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12th Feb 2018 | 金錢世界 Money World | (202 Reads)

瀑布人流鋪,不要租!人流不代表生意流,貴租卻是肯定。

香港電視主席王維基總以挑戰者姿態出現。由城市電訊引入回撥長途電話、香港寬頻自建光纖網絡、盡地一鋪做電視、到轉型大搞網購,即使經歷免費電視發牌一役,他依舊我行我素。今次挑機傳統零售業,直言行業沉醉過去30至40年成功經驗,「只要係銅鑼灣、尖沙咀搵到個好的舖頭就得,但呢一種模式其實已經係過去,係好多人都仲未瞓醒。」

訪問當日,氣溫低至10度,將軍澳工業邨的風更冷冽。王維基顯得精神抖擻,「我會覺得點解仍然能夠令我今朝一早彈起身,咁凍都彈起身返工,我諗呢樣嘢係好好玩。好好玩來自於我好多嘢學,好多嘢我唔識。」

做HKTV mall前,他原本連化妝品、護膚品都不會分辨,對消費者的了解也不如同事。「我之前輸咗架,我啲同事話,啲客係鍾意pick up架。我話冇理由,點會唔鍾意送去屋企,鍾意拎咩。」豈料部分地區的實體店提貨量,甚至超出送貨上門,於是力拓住宅區實體店,目前已開設16間。

王維基直指,本港零售業仍停留在傳統想法,認為只要覓得靚舖位便可。對於網購,大公司有能力做、但不關心,小公司缺乏資源、卻很關注。歐美早已出現電商巨頭亞馬遜,內地亦有淘寶、天貓,大至電器、小至餐具,均可網購。「係全世界都行緊,但唔知點解香港的零售商就好似睇唔到、睇唔到、睇唔到。」

HKTV mall開業三年,訂單漸見規模,王維基每每出席論壇,亦如數家珍。2015年初期日均單量僅數百張,去年12月已急增至7600張,單月營業額已過億元。他指,此前策略是招攬大品牌,現時進駐商戶共2700間,囊括一般超市約9成品牌。

作為網購平台,擁有大品牌並不足以與實體商舖競爭,話至此,王維基彷彿sales上身。以洗髮水為例,他指,街舖通常出售最常見的100、200款,佔整個市場8至9成。若消費者求新鮮,想買日韓台新品牌,實體店便未能滿足,因為這些品牌難以打入大型連鎖店。「舖租貴,只可以容納知道會最好賣的貨品。」

Picture

參考: 亞馬遜網上購物

HKTV mall嘗試由此突破重圍,著手引入小型品牌。他表示,單計洗髮水已過千款,「我相信香港應該係無任何一間實體店,係會有1400幾種洗頭水比你去選擇。」不過,作為精明生意人,HKTV mall亦只會存放最暢銷的200至300種洗髮水,餘下款式由商戶直接出貨。「坦白講,我哋成個場有18萬種貨物,如果個倉要儲18萬種貨物,會令個營運成本係非常之貴,消費者係好難去接受。」目前,存貨約2萬種,即佔比約為一成。

王維基豪言,HKTV mall發展的阻力只源於平台自身,即執貨時間、貨品選擇等。不少朋友認為香港根本不需要網購,他反駁道,假如香港沒有餐廳能夠烹調出色的法國菜,便斷定港人不愛吃,「咁係香港人唔鍾意食法國菜,定香港煮唔出好好食的法國菜,嗰個係雞同雞蛋的問題。」

所以,他的目標是成為出色的法國菜餐廳。提到HKTV mall大計,他指,當貨品種類達到30至40萬,車隊規模約200至300部;早上11時落單,當晚7時送貨上門時,「我相信成件事會反轉咗。」

「15年前啲人同我講,香港上網邊需要咁快架,邊需要上傳架?」當年沒有Facebook、Snapchat,網絡多用於下傳。香港寬頻率先為住宅區鋪設100M光纖網絡,卻被視為「傻佬」。昔日的傻佬變成今日的魔童,似乎永遠行先一步,王維基說:「如果你要改變呢個世界,你要想像呢個世界十年後會係點。」

終審法院裁定「雙學三子」黃之鋒,周永康及羅冠聰等三人,就2014年衝擊政府總部東翼前地案件,刑期覆核上訴得直,維持不用監禁的裁決。人民日報海外版引述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饒戈平批評,終審法院的裁決,對公民抗命表現出一定程度的認可,是需要慎重,因為如果以反抗者的主觀意願,認定法律是失去公平正義,作為標準及違法理由,容易造成法制不穩定及社會混亂。

