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律政司長鄭若驊被揭發大宅有多處僭建,實政圓桌召集人田北辰批評鄭若驊昨天見記者,顯示處理危機表現差勁,形容鄭一錯再錯。

田指鄭疏忽指不知住宅有僭建已錯了一次,「潛水」數日後主動見記者,理應準備充足,要逐點回應坊間對她的「六大、七大」疑點,但指她昨日仍是彈舊調,核心問題迴避作答,且全程「笑笑口」態度不嚴肅,更在未回答完問題便轉身離開。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表示,買賣樓宇時,一般會在契約列明是否包括天台屋等建築,若未有列明,則該建築很大可能屬僭建物,加上僭建天台屋現象普遍,質疑鄭當時為何未有警覺。

大律師公會前主席譚允芝昨晨接受商台訪問時,被問到鄭若驊居於獨立屋多年,是否應能察覺有僭建物時,她說「很難評論」,她補充說,公眾認為鄭身為大律師及工程師應知道住所有僭建物的質疑是合理。

行政會議成員李國章昨午出席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的節目《議會內外》時回應風波,指事件屬不幸,相信鄭若驊可能購入大宅時已有僭建,但若僭建物在她搬入後才出現,「就好大問題」。

林鄭月娥說鄭若驊「政治敏感度不是很夠」,我覺得鄭若驊有很夠的政治敏感度。

當你結婚簽字時,會找誰做主婚人,找誰去監禮?

找人主婚,有些人會請「教父」,那些在學校裏、教會裏啟迪你的神職人員;現在很多人找律師與公證人監禮,如果你身份尊貴,嫌市面上合資格的律師不夠得體,你可以請一位有名望的律師為你主持;法律界德高望重的精英,在中環走一轉都會碰到幾位;茫茫人海,鄭若驊司長偏偏選了一位西環精英。

當閱報得悉,新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不久前結婚的主婚人是「梁愛詩」時,有一種恍然大悟之感。這位「梁愛詩」,是前律政司長、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又紅又專,愛國愛港,精英之最。

婚禮,無論是第幾次,總算人生大事。出現在婚禮上的主婚人,如果可以選擇,正常情況都會精心細選。監禮的主婚人不是人人可以做,若談出現在婚禮上的證婚人,一般則是新人父母、或最尊敬信任的長輩、或是與你共渡患難、出生入死的難得知己,有時,會請自己的職場明燈、專業教父,行業內德高望重,自己又萬分景仰的人物。

有些人,把婚禮當作一生或許只有一次的networking好機會,找單位領導、黨的領導或工作上級來證婚;可能是出於真心欽敬,也可能是藉機奉迎,或者是機構潛規則。

找老公老婆,除了是真愛,也可視作利益同盟的結合,所謂門當戶對戰略同盟,也可伸延至主婚人證婚人,確立權錢利益與主僕的關係網,世俗儀式從來如是。太陰謀論嗎?這點大家都不會天真,婚姻這回事,歷代天朝都用作政治工具,多讀歷史,大家都有深刻認識。

鄭若驊大宅僭建一事,記者不須問「是否知法犯法」了,自己是工程師、又是資深大律師、更曾做過處理僭建上訴問題的「《建築物條例》上訴審裁團主席」,聰明人如斯,怎會不知法?

我倒更想知道,鄭若驊為何選梁愛詩作主婚人,梁愛詩是她的衣食父母?忘年知己?再世恩師?頭號偶像?職場明燈?專業教父?還是單位領導?

鄭若驊與她夫君的選擇,說明了這一對璧人的人脈關係網、說明了他們(渴望鞏固)的政治聯繫、說明了誰是他們仰望的人、說明了他們的政治立場、也說明了「落實中央全面管治權」的實際操作。

簡單而言,說明了一切。

從此,我們有一位知法犯法,裝儍扮懵的律政司。放心,朕即是法,朕的人,不會落台,更不會倒。

特首林鄭月娥在今早的答問大會上,指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在短時間內答應接任,手頭仍有私人執業的工作未完成,故經她批准後,會完成6宗仲裁個案,如有收入則作慈善用途。有立法會議員認為,鄭若驊的做法對各方都欠理想,應考慮是否仍要處理這些案件。

根據特首辦的《政治委任制度官員守則》當中,第5章的「防止利益衝突」就列明,「在任期內,除非獲得行政長官的書面同意,政治委任官員不可作為主管、代理、董事或幕後董事、僱員或以其他身分,直接或間接參與任何其他行業、商業、職業、商行、公司(私營或公營)、商會或其他類似組織、公共機構或私營專業服務機構的工作;或涉及上述有關職務。」另,如政治委任官員之投資或利益,與其公職有或似乎有利益衝突時,特首可要求該官員放棄所有或部分投資/利益。

本身是大律師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接受《852郵報》查詢時質疑,政府是否有審批程序,容許問責官員有兼職,以及過往會否有類似先例,如政府已批准鄭若驊繼續處理該6宗仲裁案,則應讓公眾得知審批的過程為何。

