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巧茹 aka Cream | 29th Aug 2016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255 Reads)

今日才刊出頭版評論文章批評特首梁振英為港獨議題煽風點火的《成報》,其同系公司「成報報刊有限公司」午間就獲選舉事務處發出消息確認,可在星期日立法會選舉投票當日在投票站作票站調查,同樣獲批的還有「香港研究協會」及「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兩個機構。

香港研究協會予外界的印象一直比較親建制,亦多次獲建制政黨或組織委託完成民調;而港大民研今屆的立法會滾動民調就備受爭議,公信力成疑。此時,曾刊文「反梁」的《成報》加入票站調查的陣營,是否可以為選民提供第三個選擇?

不過,正如本報早前撰文引述資深傳媒人所指,《成報》在選舉五日前刊登「反梁」文章,不排除是在梁振英知情下的一次選舉部署,目的是為重提泛民主派不想回應的「港獨」議題,模糊選舉焦點,並藉此提高報章的知名度及刺激銷量。

該資深傳媒人又指,在報道的角度上分析,印刷媒體做票站調查較罕見,因為即使拿到一手資料,也要第二日才可見報;但在協調選票的作用上,「成報報刊有限公司」或希望憑早前的「反梁」文章,營造一種較中立的形象,吸引不滿香港研究協會及港大民研的選民作調查,令調查傾向更客觀。

根據選舉事務處的公布,香港研究協會的調查覆蓋最多投票站,以沙田區為例,香港研究協會就覆蓋66個票站,成報及港大民研則分別覆蓋18及20個票站。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28th Aug 2016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299 Reads)

在今年香港電影金像獎,《十年》獲頒最佳電影。對於正面探討「港獨」的《自焚者》,相信不少人都會記憶猶新;但作為五個段落之首的《浮瓜》,側寫某些駐港部門炮製「恐怖襲擊」,不惜收買兩個傻瓜行刺政要,來營造香港動盪不安的氣氛,這些描述確觸動不少人的神經線,《十年》原是一齣關於未來的預言電影,卻又有誰可曾想過,這些預言可能早已在當下香港應驗?

想要尋找現實中的「浮瓜」,或許可以先從曾鈺成近日一篇專訪說起。曾鈺成接受內地網媒《界面新聞》的獨家專訪,題為「香港立法會主席曾鈺成:19年來有遺憾有堅持,或參加下屆特首選舉」。當被問到即使參選特首,也只是考慮為選舉帶來競爭,他說對現任特首梁振英沒有個人意見,但又明言不同意梁振英的做法、梁對反對派的看法及對香港政治環境的判斷。曾鈺成同時在專訪中提及,香港市民、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對「一國兩制」實施所碰到的困難和矛盾估計不足;「港獨」討論源於經濟和民生問題,打擊「港獨」便要搞好「一國兩制」。

愈亂愈利梁振英爭取連任

這則專訪在被香港傳媒廣泛轉載後,文章的連結便突然無法打開,被即日刪除。耐人尋味的是,正正在專訪被抽起的翌日,曾鈺成在香港會見記者之際,又一再覆述昨日專訪中的論調,訴說他對梁振英做法的不滿。以曾鈺成的地位、智慧和歷練,難道會不明白北京的禁忌何在,並日復一日地不斷觸碰底線嗎?

在《界面》的專訪,記者有這樣的一段:「四年前,很少有人公開討論港獨話題,即使在大學裏面,最激進的大學生組織也不會提到港獨。但現在的年輕人都公開討論港獨,為何會如此?」既然曾鈺成和記者皆同時提及「港獨」,則兩段話之間又有何顯著差別?假如筆者沒有判斷錯誤的話,禁忌似乎並不在於「港獨話題」,反而在於「四年前,很少有人公開討論港獨……」