饒戈平稱,非常尊重香港特區在基本法授權下的高度自治和司法獨立,也尊重香港終審法院依法行使判決,對香港終審法院的判決,他不做具體評論,但認為可從學術研究的角度做案例分析。

首先,姓饒的這條仆街講既所有野可以不理,佢自以為是法律專家,實則當然是幫獨裁政權的非法行為護航。單看其過往的言行,已可打入黑名單。即係點?收聲啦,大陸豬!時常擺出一副學者姿態,批評香港內政,鄧伯伯叫你收聲,河水不要犯井水,你條壽頭,明唔明?你大大聲話尊重我地香港法院,你就收聲啦。我鬧緊你就擺明唔撚尊重你,死走狗!

饒戈平說,判決談到3個人佔中行為的起因、動機,講到公民抗命的原因時,似乎認為違法達義行為是正當的、可以接受的,這一點要引起注意。他認為,佔中的重要目標是對抗特區政府關於政制改革的決定,是根據人大常委會8·31決定的回應。惟8·31決定是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常設機構所作的決定,不容挑戰;否認其有效性,就等於否認基本法45條的有效性、正當性和合法性,公民抗命的正當性就應該受到質疑。

人大常委會8·31決定是違憲的,不只可容挑戰,同時亦反映大陸政權是不懂法治,作風就如非法社團,以強權來欺壓良民!違法達義呢d咁深既野,你條低能仔又點會明,你剩係識恃強凌弱、強詞奪理。

他又指出,終審法院肯定暴力的非法集結是違法,但終審法院又提出了追溯力的問題。饒戈平認為這個判決指引原則只能對它成立以後的判例起作用會對市民造成信息混亂,邏輯矛盾。

有乜咁混亂,我追溯你地共產黨叛國又得唔得?將你8千幾萬件垃圾驅逐出境又得唔得?仲未計你地偷竊國家財產條數!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主任鄒平學說,終審法院判決認為高等法院上訴法庭頒佈的新判刑指引不得適用於本案審理,而且對之前的違法行為也沒有追溯力,終審法院的裁決無道理及不符合法理邏輯,有損香港特區司法上訴機制的糾錯功能。

鄒平學又一條不學無術大陸狗,明明外表是人樣,你不停在像狗吠咪一撚樣唔合邏輯,香港人點解要聽你吠,推出去打靶啦,咁撚多事,無大無細!

鄒平學認為,三人能否依法受到懲治,是香港後佔中時期重建法治秩序、維護法治尊嚴、恢複社會穩定的風向標,「在香港社會普遍支持和擁護特區政府依法檢控非法佔中、旺角暴亂等犯罪分子的形勢下,本案終審法院判決所暴露的問題令人擔心。」

鄒平學認為,判決存在對黃之鋒等人違法犯罪量刑太輕的問題,不符合香港主流社會對此的期待,恐怕給社會有姑息放縱違法犯罪行為、法治權威不彰的觀感,能否達到終審法院判決聲稱的效果值得懷疑。涉及公民抗命概念的部分,判決也發出了一些模糊甚至矛盾的信息,不利於香港社會對非法佔中運動的理性反思、建設性檢討和正在協力恢複法治秩序的努力。

我地根本並無法治秩序的問題,係直至1997年後,中共既魔爪伸進這自由之地後,法治才蕩然無存。

七警於傘運期間在金鐘添馬公園暗角毆打曾健超,被判監兩年,他們先後取得保釋等候上訴。上訴庭今早處理案中第四被告劉興沛及第七被告黃偉豪的上許許可申請。法官聽取陳詞後另擇日子頒下判詞。

劉興沛由資深大律師鄧樂勤代表,他指原審法官認錯第四被告,質疑抬人片段之中,有49秒的鏡頭被障礙物遮擋,這時已經換了人。原審法官形容第四被告在鏡頭被遮擋前穿著淺色長褲,抵達了暗角後,原審法官紀錄這人穿鮮色長褲。劉一方指法官認人的證據基礎不穩。

律政司一方反駁,原審法官得「鮮色」的觀察,是因為片段光度被調高,原審判辭亦有註明。另一方面,法官在判辭有提及6人之中只劉穿淺色褲,而這人由始至終都抬著劉的右腳,沒有換人。

黃偉豪則由資深大律師謝華淵代表,他指黃的案情有別其他被上訴人,沒有認人證據指證黃,原審法官根據大量環境證供而將黃定罪。例如黃案發前約15分鐘在暗角附近的龍和道將示威者抬上警車,從而推論出他有可能歸隊,然後向曾健超施襲。黃一方認為其他警員也可能加入打人,定罪同樣不穩。

律政司同意原審法官是以一系列環境證供定罪,並指出有證供指黃偉豪有時戴眼鏡,加上他與其餘被告同隊,約在案發時在暗角附近出現,種種環境證供加起來,唯一不可抗拒的推論是暗角加入的第七人便是黃。而原審法官的定罪沒出問題。

兩名上訴人均提出,在未證明片段源頭下,原審法官卻用錯法律準則、錯誤接納片段呈堂。上訴庭早前已認為這理據屬法律爭拗,可直接向上訴庭提出。

唉,打人已經是違法,不知悔改,以大話蓋大話至人生最後一刻,仲批評人地叫你「黑警」?

