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巧茹 aka Cream | 21st Apr 2019 | 趣味談 Hobbies & Fun | (109 Reads)

Picture

香江醫務所今日有好多人睇病,醫生忙到死,姑娘一樣,做到甩轆。

「我call咗的士呀,姑娘。」

「吓?」

「我話我call咗的士呀!」

「請問妳call咗的士同我哋診所有咩關係呢?」

「即係我趕時間囉,死蠢,架的士就到啦,妳醒D好唔好!我要即刻睇阿林醫生呀。」

「小姐,今日係鄭醫生主診,林醫生係佢老公,返咗英國,妳有排都唔會見到佢。」

「嗯,邊個都好啦,佢想搵錢就要幫人睇病啦。」

「我可以同妳登記,不過都一樣要等等,妳前面仲有四個人。」

「佢哋睇遲陣都唔會死架啦,妳就畀我睇先啦。」

「乜妳睇遲陣會即刻死架?好嚴重嘅病喎!不如叫的士司機直接車妳去醫院急症室,好唔好?」

「姑娘,妳唔係咁夠薑同客人咁講野嘛?」

「好,妳係客人亦係病人,呢度個個都一樣係病人,一樣唔舒服,睇醫生同睇戲買飛一樣,唔該排隊!」

「嘖!好叻咩……我唔同妳浪費時間,我架的士就到步,妳快快同我登記啦。」

「小姐,妳叫X月娥嘛……登記好了。妳最少要等半個鐘,請恕我多事,妳叫的士司機預時間,遲四十分鐘到啦。」

登記後小姐居然安靜地坐喺度等嗌名。佢電話突然響起。

「喂?唔係我唔想即刻落嚟呀,係個姑娘唔畀我睇先咋,佢嗌你慢慢等喎。」

姑娘聽到佢入佢數,雙眼立刻仇視著佢。

「我點知等幾耐啫,又唔係我唔想睇先,係姑娘唔畀咋,佢都話知其他人死啦,你唔好走呀,我一陣行出去唔見你架車我port到你以後的士都唔使揸呀!」

「咁我起表等妳啦。」

「唔好呀!你四圍兜下先,好唔好……喂?喂?喂?死人的士佬丫,cut我線?」

佢抬頭見到姑娘望住佢,立即發難,「望咩呀?port埋你呀!」

姑娘心諗,「好呀,睇下點,死八婆!」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18th Apr 2019 | 趣味談 Hobbies & Fun | (118 Reads)

唔開心就人人都會有。休息一下,放鬆一陣。靜下來諗清楚,錯的不是你,錯的人應該受到終極既懲罰,你懂我說的。

Picture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15th Apr 2019 | 趣味談 Hobbies & Fun | (208 Reads)

(作者李辰安,從事創作二十年,開拓城市感覺派文風,與讀者一起懷舊,穿越香港時空找尋生活新旨情。)

周末這一天,九時要出門,不過貪睡了,結果要坐的士過海,參加一個無聊場合,激氣。

上車時好心急,事關最遲入場者會成為全場焦點,人人對你眼望望,好尷尬。「你點睇大灣區,你估有幾多人會想住大灣區?」我正在心亂如麻,耳邊響起這幾句說話,是否係我長期睡眠不足所產生之幻聽?我忽然醒起,於是衝口而出︰「司機大佬,我去大會堂,唔係大灣區,你唔好搞錯。」

我愛讀卡夫卡小說,又是莫言的書迷,有時一覺醒來,會有點魔幻的感覺。無端端大家八九唔識七,你跟我講大灣區,我是否誤進了時間黑洞,超前了幾十年,依家可以坐車過橋入大灣區?「其實我想問吓不同人意見,大灣區是否可以成為香港的一部分,他日我哋同在一小時生活區,咁就可以解決香港人居住問題囉。」

