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巧茹 aka Cream | 30th Mar 2016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404 Reads)

通訊事務管理局去年已宣佈,亞視牌照到期後,需交還所有大氣電波的廣播頻譜,政府再將其中的模擬頻譜交予港台電視,至於1.5條數碼頻道,只有0.5條交予ViuTV廣播兩個電視台,餘下的1條頻道則暫無新用途。這條「丟空」的頻道足可容納4個電視台,以往就裝載亞視的亞洲台、歲月留聲、CCTV1及深圳衛視。根據王維基前年再次申請牌照的計劃書,港視只計劃做一個中文台、一個英文台及一個新聞台,若港視獲分配這條「丟空」的頻道,已有能力啟播。

曾擔任立法會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主席多年的單仲偕表示,政府應該貫徹「無上限發牌政策」,只要申請者符合基本資格就可獲發免費電視台牌照,在自由市場之下,放任新舊電視台自由競爭,最終受惠的必然是觀眾。然而,他批評梁振英政府因為政治考慮拒發更多牌照,結果限制了觀眾的選擇,「而家發多兩個牌夠唔夠?其實對觀眾嚟講緊係愈多愈好,100個我都嫌唔夠添!」

對於無上限發牌,單仲偕認為政府面對的技術困難是大氣電波頻譜有限,不可容納太多電視台,但其實有兩個解決方法:第一,政府可以只發免費電視牌照但不分配頻譜,讓新電視台自行以固網寬頻傳播。事實上香港電視、電訊盈科及奇妙電視當年申請牌照時,也表明只會使用固網系統,毋需佔用大氣電波,覆蓋率一樣很高。「既然唔會用到大氣電波,咁政府發幾多個牌都得」。

單續指,另一方法就是仿傚電訊商的處理方式,在向電訊商續牌時收回部份頻譜重新拍賣,讓新競爭者可加入市場,「而家TVB揸住5個台,使唔使咁多先?點解續牌時唔收返佢一、兩個,然後分俾王維基?又例如港台有3個台,但根本唔夠節目填滿佢,點解唔拎番一個出嚟拍賣?」

對於有指競爭太大會導致部份電視台倒閉,他反駁指香港是自由市場,投資者自然會考慮風險,「日日都有酒樓執笠,咁係咪又要規管酒樓數目?」

資料顯示,香港約730萬人口,現時有無線、ViuTV及港台3個免費電視台;台灣約2,400萬人口,則有台視、中視、華視、民視及公視5個電視台,若計及人口比例,香港情況似乎還勝一籌。不過,台灣居民只需每月付出約港幣119元的套餐價,就可一併收看數十個收費電視台,選擇極多,內容亦非常多元化,相比之下香港的收費電視卻明顯較貴亦選擇較少。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29th Mar 2016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203 Reads)

台灣斬殺四歲女童案如果發生在中共把持的鐵幕中國也會讓傳媒報導,因為此舉不會危害到中國國土完整,又或會煽動群眾推翻現有政權。

斬殺四歲女童案引起民怒可以理解,唔打死條仆街就假。但點解大家睇唔到點解議員掟野、市民沖擊立法會、大家要七一上街遊行、佔鐘及為「魚蛋」而起「革命」呢?理由只有一個:土共無法無天,剝削香港市民,罪行絕不比台灣條癲佬輕微。

今日我要好好問候阿范徐,佢講左咩廢話媚共大家都知,不複述了。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27th Mar 2016 | 潮樂、偶像 Yeah Music | (710 Reads)

何柱國,你真係大膽!你犯左顛覆中國共產黨既死罪!你知唔知?

何生話香港無條件搞港獨,因此班傻仔講港獨是多Q餘。

當年在美國都會有人話:你無資格無實力搞獨立。結果呢?咪打仗囉。

英國為了維護本土的壟斷利益,頒布了一系列高額稅收的法令。1764年頒布《食糖條例》,要求美洲殖民地的歐裔殖民者們必須繼續大量購買英國的食糖、咖啡、酒等商品;1765年頒布《印花稅法》,對所有印刷品直接徵稅。這些沉重的經濟負擔使北美的歐裔殖民者們強烈反抗。因為他們所在的殖民地區在英國議會沒有代表席位,喊出了「無代表,不納稅」的口號。同時,北美歐裔殖民們抵制並中斷了與英國商人的貿易往來。

係唔係似曾相識呢?貴買東江水、無止境泵水起呢樣起果樣。

在香港是一樣,就算在議會有人民的代表,但永遠是少數。

何生即係曲線話:香港人,你地有實力的話,咪可以靠打仗打走獨裁者囉。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25th Mar 2016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696 Reads)

