說,中國何來這麼多「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人,如果是真的,你拉得晒嗎?手無寸鐵,點顛覆你呀?世上咁多國家,唯獨是「中國」,每天都有人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被逮捕,破晒世紀紀錄啦。好老實講,應該有很多人心裡,希望真係有有能力既人,去顛覆呢個恐怖政權。

在中國政府拘捕上述維權律師前,北京某知名人權律所與訪民、公知多次就特定議題自發性組織起來,表達對中國政府的不滿。然而拘捕事件發生至今,有關人權律師、律所、訪民、以及中國政府,均未對外完整闡述事件的具體動機、發生過程、以及完整地政治訴求。

2015年7月初,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草案暫時擱置……但中國維權律師王宇認為,刑法修正草案未依照國際標準,讓律師在刑事辯護上有豁免權,不論是中國死磕派律師、人權律師還是其他律師都會受到影響。2015年7月8日,北京市朝陽區律師協會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寄出快件,建議「拿掉」《刑法修正案(九)(草案)》二次審議稿中頗有爭議的第35條,同時暫緩增補第36條。律師團指出第35條的入罪主體有4類訴訟參與人,正視目前法律現實,此條款更可能成為針對辯護人量身訂做,「應當」的爭議也有可能構成入罪理由;第36條應增加「但書」:「但律師在履行代理或辯護職責的除外。」以此作為律師職業保護的平衡條款。

http://news.eastday.com/eastday/13news/auto/news/china/u7ai4260282_K4.html 

依據香港團體「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聲明,2015年7月9日淩晨起,北京著名人權律師王宇、其丈夫包龍軍(律師)及16歲兒子包卓軒陸續失蹤,王宇最後一次對外發出訊息是在7月9日淩晨4點17分,由她的朋友在兩小時後讀取。該則訊息稱:門外有人試圖撬開我的門鎖。然而在此之後,外界便再也無法與王宇取得聯繫。王宇所在社區的保安透露,淩晨四點左右,大約二十到三十名員警以抓吸毒人員為名,包圍了王宇所住的單元樓,並帶走一人。在此之前,王宇曾在淩晨3點發出一則訊息稱:家裡的電源和網路均被掐斷;而且聽見門外有人撬門;另外,從淩晨1點開始,她就再也無法與她的丈夫和兒子取得聯絡。7月8日晚,王宇曾在北京國際機場為丈夫及兒子送行。第二日,王宇的朋友從機場查詢得知,王宇的丈夫及兒子並未離開過中國。 失聯後,王宇的律師及朋友不斷向當地警方查詢三位的下落,但截至目前,警方一直矢口否認或拒絕回應。

2015年7月10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四名成員——律師事務所主任周世鋒律師、周世鋒助理李姝雲律師、財務總監王方,以及行政助理劉四新,陸續被不明身份人士帶走調查或不明原因失蹤。該律所曾代理多起著名人權個案,同時也是王宇律師執業的單位。

2015年7月11日,著名維權律師李方平,被江西省萍鄉安源區鳳凰派出所警察帶走。

你們會相信中國呢個司法制度咁落後既地方,會真正依法治國?會真正打貪嗎?所謂公安人員,似黑社會嘍囉多D,以非法手段對付律師有目共睹。

惡人先告狀!!!

2015年7月12日,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機關報《人民日報》刊登新華社在7月11日發出的《揭開「維權」事件的黑幕》一文,證實有部份律師遭逮捕和傳喚,宣稱「公安部指揮摧毀一個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為平臺,『維權』律師、推手、『訪民』相互勾連、滋事擾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團夥」。該文指出:

「在公安部的部署指揮下,經北京、天津、黑龍江、山東、福建等多地公安機關縝密偵查,日前,備受關注的翟岩民、吳淦等人涉嫌嚴重犯罪案件又有最新進展—根據犯罪嫌疑人的進一步供述和更多的案件線索指向,公安部部署指揮北京等地公安機關集中行動,摧毀一個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為平臺,自2012年7月以來先後組織策劃炒作40餘起敏感案事件、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團夥。」 並引述被捕的維權人士的陳述,指控「維權律師」和「維權事件」是擾亂社會治安的犯罪行為。