此話何解?當然首先要問的是:為何不是三年,不是五年,而偏偏剛好是四年呢?顯而易見是因為香港特區政府正是在四年前換屆,梁振英「爆冷」上任。按此而言,《界面新聞》記者的言下之意是:假如並非梁振英當政的話,便絕不會形成「現在的年輕人都公開討論港獨」。梁振英公開大力打擊「港獨」,正正是他一手煽風點火,在中聯辦指揮棒下,由極左團體及左派傳媒營造輿論,虛張聲勢,誇大「港獨」的現象。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27th Aug 2016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298 Reads)

深港通來了,又有得炒?我記得當年認識了很多投機網友,大家天天乜都炒(其實只是亂買入,再等升),初初真係如有神助。兩年前我都有玩下,有時好彩,升到自己都唔信,贏錢贏到無心機工作。後來,買貨已經無咁細心,結果人買乜,我又買,坐左艇,又要供股,梗係唔爽。呢兩年收左少少息,自己安慰自己,雖然無乜點輸,但諗諗下,靠炒賣至多係當娛樂,除非真係收到好堅既風。至於樓市,宜家買樓一族,跟十年前既人已經不是同一班人,不信的話大家計計呎價和月入既比例,現在買樓的確要好有實力(手頭既現金加固定收入)。大陸人點搵錢大家可以研究一下,我唔講了。但打工的,人工還是低過香港人,係無可能買到樓的。可是,香港的大手成交仍然屢創新高,點解買家咁急於買野,當中好像無乜議價。這就是我們的中國,明白的人就明白,不明白講乜都多餘。

從前食飯,唔小心筷中食物跌左落地,用水沖一沖,拿拿聲放入口,無人會在意,亦多年證明,並無因此生病。(有人攪肚痛亦有可能,但無發生在我身上,或發生在我身邊人身上)今時今日呢?無人會咁做,我地會用紙巾(Tempo,薄身的不用),好好包住拾起放進垃圾筒,再講一句:excuse me,走去洗手間,好好用鹼液洗手一分鐘,抹乾晒對手,先再回坐位繼續食飯。我地行開的時候,會有工人抹翻乾淨地下,仲消毒埋。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26th Aug 2016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334 Reads)

立法會新界西候選人、新民黨田北辰今早到廉署報案,要求徹查自由黨周永勤稱被恐嚇棄選事件。他指周的指控極之嚴重及感到非常震驚,認為周指有人以利益引誘干預選舉,又稱昨受威脅被逼棄選,是影響香港一直以來的廉潔選舉過程,對他們及全港都是完全不可接受,影響香港公平選舉及公信力。

田北辰表示,好多人都聽過何君堯「西環契仔」的花名,認為周永勤將矛頭指向何君堯,令人聯想事件與中聯辦有關,認為指控嚴重,對中聯辦極之不公平,促廉署調查清楚,亦指事件會對其他未來論壇的生態完全改變及走樣,候選人會追擊指控。

唔係far???我有無聽錯!!!

「對中聯辦極之不公平」、「候選人會追擊指控」???

點解我未聽過辰哥話:呢d大(白象)工程,撥款要謹慎少少,唔好因為質詢由泛民議員提出就唔聽,這樣強硬通過,對納稅人極之不公平。

候選人會追擊指控係指乜我真係唔明白。

辰哥,你係香港立法會議員,中聯辦關你咩事,香港人被人搞又唔見你企出來!!!我地選舉,如果中聯辦被人懷疑,你應該講:如果屬實,就係中央干預香港事務,破壞一國兩制,對某些候選人極之不公平。

Picture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25th Aug 2016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309 Reads)

……都要雇主提控,其他人報警是沒有作用的。

無錯,我講緊何君堯。其他建制派,或者有大陸背景既學者我唔講,有好多人一定話無證據不要亂up。唉,大家睇睇廉署,放左幾多人走,無證據咩?政府就是雇主,而政府為土共中共所把持,咁即係話,幕後黑手違規做假,安插手下身居要職(包括種票),最後,又會自己隊自己咩???

