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10th May 2018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511 Reads)

有一種感覺,不是靠什麼科學方法,亦無程式估算,我地既股市會上上落落來終結2018年。高位不能升破上個高位,底部可能是二萬八至三萬點。年中會有一個大升機會,不過是先插落去,留左水位,先會突然上升,但又好快散水。至於大好友既四萬點,同埋大C既二萬點真係要響2019年先會出現。

如標題,政府呢種手法,已經令人忍無可忍,佛都有火。如果再有人話在港興建高鐵和一地兩檢是利民政策,唔該講得清清楚楚畀我知我地一般市民點得益。不是狂叫口號就蒙混過關的。正如擺明違反一國兩制既一地兩檢,唔係出動不同既京官響不同場合用普通話講:完全合憲合法,就代表無問題,再加上一群港奸狗官附和,我真係想嘔,點解呢D人渣咁無恥!!!你同我講利民,我同你講,全民退休保障呢?唔利民咩?你唔撚搞!!!凸區政府可以收皮啦!!!連派幾千蚊都做到畀乞衣咁,起高鐵係使緊我地納稅人既錢,不是中共施既恩惠,超支再超支,點利民呀?乜我地好多人要經常去廣州南(番禺)**嗎?一程車費又要多少錢?出錢就有我地份。

**廣州南離廣州市中心17公里、佛山市禪城區10公里、番禺區8公里

立法會《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委員會最後一次會議期間,委員會主席葉劉淑儀僅用不足半小時極速否決民主派提出的30項修正案,並指議員對議案已有取態,故不需要給予太多時間投票,質疑「其他人都做到,佢哋(民主派議員)係咪特別低能?」

本身是一地兩檢關注組召集人的公民黨議員陳淑莊今早(8日)出席電台節目時表示,葉劉淑儀主持會議時未按主席指引及大會慣常做法行事,形容做法是對議會尊嚴最大傷害,指「23條時代嘅葉太返咗嚟」。你地識唔識長江兄?連掃把頭都被呢條長江廿三號響背後篤住開會。

Picture

何君堯當時在會議室內用手機拍攝,人民力量陳志全曾趨前理論,指他違反議事規則,掃把頭主席都要求何君堯停止拍攝。何君堯則死死氣地收起手機,但就在座位上高聲辱罵泛民「白癡」,又辯稱「我影低佢哋醜態,你話我違規?哈哈哈。」何君堯前年4月,於社交網站facebook,上載一幅在高等法院內拍攝的照片,身為律師的他被質疑知法犯法。我挑佢啦,偽社工。

每日既香港呢D新聞,只話我地知:我地香港玩完架喇。有得返工,仲有錢交租或供樓,有錢去下旅行唔代表咩,五年後點算?十年後呢?老左又點算?打從廿年前「回歸」時香港已經注定係玩完,只是一眾嘆緊溫泉浴既港蛙唔知道。宜家係咩人管治緊香港?但好sorry,港共只係諗住「統治」,不是管治,果種意氣風發,惡形惡相好難頂囉。現實中因為管治班子無法老老實實咁依法管治,咪靠中共撐腰,以人來統治囉。呢班人寧願媚共,出賣港人,都唔肯做一件好事。仲要委任什麼僭建驊、劏房波等一堆垃圾。又好似公司蝕大錢,仲要收人家五千萬,出賣公司,呢種人會搞好香港嗎?我講緊689,唔好話我知佢無犯法。

一直以來,政府強烈推銷既議案都係充滿爭議,而最後亦在沒有修改修正下匆匆及草草地「準時」硬通過。大家先睇睇西方進步的民主國家,人家收回議案或者用漫長既討論去解決爭拗,係好正常。凸區政府呢D議案大部分也是損民,甚至違憲的,政府心虛到不得了,幸得一大堆無恥港奸護航,加上網絡打手日以繼夜地侮辱為民請命既非建制議員,我地支持民主政制既鍵盤戰士還可以點。大家唔好諗住JR,宜家香港既法官會畀我地贏嗎?做得法官,佢地既智力、學識和人生經驗都在我地之上,除非佢想提早退休,或者上頭條啦。