有了類似本地國歌法、國安法等惡法,你我他既港人,隨時都會突然成為「擾亂社會治安」既重犯。佢地當然不需什麼手令,半夜自然會有開鎖佬撬你門,拉左你之後,你就一定會被定罪。而究竟你做過什麼事情,犯了什麼法,最後都是無解的。一切一切都係因為:中國共產黨犯了法,一時心虛,害怕被人揭發,被人通街唱,咪出手拘捕無辜市民囉。

依「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網站訊息,截至2015年8月21日18:00,至少276名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家屬被拘留/帶走/失聯/約談/傳喚/短期限制人身自由/限制出境。8月28日止,總人數為277人。9月4日止,總人數為284人。9月18日止,總人數為 286人。

事件發生後,《環球時報》評論說,美國國務院以及台灣、香港一些「極端力量」對抓捕事件的指責令內地群眾反感——抓捕行動不應該受外部力量的干擾。國內外反體制力量可能勾結,拘留滋事律師可以使中國社會治安更平穩。《自由時報》尤英夫律師投書,指中國「依法『抓律師』治國」,呼籲台灣律師界嚴正抗議。關鍵評論網認為抓捕維權律師是「紅色恐怖」。台灣海外網認為抓捕維權律師是「預防性鎮壓」。

國際特赦組織:7月13日發表聲明,呼籲中國政府公開遭拘留者的下落與其法律地位,保證這些人均可以不受限制地與家人、律師會面,並且確保他們無受酷刑或其他虐待之虞。

2015年7月16日,擁有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授權的聯合國人權調查員發表聲明,要求中國停止打壓律師並立即釋放那些沒有被控罪的人士。調查員表示中國對律師的打壓有可能違背了聯合國人權宣言、聯合國律師角色的基本原則以及中國自己的刑事程序。聯合國人權辦公室發表聲明稱,律師絕不應該由於履行自己的職責而受到懲罰、制裁或威脅。

要解決中共這種無賴政權的唯一方法就是人民的全面不合作運動,以過億計人數的持續大規模遊行,配合擁有強大軍事力量的中間人積極介入,迫使政府改革或下台。當然,有人會說這是賣國。唔該大家諗清楚再講。我地現在是步向衰亡定會被外部勢力侵略?人家要打你,你內部發生咩事重要嗎?中共不斷割地,點計數?毛魔歡迎日本侵略又點計數?唔好再自欺欺人。

明鏡集團的何頻說:「在任何時代都會有一些勇敢的人,但是大部分人他們要為了自己的生計,為了自己的安全,即使他們自己是英雄,他們也要擔心自己的家人、朋友和同事。所以我相信很多人不得不妥協,不得不在這種恐懼的氣氛之下生活。但是中國的法治就沒有了,中國的政治文明就更遙遠了。」

emotionemotionemotion

北京709律師謝燕益因銀川法輪功辯護案,被指涉違規行為,北京市律師協會懲戒委員會定於今早(昨日)9:30在律協召開聽證會。本港now新聞台駐北京記者李彤茵早上採訪聽證會時遭警察阻撓,攝影師徐駿銘被鎖上手扣押上警車。被扣駐京攝影師已獲釋,並安排前往和平里醫院檢查傷勢。攝影師被公安要求簽署悔過書後,才獲准離開。now新聞台對事件表示憤怒,並強烈譴責當局粗暴記者,要求交代。

而香港電台亦指,該台記者事後在場採訪時,亦被幾個自稱是「老百姓」的人阻撓。此外,now新聞台透露,其他在北京的香港媒體記者之後到場採訪,亦被警察阻撓。

據now新聞台報道,記者及攝影師當時正採訪內地維權律師謝燕益準備出席北京律師協會的聽證會,警察上前阻止採訪,並收起本台攝影師的駐京證,攝影師被多名便衣警員按上地上,強行鎖上手扣。攝影師額頭受傷流血,被暴力押上警車。而準備出席聽證會的維權律師謝燕益,亦被警察拘捕。

now新聞台今午再發聲明,對駐京採訪隊合法採訪,遭到無理及粗暴阻撓,表示極度憤怒和強烈不滿,並強烈譴責當局粗暴記者,要求當局交代。

now攝影師徐駿銘今日在北京進行合法採訪時,受到公安暴力對待。消息人士指出,徐駿銘今次表現專業,和公安交涉時展示高度合作態度。據悉,徐駿銘是資深傳媒人,從事傳媒工作十多年,2005年入職亞視,2015年轉職now新聞台。曾多次駐京,亦多次獲派往內地採訪,有豐富在內地採訪的經驗。

