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我真係挑,班PK日日違法違憲,又話合符《基本法》,叫佢解釋一下,又依依哦哦。好了好了,我先不講一地兩檢是否違憲,但一定係有大問題。

好多年前,監粗來通過撥款起高鐵,我唔會搭亦無需要,香港呢段係開唔到高鐵既高速的!咁咪即係廢囉!呢d咪叫明搶我地錢囉。

後來,大家討論一地兩檢,阿邊個邊個話無可能,果條友已變節啦。跟住阿邊個邊個又話有商量的餘地,因為有多個方案的可能性。大家聽住先啦。到了今日,乜都搞晒,又有條打靶仔大聲話,一地兩檢是唯一方案,其他所有人(除了走狗港奸)提出的其他所有方案也是多餘兼廢話。

由此來看,港府還不算無賴???

唯一方案???方咩案,連是否合法合憲都無解釋就話去馬。

好了好了,中國共產黨見到被人揭發亂來,先開始諗點解釋。乜唔係先有解釋,先簽野架咩?點解係(又係)一錘定音先,到了被質問先諗點解釋???好了好了,畀機會你解釋,但即時口啞啞,要畀時間佢組織一下喎。咁即係根本從來無依法治國,做錯野搏無人提問囉!!!

跟著下來仲好笑,走狗一號話引用第幾條,港奸二號又話引用另一條……咁即係邊一條?走狗港奸三號仲好野,佢話可能是第幾條,四號又迫不及待仆出來話,第幾條都可以(卦)。唔係FA,混亂到咁。

最後,京大人話港奸是錯的!!!連律政司(強國X)都好似大陸文盲咁兒戲。

喂,你班友想點呀???仲出醜不夠嗎???

又最最最後,出絕招喇:一言九鼎!唔係FA,我頂你個肺就得。

有d腦筋無咁好既港奸,只能走出來附和:(總之)合符憲法,有法律依據(啦啦啦)。

阿姐,在香港是講《基本法》的(就算被共匪公然廢了武功),不是跟隨中國法律的(你講中國憲法,把鳩柒咩,關乜事)。畀夠三日三夜你講好未?始終拿不定主義,是哪一條至最有說服力。

結論咪,「我地真係無諗過,原來基本法係唔容許喎……」

習皇上,你可以放心,你挪用我地香港納稅人,每年接近700萬來養的這條777絕不是省油的燈……

基本法中沒有條款說明可以行一地兩檢,又點嗟,唔夠你地講嗎,等我出絕招啦:

不要強人所難!!!

搞撚掂晒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唔得,仲未夠。我地知錯了,我地係響香港特區行使中國法律,但咪住…………

又咩咪住呀???

我地只是apply在少於一個巴仙的香港領土,而唔係整個或者大部分領土,就等於無行使中國法律啦。(我聰唔聰明呢?哈哈哈,習皇上要升我上神檯了,哈哈哈)

Picture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聲稱2008年購買屯門海詩別墅獨立屋時,屋內已存在地庫等僭建物,但《蘋果》發現鄭當年購入該單位時,向渣打銀行簽訂的按揭文件及樓契,並無提及屋內有地庫,且簽字保證物業詳情屬真實完整。多名法律界人士質疑,鄭若驊或已觸犯《盜竊條例》中「以欺騙手段取得金錢利益」罪;工黨昨日報警,促警方徹查事件。

新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僭建風波越鬧越大,特首林鄭月娥昨日繼續為鄭護航,呼籲社會對她多包容,但反觀2012年任發展局局長的林鄭月娥在處理唐英年僭建事件時則態度強硬,表明事件並非「補錢可以搞掂」。有學者批評林鄭明顯護短,在未調查前已「未審先判」認定鄭沒有隱瞞,勢影響政府管治威信,料日後政府就23條立法等爭議議題時,將面對更大困難。

同樣是僭建地庫,但林鄭月娥在兩宗僭建事件上態度卻大相逕庭。翻查資料,2012年時任發展局局長的林鄭月娥在處理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約道大宅的僭建地庫問題上,多次表明屋宇署會依法辦事,調查是否有人明知而進行僭建,更指「事件唔係補錢可以搞掂」。