陳淑莊續指,要客戶在短時間內轉換仲裁員未必容易,但鄭若驊亦理應在上任前處理好所有私人執業的委託事宜。她相信前任的黃仁龍和袁國強上任前,都仍有委託個案,但全都可妥善處理,認為鄭若驊現時的「兼職」做法實對各方都有欠理想,質疑「究竟係袁國強好趕住走,定係鄭若驊好趕住上任?」她認為,鄭若驊應認真考慮是否仍繼續這6宗仲裁工作,指仲裁的工作本身都很沉重,再加上律政司司長的工作,會令公眾質疑認為「你係咪好得閒呢?點解可以身兼兩職?」

曾任特區政府高官多年的時事評論員王永平接受《852郵報》查詢時表示,法例上特首當然有權批准官員「做兼職」,但問題是鄭若驊為主要官員,是特首提名再由中央任命「全職」做問責官員,質疑「(林鄭)有冇問過中央(做兼職)呢?」

撇除權力的問題,王永平指林鄭容許鄭若驊做兼職,就算無利益衝突,都最少牽涉3個問題。首先,假設鄭若驊以一半時間做公務以外的工作,「咁時間呢?係咪畀返一半人工政府?」其次,林鄭月娥未能解釋為何有關仲裁工作是非鄭若驊負責不可,「點解唔可以搵其他人做呢(仲裁案)?點解要開個先例畀鄭若驊呢?」最後是觀感的問題,王永平形容鄭若驊是「孭住律政司司長銜頭」處理這6宗仲裁案件,如仲裁的一方不滿裁決,或會礙於鄭若驊之公職銜頭而不敢提上訴,因憂慮日後和政府有瓜葛時會有麻煩,「唔能夠你話冇問題就話冇,人哋嘅觀感點呢?」

王永平認為,林鄭容許鄭若驊兼職的做法是不恰當和不理想,看不到政府有何理由要特意批准,直言事情的複雜、嚴重,以及政治敏感程度,都和僭建風波不相伯仲,「有史以嚟有冇問責官員兼職嘅?唔收錢就得呀?」他指最理想的做法是請前任的袁國強「再坐一會」,到必須離任時再另覓署任人選,待鄭若驊再無私務要跟進時才正式就任,「如果一早知仲好啦,順手執埋僭建!」

「千呼萬喚」的新任律政司鄭若驊終於在上星期六正式上任,可惜,新官上任閉家科,被傳媒踢爆鄭若驊的獨立大屋有僭建情況。

其實,本身僭建並非什麼大罪,大不了收告票罰款和還原物業了事。可是,鄭若驊卻「小事變大事」 —— 一句欠缺敏感度就想耍市民太極,再加上大話蓋大話……

可惡!可惡!實在可惡!

首先,就假設僭建物的確在鄭若驊於2008年買入前已經存在,但是鄭若驊作為一個專業工程師暨專業大律師,又怎會不清楚要先去驗收物業嗎?就當她貴人事忙沒有親身驗樓,但傳媒公佈的買賣合約不是已清楚顯示有關物業已經有潛在僭建物嗎?鄭若驊,作為專業大律師,是真的不知情嗎?(重點是她簽署了買賣文件)

再論,鄭若驊由2008年買入物業至今2018年已10年,期間一直都沒有發現天台的玻璃屋是僭建物嗎?(Recap: 鄭若驊是一名專業註冊工程師)

那為何到今天仍說自己是「敏感度不足乜乜乜」?(難道今天的專業工程師資格是如此兒戲嗎?)

工程師,其工作是要保障香港的工作合法和安全。

律政司,其主要工作是維護社會的法治!

鄭若驊大律師暨工程師,你都係辭職吧!

昨日再度為家中僭建千呎地庫解畫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本身不單是資深大律師,更擁有土木工程師資格,但她卻以自己並非熟識建築條例的「認可人士」辯解。不過《蘋果》卻發現鄭曾與同為大律師兼特許工程師的蘇國良合著《Construction Law and Practice in Hong Kong》一書,詳細講解屋宇署在建築工程中的角色,其中一個章節更引述香港個案講解何謂僭建物,她亦曾於城大法律學院舉辦為期兩天的座談會,主講建築專業人員角色與合約原則,以及工程索償問題。

一直堅稱自己不知道家裡有僭建的鄭若驊,曾與蘇國良合著《Construction Law and Practice in Hong Kong》一書,內容包括引述個案講解何謂「僭建物」。該章節為法定職責(Statutory Duties),當中的建築物監管部分講解香港建築工程所須步驟,包括建築物的定義、申請興建的過程、何謂僭建物等。另外,該章節亦講述建築物業主的責任,指業主有責任維修及保持建築物,以確保符合香港法例。

該書由Sweet & Maxwell於2012年出版,並獲英國倫敦國王學院建築法中心前主任John Uff QC寫序,全書共有21個章節,講解香港建築業牽涉的法律條文、與建築合約相關的糾紛可如何處理,並引述不少本地案件。