市民用自己一票(不是一屋十三姓種下的票,或者利用及收買回來對公共事務毫無認識既高齡選民的選票)選出來的議員,用左好多好多時間和心血,把一個惡法,希望用文明的方法及建議,去修訂成為較能接受,最後能不違憲既法案。但好可惜,係永遠不被政府接納。唔該果D無知既政府支持者,不要再話人地收十萬蚊好過癮。事實上,保皇黨尤其是功能組別既議員,先最過癮,好多時係無做功課,也無發言,開會時唔到,人家講野佢訓覺,只會在投票時出現,舉手,撳掣,收工!最叻果D咪做讀稿怪囉。點解搞成咁?因為呢班廢柴係中共拱上去的,佢地一切事情要聽從中國共產黨既指令,因此當政府推出任何政策,係不能加,不能減,不能改的,只能幫手投贊成票。咁叫做做野嗎?如果要同港朱靜心解釋,佢地會聽嗎?佢地只會擺出一副好似好醒目既蠢樣,話我地唔識野,話我地畀泛民欺騙,泛民只係做下戲交差就逗人工。呢個當然並不是事實。蠢人又點會明白什麼是修正案呢。佢地也不明白每個大白象工程都使我地過千億,而當中興建過程,涉及既造假、貪污係幾咁恐怖。

香港人現在係活響一個不能提出反對既社會,就算明知掌有巨大權力既人,不是為了公眾利益而行事,相反係以違法違憲既手段,霸王硬上弓,這就連最低能既人都能睇穿,動機只有一個,就係從公共資源中,搶掠成為私利,簡單來說就係貪、偷、搶納稅人既錢,就像從前中國既軍閥,用槍指住平民個頭,要人交晒D錢、女人出來,之後一個唔開心,一槍打瓜你,殺你全家都不眨一下眼。明顯地,中共係倒模出來,屠殺人民、不事生產的獨裁政權。而點解共匪可以咁順利響香港又搶又劫?因為有港奸囉。沒有保皇黨,沒有今天的香港!

2002年葉劉淑儀位至保安局局長,為了推動廿三條立法,積極出席了大大小小既場合講解草案,然而佢既言論惹起不少爭議。葉劉曾說過「希特勒也是靠民主選舉上台」,我地無言啦!葉劉就像戈林,小圈子凸首林鄭就像哈斯佩爾,什麼主席曾鈺成則是個反覆小人,「富二代」田二少一邊口說反對一邊投贊成票,范徐有幾涼薄更不用說……呢班所謂社會精英資深政府公務員,係絕對為了利益而放棄政治中立,但偏偏好多港人當佢地係好人,將自己既權利放棄,受到損害都一聲不哼。

以一地兩檢為例,違憲的議案係絕對不能通過的,就算講到幾堂皇都好,因為硬通過之後,政府既誠信就會大大被破壞。政府仲搵人做勢,在網上在公聽會上支持一地兩檢。當一樣野原則上已經違憲,你叫人點支持?因此我深信大部分都是造馬。例如有市民渴望快D通車,我係絕對不相信,用咁貴成本去廣州南?又話對香港經濟有利,要快快通過。喂,大佬,我地出左幾多錢,超支又畀左幾多錢?已經有人計左,這是個班次疏落兼蝕本既項目。我真係好憎果D唔識關心香港既港朱,背後收錢與否,天天響度照稿讀真係好撚討厭。要講方便,我就同你講。乜西九佐敦個位置好方便嗎?你要支持狗政府,都唔該做下功課先,呢舊爛鐵行車速度不會超過200公里!!!