什麼是新聞自由?在我來看,當然不是任由他們亂說話,但我們身處很多場合,果d有權有勢既人又會慎言嗎?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是一種在民主社會裡的基本權利,人家講既野不中聽,你就對付人家、迫害人家,仲狠批人家另有所圖,甚至指控他人推翻你既非法政權,這是絕對無理的。如果我有一支強大的軍隊,共匪胡言亂語指指點點,我又可唔可以殲左佢呢?呢d咪叫有強權無公理囉。老兄,你可能生活無憂,睇法好唔同,但如果我鬧你無知,已經好客氣。我既立場就是,傳媒想點報導都ok的,不能因為有機會出錯或者有偏見,就要規定人地有乜可以講,有乜絕對不能講。至多是佢地講既野不是事實,我地再鬧人都未遲。但絕對不能由極權既代理人去決定乜野先可以出街。

由「妻子稱失蹤」變為「自己偷渡回內地配合調查」的銅鑼灣書店負責人李波,在內地逾3個月後昨日返港。他昨日下午於落馬洲管制站由入境處人員接回港,入境處及警方分別為他錄取口供。據李波稱,內地的調查仍未完成,短期內仍會返內地接受調查,稍後會與妻子回鄉祭祖,並稱不再經營書店。入境處表示,因李波未有提供離境的全面資料,現階段未將他拘捕,入境處要進一步調查,以決定有否足夠證據顯示李干犯出入境的相關條例

Picture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24th Mar 2016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947 Reads)

北歐多國近期受到難民性侵婦女的問題困擾,丹麥森訥堡一名17歲少女,早前在街上險被一名疑為難民的男子強姦,幸好她及時拿出胡椒噴霧擊退對方。不過,由於當局禁止民眾使用胡椒噴霧,因此少女將被控以非法持有武器的罪名。

該名少女向警方表示,事發地點位於當地一間難民中心附近,一名說英語的男子突然把她擊倒在地上,更企圖脫去她的衣服。幸好少女拿出旁身用的胡椒噴霧還擊,最終擊退對方。不過,警方指法例禁止持有及使用胡椒噴霧,因此少女將會被控有關罪名,她面臨罰款500丹麥克朗。

至於涉案男子事後逃走,至今仍未被控任何罪名。此外,目前也未知這名男子是難民還是政治庇護者。此事在當地引起激烈反應,有網民認為少女只是出於自衛,不應被控。

係唔係似曾相識呢?共匪強姦港人意向,強迫香港人自認愛黨的「中國人」,抗爭無罪,只是超然在極權之上的689話那是暴亂,禁止港人自由表達想法,七百萬個李波佢未怕多。小心講話了!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24th Mar 2016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223 Reads)

三月六日,香港旺角民變之後,中共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接見香港人大代表,教港人致力經濟:「香港的成就,在經濟而不在事事講政治。」三月十一日,香港立法會在朝派議員就「為了香港經濟的長遠發展」,無視民間一片反對聲,宣佈增撥公帑一百九十六億元,作香港深圳高速鐵路修築費用。

但這條至少八百四十四億元港人膏血築成的,是經濟大道還是政治血路,如雲在天,有目共睹。

《華陽國志》卷三載:東周末年,秦惠王有心侵蜀,卻苦蜀國連山高峻,不與秦通,於是揚言有石牛五頭,能屎金。蜀王貪財,遣使求牛,獲惠王答允,即派五丁開山,「迎石牛」。不久,秦軍就「從石牛道伐蜀」,斬蜀王,吞蜀國。蜀王「著重經濟」,開闢蜀秦通道,結果是民勞財傷,身亡國破。

又秦始皇兼併天下之後,擔心民變,為便行軍,以首都咸陽作中心,「為馳道(國家級公路)於天下,東窮燕齊,南極吳楚,道廣五十步」(《漢書》卷五十一)。秦始皇的馳道,等於中共的高速鐵路。經濟乎,政治乎?

