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14th Feb 2018 | 金錢世界 Money World | (388 Reads)

防什麼妖???何君妖囉,呵呵呵。煽惑人就計一條罪,煽惑他人去煽惑他人又一條罪。煽惑煽惑煽惑煽惑……一層一層咁煽惑落去,計計埋埋就幾百條罪,一條判你坐一年,最後即係終身監禁,過癮又抵死,我以為睇緊周星星,講中國古代官場老屈人。

挑,又一條所謂律師。早知……有早知……我都加入法律界,或者做個法律法學學者,真係好撚兒戲,乜柒頭都係律師。

本業為律師的通訊局主席王桂壎因漏報持有中移動股票辭職,不少人將之與被爆有僭建卻堅持留任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相提並論,指兩人做法南轅北轍,有法律界讚賞王明白市民對出任公職人士的要求和期望。

本身是大律師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指,尊重王桂壎的決定,讚賞王明白市民對公職人員的要求和期望,知道有錯便辭職,做法負責任,相對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被揭僭建後仍「死撐」拒下台,做法南轅北轍,又指王桂壎願為自己的錯誤負責,呈現官場上久違了的承擔,指王作為資深律師,辭職是對自己專業的尊重。

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亦說,王桂壎承擔自己的錯誤,做法值得正面評價,而相對家有違法僭建的鄭若驊,辭職的王桂壎只是潛在利益衝突,強調:「我哋要求律政司司長係比白紙更白,要求佢能夠守法嘅要求係更高。」

吳宗鑾並指,雖然王桂壎的政治立場建制,但法律界普遍對其觀感正面,「普遍覺得佢係處事公道、正直,唔係個個(建制派)都做到」。民主黨立會議員涂謹申認為王辭職是負責任做法,其對公職人員的操守標準,比很多官員更高。

網民亦借王桂壎辭職,寸爆鄭若驊堅持留任。Ste Stephen說:「唔係問責官員有錯失反而辭職落台。問責個位仲好意思坐係度?」Daniel Chan更指:「看到王桂壎這個行動,特首林鄭月娥和律政司長鄭汝樺(鄭若驊)是(否作出應)有反應還是當無事發生呢?」Kit Wai Chow直指:「僭建司長要向佢學習啦。」

呢個大頭王,面皮都幾薄喎。不過有人話,好大可能,因為更嚴重既醜聞陸續有來,唯有急急倉卒撤退。

牛皮驊,辭職啦,否則,真係日日被人問候妳同妳阿媽會好老黎咩。

睇林雪係預左好笑,但讓他做男一反為不妙,林雪,你好野

德勤財政預算案小組預測政府2017/18年度盈餘約1580億港元,相較於財政司司長在2016年及2017年2月財政預算案中的盈餘預測163億港元相差1417億港元,其中主要由於賣地收入和印花稅收入較預期增加,而政府開支較預期減少所致。另外,德勤還預測2018/19年度政府財政盈餘為830億港元,主要因為賣地收入或會減少和政府開支將增加。

真係好變態,又話我地「唔夠房屋供應」,明明係樓價負擔唔起,唔怪得蘋果出完愛瘋8又出愛瘋X,下次可以一次過推出愛瘋11、12、13、14、15……因為我地唔夠手機用!!!大佬,買部手機打下電話,上網睇下新聞,用下Whatsapp,要使成8千幾蚊?

好了,直接轉入正題:政府高地價政策,盲搶地,讓私人發展商起多d超貴豪宅價錢既爛樓,齊齊朱籠入水,叫做幫市民置業!!!你滷味丫,千幾億盈餘,比預期多9倍!!!你個仆街政府卻同時減開支!!!如果計埋大白象工程既浪費,咁咪即係搏命抽稅,但一個崩都無使落市民身上。婆你阿摩!!!