大家都係講道理,要解拆呢單野其實好簡單好簡單。先看報導吧。

Picture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24th Aug 2016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519 Reads)

傅園慧教懂我們的十件事

Picture

《信報》前主筆練乙錚在該報的專欄,將於8月1日起被停刊。《信報》總編輯郭艷明表示因版面調動而停刊,但沒有回應會否永久停刊其專欄。

時事評論員程翔稱,練乙錚的文章不時嚴厲批評中央及特首梁振英,行內人早已預料其專欄早晚會被停。他稱現時臨近選舉,中央特別「棹忌」批評特首和建制派者。此外,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早前來港時,調整對泛民主派的政策,將其納為「朋友」,主要因本土主義和「港獨」抬頭,中央認為「港獨」是更大威脅。練乙錚的文章雖沒有提倡「港獨」,但對本土主義有很大同情。中央既將矛頭直指「港獨」,自會覺得練「頂心頂肺」。

其實梁練多次交鋒已不是什麼新聞。

練乙錚於2013年2月,在信報發表評論文章《誠信問題已非要害 梁氏涉黑實可雙規》,觸動梁振英神經,梁隨即發律師信予《信報》警告涉及誹謗。《信報》其後發表道歉聲明,但時任總編輯陳景祥強調,聲明致歉對象是讀者而非梁振英本人。事件觸發梁振英進一步干預新聞自由的軒然大波。後梁振英又再因該報評論版的《梁齊昕的處境不就是香港人的一個縮影嗎?》,去信狙擊《信報》點名指摘練。梁直斥練乙錚有關文章「不顧我女兒的健康狀況,借題發揮,我表示極度遺憾。我作為行政長官,不介意有不同意見,但即使政見不同,亦不應利用公職人員家人的健康或情緒問題,達到政治宣傳目的。」

梁又在文中首次透露,梁齊昕「病情不輕,需要安靜的康復空間」;最後更提醒《信報》及練乙錚,「政治攻訐,禍不及家人,這是做人做事的底線,請練先生及貴報停手。」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蔡子強表示,行政長官梁振英向信報發律師信的做法,令人覺得他的氣度狹窄,希望執政者對評論文章寬容及有廣闊心胸。

他認為,練乙錚在評論界有崇高地位,若果梁振英對他發律師信,會令人有打壓的感覺,引起評論界及知識分子的公憤,擔心會好像新加坡一樣,每每出現執政者控告批評者的情況,出現寒蟬效應,用字會更加小心,甚至不敢批評領導人。

練乙錚昨發「告別文」指因主張法理港獨被停專欄 《信報》今刊出全文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23rd Aug 2016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262 Reads)

新聞內容: 

前學民思潮召集人,現任「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與前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就前年926衝入「公民廣場」案件,分別被判社會服務令及緩刑。立法會新界西候選人何君堯日前去信律政司長袁國強要求覆核量刑。何君堯昨早出席商台選舉論壇被問是否向法庭施壓,他稱「任何人都可以寫信畀任何一個官員」。

論壇中火藥味頗重,熱血公民鄭松泰在主場環節質問何君堯,憑什麼向律政司及法官提出申訴信,向法官施壓,何回應時指是「憑良心及言論自由」,又叫對方「唔好忘記區議會你輸喺我手下,我係樂翠區居民代表」。兩人發言時經常疊聲,鄭指何君堯的做法儼如特首梁振英「自己打電話去機場施壓」,批評何同樣是利用職權打壓異己。

社民連黃浩銘亦在論壇質疑,何君堯並非任何訴訟一方的律師,何回應指自己是用私人身分發信,稱「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寫信俾任何一個負責官員」。黃浩銘形容他是「未登天子位,先置殺人刀」,質疑他若成功當選議員或會用議員身分致函律政司。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22nd Aug 2016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224 Reads)

特區政府打擊所謂港獨學生組織進入中學行動不斷升級,大有山雨欲來之勢,有教育界中人質疑這些組織有何威脅性行動,指政府至今仍未交出具體證據,難免令人猜測梁班子旨在製造港獨危機「稻草人」,情況就如佔領運動梁製造「有外國勢力介入」的「稻草人」,只為鞏固政治地位及向中央領功。

呢條片係特登貼畀大家娛樂一下的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