除了著作,鄭若驊在2012年亦曾出席城大法律學院及香港法律培訓學院主辦、為期兩天的座談會,並擔任主講嘉賓。根據當時活動介紹,鄭負責講解建築專業人員角色與合約原則,以及工程索償。活動索價1,800元,若是建築師學會、工程師學會或建築業仲裁中心會員,可減300元。

鄭若驊周三晚會見傳媒時,再被記者追問她和丈夫潘樂陶均是工程師,為何多年來都不知道住宅有僭建。鄭當時辯稱「認可人士」是一個專業資格,要熟悉《建築物條例》及實務指示,故不是隨便一個人就是「認可人士」。

鄭若驊可繼續厚顏當律政司司長(呂志華)

.想不到今天,平民百姓的僭建物拆清了,由違法變成守法了,但仍有不少尚未被屋宇署發現的僭建物,大多存在於富有人家和達官貴人的豪華居所中。

.過去,高官犯錯還有承擔責任的勇氣;今天若鄭若驊賴死不走,特區政府管治班子可真的是一蟹不如一蟹了。

今期香港社會熱門的政治話題,不是袁國強被免去律政司司長職務,不是現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和前工程師學會前會長潘樂陶結婚一週年,而是鄭若驊別墅居所的僭建問題。近幾年來,被委任的特區管治班子屢屢爆出醜聞,有些甚至未上場已下台。這並不是反映出特區政府難覓管治班子,而是反映了世上並無擔屎唔偷食的人,當沒有人看到時,我們包括自以為是聖人的大律師、法官等,都會做一些法律上不允許去做的事情。

僭建是香港社會普遍存在的事,尤其在七十年代,大部分港人生活貧困,居住環境擠逼,市民不得不在有限資源下絞盡腦汁,增加居住空間。九十年代開始,政府以影響樓宇結構安全為由,勒令全港業主清拆違例建築物。想不到直到二十多年後的今天,平民百姓的僭建物拆清了,由違法變成守法了,但仍有不少尚未被屋宇署發現的僭建物,而且還大多是存在於富有人家和達官貴人如唐英年、梁振英、曾蔭權等的豪華居所中。原來香港的法例只是要無權無勢的星斗小市民遵守,有權有勢的人政府不敢管也不去管。只要沒人知沒人理,那就眼不見為乾淨。

政治警覺性足不足都是違法

每一次醜聞被踢爆後,當事人都會以「政治警覺性和敏感度不足」文過飾非,意思是說自己沒有政治智慧,不懂得玩政治,因沒有政治警覺性才會被人揭發自己的糗事。其實,觸犯香港法律就是觸犯香港法律,縱然你不沾手政治不被踢爆僭建也是違法。犯了法警覺性足就可以逍遙法外,警覺性不足就馬上斷正,為甚麼鄭若驊責怪自己唔夠醒目,沒法騙過全港市民?而不是為事件感到愧疚?

十多年來,社會不斷發生有關僭建被踢爆的新聞,屋宇署雷厲風行強制市民清拆僭建;鄭自己既是土木工程師,又是大律師,怎可能「敏感度不足」?根本就是漠視法紀!又或是心存僥倖,以為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瞞天過海。她日後怎樣執法?怎有資格檢控他人?

工作節奏緊張可僭建?

至於其夫潘樂陶位於屯門的兩幢獨立屋,同樣有多處僭建,他自辯說「因工作節奏特別緊張,在購入有關獨立屋時,未有就僭建物徵詢專業人士意見,承認安排未夠週全。」香港不是你一人,人人工作都十分緊張,於是大家都可違法僭建?此外,潘樂陶稱「未有就僭建物徵詢專業人士意見」,那足證他在買入時清楚知道該物業有僭建物。身為專業土木工程師,需要徵詢甚麼較土木工程師更專業的專業人士意見?由此可見,鄭若驊婦夫二人均是砌詞狡辯,無真誠悔改之意。

林鄭月娥就事件的反應令人失望,她認為鄭若驊不存在隱瞞,這明顯是護短。鄭於事發後才「第一時間」向她報告,若事件不被揭穿她會向林鄭表白嗎?再者,整個委任過程需時不菲,這段期間她為甚麼不老老實實說出來?要這樣迂迴讓公眾知道就叫做「不存在隱瞞」?根本鄭仍心存僥倖,希望沒人知道她背著僭建之罪當律政司司長之職!

這事件鄭若驊婦夫二人想怎樣解決?聽其言觀其語,她們肯定想學劏房財爺波叔一樣,不回應不理會傳媒追問,用時間沖淡一切。過去泛民定必窮追猛打,今天不少學運分子瑯璫入獄,亦有泛民議員被DQ出局,泛民已是一盤散沙難成氣候,沒法施以壓力。市民對這些表裏不一的高官亦見怪不怪矣!所以,鄭若驊應可以厚顏當她的律政司司長。恭喜,恭喜!

過去,高官犯錯還有承擔責任的勇氣,梁錦松因涉偷步買車而自動請辭,最「短命」發展局局長麥齊光涉騙政府租屋津貼辭職,行會成員林奮強涉政府推出遏抑樓市措施前偷步售樓而辭職。若鄭若驊賴死不走,特區政府管治班子可真的是一蟹不如一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