地政總署和差餉物業估價署昨早(11日)派員到3、4號獨立單位度尺及檢查,地政總署總地政主任(屯門地政處)黃劍偉表示,已完成實地視察,會再研究有否違反地契條款。《香港01》翻查海詩別墅地契,發現海詩別墅的地積比在屋苑完成時已接近用完,換言之,鄭若驊夫婦大宅的僭建地庫及天台屋合共過千呎,已超出可建樓面面積,違反地契。過往地政總署曾因工廈單位違反地契,罕有收回物業。但大律師何旳匡表示,一般而言,鄭只需填回地庫以及補回地價,地政總署便不會再作追究。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寓所僭建事件來到第7天,引人入勝的除了主角本身案情,亦有同場加映的獨特風景。官員涉僭建過往亦曾有發生,然而經常為政府護航的建制派,今次面對司長級官員涉僭建,批評之聲卻此起彼落,與昔日為梁振英僭建護航的「盛況」形成鮮明對比。政圈分析指,建制派對鄭若驊多抱隔岸觀火態度,除了怕「跟車太貼」,令自己沾上這趟渾水,還有更深一層原因,就是涉及中環與西環的微妙相處關係。

九龍東立法會議員謝偉俊在傳媒鏡頭前嘲諷鄭若驊「偷食都要抹嘴」,暗指鄭的僭建問題並非「無心之失」這麼簡單,言論之辛辣,引起政界關注。他更明言對方不能以太忙及「無為意」作為理由,否則建制派「好難幫拖」。

鄭若驊及其夫的兩間獨立屋被證實有9處僭建。她於2000至2006年曾任《建築物條例》上訴審裁團主席,負責處理包括僭建等上訴個案。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黎廣德質疑,鄭曾任小組主席,亦是大律師和土木工程師,難說服公眾她不清楚家中有僭建。

鄭若驊2008年購入涉及僭建的海詩別墅大屋,她早於2000年12月1日至2006年11月30日擔任發展局《建築物條例》上訴審裁團其中一名主席,共涉兩屆任期;審裁團負責處理包括僭建的《建築物條例》上訴個案。鄭於2005年以上訴審裁小組主席身份主持過一次聆訊,該聆訊關於一宗危樓個案。

資深工程師、公專聯政策召集人黎廣德指,上訴審裁團主要處理涉及僭建的個案上訴,鄭曾任主席6年,應知如何找到相關法例,而且鄭有大律師及土木工程師資格,「佢冇可能令人認為佢唔清楚屋企有僭建」。他又指,土木工程師的基本訓練中,包括從建築材料、結構及設計,觀察建築物有否不正常,鄭在獨立屋居住近10年,難以卸責稱「睇唔到、見唔到」。

現任小組成員的新民主同盟區議員梁里質疑,聆訊期間屋宇署人員會向小組提供充份有關法例知識,主席撰寫判決書時亦需根據《建築物條例》,假使鄭沒處理過有關僭建的個案,身為小組主席仍有責任對違規建築有基礎了解。

「潘鄭屋」僭建繼續發酵的同時,林鄭繪形繪聲指出的精英心態也開始「結構性現形」。

精英人辦,到底點解連小到無倫的蚊型便宜都貪?可能是一道心理哲學題。從鬧到國際知名的唐宮,到更早時候的偷步慳稅買車,和不斷買樓做劏房兼囤積新界土地,賺到盡被揭發後,賴老婆全權打理自己不知情的高官,大貪細貪落玉盤!

這些個案顯示,上等人會做下流事幹,機率跟普通人一樣甚至機會更多,既然送到埋口,食得無嘥,有錢人信納的真理,是貪字永遠不會變貧。貪得無厭,是林鄭這位強調上帝感召才決心做特首的標準「神婆」無法理解的。

面對唐宮大地震,林鄭依法嚴打。如今指定的律政人選出糗,雖然爆出比唐宮輕的地震,但震央太過接近管治新時代的核心,林鄭厚此薄彼,自圓其說,雙重標準的話,無疑加劇災後重建的負擔。唉,精英心態啊,想不到一語成讖,發言者現眼報正正就是精英心態的受害人,要幫對方善後擦屁。可是,林鄭不是連廁紙都唔識買嗎?這樣,兩位鄭氏拍拍籮柚快閃,一褲都係的,是香港市民!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因大宅僭建,隨時官司纏身,但律政司另一巨頭、上月才上任的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十年多年前已捲入民事訴訟,法官更形容梁的證供和解釋無說服力,最終需向昔日好友、大律師韓尚志賠償約43萬元。