後生仔,我好欣賞你。不過,真係頂唔住呢D無理既壓力,轉工好過了

「流血了,被打流血了!」北京律師協會昨舉行聽證會,討論709大抓捕事件中被捕維權律師謝燕益被投訴涉違規事件,包括now新聞台記者和攝影記者徐駿銘在內的香港記者在門外準備採訪。事發於昨早8時半左右,現場片段顯示5至6名公安一擁而上,有公安按着now攝記徐駿銘的領口,多名公安合力將他壓在地上,有穿上白色恤衫的疑似便衣公安叉住徐的後頸,另外兩名彪形大漢繼續壓住徐的上身,徐動彈不得,有公安拿出手銬反鎖徐的雙手,公安之後強行將徐抬往公安車。現場片段顯示,徐額頭受傷,面上有明顯血迹。「你為甚麼要這樣扣他?你憑甚麼扣他?」現場有人質疑公安非法扣押,在場公安拒絕回應。

究竟是誰搶了誰人的證件?不肯歸還?

徐直至昨午一時才獲釋,他之後到醫院接受治療,額頭用紗布包裹,手腕紅腫、膝蓋傷勢明顯。他接受港媒訪問披露扣留期間的遭遇。他指被警察粗暴對待前一直採取合作態度,兩度自願交出記者證供檢查,但第二次檢查後警員拒絕發還記者證,維權律師謝燕益上前協助,混亂間他被警員粗暴對待。

徐表示,他被帶上警車去到派出所後要求到醫院驗傷,獲當局安排,但途中被禁止使用手機與外界聯絡。在醫院等待驗傷報告時,公安帶他去另一房間,單獨會見派出所領導,對方要求他簽名認錯,警告若徐拒絕認錯,將不會發還證件,「我堅持我沒有錯,只是工作需要」。公安後來態度越來越強硬,再加上無法和外界聯絡,徐於是簽署悔過書。

他指出,公安初時要求他承認搶證件,但他拒絕服從,僅同意「他遇事緊張,出現一些過激行為,妨礙公務」等。徐駿銘重申當時是合法採訪,要求內地當局交代。

特首林鄭月娥表示,對於在數日內再有香港記者在內地採訪時遭遇「涉及武力的干預」,感到遺憾。被問到為何只用上「遺憾」,而不予以譴責?林鄭月娥說:「我不希望大家用這種敵對式態度,一定要用某些字眼,大家才認為特區政府對這件事關心。」

林鄭月娥昨日在廣州表示,對於再有香港記者在內地進行採訪的過程中遭遇涉及武力的干預,感到遺憾。她稱,特區政府已即時透過國務院及港澳辦作出跟進。不過她強調,香港記者做事時要符合當地法規,即使在外地亦一樣,因為「一處鄉村一處例」。

我地就真係好遺撼,香港仲係畀你班港奸來統治!!!

每次香港人被剝削或者被政府搵笨,一開聲,就有大批五毛爭相留言。

「黃屍廢青,唔想中國強大!港毒份子,到處唱衰祖國!」仲有仲有……「泛民走狗收肥佬黑金。」我真係睇唔到強國有幾強。

係喇係喇,繼續誣陷好人啦。689收五千萬,就無問題。禮義兼用假學歷,就無犯法。一張爛鬼字畫收幾千萬,哈哈!夠晒錢買蛇齋餅粽。

不是很好笑嗎?五毛不直接稱泛民為走狗,因為建制派(正確一點:保皇狗)賣港,被港人鬧走狗已有多年,加上泛民二字就有點怪。民主派、民主黨得名是因為倡議人民應享有平等權利,「泛民走狗」豈不可解釋為「為人民爭取民主的走狗」。又有無人會咁講:卑鄙的英雄?卑鄙就不是英雄啦。

五毛洗版,重複又重複歪理,九成網上留言已被呢種騎呢廢話占據。

一處鄉村一處例?政府心虛,暴打手無寸鐵、手無縛雞之力既記者,強國真係夠晒強。阿林鄭,做人好說話好,小心一點,我地好應送妳去食人族走一轉,讓妳好好體驗一處鄉村一處例喇。大陸人係違法毆打我地香港記者,妳明唔明白?不譴責之餘,還說什麼一處例!最好妳一家人被大陸人暴打就wonderful。