香港都無乜希望。

所謂豪宅,唉,好撚搵笨柒。

繼大圍名家匯洋房今年錄得大額蝕讓後,荃灣皇璧二手市場同樣在雞年進入倒數時刻,錄得慘蝕個案。

該廈中層C室,實用面積2,560方呎,剛以4,380萬元沽出,呎價1.7萬元,成交價與2010年樓上兩層造價接近。原業主2009年11月透過公司名義以4,200萬元買入,是次沽售,賬面雖然賺180萬元,惟扣除釐印費及佣金,實蝕約21萬元。

廿一萬咪少囉,當交八年租(畀自己),都唔知買來做乜。

無殼蝸牛「上車」希望重臨。房委會即將推售3個全新居屋屋苑,包括市區靚盤啟德發展區的啟朗苑、長沙灣荔盈街凱樂苑及東涌裕泰苑,合共提供4,431個單位,實用面積由約278至約631平方呎,建議以市價7折推售,售價由159萬至630萬元。最快下月底至4月中接受申請,今年6月攪珠、8月揀樓。

消息透露,政府建議以市價7折推售。啟德靚盤啟朗苑最細約286平方呎單位,售價約227萬元,呎價達9,755元,打破近年推售資助房屋的呎價記錄。最貴售價單位在凱樂苑,實用面積約630呎,售630萬元,面積屬近年新居屋最大。最平單位在東涌裕泰苑,售價約159萬元,綠表只需付約8萬元首期可上車。

消息指,今期新居屋將維持綠白表比例5比5,另預留400個配額予單身申請者,最快今年8月揀樓。房委會資助房屋小組下周三開會,討論新居屋銷售安排。

申請資格方面,綠表公屋戶申請只需交還公屋單位,白表2人及以上家庭,每月入息限額扣除強積金後為5.7萬元;資產限額為196萬元;單身申請者每月入息及資產限額分別為2.85萬元及98萬元。

房協去年推售兩個資助房屋,包括將軍澳翠嶺峰及屯門翠鳴臺,共620個單位,面積由271至684平方呎。單位以市價七折推售,售價由192萬元至623萬元。

高地價推高樓價,高樓價推高地價。沒有適當措施如租管放寬按揭成數等,居屋公屋都係好撚貴。呢個由中共在背後操作既違法政府,係幫地產商(為己任)定幫我地升斗市民呢?

職業司機超速,如同政府知法犯法。最後,車毀人亡的都是我地呢d蟻民。睇到新聞片,心都悒埋。唉。

農曆新年將至,可惜十九個家庭今年的團年飯無法團圓。

上週六大埔公路一宗恐怖九巴車禍,造成至少十九人死,六十多人傷,三十歲車長疑因被責備遲到,被指瘋狂快速駕駛,有乘客說司機高速轉彎,幾乎是單邊車轆行走,結果失控剷上路邊巴士站翻側,釀成近年罕見的嚴重車禍。

因歷史緣由,九巴是唯一一間獲豁免購買第三者保險的公共交通工具公司。若不幸發生事故,會先由九巴與受影響乘客直接商討賠償。如無法達成共識,乘客可申請民事索償。程序上與其他有購買保險的公司大同小異。

陳健波指:「據我所知,九巴自己都有D安排,即係根據法例上唔洗保險,即係用自己公司財力支付呢D賠償,但據我所知呢,佢都係好穩陣既,佢都係自己有insurance公司喺背後支持佢成個賠償計劃。」

他表示九巴有自行購買保險,如賠償金額在某個上限以內,會由九巴承擔,超過上限以外的部分,則會由保險公司承擔。他估計,是次事故的總賠償金額分分鐘達一億。即係幾百萬一條命。唉。

陳浩天一方曾質疑如有參選人非真誠擁護《基本法》卻簽署聲明,或觸犯刑事罪行即作出虛假陳述,質疑選舉主任是否有權可「未審先判」,決定一名參選人是否犯法,並指如事後果真發現有參選人犯法,選舉主任大可之後才DQ。法官區慶祥認為兩者實屬不同事件,不可相提並論,並舉例指一名參選人被裁定沒有作出虛假陳述,不代表對方客觀地真誠擁護《基本法》。

選舉主任於2016年曾去信要求陳浩天在提名表格上聲明會真誠擁護《基本法》,陳諮詢法律意見後未有回覆,之後選舉主任指其提名無效。區官昨於判詞中不點名指,如果一名參選人拒絕簽署聲明,客觀上已可被視為非真誠擁護《基本法》,其提名定必無效。

阿區官,你都痴撚線!呢d咩法官呀!我不是偏幫什麼什麼政黨,如果法官對建制一方不公平,我都會出聲。咁有咩唔妥呢?咪果份乜乜聲明確認書囉,條例幾時話過要簽署聲明先有得選?????又係僭建?????

