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巧茹 aka Cream | 31st Jul 2016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427 Reads)

南海主權仲裁揭盅,採取「不接受、不參與、不承認、不執行」的中方慘敗,引發舉國亢奮,因為「再一次證明美帝夥同國際反動集團阻撓中國崛起」。極右黨媒《環時》更借卡通漫畫發飆:「沒簽過的紙就是廁所的屎」,格調無疑太低,卻比外長王毅的「廢紙一張」說,得到更大量的民眾支持。

2009年,中國首次向聯合國提交關於南海九段線的主權聲明,引發與南海諸國關係緊張,美國勢力乘虛而入;這次仲裁結果,固然有利大陸內部團結,卻同時令北京在東南亞更形孤立,有若回到文革年代。而「一帶一路」南線,即所謂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發展潛力也會受裁判結果影響,搞不好更可能給堵死。

中國陷入美日「設局」了嗎?

南海問題牽動面非常廣,350萬平方公里的領海和島礁主權之爭涉及7個國家,如果廣義一點把專屬經濟區重疊等問題也包進去,則一共牽涉10國,所包括的人口,佔了全世界的26%,絕對數字高達19億;故這次仲裁結果,影響之大,在海洋事件中堪稱空前絕後。大陸的官方言論多次指摘整件事乃美日等國(一說包括澳洲)設的局,指使菲律賓作馬前卒,選好時機於2013年向中國照會並提請聯合國有關機構作仲裁,陷中國於不義。這是一個無法明證、卻的確有不少事實可資旁敲側擊的陰謀論,值得深入一點細看。

北京說的陰謀,主要集中在仲裁庭的組成和立案策略兩方面。關於前者,北京認為,是次仲裁庭的組成人選,幾乎都是當時統理所有有關《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爭執的國際海洋法法庭(ITLOS)主席一手決定的,而這個主席便是日本人柳井俊二。據《人民日報》屬下的《環球人物雜誌》一篇文章說,有大量證據清楚說明柳井是一個對華態度極其惡劣的鷹派;至於仲裁庭的庭長,是一個「滿腦子親西方思想的英帝國前殖民地(肯亞)人」,也是由柳井指派的。這樣子組成的仲裁庭,中方認為沒有什麼公正性可言【註1】。

為求準確論述,須要先搞清楚一些容易混淆了的說法。

由於問題主要涉及海洋權益,爭議各方必須參照的法理文件就是1982年出台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這個公約指明,簽署國之間出現任何糾紛而彼此無法同意擺平的話,就「必須」在指定的4個仲裁辦法之中選取一個,參與並接受仲裁結果(ITLOS、國際法庭﹝ICJ﹞是4個選項其中的兩個)。如果雙方都沒有指定選取哪一個仲裁辦法,則公約附件七所列明的辦法就自動生效;這次,中菲雙方的確沒有指定仲裁辦法。

關鍵的是,這個按UNCLOS附件七辦法生成的仲裁庭,既不是坊間一些人以為的國際法庭,更不同於當時由柳井俊二領導的ITLOS,而且整個生成過程和人選,本來與柳井俊二完全無關,後來柳井有角色,乃是因為中國咎由自取。

「附件七仲裁庭」由5位仲裁員組成,興訟國及對家有權各自委任一位人選,這個人選可以是自己國家的公民,中國如果喜歡,大可以委任ITCOS的21位常任成員中的一位中國籍成員高之國(法官,黨員);餘下的3位,由與訟的兩國協商產生,而3人當中的一位,經雙方同意後出任仲裁庭庭長;這3位人選,都必須是第三國公民。仲裁庭組成後,由海牙的常設仲裁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PCA)負責秘書支援;須注意,PCA本身其實不是一個法庭,組織上更和ITLOS無關,而只是一個獨立的事務機構,負責支援各種不同公約底下的仲裁案件和提供場地,本身沒有裁決權【註2】。

試問這樣子組成的仲裁庭,有什麼「不公正」可言呢?

弊就弊在中國採取了「四不」政策。UNCLOS附件七繼續指明,如果一方沒按時限委任一位自己屬意的人選,或雙方未能同意3位第三國公民的人選,則ITLOS主席就必須「代勞」。中國既一早鐵定100%置身事外,連帶放棄了選拔5位仲裁庭成員中的4位,以及商議誰當仲裁庭庭長的權利,並且把這些權利拱手讓予本來沒有角色而北京認為是反華之極的柳井俊二!