又話我地唔明白國情啦。經濟有增長有改善,政府就可以連自己的法律也不遵守?有錢便可殺人,強姦也無罪,因為之前一窮二白,宜家進步左,就變成要受害的香港人去諒解?我真係睇唔到違反人權是什麼國情,老屈又是什麼村例。連續發生兩單記者被人打,但凸區政府似係同大陸同一幫多D囉,無出聲幫拖,仲好似想叫我地咪撚再嘈咁!

呢D歪理,呢種維穩手段,呢種文過飾非既文化,就係香港人想畫清界線和割席既充份理由。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中國的確係有自己既法律,我都曾經解釋過,法律條文問題不大,問題在於執行,在於原理。佢地並沒有什麼疑點利益歸於被告,而係我話你有罪就係有罪,你去證明自己既清白啦,否則就要坐監,入到監獄都唔會被人道對待。

【維權律師大搜捕】認識「709大抓捕」前因後果

「709大抓捕」是由2015年7月9日起,全國不同地區維權律師、律師助理、維權人士、家屬等,突遭公安局帶走。截至2016年5月27日,受影響人士多達319人,涉及25個省份。

2003年「孫志剛案」,大學生孫志剛被公安指為三無人員,違反《流浪乞討人員收容遣送辦法》,關押期間孫被打死。三位法學博士滕彪、許志永及俞江聯署要求全國人大常委會,審查《遣送辦法》的合憲性。後來《遣送辦法》被廢除,孫案相關人士受查。

「孫志剛案」後,一批有知識、有理念的律師逐漸冒起,建立了一個網絡,陸續有不少維權案,包括:太石村案、山東計生案、三聚氰胺奶粉案。維權律師也開始提出一些社會議題,例如:酷刑、死刑等,令當權者注視他們的活動。

有維權律師是自己使命感驅使;也有些人從事商業案件時,接觸到低下階層,選擇站在弱勢一方。

2015年5月,曾多次上訪的徐純合,在黑龍江慶安火車站候車室與民警糾纏,被警察李樂斌開槍擊斃。20多名前往聲援的公民和提供法律援助的維權律師,先後被警方拘留。維權律師發表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聯署聲明,並獲得660 名律師簽名支持。

另一邊廂,四名律師在江西高院前,抗議法院剝奪「樂平冤案」律師的閱卷權,參與抗議行動的維權人士吳淦(屠夫),涉嫌「尋釁滋事罪」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

香港一百億救助汶川地震捐款去了何人的袋裡?九成捐款是政府幫香港納稅人做決定捐出去。今天的中國,仍然係用豆腐渣起野。貪、偷、搶、騙的劣根性無法改,只有越來越嚴重。

中港融合就得接受記者被毆打?

……要受害人自己承認錯誤及責任向來是中共的慣技!

……以暴力阻撓記者正常採訪根本是內地常態,是普通現象,改不了也不會改。這樣的國度有甚麼值得羨慕呢?

如果,我地將呢個國家,呢個社會,看作一間私人公司,政府就肯定只是一位經理。

又如果,老闆聘請了一個天天響公司夾萬偷錢,又不誠實既經理,呢間公司既前途會幾堪虞。

作為老闆既市民/人民,好希望換人,但係原來呢個經理早就動用了公司既資金,收買了同事,而且請了一大班只聽命於經理既保安員。

現在,莫講話換人,講多一句,上述收左錢既保安員會隨時拘捕番老闆:精精地你就唔好響處搞事!!

順天邨清潔工遭誘騙簽自願離職文件

第一件事情,我自自然然地想到,呢D係唔係干犯刑事既行為。如果發生在偉大的「祖國」,工人已經被公安打鑊甘,而且被捕及簽了悔過書。

你地評論林鄭是門口狗?無乜新意。狗官打自己人就醒,係人都知啦。喂,唔好浪費我地D時間啦。文明少少,遊行抗議啦。

【709大抓捕】李和平拒絕出席聽證會:被誣告顛覆政權罪

李和平被灌鎮定藥、鎖手銬腳鐐 妻悲痛憂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