呢個政府出盡了飲奶之力(也叫洪荒之力)打壓年輕一輩政治人物,因為佢地係最不會跟違法政權妥協既人。

陳浩天:反映港只是中國殖民地

今天的判決表面上是政府勝訴,但判詞卻暴露了特區政府在最近DQ香港眾志周庭參選資格一事上,公然有法不依的嚴重問題,明顯地是政治凌駕法律。

判詞清楚指出選舉主任即使認為有強而有力的客觀證據證明參選人並不是真誠擁護基本法,但基於公平原則及程序公義,選舉主任需要先給予參選人合理的機會去回應選舉主任的質疑,而選舉主任在最後決定是否有足夠清晰明確及令人信服的客觀證據證明參選人並不真誠擁護《基本法》前,應先考慮參選人的回覆。

更重要的是,區慶祥法官在判詞第80段指出,這項無庸置疑的程序公義要求,當時代表律政司的資深大律師並無異議。

簡單來說,判詞顯示在去年5月時,律政司對有關法律要求的理解及立場是選舉主任必須先給予參選人合理解釋才作DQ的決定,而當時選舉主任亦有按這法律要求給予陳浩天機會回應,只是當時陳浩天選擇不作回應。特別要注意的是,即使陳浩天已經在參選時清晰地公開表示他的政綱是要鼓吹港獨及廢除《基本法》,當時選舉主任還是按這基本程序公義的法律要求給予陳浩天機會解釋。但周庭在參選時從沒有發表過任何支持或鼓吹港獨的言論,選舉主任為甚麼卻可以單從她所屬的組織有提及過民主自決的綱領,在徵詢律政司意見後,選擇不給予周庭任何解釋機會便直接取消她的參選資格?

律政司必須儘快公開解釋,究竟在DQ周庭這件事上,律政司給予選舉主任的法律意見,有否要求選舉主任先給予周庭合理機會回應選舉主任的質疑?若是沒有,原因為何?若是有的話,當選舉主任公然違反法律作決定時,為何特區政府及律政司可以公開表示是支持及尊重選舉主任的決定?

Picture

卓韻芝前年在棟篤笑騷上出櫃自揭雙性戀,已有親密女友,去年11月她又被捕獲和男仔拍拖,當時拍拖一個月,坦言是對方主動追求,更叫大家稱呼男友做「無名人」。

今日繼苟芸慧公佈婚訊後,再到卓韻芝透過新書《峰迴路轉》報喜「我要結婚了,就跟你。」她在書中讚未婚夫又善良又溫柔,沒有缺點只有特點。對於婚訊,卓韻芝表示未正式結婚和落實婚期,但笑指有人已求婚,亦有人應承。

卓韻芝出嫁,仲容易過我地香港搞政改。

卓小姐,請不要誤會我話妳惡哽。我係指要搵個真心相愛,又配得起妳既人,真係唔容易。

香港流感肆虐、急症室逼爆,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提醒香港巿民,「不需要樣樣去急症室」,若只是普通流感,香港人大可以幫襯私家醫生。

很多病的病徵都差不多,表現為發燒、發冷、咳嗽、頭痛、喉嚨痛等等,是不是流感,是普通流感還是其他流感,是細菌感染還是病毒感染,到了甚麼程度……醫生都未必能迅速及正確確診,甚至有個案證明病人在醫院做了快速測試,被診斷為陰性,結果死亡。那麼多普通香港人,如果頭痛、咳嗽、喉嚨痛、發燒可自行診斷自己是不是患了普通流感,那麼醫學院可以關閉了,醫生何必花時間苦讀醫學課程?這句話出自網絡五毛的口尚可原諒,由食物及衛生局局長宣諸於口,讓人震驚。

而且,看私家醫生的費用亦非個個巿民負擔得起。香港流感肆虐,不是人口老化引起,而是外來流動人口太多,政府醫院擠滿非本港居民,醫療系統跟其他許多公共系統一樣,不勝負荷。在這種情況下,陳局長公開呼籲納稅人不要使用公共醫療系統,簡直欺人太甚!