當時案情指,梁卓然與韓尚志本為法律學院同學兼好友,兩人於1997年口頭協議,購買油麻地劏場「現時點」一個舖位,兩人各注資25.5萬元,至9月再有一容姓男子加入,支付同等資金作為舖位定金,3人簽訂合作協議,同意共同分擔盈利或虧損。舖位於1999年1月完成交易,但梁後來拒絕付款,韓則向梁追討交易相關費用和開支。

負責審理案件的時任區域法院法官吳美玲,在判決書中多次對梁卓然的證供提出質疑,包括指梁在庭上的解釋欠說服力(unconvincing),又指梁的說法反映他企圖否定自己單方面撤資的決定(such claim reflects a poor attempt to justify his repudiatory decision to unilaterally pull out of the Investment)。吳官更明言:「我不相信梁的證供是可靠(I am not persuaded that Leung's contention is reliable.)。」梁最終需賠償約43萬元予韓,梁事後亦沒作上訴。

刑事檢控專員一職,自上任專員楊家雄於去年9月離職後一直懸空,至上月29日,律政司宣佈委任梁為刑事檢控專員,即日生效。梁卓然現年51歲,1992年在港取得律師資格,1998年成為大律師,2015年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

梁於1995年加入律政司,近年有親自處理極受爭議的七警案、佔領及旺角暴動襲擊案等。今次他經內部晉升及公開招聘後,獲選為刑事檢控專員。律政司前司長袁國強早前在新聞稿中,形容梁為資深檢控官,在刑事法領域的專業經驗豐富,並具有卓越的領導能力,但內部亦有意見認為,刑事檢控專員須具極高誠信和品格,質疑政府為何會選擇一名誠信曾被法庭質疑的人擔任此職位。

有法律界人士亦指,法官對梁的說法,猶如當年梁振英供詞不獲法官信納,但梁卓然在事件後在律政司內部已升了好幾級,相信已消化事件。

律政司發言人回覆指,相關案件屬民事訴訟,梁以個人身分參與,與其公務毫無關係。而評核刑事檢控專員人選時已考慮多項因素,包括專業才能、品格、在刑事法律及檢控工作方面的知識和經驗、判斷力、領導才能、溝通技巧,以及視野等。梁獲委任為刑事檢控專員前,亦已通過適用於其他同等公務員職級的一般任命程序。

梁卓然亦回應指,該訴訟源自他本人以私人身份與他人合資進行投資項目而引起的財政糾紛,期間和得悉訴訟結果後均有作出申報。他又指,多年來在律政司不同職級執行職務時,並不受到該訴訟的影響。他在申請成為資深大律師時,亦有就該訴訟作出申報。

林鄭777包庇罪犯,合組非法獨裁政權,應該和一班建制狗通通下台,坐牢去,然後去死吧!只有港奸咁死心榻地去支持中共及港共因為有錢收。港府係唔會改變呢種柒下柒下既脾性……希望大家喜歡我po的舊歌。

連一向立場親建制的專欄作家屈穎妍,今日都撰文批評鄭若驊,指她未出師已犯上「極度低級錯誤」,不相信她懂得打仗,「別怪敵人為甚麼總追著你打,森林原則從來都是弱肉強食的,獅子從來都是揀跛鹿下手」。

屈穎妍在《HKG報》撰文,以「政治裡的森林法則」為題向鄭若驊開火。她指看到僭建新聞時有感,「同一個陷阱,同一個位置,大家目擊那裏死傷枕藉,你還是要踩進去」,又反問:「香港到底是沒政治人才?還是沒有身家清白的人才?」

她指就算是選議員,身邊「口痕友」都會笑問家裡有否僭建等問題,機制上亦應該有政治審查,「律政司如此重要的官員,審查不是面見閒談問幾句就算了吧?當年殖民地的政治部,連家族成員被查出有個同性戀都當不了官」。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上周五獲國務院委任,翌日履新就被爆出住宅有僭建物。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表示,最近接觸過的中央官員認為,港府應盡快妥善處理僭建事件。阿劉sir,阿茂都知阿媽唔會係男人啦。