這是一個大錯;還有第二個。

時機選擇不當 中國操盤手犯大錯

2009年是南海主權爭議的最關鍵一年,北京於是年5月7日向聯合國秘書長遞交一份聲明,旨在反駁越南及馬來西亞於前一天(5月6日)的有關大陸架劃線的文件;聲明提及南海九段線並繪出簡單示意圖,是北京在國際正式場合那樣做的頭一次。北京遞交的文件申明中國對南海九段線內的「海島及鄰近海域」及「其下的海床和底土」皆享有不可爭辯的主權及權益。這個說法當然是「蓄意含糊」,因為沒有說明九段線內主權是否包括其內的全部領海,如果是的話,UNCLOS保證的「自由通航權」便遲早在南海消失。北京一作如此充滿疑問的提法,周邊國家乃至所有和東南亞做貿易的國家就急了,尤其是越南和菲律賓;後者與北京的關係由此轉壞,以致不可彌補,遂有該國2013年向聯合國提出仲裁的要求(美國大有可能趁機從中作梗)【註3】。

須知道,柳井俊二出任ITLOS主席,是2005年的事;按ITLOS規定,主席任期是9年,所以他的任期於2014年結束,而繼任的是俄羅斯人Vladimir V. Golitsyn。大家知道,俄羅斯是公開支持中國的南海立場的少數國家之一。理論上,組成ITLOS的21人,包括其主席在內,應該都是公正不枉的法律人,什麼國籍背景無所謂;但是,如果按照「中國特色的思維」,柳井俊二是不可信任的,而Golitsyn則很可能是「自己友」。問題是,既然認為柳井是危險人物,為什麼北京卻選擇於其任內的2009年發難、正式向國際提出令人生畏的南海九段線立場呢?

九段線的原型,是國民黨政府1947年首先提出的(當時稱十一段線),北京置之不理凡60有餘年,卻偏偏在柳井任ITLOS主席期間提出,不是自己送上門嗎?尤甚者,2013年菲國提出仲裁之後,北京為什麼不盡量採取「拖」的策略,或者先行參與仲裁,待到仲裁庭不經柳井之手「安全組成」並開始運作,才提出杯葛?北京又大錯。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30th Jul 2016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2250 Reads)

「五毛」所指何人?我用幾句簡單句子講晒:收取可憐的五毛子,為獨裁政權效力,在網上洗版之徒。

咁無收錢的人又點解被譏笑為五毛呢?咪那些水平低下、邏輯有誤、文理不通、思想封建的蠢材囉。

世上很多有手有腳,外表生成人樣的「人」,體內流著人類的血,口說人類的語言的「人」。可是,我地唔當這種生物為人類,我地只會破口大罵:「你根本不是人!」

仲有,參與運動的人就是運動員嗎?都要看看你的水平吧。

什麼是「建制派」?小朋友也可以答你:走狗囉。

如果有反對派走入議會、走入建制,為民請命,收政府的錢,就能叫建制派的話,我只能輕嘆一句:只有低能的人,寫給更低能的人睇了。

所謂建制派者,先要注意幾個先決現象:

一、現有政府沒有民意基礎,說句難聽少少,就是不濟、腐敗;

二、有人暗裡控制選舉、濫用權力、歪曲制度、千方百計安放聽教聽話的「自己人」在議會內。

先有以上條件,後有保皇黨、建制走狗、舉手機器的出現。

建制派既行為也有幾個特點:

一、只說對阿公、土共政府有利的說話,講錯野就梗係大鑊啦;

二、如果唔識講,自然會有人寫定稿;

三、投票是跟大隊,千祈唔好有個人意志,不要有個人意見(就算是無關痛癢的說話),因此,自由黨似乎再也不是凸區政府唯命是從的金牌保皇黨了。

我以「等埋發叔」事件作結論吧。等者建制派也,留下投反對票者是反對派,留下投贊成票的8人就叫離隊建制派吧。注意有一票係無投的。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30th Jul 2016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283 Reads)

公務員事務局前局長王永平認為,接連有廉署高層相繼離職,影響市民對廉署的信心。他又稱,廉署現在危在旦夕,廉政專員白韞六必須向公眾交待一連串的人事任命。他認為,要拯救廉署及尋求真相的唯一方法,是在立法會選舉後,新一屆立法會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要求特首梁振英、白韞六解釋。

廉署前執行處副處長徐家傑接受訪問時,直指廉署現時「亂到九彩」,任命事件讓公眾感到很兒戲,「呢嗰位(署理執行處首長)話換就換得?畀人感覺好兒戲,A唔做畀B做,B唔做C做,見到廉署咁樣好可惜,令嗰機構好傷。」他又稱,廉署一直以來是香港的家傳寶刀,「令到國泰民安、市民好有信心,咁樣會對香港形象、管治好負面印像。」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28th Jul 2016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260 Reads)

689凸區政府今日頒布,凡想成為、即將成為及已經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之香港居民,必須填寫申報「愛黨愛國」香港永久性居民確認書,再經「中央特快批核香港永久性居民資格聯絡小組」細心批核,再繳交六百八十九元續會費,才可繼續保留其「一國先行兩制講下唔得咩既香港特別到笑死人行政失當地區」之居民身份。