本土優先乃基本人權,任何一個地方政府,都有責任確保本土居民的福祉。即使在中國,每個省、巿也用戶籍制度確保本土居民的利益不受侵犯。為甚麼香港納稅人淪落到生病都要被趕離公立醫院急症室?

大陸同胞繼續瘋狂湧入香港,香港本土人同步被逼出。再多4.7萬單程證,本港人口突破740萬!多謝習總!雜種萬衰,萬萬衰!

Picture

譚仔三哥麻麻地麻辣米線鈉超標近倍,增高血壓胃癌風險。呢d鹹到爆無營養既食物,食過一次就唔會咁笨再去。正如共產黨做好人,你信咩?

多次傳出資金鏈斷裂的海航,旗下香港國際建投公佈,將以159.5億元向「四叔」李兆基的恒地出售啟德兩幅土地,料明日(14日)完成交易。香港國際建投今早升15%,報2.43元,暫成交45萬元。

海航自2016年底以高價投得啟德4幅地皮,今次出售的兩幅土地為有6562號地塊(啟德1L區3號地)以及6565號地塊(啟德1K區3號地)。其中6562號地以54.12億元投得,而6565號地則以88.37億元投得,即兩地的投入價為142.49億元。

咦?咁得意既,人家救你的命,仲要畀錢你賺既?好簡單,就算要平少少畀恆地,也不能出現在帳面,否則恐怕扯低啟德區既未來樓價。檯底有什麼活動,自己諗下啦。

香港人周身信用卡,八達通、支付寶等電子錢包也日趨流行,可是市面流通的港紙不減反增!從2013年底到2017年底共漲升了35%,其總量達4,604億港元。那到底是多少錢?按人口伸算,平均攤分,每個香港人有近6萬元。即使是超級大富豪也不會有這麼多現金傍身吧。

初時對此大惑不解。及至閱報得悉市面湧現撳機黨,方逐漸明白過來。撳機黨多在晚間現身,卻非不法之徒。他們在旺角、油麻地出動,持著三、四十張大陸的銀聯卡到銀行櫃員機提款;一提往往便數以數十萬港元計。數額雖是大得驚人,在香港那卻是完完全全合法的。

與此同時,《蘋果》日前又報道,深圳各個口岸終日有水客穿梭中港兩地,像螞蟻搬家那樣身攜大疊人民幣來港。時至今天,在香港這也還是合法的。人民幣無疑跟美鈔、歐元、日圓等外幣一樣,在香港自由流通,但除了若干專門招呼大陸客的藥房、化妝品店,「歡迎使用人民幣」的商舖不多。「金融螞蟻兵團」顯非搬人民幣來港辦貨,而是另有所圖。那是甚麼?

撳機黨固然要港紙,「金融螞蟻兵團」也是搬人民幣來港兌換港紙。是以縱使一般人用少了銀紙,金管局轄下的香港印鈔廠還是不斷開動印刷機增加港紙的供應:每年大約印製3.2億張各種面額的港紙,平均每個香港人近45張。紙媒沒落,印刷業不景,印鈔廠不難是逆市奇葩。這間廠原為英資私企,過渡前夕任志剛將之「國有化」,顯見眼光。「第一能吏」又豈浪得虛名?