前面好塞車,都未見到海底隧道入口,早知搭港鐵啦。吓,這位司機大佬應該係無Degree(大學學位),大灣區五萬幾方公里,你住晒呀?「哥仔,話咗大灣區將會建設成一小時生活圈,又有高鐵又有跨海大橋,住邊都咁方便,話咁快就到,有乜所謂?到時大灣區即係香港,香港即係大灣區,就好似我細個住元朗,去大會堂好似去珠海、中山咁遠,今時今日二十分鐘直達。」我查看手機WhatsApp時回憶小時候,我跟爸爸從尖沙嘴搭單層巴士去元朗的一幕。

「安仔,快啲去廁所,上車唔好飲水,我哋要搭好耐車,幾個鐘頭,你乖乖哋,唔好周身郁。」爸爸,我們去哪?「去探元朗表叔,今晚食完飯至返屋企。」元朗,當年樓下米鋪有元朗絲苗米,小學社會課本有一幅元朗風景照,主題是農夫耕田,還有一隻大水牛。

司機好似知我心裏想甚麼,說︰「係囉,幾十年前,元朗人要去香港、九龍返工,等如離鄉別井,元朗不是香港一部分。」元朗真的不是香港,因為香港人是香港人,元朗人不是鄉紳,就是鄉民。好似我爸爸的表叔,講的不是香港人母語,而係講圍頭話,你有無睇過《我愛扭紋柴》?周潤發飾演「圍頭佬」——即是百分百純正原居民,戲中大講圍頭話,甚麼「僻除累」,原來即係大吉利是。

司機又好似偷聽到我心中話,說︰「我係元朗仔嚟架。」望一望,有點似我爸爸表叔個孫,黑黑實實,口不擇言。話說當日去到元朗表叔所居那處有蚊又有狗的那條村,爸爸並無帶我周圍去探險,而係捉住我同佢表叔一家人閒話家常。那位跟我同年的元朗表親,好威水,讀當地一所英文學校,更威水的是這位表親話︰「今年我考第二,安仔,你呢?」老表,你好問唔問,我考第幾又要話你知?我反問︰「考第二?全班定全級呀?」老表心快口直︰「全班第二,安仔,你呢?」老表,要答一早就答咗你啦,仲問?「安仔讀書好心散,邊有你個孫仔咁叻,中中等等啫。」爸爸給我打圓場,殊不知,爸爸的表叔好不識趣,竟然叫個孫拿出書包,翻開書本和功課,話要我兩老表交流交流,「睇吓邊個叻啲。」

這是一次很糟糕的元朗行,老表有主場之利,因為用他的書本和功課進行交流,我簡直沒有發揮餘地,老表好似表演一樣。最開心係爸爸的表叔,笑到口不停,猛用圍頭話讚個孫,至於有無踩我幾句就「木牢羊」(不知道),我哪聽得懂圍頭話——我係香港人講廣東話,你元朗人就返鄉下!

我之所以嬲足幾十年,係爸爸從元朗搭車返尖沙嘴途中,不斷「哦」我,難忘的一句係︰「安仔,你要畀心機讀書,你睇人哋喺鄉下讀書都叻過你。」阿爸,你有無搞錯,元朗同香港、九龍都係同屬一個教育司署,教與學都係同一標準、同一水平。你估元朗絲苗米,喺元朗會賣平啲?阿爸,元朗是香港一部分,之不過人家講圍頭話而已。我讀得書少,但你當日又何必強調對方係鄉下學生,是否想話我連鄉下仔都不如?元朗學生會考成績歷來好勁,你知不知?

司機又搭腔︰「香港有電氣化鐵路、港鐵,又多幾條高速公路,周圍是二十、三十分鐘範圍,好多住開香港、九龍的都搬來元朗,依家無人興叫人做元朗仔。同其理,等多二十、三十年,大家同住大灣區,無人會叫自己係香港人,哈哇?」我原本不想多發一言,不過,不吐不快︰「司機大佬,大灣區係一個笑話。」對方淡然回應︰「願聞其詳。」

首先,大灣區包括香港、澳門、廣州、深圳、珠海、佛山、中山、東莞、肇慶和惠州等,裏面中山人講中山話、東莞人講東莞話、惠州人講客家話、香港人講廣東話……人人有自己母語,七國咁亂,雞同鴨講,試問怎可成為一個同一屋簷下的大灣區人?