中共總理李克強最近在人大會議上,展示了新中國馳道的藍圖:「目前,高速鐵路有三萬公里,直達的大城市,佔全國大城市百分之八十。未來五年,當繼續擴建,接連北京與澳門、台北。」中共工程院院士兼人大代表王夢恕甚至說:「中央不會容許香港高速鐵路工程功虧一簣,即使出錢出力助港修築,都在所不惜。」香港那些大人先生,當然懂得承歡之道,怎會要中共出力出錢。香港蟻民的膏血,就成為他們政治上的芹獻。

而香港深圳高速石牛道一通,中共將更加振振有詞,實行所謂一地兩檢,派執法人員來港,負責過關檢查,把香港《基本法》第十八條「全國性法律不在香港實施」的規定,徹底廢除。北京大學法律教授、基本法委員饒戈平說:「一地兩檢,並不違反《基本法》。」這叫做不由你不信。

其實,中共治下,無事不涉政治。香港中文教育,漸漸變成大陸官話、偽體字之講授,是政治;香港大學招聘副校長,不得聘用民權主義者,是政治;香港法官判處雨傘運動案件,未能盡如中共意旨,二月二十三日遭全國港澳研究會評為「姑息暴力」,是政治;香港英治時代遺下的郵筒,其上王冠圖案必須掩蓋,是政治;甚至香港電影明星梁朝偉等,赴印度出席藏傳佛教法會,都是政治,否則中共西藏網怎會怒斥他們「和藏獨頭目搞在一起」。

香港人不是想「事事講政治」,只是中共政治事事逼人而來,張德江何必倒果為因。而且政治的本義,應是經世濟民,經濟和政治怎可強分為二。中共不是政治上獨攬了大權,經濟上哪裏能夠壟斷全國財富。然則香港人怎可以「拋下政治,專攻經濟」,請張德江賜教。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23rd Mar 2016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868 Reads)

教育局長吳克儉在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上,被問到如何加強近代史教育,包括辛亥革命和六四事件,吳克儉指要讓學生「趣味化學習」。

如此大好提議,慘遭議員批評,例如「討論辛亥革命或六四時,如何趣味化」,又或「用趣味化來講述這些歷史十分突兀,令人不安」。

近代史趣味化,簡直是香港教育史上最大的突破,議員欠缺想像力,盲目批評,實在不該。如果中國近代史能趣味化,將是吳克儉一大德政,名垂千古,指日可待。

如何趣味化呢?

例如,當我們教近代史,指出毛x東死了,十年浩劫的文革終於結束,做教師的這時要加入趣味學習環節,讓同學們發揮創意,以「一人一創作,共慶毛魔死」為題,想些玩意,共慶這個可能比耶穌誕生更為普世歡騰的日子,例如在天安門場燒幾個紙紮江青同志,以慰毛魔。

好了,當學生盡情發揮創意後,老師便要反問:「既然毛魔死了大家咁開心,咁點解佢條屍仲留喺北京?點解今日仲有人崇拜呢個魔頭?」這時可拿出那個三流通識老師葉SIR的一篇呃LIKE作品,問問大家知否為何作者要用「毛x東」而不直呼其名——x不是粗口,只是因為毛魔輻射太強,直呼其名恐怕誤了蒼生。這樣的課程,讓大家「腦震盪」一下,或能更明白中國近代史悲劇的根源何在。

至於教六四,多年來早已「趣味化」——把每年建制派的謬論展示給學生,解說當中的可笑處,例如多年前死鬼馬力的「碌豬論」,到近年愛字頭的「解放軍被襲在先所以屠城」,我覺得已經趣味無窮。今天的學生拍片、剪片皆能,我們又引入一個趣味學習:如何用荷李活特技製作屠城假像,但只准用廿幾年前的科技。最後,我們可加入「眾裡尋他千百度」的互動教學,學黃子華,向學生派發當年的「強烈譴責」宣言,讓他們尋找當中熟悉的名字……李嘉誠、李兆基、梁錦松……還有,梁振英!再播放他們今天的各種言論,嘩,簡直有趣到爆。

最後,當我們教到香港這一章,少不免神傷。我們不妨叫學生製作一個小靈堂,上書「沉冤待雪」,年份是「1842-1997」,會上播放末代港督彭定康的「悼詞」——將來香港的自由,不一定由中國來剝奪,更有可能是香港一些人自己主動一點點葬送。

能這樣將近代史趣味化的話,又怎能不撐吳克儉呢?

 (閱讀全文)

巧茹 aka Cream | 22nd Mar 2016 | 六四之後 After 26 years | (999 Reads)

「巧茹小姐,我地花店想請有大學學歷既女店員,但係妳……」

「我有留意這點要求。你看看我的CV,不是寫了我曾經就讀的大學嗎?」 

「小姐,妳不是……」人事部負責人想說:「妳不是痴膠花吧!」

「我不是什麼???」巧茹有點不耐煩。

Picture 

 (閱讀全文)

Next