最實際的做法是,設總站於錦上路(連接我地MTR),或者在落馬州設站,好似羅湖的和諧號咁。係唔係好好撚多?而且,不用使咁多錢啦。上述一切好多年前已經有人提出啦。搞一段香港段,擺明是搶我地錢,政府搶完錢就知出事,唔搞一地兩檢又好似無咁方便,但又明知違反基本法!仲有,如果廣州南和香港之間只停一個站,甚至無站,係唔係快好多好多呢?最荒謬係政府講大話!點直通全國呀,要落車再買多次飛???買唔到點算好???就算買到,排隊買飛不用時間嗎???大佬,果D車可能一個鐘一班,甚至去到四五個鐘先有一班都得。行李大少少又話不能上車。沒有最廢,只有更廢的廢鐵!早前,政府正式落實興建北環線,通車後西鐵可直接駁去落馬洲過境站再去福田!!!咪正如上述建議囉。因此,高鐵既香港段是否重複左呢?仲未計及班次既頻密度差別,同埋高昂車費。有錢拿來浪費,我搭飛機好過。

憲法不是用來管市民的,而是讓政府去遵守的,唔係有市民講兩句不合朕意既說話就會違憲!國家一切的法律、法規、命令、辦法都是要根據憲法而制定,法律、法規、命令、辦法倘若牴觸憲法是無效的!!!一段仔高鐵花左我地幾多億?哈!如果唔起條爛鐵,可以幫到幾多香港人?可以買幾多罐午餐肉?再睇睇葉劉點主持會議,人家一再清晰指出,議案極具爭議性,根據乜乜主席手冊,要讓大家逐條審議。可是官員未有回答,或者求其up就過關,仲有是合併來答。佢呢個所謂主席位,就係要盡快通過違憲的議案,只要一夠鐘,就stop晒所有野,一於投票啦!!!拍兩下手掌都會被抬出場!!!(泛民提出)規程有問題,根本係要先解決的!!!否則會議就是不合法。呢個不是我講的,係規矩。中共就係無規無矩!!!我都覺得先搞清規程非常正確。正如球賽,連規則都搞唔清楚就開波,後果可想而知。

好坦白講,你班禽獸畜牲狗唔係恃人多就求其通過法案的,官員也不能答到口啞啞,或者擺明有問題都硬來的,你係要向市民公眾交代的!好可惜,中國共產黨是匪不是文明人,又點會真正依法辦事,今次又一次濫權,甚至違規來通過違憲的法案。咁點得架。

正如肥馬般坦白:你地議乜野事,死開啦,橫豎都是「數票」,直接投票通過啦!宜家大家明白點解港鐵公司管理層收咁多錢啦。政府多年來不惜以各種違法違憲手段安插咁多狗響立法會,所以每次都唔爭在做醜人,贏硬架啦,所以港奸咁落力,搞撚掂就享榮華富貴,話之你違憲,話之你大白象,話之你豆腐渣,總之問題多多,都只是蟻民的(安全)問題而已。

今次我要順帶一提,香港人已經不只是政治冷感,依我觀察唔同既文章同視頻既留言,願意留言講下道理既人已經越來越少,而本地五毛黨或「分身」既數目係以倍上升(睇代號都知啦)。佢地可以像破唱片般不停重複歌頌政府搞既野有幾正,香港人有幾支持等等廢話,甚至明言要將泛民議員打靶。正義已死,生活艱難,好人都無精力再企出來抗爭了。呢個當然是香港人既大悲劇,有理想有能力既香港人,相信佢地會相繼離港移民去,愛國份子又可大肆慶祝啦。

中國或者香港,你地想培養人才,發展新產業,搞咩創科,根本響咁既人治環境下,一百年內都會徒勞無功,結果係繼續說謊,偷偷摸摸地侵權。大陸最近最勁既傑作就係完全封鎖切斷外國既網站,我真係想睇下你點發展新科技。上得網既大陸人,梗係知道外國有很多有用資訊,否則中共都唔會咁做。你越係封鎖,佢越想睇越想知,呢個係好正常既反應。唔好諗住控制人民既思想就好精喇,你可以軟禁一個人既軀殼,但最終寧死都不願被你控制既人也為數不少,中國人當中不是個個都只懂搶奶粉的,其實還有很多有氣節既人的。

無錯,「議會內外都牽涉太多政治」。當我地睇到北韓或者委內瑞拉既人民係點生活時,都應該可以安慰一下自己,自己原來「一家都好幸福」。又讓我來說說侵侵,佢上場後針對D咩國家呢?我數數畀大家聽:俄國、中國、伊朗、北韓、墨西哥。大家客觀地睇睇,如果加入美國,世界各地人才會響呢六個國家當中,揀邊個去居住同發展事業?

