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巧茹 aka Cream | 8th Jan 2018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1573 Reads)

以下數據我唔知從何而來,姑且信住佢:

如今,0.1%的人擁有著50%bitcoin的數量,1%的人佔據80%的bitcoin。假如所有國家改以bitcoin作為貨幣,早先購有bitcoin的人將成為壟斷者。

所有國家???以bitcoin作為貨幣???聽下好喇。

Want to increase company value on the open market? Just change your name to something blockchain. At least, that worked for the Long Island Iced Tea Corp after changing its name to Long Blockchain Corp.

In what is the most 2017 thing ever, company shares soared by as much as 500 percent in pre-market trading this morning after the company announced the name change, settling back to about a 275 percent gain.

Up until this morning, Long Blockchain was a little-known company making non-alcoholic lemonades and ice teas. As of Wednesday, the company had a market value of just $23.8 million, but at one point in pre-market trading had 9.76 million outstanding shares, giving the company a market value of close to $138 million. That’s small by Wall Street standards, but significant considering the only factor seemed to be the name change.

Much of the growth is owed to bitcoin mania. Not a day goes by, it seems, we don’t hear of some new hike in the cryptocurrency’s price.

鄭若驊幾大罪行:

身為專業人士,知法犯法。從前講大話,現在講大話,將來都會繼續對香港人講好多大話。勾搭已婚上司,拆散上司家庭。接受高薪,由納稅人支付,做共匪的一條狗。最後,大家一定有注意到 —— 樣衰!

Picture

鄭之姦夫為安樂工程集團的創辦人、董事總經理兼主席。2013年,潘樂陶捲入澳門運輸工務司前司長歐文龍貪污案。歐文龍將路環污水處理站二期設計及建造執行合同等多項工程合約交予多間聯營公司。而其中一間聯營公司為安樂工程集團。貪污案中的安樂工程集團的前經理方鎮猷負責有關事宜而潘樂陶則被指牽涉其中。

所謂蛇鼠一大窩,鄭點解要報稱「單身」,及和「丈夫」分開屋住,因為我地既大律師不想被人揭發同疑犯有親密關係。我地中國人叫:唔見得光、身有屎、巧裝良民。

什麼叫僭建?僭建即係未獲政府部門審批而私自把建築改裝,加蓋附加建物、更動承重牆或加挖地下室等,有違相關的建築物法例,甚至危害原先建築的力學平衡等等。

咁屋宇署會做乜野?建築事務監督簡單地會叫業主還原,就係咁。但如果業主如鄭司長一味話買入時已經有僭建,因而得出「關人隱士」的結論,我唔知佢點解會擁有律師資格,甚至正常人既智力佢都欠奉了。因為,人家係針對建築物,即係依建築物條例辦事,而唔係針對人,即係現有業主,注意是現有,有責任搞翻掂,話知你十手前既業主改建,你睇樓、簽約、請律師時已應該清楚知道明白,加上人家已發notice畀你,仲扮傻仔,真係好撚下流。正如一班走狗港奸高官,明知中共違憲,死都同我地拗。呢d咪做錯野死都唔認囉。成個黑社會咁樣。

Picture

好撚淫賤兼樣衰衰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曾在記者會上公開大大聲說,

「現在香港已經回歸祖國懷抱20年,《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對中國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管理也不具備任何約束力。」

好彩,我仲未患上老人痴呆,兩三句說話我仲有記憶。咁又點?即係作為一條走狗,妳每日講九九八十一次,咩依法治國、咩遵守《基本法》規定,都全部係狗up。就像一地兩檢,香港立法會夠薑咪唔好通過,因為到時中共鍾撚意響香港十八區點檢都得,皆因:

習近平代表十八大中央委員會向十九大黨代表大會作的報告,明確指出,在一國兩制下中央對港澳特別行政區有「全面管治權」。(其實這是個大錯誤,例如在香港,回歸後五十年內,除外交國防這類事務外,港府係由港人不是港奸來管治,係依據基本法來管治)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在記者會上表示,全國人大常委會具有對《基本法》的解釋權及監督《基本法》實施的職責,對於在香港實施的所有法律和發生的行為,是否符合《基本法》或是否與《基本法》有牴觸,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最終決定權。常委會對實施《基本法》和處理重大法律問題的決定,有憲制性地位和最高法律效力。(呢d當然是廢話,一國總統都要守法,宜家就變了習皇上同佢委任既手下說了算)