司機心情平靜,問︰「你以為大灣區未來統一用邊種母語做正式語言好呢?」吓,你考我?「梗係用香港母語廣東話啦。」司機追問︰「廣東話有分廣州正宗,同埋港式廣東話,你知無?」你想考起我?反問︰「有何分別?」司機話︰「陳伯祥同周星馳講『風吹雞蛋殼,財散人安樂』係港式廣東話,正宗係『風吹灰卵殼,財去人安樂』,明無?」何謂灰卵?司機話,即係鹹蛋,不知典故的話,上網查吓啦。

終於去到大會堂,找錢期間,司機問我,知不知何謂「該煨」?我話︰「細個我跌倒,阿嫲話該煨囉,即是呵護同情。」司機笑住回答︰「此乃港式廣東話之曲解,原文是『番薯跌落風爐,該煨』,即是活該。明未呀,香港人?」明,明白晒,好似今日我遲起身,所以破財一百七十大元坐過海的士,兼畀司機大佬玩足我十幾分鐘,是為「該煨」也。

~~ 完 ~~

Picture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4th Apr 2019 | 趣味談 Hobbies & Fun | (121 Reads)

一九八四年譚惠珠變臉前

英國解密文件除重現歷史,亦揭露一些港英人物的面目變遷。當年是行政局成員的港區人大譚惠珠,在談判期間主張港府審批居港權、反對駐軍;30年過去,卻成為撐釋法、歪曲普選的建制派打手。前記者劉銳紹指,這批人的變臉,令老左派慨嘆「早愛國不如遲愛國」。

香港前途談判全由中英兩國政府主宰,行政局的非官守成員就成為英方唯一了解港人意願的渠道。84年談判進入關鍵階段,行政局就在1月、4月及9月多次與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及其內閣官員會面表達意見。現時為港區人大、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及大紫荊勳賢的譚惠珠,當年亦是行政局非官守成員之一,得以躋身這一系列會議。

當時港人的身份及居港權問題成為焦點之一,譚會上明確表示「特區政府可以控制誰有居港權是十分重要」;不過回歸後香港面對的居港權問題,譚的態度卻180度轉變,一再主張釋法,將決定權拱手讓予中央;最近熱議的單程證審批權,譚更指權在中央「冇得郁」,與當年主張大相逕庭。

影片:劉鑾雄入禀高等法院;逃犯條例須懸崖勒馬;與林鄭上一堂歷史課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1st Apr 2019 | 趣味談 Hobbies & Fun | (120 Reads)

我係好想五毛港豬現身,示範一下咩叫無知、無恥至極。

反反共既花生友今日一定好happy,因為好多在港「得罪」中國大陸政權既人會被拉返大陸收監虐待至死。無論高官定花生友真可媲美日占時期的走狗漢奸。

影片:大家會擔心片中的女戰神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28th Mar 2019 | 趣味談 Hobbies & Fun | (128 Reads)

莫非中共是……專營豆腐廠的嗎?

只要比對一下香港公共建設的質素,任何人都無法否認的事實,就是近十幾年來的工程愈來愈多豆腐渣,香港的工程質素,愈來愈似在中國大陸。很多英治時期的建設,例如由英國公司與日本公司建築的青馬大橋及相關工程,至今廿多年仍未聞有類似問題,更早期的隧道、鐵路,即使建成數十年後,其問題甚至也比近年的工程少;因此大家就一直在質問,為何英治時期的工程問題少,特區時期的工程問題多?