特首林鄭月娥昨日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上,主動透露特別批准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於上任後,繼續跟進未完成的仲裁個案及於北京清華大學任教,但有關決定備受質疑。政府昨日漏夜再出聲明回應,屢強調事出極為緊湊、鄭若驊在極短時間內準備,又形容有關情況是「極特殊」。看官或對林鄭左一句「極特殊」,右一句「事出緊湊」感到不是味兒,但查實林鄭為官30多年,已多次出現類似的「特事特辦」。

林鄭2016年以政務司司長身份出席「深井光屋」社企項目開幕禮,致辭時臨場加插稱,此項目最初因無政策局願意牽頭,故由其辦公室接手推行,是一項「民商官合作」成果,此前沒有先例,也沒經過公開招標,才可在短時間內推出,所以「如果連呢一種民商官合作,都會被形容為勾結呢,咁我一力承擔吓,大家可以向我問責!」問題是,本身此項目並無太大爭議,林鄭卻風騷邀功,亦反映其實質奉「特事特辦」為金科玉律。

至於因「事出特殊」而「特事特辦」的經典例子,則非2016年的西九故宮文化博物館風波莫屬。政府在未有諮詢港人的情況下,踢走西九大型表演場地,改建故宮文化博物館。但根據《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條例》第19條,管理局須就關於發展或營運藝術文化設施等事宜,在適當的時間,藉適當的方式諮詢公眾;條例第21條亦要求當局要在擬備發展圖則時,在適當的時間,以適當方式諮詢公眾;林鄭未有作出公眾諮詢就拍板改建西九故宮文化博物館,實有違法之嫌。不過林鄭後來於展城館舉行的記者會上,解釋項目為何未有事前作公眾諮詢,以及為何直接找嚴迅奇負責項目時,就4度以「特殊」形容整個項目。

林鄭去年參選特首時,多次強調自己為官30多年,熟知程序,會依法辦事,但是次批准鄭若驊「秘撈」,以及之前的西九故宮文化博物館風波,都難免令人聯想到,所謂「熟知程序」及「依法辦事」,不過是用來律人的工具,自己則可堂而皇之地以「事出特殊」及「特事特辦」作開脫。

鄭若驊為甚麼要這麼快出來再見記者,原因只有兩個,一是事先張揚所有違規構建物會盡快「撥亂反正」,二是高聲宣告堅決不會辭職。她在這個記者會的角色,其實是發言人多於當事人;她最想公眾收到的信息,是認可人士已擬好修正方案,屋宇署一批准即可開工,完工後事件即會過去。若換了是家有僭建的當事人,則肯定會甚少用這類手法,因為不想記者覺得自己傲慢或心虛。

交代了這個進展,可以預見鄭若驊會(一廂情願希望)名正言順地把事件擱下,不再作公開解釋,直至修正工程完成為止(除非再有新的抹黑材料出籠),亦可預見鄭若驊必須盡快完成袁國強未完成的舊工作及檢控佔中人士的新任務。

自上星期六僭建消息見報後,無數公關及時事評論員為鄭若驊獻計,建議她應做些甚麼來「控制發展」、「減低損害」以至「扭轉局勢」,可惜鄭若驊「道不同不相為謀」,以至這些建議不論出於真心或假意都變成一廂情願,而鄭若驊的言行亦越來越出人意表。

例如大多數公關專家都贊成鄭若驊盡快向公眾毫無保留道歉,今後盡量保持公開透明甚至邀請傳媒人入屋參觀以證明購入後從未改動……不過這些建議絕非循鄭若驊與鄭月娥的思路出發,所以一定不會成事,即使日後鄭若驊或因「個人不能預見或控制理由」被迫辭職,相信也不會公開宣布及道歉,讓批評者自以為是並沾沾自喜。

特首及建制派現時的口徑是:司長只是「政治敏感度不足」、「不涉及隱瞞」,只要屋宇署能盡快批准及協助完成修正工作,輿論的壓力即可先淡化後淡出。鄭司長最新的公關策略是甚麼,公眾不易猜到,唯一肯定的是,大家期待馬時亨當年的九十度鞠躬,發夢可以早一點吧。

其實,我地都可以把這種邏輯引伸至被DQ的泛民議員身上,佢地都是「政治敏感度不足」,放過他們吧。當然,我都係發緊夢,此特權只有保皇黨才擁有,假學歷、假資歷都係極特殊的情況,不用查究啦。

【鄭若驊涉僭建.博評】一個「蠢」字,足為下台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