有份競逐月中大律師公會選舉的駱應淦今早出席商台節目,被問到對新任律政司長鄭若驊大宅懷疑僭建時,批評如果她上任前已知大宅有僭建物,有機會修正但又不去做,是很嚴重,應考慮辭職。駱又指,經過2012年特首選舉,唐英年、梁振英的僭建風波,鄭若驊無理由注意不到僭建的問題,質疑鄭心態是「有恃無恐」抑或是「得過且過」。駱應淦續稱,鄭若驊住所前年曾遭爆竊,直指,「如果件事知道好耐,上任之前已經知道,都有機會修正僭建物品,但佢冇做到任何嘢,佢應該鄭重考慮辭職。」

鄭若驊連日解釋時堅稱僭建物於購入時已經存在,駱應淦於節目後直言,「買嘅時候有同買咗之後先有,分別唔大,僭建就係僭建」,又指「警覺性不足」只是一個「較好聽」的說法,認為作為公職人員,住所有僭建是嚴重問題,批評她其身不正,影響律政司司長的威望。被問到鄭若驊剛上場未有成績,應否就此下台,駱應淦表示當然會很可惜,駱又肯定鄭專業上的成就,肯定她花了很短時間就由大律師升任資深大律師,認為她所擅長的國際仲裁和調解不多人懂得處理,且需接觸不同國家和層面的人,雖然對憲法、公共法、刑事法未必熟悉,但希望她在律政司司長的崗位可以發揮創意,在現行制度提出新想法。

對於整個政府而言,駱形容「已經風雨飄搖,這麼多人談論,少一個打擊好過多一個」,對於司長涉僭建一事,他指事件與品格審查做得是否充分一定有關,又指制度一定出錯。

被問到下周四的選舉,駱應淦形容司法界正處於夕陽階段,希望可以「振臂一呼」,令行家關注憲法及公共法受侵蝕的問題,公會應在議題上道出合法及不合法之處,不應該得過且過。

Picture

即將離任的前港大校長馬斐森接受《南華早報》訪問,再講述他任內4年經歷,指經常感受到來自各方壓力,透露中聯辦經常向他提出意見。

馬斐森在訪問中指希望高等教育不「那麼政治」,但經常感受到來自各方的壓力,包括本地官員、校友、教職員等,又透露中聯辦經常(all the time)向他給予「意見」。他又透露本港所有大學領導層都與中聯辦有聯絡……對港大將來,他希望港大能繼續國際化,而非只著重與內地合作。

中聯辦搞搞震,醒目既香港人老早就知啦,好簡單,有份更好既工作,畀著我我都走啦,馬sir心中清楚香港沒救,早離是非地,明哲保命,我地係會諒解的。

延伸閱讀

鄭若驊僭建門五大劣

按揭文件揭鄭若驊講大話 呈銀行資料無地庫

親愛的網友,如果要解讀高官土共既說話、解釋,可以咁樣睇:

無隱瞞 = 直至傳媒爆大鑊,議員發炮要求解釋,保皇黨話警覺性不足等等之後,走出來道歉(就叫無隱瞞)

與誠信無關 = 就算欺騙市民多次,唔該有時間就來吃月餅(唔使錢,阿婆),再投我票

合符憲法 = 你聽我豬up就是你笨柒,憲法是寫出來做樣,不是用來畀共匪去跟的,違憲又點,吹咩

好了好了,鄭司長堅持自己一直無為意家中有違規建築,買樓時亦因事忙而未有注意,否認自己早知僭建問題。咁今次妳會好忙,要立即搞掂僭建,睇怕都無時間做司長,退位讓賢啦。

真相是十分簡單,佢「兩公婆」買入獨立屋時,係有一部分僭建存在,然後,知法犯法,再加建其他僭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