港珠澳大橋自興建至通車,醜聞一直不絕於耳:先於2014年被揭發海堤崩塌,2015年被發現人工島沉降嚴重引致移位,無法連接;2017年被爆外判商於壓力測試造假,相關人士被廉署起訴被判監;2018年被照片揭發防波堤被衝散;2019年2月則被揭發,承建商欠交過萬份的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RISC),而大橋觀景山隧道頂部,因有鋼筋無法與螺絲帽接駁,則只用「膠水」作連接;更發生地底水管爆裂,因此造成3米乘3米,深近2米的路陷,令泥水湧上路面……深圳灣大橋斷纜更不用說,有專家指一般大橋組件壽命是五十年,大橋只啟用十二年就有鋼纜折斷,情況罕見,有可能是鋼纜出廠時已有瑕疵,或在灌漿時混入水泡或氣泡,令銹蝕速度加快,亦有機會是阻隔鋼纜與空氣接觸的油脂流失,導致鋼纜生銹斷裂……

這些由中國公司包辦,政府不斷包庇隱瞞問題的工程,已經成為香港市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香港人由震驚至無奈,由無奈至接受,如今已慣了每一項政府工程,一如中國大陸一樣,都必然是豆腐渣,分別只在於是否會傷人或死人!!!

又如另一項豆腐渣工程——港鐵沙中線,這些「豆腐渣」工程的質素,都直指是因為特區政府的監督部門,連最基本的工作都敷衍塞責,致任由承建商遲交、拖延、甚至「造假」——以往被傳媒揭發後,政府仍努力嘗試解決問題;如今特區政府己經採用了「中國模式」,即如港鐵沙中線紅磡站的鋼筋接駁拉力測試不合格,在鑿牆檢驗期間更不跟隨政府屋宇署的標準,令人質疑只為淡化豆腐渣,一如沉降問題上不斷放寬已有的標準!!!

造豆腐自然有豆腐渣,做人做到咁賤格就叫人渣!

當立法會議員運用特權法去調查,平日扮追究政府的保皇黨議員,每到投票都必然否決。政府、港鐵不斷聯手去「放生」違法違例違合約的承建商;問題除了黨國企業的承建商之外,正是負責監督責任的政府與「前朝」有別,反證今日的特區政府,才是不顧市民死活的「殖民政府」,對「宗主國」的黨國企業視而不見,任由其違規違法而罔顧市民的安危。

更悲哀的當然還有原本作為「第四權」的香港傳媒;由於絕大部分都被中共收購與收編,不斷與中共的官方大合奏,例如唱好所謂的大灣區,說大灣區「機遇處處」;真相就是「大灣區」的人民不斷湧進香港,由搶購奶粉日用品,到醫院醫病與打疫苗,連私家醫院養和,也被中國「疫苗團」攻陷;由民居的餐廳到大學的飯堂,都充滿來自中國的遊客,很多人要到身受其害,才開始醒覺。

有如那些受「愛國洗腦」宣傳的老人家,一直稱讚大陸進步與方便,近日一位「名人契媽」遇到交通意外,才「訝然發現」原來中國的救護車連司機也要收$200人民幣「紅包」;明明已談好救護車使用價錢$3500人民幣,但醫護人員會中途坐地起價再加$2500人民幣才會送傷者至關口!!!

這些都是中國大陸日常發生的事情,也是清醒的大陸人民也感到痛心的現實,偏偏很多香港人卻身在福中不知福,不知道遺留下的英式制度其建立之艱難,而要和中共的惡劣制度「接軌」!

然而當香港變成「大灣區」的一部分時,結果就是這一切都會來到香港,是否要到大家都失去一切時,才能夠醒覺呢???

Picture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22nd Mar 2019 | 趣味談 Hobbies & Fun | (111 Reads)

瑞聲科技既號碼係2018!!!佢響2018年就威,升破150蚊。(歷史高位為182.90)佢仲係恆生指數成份股。但係宜家跌到50蚊都無。我無查過佢比重幾多,但係大家應該會發現,我地既指數係由一堆咩股票組成,我個人唔覺恆指能夠真正反映香港經濟,有都好少好少了。

有d被認為是莊家股既股仔,可能都無跌到咁鬼樣。

Picture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