確認書包含以下三大確認項目:

1) 我以愛黨愛國之香港永狗性居民身份真誠發個毒誓,我深深深深相信李波真係用自己聰明既方法飛上大陸,只係協助下調查,而無涉及中共策劃非法越境擄劫異己;

2)我以愛黨愛國之香港永狗性居民身份真誠發第二個毒誓,我深深深深相信建制派及其同黨及其相關人士,多年來並無種過一張選票,多年來無派過一蚊維持穩定費用:

3)我以愛黨愛國之香港永狗性居民身份真誠發第三個毒誓,我深深深深相信梁先生所收取既為數約5000萬,或多於此數目之好處,係合情合理合法既,大家唔好再查,再查就係代表工作表現未達中國共產黨定下既目標。

emotion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27th Jul 2016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231 Reads)

有「高人」推介「血色旺角 前世今生」,我不會質疑書本的內容,因為我未睇,但也不會花時間去睇,這擺明是強姦人民的極權政府的宣傳工具,搶掠民脂民膏有理,強姦民意自欺欺人,欺人不到,便控制傳媒,顛倒是非黑白……暴亂有錯,不能質疑,但官迫民反,不提!政府不公不義,也不提!警隊違規,更加不會認!

上述我講的一切你地可以不理,但請先看「作者」(老作之人)的陣容吧。

屈婦人,大家都知,面皮呎幾兩呎厚,有不公義的地方就會見到佢,她當然不是主持公道,她是向受害者傷口灑鹽的人啊!

阮紀宏,曾任《文匯報》駐北京記者、《香港商報》副總編輯、也是走狗集中地民建聯的黨員。哈!這種親共保皇份子,如何持平?

雷鼎鳴,廣東台山人,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系教授,近年經常於香港媒體發表意見,每周一及五為《晴報》撰寫專欄。但其評論中卻經常引用及推論誇張失實的經濟數據,部分評論引起社會的討論。

晴報是什麼報?扮到不是官媒的官媒是也。

由明報出版社出版的《血色旺角前世今生》,7月21日在香港書展舉辦論壇及新書發布會。作者陳莊勤、潘麗瓊、陳建強、周八駿、何漢權,分別就2016年農曆新年旺角騷亂發表意見。

陳莊勤說,香港在殖民地時期沒有出現本土主義,是因為殖民地政府給了港人很大自由,而且區隔了內地與香港,兩者不致產生衝突。主權移交之後,香港失去了殖民地政府的緩衝,直接面對中央政府。中央政府並非民選,年輕人賦予香港的民主制度亦不符期望,再加上大量內地人來港,影響港人就業、入學、生活,年輕人於是開始希望脫離。不過他認為,無論是公民抗命者想以觸犯法律的方式解決政治問題,抑或政府透過要求立法會參選人簽署「確認書」、希望約束參選人承認香港乃中國一部分,都並非長久之計。

周八駿認為香港的抗爭運動,從2014年佔領中環,到2016年旺角騷亂,有從和平到暴力、從爭取真普選到要求港獨的傾向。他覺得港人爭取解決政治問題時,有「兩個底線」不能失守,一個是非暴力、不違法,另一個是不推動港獨。

《血色旺角前世今生》的多位作者出席新書發布會論壇,他們批評港獨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旺角暴亂更是本土派借題發揮的暴力事件,嚴重衝擊香港的法治底線,認為香港只有在堅持一國兩制的原則下,繼續發揮香港優勢,才能走出目前困境 。真係官腔到不得了,把不濟的凸區政府施政無能,輸送利益的違法行為、破壞法治和一國兩制等劣行推得一乾二淨。全部也是「本土派借題發揮的暴力事件」的錯吧。

資深傳媒人潘麗瓊又列出近期港大學生會前會長馮敬恩涉參與衝擊港大校委會會議被捕、前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及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因兩年前衝入政總「公民廣場」被裁定罪成等事件,指均見佔領運動以來「最大受害者為學生」。喂!大佬,你都識講「公民廣場」,公民二字是點解?政府把公眾地方特登封鎖,不讓學生走去抗議,是逃避問題逃避責任的做法,學生爬過鐵欄根本就是挑戰腐敗政權的舉動,好簡單,好食好住點解要走出來同你搏命先?????寧做最大受害者,也不能再忍受這種無能、敗德、違法的政府囉!!!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26th Jul 2016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170 Reads)

現在沒有簽「確認書」的被確認了,簽了「確認書」的卻不被確認;簽了「確認書」的不一定被確認,不簽「確認書」的也不一定不被確認。這不是很荒謬、很滑稽、也很可笑嗎?