咩叫o徙鳩氣?大家自己睇。

立法會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委員會今早召開首次會議,身兼行政會議成員的新民黨葉劉淑儀及民建聯張國鈞包辦正副主席。在建制派議員的支持下,葉劉淑儀以32票擊敗公民黨陳淑莊的21票,當選主席。及後陳淑莊再獲提名角逐副主席一職,不過只得18票,仍不敵民建聯張國鈞的33票。

草案委員會共有60名成員,雖然民主派24位議員全數加入,但仍以36名建制派委員佔多數。

建制派召集人廖長江早前表示,期望草案在本屆會期內通過,有需要可加開會議。

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

最好有條癲佬走入內地口岸區,之後發生咩事我唔講喇,總之不是好野,但對香港人來說就好到不得了。

這個嚴冬對華北區居民而言不太好過。霧霾困擾民生已久,由於燃煤造成的污染是產生霧霾的主因,政府在今年推行「煤改氣」工程,用天然氣代替燃煤。中國空氣污染嚴重,「以氣代煤」的改革實屬必須,然而,因官方推動工程進程太快,設備未能完善安裝、價格過高等問題直接導致大量居民受凍,學校或醫院無法供暖,嚴重影響民生。空氣污染的問題已致民怨載道,今次地方政府又一次「鐵腕」診治環境問題,加上還未平息的清除「低端人口」事件,無一不暴露地方官員執行政策中漠視民生的官僚主義作風。

今次大規模的「煤改氣」工程,來自今年8月24日環保部公佈的《津冀及周邊地區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方案》,規定指今年10月底前,「2+26」城市(包括北京、天津,以及河北、山西、山東和河南省的城市)必須完成至少300萬戶以電代煤和以氣代煤的調整,不得再燃煤。此外,該方案還要求於2017年10月至2018年3月期間,京津冀大氣污染傳輸通道城市須達《大氣十條》指標,即PM2.5的平均濃度與重污染天數同比均要下降至少15%。為此,在「2+26」城市中,共有327區縣建立了空氣質量自動監測站點。

中國一向面對「經濟」和「環境」二者取其一的難局,在過去四十年的經濟高速發展的背後,需要承擔破壞環境的後果。在過去兩年的環境治理中,已經可以看出政府在正視環境問題,國家主席習近平曾在十九大時如此描述,「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可見政府有意在經濟發展上讓步,讓環境治理先行。但無論是整治鋼鐵廠、燃煤電廠等企業時採取的「鐵腕」舉措,還是漠視人道主義「煤改氣」的工程,都顯示出地方官員執行政令的手段已經影響到普通人的就業機會和生活權利。

內媒曾報導,河北省有鄉村學校因未能及時供暖,便安排小學生在室外上課、靠跑步和曬太陽取暖。還有醫院因供氣短缺,影響正常檢查和手術。環保的本質應是為人們提供可持續的生活資源,若地方官員因急於創造政績,忽視政策本身的意義和不周全之處,只會帶來事倍功半、本末倒置的後果。

同時,我們又會看到無論在經濟發展的浪潮中,還是環境治理的實驗田裡,失語的一方總是底層人民。面對層層霧霾,中上階級的居民可以購買空氣淨化器,用金錢圍築保障生活的壁壘;但低收入居民的生活便只能由政策左右,此前多個城市清除的「低端人口」,又會有多少人受「煤改氣」挨凍之苦?

中國的發展速度在過去四十年取得的成就想必是有目共睹,至今都仍處於高速發展的階段。由於能源結構長期以煤電為主,在未來數十年的發展中,仍會遭受因能源消費帶來的空氣污染的問題。中國資源條件本身就缺乏天然氣,高度依賴國際市場,又因人口基數及消耗規模大,達致「以氣代煤」的目標需時。

中國部分地方官員的行政思維一向求快,為求執行指令,民生問題亦有時居於次位。此前清除低端人口,已經暴露中層官員為達到目標不擇手段的激進思維,未能以人本思維考慮處於夾縫中的底層人民處境,往往在用粗暴手段整治後,因民怨四起才放低身段做出讓步。今次「煤改氣」工程亦是如此,重視環保、調整產能結構本應受肯定,卻因激進行政手法再次觸發社會矛盾。習近平曾提出的「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中共官員的治理方式近年雖然也有改善,但在近來數宗只重速度、輕效用的矛盾事件中可見,中共要達致這個目標可謂遙不可及!