為了兌換港紙,捨撳機黨及「金融螞蟻兵團」等合法運錢的門路外,另一些人則選擇鋌而走險。年來海關不時在中港車上搜出大陸運來的金條。讓我來猜,這些金條不難亦是為兌換港紙而來。入口黃金不犯法,卻要報關;不申報即屬違法。有頭髮,邊個想做癩痢。不申報,當然有說不出的苦衷。

洗白來歷不明的人民幣

有報道指,人民幣兌為港紙後再迂迴地被螞蟻搬家搬到澳門。到了澳門,港紙在賭場浮面,從此出得廳堂。物質不滅。兌換了港紙的人民幣去了哪裏?流入香港的銀行系統。要麽回輸大陸,再不然供本地融資之用。總的而言,兜兜轉轉,就是讓礙於這種、那種原因不能浮面的人民幣見得光。

賭場既為洗錢過程的關鍵一步,乾脆到澳門撳機或直接運人民幣和金條到澳門豈非更為省便?資金要取道香港,當中不難有三個原因。

一、澳門的櫃員機裝置了面相識別系統,到那邊撳機有後顧之憂。

二、自去年5月起,攜帶超過12萬元澳門紙現款出入境要申報,否則重罰。

三、澳門的銀行系統規模有限,跟香港比是蚊髀與牛髀,消化不了大額資金。然而香港這些相對優勢正日漸消失。

香港的提款機即使沒有跟大陸公安大數據聯網的面相識別系統,為了防止走資,大陸當局對境外提款設有上限,每人每年不得超過人民幣10萬元。與此同時,今年下半年香港將步澳門的後塵,規定旅客攜帶的現鈔,銀碼超過12萬港元便要申報。海關更培訓了一批專門偵查鈔票的緝私犬。諸般箝制,能不重創香港印鈔廠的生意?

當然,除了撳機黨、金融螞蟻、走私金條外,肯定還有更多、更大、更複雜離奇的渠道運送資金來港,譬如在貨單做手腳,撳低出口、報大入口單價;而其目的亦非純為洗黑錢;更有可能是走資避險。這些資金有多少?從金融統計數字可窺其一二。

從2013到2017年,香港流通的鈔票多了1,200億港元,銀碼看似龐大,可是跟貨幣供應量(M3)的增長比,則是小巫見大巫:同期,銀行系統的M3多了37,186億港元(約相當於4,800億美元),數額是名義GDP的1.4倍、比鈔票增多的銀碼大31倍!其間大陸的外匯儲備減少了約一萬億美元,當中近半莫非流入香港?

這些資金得尋找出路,不會呆在銀行系統裡等生銹。

以香港經濟的規模,能容得下這些資金的不外乎樓、股二市而已。若是大陸進一步限制資金外流,而香港則透過申報措施(及緝私犬)配合,變相管制外匯,那又焉能不打擊樓市、股市?

先前彭博報道,好些大陸富戶確又對香港卻步,轉投新加坡懷抱。果如此,則又不無諷刺。建制派(及北京)要求香港人悶聲發大財,放下政治,當其純經濟城市。然而你不掂大陸政治,大陸政治卻找上門來。

香港現愛國教會 非杞人憂天

大家是要站出來為正義發聲,還是沉默以致為邪惡陪葬?有兩段名言足以為戒。

美國作家海明威在其名著《喪鐘為誰而鳴》中說過:「所有人是一個整體,別人的不幸就是你的不幸。所以不要問喪鐘是為誰而鳴,它是為你我而鳴。社會是一艘大船,所有人都在同一艘船上,當船上有一個人遭遇不幸的時候,這個人就可能是全船人的威脅。所以永遠不要對別人的不幸和苦難無動於衷。」

而德國牧師馬丁.尼穆勒是這樣說的:「納粹殺共產黨時,我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納粹殺猶太人時,我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猶太人;納粹追殺工會成員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納粹殺天主教徒時,我沒有出聲,因為我是新教徒;最後當納粹開始對付我時,已經沒有人能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事實上,無論你是否天主教徒,都不應再對中共迫害教徒、對梵蒂岡向中共跪低保持沉默。香港一群學者、律師挺身而出發聲,因為他們希望教宗莫忘初衷:「有時候我在問,今日世界誰在真正關心衍生建立百姓的過程,以抗衡急功近利的做法,即使這做法可產生容易的、迅速的、短期的政治利益,卻不能提昇人性的圓滿。」86歲的陳日君連日疾聲吶喊,因為他擔心在一國兩制被侵蝕之下,將來連香港都會出現愛國教會。這不是杞人憂天,而會是國際綏靖中共、中共統戰香港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