香港人有其優點缺點,但我相信你地大部份人習慣了講道理,唔會郁手郁腳,我都係,所以我發文來發洩。但有賊人要打劫你,強姦你,你咪試下同佢講道理囉,你只有被人捅多兩刀。宜家立法會咁搞法,惡人當道的世代,對付共匪代理人唯一既方法就係以自衛出發,將班垃圾殲滅再扔落海。我諗港共以防萬一,所以派左一大班保鏢去睇實掃把頭。

只要香港可以脫離中共「統治」,獨立不獨立又有乜所謂,最緊要是止血。之後中港就不可做生意嗎?兩個國家既人民不可以來往嗎?最重要是,我地可以港人治港之餘,也不需日收150個「同胞」添。

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何君堯一再被傳媒踢爆漏報利益,民主黨議員尹兆堅前日去信立法會議員個人利益監察委員會投訴,要求就何涉利益衝突召開會議討論。尹兆堅指,何君堯除被揭發家族公司持有粉嶺高球場旁12萬呎農地,同時其妻子持股的公司以不尋常高價售予地產商,而兩件事均沒向立法會申報,情況令人質疑。

Picture

我地成為大灣區人?哈哈哈哈哈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日前撰寫千字文網誌,指要破解青年人對粵港澳大灣區的迷思,強調大灣區絕對可媲美紐約灣區、東京灣區和三藩市灣區。報章刊出全國政協常委、香港中華總商會會長蔡冠深專訪,蔡指大灣區發展規劃細節預期本月底出爐,「宣講會」暫定下月11日在政府總部舉辦,上半場由粵港澳三地政府及國家發改委牽頭舉辦,下半場由三地各大商會主辦。蔡認為香港是一個很小的地方,港人應諗下如何融入國家大局,「將來我們不是香港人,是『大灣區人』,所以不要只想香港的利益,應循一體化的角度去想,想一小時生活圈」。

「不要只想香港的利益」,哈,真係可圈可點。

成龍一句「沒有港產片」激起港人公憤,但原來港產片早在回歸前已是中共眼中釘。根據最新解封的中英關係檔案顯示,前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於90年底訪港時,曾當面質問負責廣播政策的香港官員,兩齣諷刺內地的電影《省港旗兵4》和《表姐,你好嘢!》為何可以上映。學者指,事件反映內地早在回歸前已注意及意圖干預香港大眾傳媒。

大陸人和大陸政府有問題,仲要畀麻煩我地(今日亦未有改善,只有變本如厲),電影人反映一下現實,有什麼不對。我地係唔會浪費資源拍果D乜乜狼第二集。

民國時期將西方的大學模式傳入中國,除了蔡元培,還有八位為中國近代教育奠定基礎的大學校長,包括蔣夢麟、胡適、張伯苓、梅貽琦等,他們的文章、教育理念,他們的人格、見識、學養,引領社會,留下典範。可惜,這一切,在中共建政後,都一掃而空。北大紅樓今猶在,世間再無蔡元培。大學已非育人而是制器——製造黨的特別工具。北大校長公開發文貶低焦慮與質疑的價值、扼殺批判思維。若說大學仍是社會思潮引領者的話,那是引向假話時代,引向絕對服從的奴隸社會。香港現時是亦步亦趨。

中興被美國封殺,陷入休克,按國資委研究員王絳的分析,此乃咎由自取,皆因其「領導毫無法律意識和保密意識」,「把國內的無誠信帶到了國外」,包括效法華為,出售違禁通訊器材給伊朗及北韓。孰令致之?那恐怕不是蠢人利慾薰心做出蠢事這般簡單。中興及華為都有複雜的國家背景,前者不難與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有從屬關係,美國則一直指後者乃解放軍的單位。中國是伊朗石油的大買家,國際制裁伊朗發展核武,出於戰略需要,中國通訊器材交換石油,不難理解。故此中興、華為大有可能是執行國家下達的任務給逮個正着,多於做生意搵銀而被封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