有中國網友說:煤爐早已被官方拆除,市面也沒有人出售煤,就算有售,「現在買煤更貴了,不補貼嗎?」有人稱許「煤改氣」政策是好的,但是要循序漸進,「太過激進就像多年前的大躍進了」,「我們這邊爐子被扒了,然後天然氣不夠用,交了暖氣費每天晚上還要受凍,超級可憐」。

舊聞:全球暖化威脅人類存亡,減碳成為國際共同面對的難題,特別在香港這類地小人多的大都市,路邊排放一直是嚴重的污染源頭。港產電動車之父、理工大學電機工程學系教授鄭家偉形容,在香港使用電動車再適合不過。電動車造成的碳排放較少,能源效益也較傳統汽車高。歐洲多國及內地已揚言,要在2040年前全面停售汽柴油車,而挪威最快在9年後推全國電動車化。反觀本港,自年初政府取消電動車免稅後,每月新登記的電動車數目急跌至單位數。

2017年2月的財政預算案,宣布收緊由94年起實行的豁免電動車首次登記稅優惠,原意希望減慢汽車增長。當政府希望透過打擊車主購買電動車的意慾(借口),來改善交通擠塞問題的同時,立法會議員莫乃光表示,在過去一年,全球各國已在路邊污染的環保政策上推陳出新。

他列舉多個國家包括印度、英國和法國等,都已訂下全面停售汽柴油車日期,當中英國更表明至2050年後達致全國電動車化。而香港本來早於1994年已推行購買電動車的免稅優惠,礙於當年的電動車發展不成熟,續航力甚短,直至最近兩年,由電動車性能以至停車場充電設施,步伐開始配合時,政府卻於今年(2017年)煞停免稅優惠。本報昨日提到,想買車的人不會因為煞停了免稅優惠而擱置,反而會重歸汽油車的懷抱。

綜觀全球,內地近年積極發展電動車,09年起為購買新能源汽車人士提供車價補貼,更訂出2020年前全國要累積出售500萬輛新能源汽車目標。比亞迪董事長兼總裁王傳福甚至預期,中國或能夠領先歐洲,在2030年前實現汽車全電動化。

歐洲方面,挪威最進取,透過「污者自付」徵稅措施,目標在2025年全面禁售汽柴油車,而目前當地的電動車比例已超過兩成。法國和英國則先後在今年宣布,在2040年全面停售汽柴油車,期望逐步汰換為電動車。亞洲的印度亦計劃於2030年,全面停售汽柴油車以解決空氣污染和減少進口燃料的支出,目前會為混能和電動車提供補貼。

今次港府的思維邏輯,跟2015年時的丹麥政府類似。丹麥作為風力發電的全球先鋒,對入口車徵稅高達180%,長期以來只對電動車免稅。但首相卻於2015年突然宣布取消電動車的免稅優惠。政策一出,當地的電動車銷量急跌七成。不過,丹麥政府很快發現,需要買車的市民只會轉買汽油車,為免空氣污染問題惡化,當地政府宣布延長免稅措施。

有「港產電動車之父」之稱的理工大學電機工程學系教授鄭家偉解釋,「各地政府都盡量鼓勵市民用電動化車,用以漸漸淘汰汽油車。因為電動車能源效益比汽油車高5倍或以上,電動摩打效能有近九成,而汽油推動引擎只有兩成。而電動車能源有再生能力,如落斜路或煞車時,能量動能可以回復到電池,碳排放也相對大幅減少。」香港這類地小而人口稠密的都市,假如全面改用電動車,路邊排放將減至零。「當然可能會導致位處偏遠的發電廠排放增加,但電動車能源效益本身比汽油車高好多倍,所以一定對環境有好處。」

為解決路面車輛過度擁塞的問題,新加坡剛於日前宣布,明年起凍結私家車總數,以紓緩交通擠塞和空氣污染問題,政府同時承諾在未來5年,投入約相等1,600億港元來提升鐵路和公共交通系統。香港政府今年3月會檢討取消電動車免稅方案時,或許可先參考各國例子。

鳳凰無寶處不落。

Q爺在加拿大,關心我地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