特區政府很可能從一開始根本就沒有考慮過要尊重這一份它自己搞出來的「確認書」,就好像它已經不再會尊重特區政府自己制定的選舉法例一樣。

這樣說,那份「確認書」產生了什麼作用?根本沒有用。最多只是向香港人發出預告,特區政府打算蠻幹,要對立法會參選人作政治審查,就像文革,所有人都要先在政治上過關。

所以,下一步就要推選舉主任當馬前卒,讓公務員成為「共犯」。已經有人身先士卒出來做了。然後,所有繼續參與這個被扭曲了的選舉的所有參選人都是共犯,勝選了然後進駐了立法會議事堂的當然會變成共犯,敗選的仍是有份參與這遊戲的共犯。甚至所有繼續往票站投下你那一票的選民都被迫無可選擇地變成共犯,因為你參與了、也用行動確認了這一個不公正的選舉遊戲。

文化大革命造成十年浩劫至今仍未得到一個公正的說法,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在文革期間大部份國民都變成共犯。有些是紅衛兵,大部份人都參與過批鬥其他人,絕大部分人都選擇了沉默,繼續搖「紅寶書」,繼續高喊「毛主席萬壽無疆」,讓文革可以戰無不勝地走下去,走了足足10年,死了好幾百萬人,應該不只這個數。

赤柬波爾布特政府可以在四年之內屠殺了全國二百萬人,超過全國¼人口。赤柬倒台之後,波爾布特可以繼續在森林之內過著安穩的生活,直至他百年歸老。部份赤柬高層,可以得到新政府的禮待,可以繼續大搖大擺,甚至在首都在金邊住進市中心的豪宅,主要原因也是因為大部份柬埔寨人民都是那一場當代人類浩劫的共犯。在赤柬主政四年間,他們都曾經無能為力地目睹同胞如何遭受凌辱屠殺,甚至有份參與過各種暴行,或起碼袖手旁觀讓暴行得以擴散。

中共及特區政府深明此道,只要把大部份人拉下水變成「共犯」,他們現在便可以肆無忌憚,不惜摧毁香港的制度、不遵守原來的選舉法例。除了因為有一些建制派無條件搖邊鼓不問是非地支持之外,還因為它們都看穿了所有其他政黨及參選人仍然會繼續參與這個遊戲,縱然這個遊戲的規則已經被扭曲,這個選舉可能會因此而失去了其公正性。它們也知道,在現實環境下,那三百多萬選民仍然不得不硬著頭皮出來投票,為這個變得越來越不公正的選舉背書。跟著大家便會忘記了一切,最多只能繼續著眼於立法會繁忙的議會事務及議會內外的另一輪角力。

很無奈!難道因為政府今次這樣做,我們就真的可以不出去投票,放棄小市民手上僅有的那一張選票嗎?也很悲哀,因為成為「公犯」可能是大部分香港人的命中注定。

看來不需多久,香港人都會無可選擇地變成「共犯」。只要你我皆成「共犯」,政府何事不可為?

 (閱讀全文)

立法會早前審議改革醫委會《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不少人憂慮草案會否引入大量內地醫生來港執業。有網民發現,私人醫療機構卓健護理介紹所有限公司近日以「高酬金」,招聘大量兼職或替更的「中國受訓護士」,工作範疇包括12小時家居或醫院私人護理,合資格人士需持有認可專業或畢業證書。

《蘋果》曾致電卓健查詢,職員鄭小姐指「唔敢答」,要請示過上司才可回覆,但承認「有呢個職級」,但不肯透露招聘詳情和工作內容。卓健的公關公司則承認,一直都有聘用內地「有護士背景的人」,現時共聘請了10名來自內地的護理員,但強調他們只是負責家居照顧,「陪病人睇吓醫生,幫手沖涼」,絕對不會負責與醫療相關工作。

《蘋果》以 Google 搜尋,發現網民提及的卓健招聘廣告仍刊在招聘網站,刊登日期為本月15日,標題正是「中國受訓護士」;卓健網站招聘一欄,亦有提及招聘「中國受訓護士」,但沒有提供進一步內容,不及招聘廣告般詳細。

【網民點睇】

Simone Chung: 公營醫療唔請得大陸護士,私人機構已經急不及待伸手迎接。

Max Jacob Kwan: 離地中剷:「有錢我都睇私家啦。」嘿嘿!

Ed Ch An: 如果係真要喊三聲,私院搵咁多請本地人都請唔起?聲譽嘅嘢唔係一年半載可以得到。

Ling Ling Seven: 唔好再幫襯卓健囉!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24th Jul 2016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169 Reads)

香港是「屬於」中國,中國是「屬於」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屬於」最惡既領導人。

因此,最惡既領導人可以要求只有共產黨黨員,先可參選立法會選舉,唔使簽咩書啦咁麻煩。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